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往生是開啟另一扇希望之門——安寧療護之前行護理於樂生院民(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57期)

 往生是開啟另一扇希望之門

──安寧療護之前行護理於樂生院民
釋宏量

編按:宏量法師是弘誓學團住眾,已於107年12月14日起,發心進駐樂生療養院棲蓮精舍,帶領院生學佛修行。本院由住持明一法師、王彩虹居士等親送宏量法師至樂生療養院。本院將商請居住北部之部分校友輔助宏量法師,展開後續之弘法、關懷工作。

  曾經(民國82年~86年)在樂生療養院擔任護理師,走過四年在樂生療養院工作的日子,個人覺得是一段幸福的職場;同事間和諧共事,院友們對我們工作人員親切如親友般的互動。在院裡,院友們上午時段來看門診或傷口換藥,每天下午工作時段,護理師們前往病舍關懷院友的生活起居、傷口情形以及身心狀況,給予適當之開導。我覺得樂生療養院不是一個可怕會傳染的地方;而是一個清淨、善良無染之地,上證下嚴法師:「這裡是一個超越天堂的地方。」

  再度回到樂生療養院,院友們個個都年紀老邁了,最年輕的院友也七十多歲了。樂生的院友不同於一般年長者,由於受到痲瘋分枝桿菌感染,許多院友在少女、少男時期,即被迫離開父母隔離在療養院內,過著如監獄般的生活(日據時代),1945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國民政府接收初期院內物資極為缺乏,更遑論靈性關懷。幸有台灣神學院院長夫人孫理蓮牧師娘為院民帶來希望之曙光。直到1953年DDS(磺胺劑)特效藥問世,而得以控制痲瘋分枝桿菌,接受治療且痲瘋分枝桿菌檢驗陰性者,得以回家與親人共住或住院外謀職;許多院友如出獄般得到自由,但走出院外,卻不知家在哪裡?縱然有家可回家,雙親或已離世,或有兄弟姊妹,然而未曾一起共住成長,而不熟悉了;要謀職?由於桿菌侵襲末梢神經、淋巴組織、肌肉,以致皮膚、肢體變形,或因傷口長期無法痊癒或因此截肢而行動不便,加上外界對此並不瞭解而避之唯恐不及,院友們只能黯然傷心地繼續住在院內,畢竟院內有共患難的病友,能得到院友安慰與幫助(特別是行動不便者)。

  現在的樂生院友均已年邁,加以身體疾病之病痛,或因臥床無法行動,無親無眷住在院區。院友們雖然有基本的生活所需及醫療照顧,然而,愛及歸屬感等靈性部份卻是缺乏的。在死亡將至時,將如何接受「死亡」,是一門不容易的功課;對於在滄桑歲月中走過大半人生的院友來說,我們應如何引導院友們在臨終前能學會了知生命的緣起無自性,領悟到──「往生是開啟另一扇希望之門」,而得以靠自力唸佛寧靜、自在往生,是現階段最受用的「生命中最後一門課」。

  我對院友未來的安寧療護觀,覺得應把安寧療護的時間點往前推移,我想召募精舍護法志工,定期由師父及護法志工做臨床關懷,與院友分享佛法及臨床陪伴唸佛;院友自己從現在起就好好做功課,薰修佛法法義,精進唸佛,臨終來臨有能力靠自力,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如入禪定,即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