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弘揚玄奘精神,樹立求法典範——心海法師《大唐玄奘》電影講座始末(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50期)

 弘揚玄奘精神,樹立求法典範

──心海法師《大唐玄奘》電影講座始末
釋圓真(《妙心雜誌》發行人、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執行祕書)

前言

  5月20、21日「《大唐玄奘》電影講座」活動由佛教弘誓學院主辦,來台巡迴放映。藉由電影呈現玄奘大師西行求法的艱險歷程與輝煌成就,並邀請製作人心海法師分享從發心、籌備、拍攝到完成探勘之旅與製作歷程。台南地區於本寺舉辦,兩場次電影播放觀影人數,逾200位。透過電影,增進了解玄奘大師歷時十九年取經的艱辛。心海法師的說明,使觀眾們瞭解實地踏訪,籌備十年的心路歷程,令人感觸良多,法喜充滿。

  玄奘大師是一位偉大的高僧、翻譯家、探險家、留學生。他弘傳佛教思想,不僅體現「永不放棄,絕不氣餒」的精神,更是世界上傑出的文化、和平使者。大師的精神影響著世人,被魯迅稱頌為「中華民族之脊樑」。

  不管是電視還是電影,「唐僧西天取經」的攝製一直層出不斷。為什麼心海法師一定還要拍攝《大唐玄奘》電影呢?其實,大多數人對玄奘大師的形象認識,都停留在一個手無縛雞之力、人妖不分的唐僧上。所以,心海法師為世人真實還原一位為堅守理想絕不放棄,甚至願意付出生命的玄奘大師!

  本次總活動由昭慧法師發起:5月8日,昭慧法師來電聯繫安排全台巡迴公益播放的時間,與心海法師蒞台演講規畫及場次:分別安排在高雄市中華佛寺協會、法印講堂;嘉義市妙雲蘭若;新竹市玄奘大學宗教與文化學系;苗栗淨覺院,及台南本寺,共六場次電影播放與專題演講。每一處安排兩小時《大唐玄奘》電影欣賞、兩小時法師演講。

  本寺是台南地區唯一一場,時間安排在20日週六晚上播放影片,21日週日由心海法師蒞臨演講「《大唐玄奘》──探勘之旅與製作歷程」。為方便大家的參與,於是在週日演講前再加播一場;如此,週日無法參與者,週六晚可先觀賞影片,週日可參加者,不用跑兩趟。

  原以為這樣會分散人數,結果,週六觀賞電影,報到簽名者有63位,週日簽名者有153位,合計有216位參加本次舉辦的活動!

電影欣賞

  20日晚上播放完影片,看到玄奘大師在沙漠那一段缺水的情景,真是令人感動!會後,健身瑜伽班邱雪華老師說:「明天還要來看第二次,再體驗一下大漠旅人面對驕陽,越過高山,穿越沙漠的艱辛。」也有人對《瑜伽師地論》產生興趣,更有人問起:「怎麼沒有看見孫悟空?」

  週六晚上,所知除了「勸發菩提心集」課程的學員、週日不克前來的朋友,還有博班學姐莊雅雯、盧鴻華教授賢伉儷,以及學妹王之敏老師及其友人黃秋麗老師,商專學弟白安富臨床心理師及其弟弟、姪子等,都到臨觀賞。

  週日上午,竹溪寺住持資定法師帶領寺眾與信眾前來;會覺法師、依觀法師也偕同信眾前來;佛教藝術專家古正美、莊錦章教授賢伉儷;前台南市教育局長鄭邦鎮教授、陳智惠老師賢伉儷,以及高師大的小說老師林雅玲教授、俗文學老師顏美娟教授等,皆把握這難得的機緣,特別排開其他事情,撥冗來參與盛會。

 

心海法師演講

  心海法師表示:

  玄奘大師前往天竺求法,十九年如一日,用佛法啟發眾生的智慧、佛性,親自經過110個國家。在大沙漠時,不改初衷,捨身求法,就是菩薩道的實踐。

  2007年起,為了用更好的方式傳播佛教文化,便發起籌拍世界文化偉人——玄奘大師的傳記影片。從決定拍攝電影後,就曾獨自駕車,由北京至洛陽,經西安抵達蘭州,過河西走廊,穿千里大漠,越過巍峨昆侖,依循玄奘大師的足跡,從帕米爾高原進入巴基斯坦,再由南亞進入北印度,過恒河,最終抵達印度的菩提伽耶。之後,來到玄奘大師求學的那爛陀寺遺址。歷時一年有餘。

  原本參與的法師和居士,都有興致支持地說:「法師:我們追隨您繼承玄奘大師的精神,誓死求法。」2008年,正要動身西行拍片時,正好賓拉登去世,巴基斯坦局勢十分混亂。大家都勸我等局勢穩定後再去,我堅定地說:「1300多年前,玄奘大師西行之路充滿危險;1300年後的今天,這條路仍然充滿危險。我們還能等什麼時候呢?無常是不等人的,要珍惜當下的因緣。」

  因此,仍按原定計畫沿著玄奘大師當年西行的足跡,參訪、體會並印證玄奘大師當年的學習與修行歷程,一路祈禱三寶護法,逃過導彈,後來得到當地富翁的支持,順利到達目的地。2010年起,潛心整理素材。2011年春,再次前往中亞地區朝禮玄奘大師遊學地——巴米揚大佛遺址、喀布爾、白沙瓦、喀什米爾、拉合爾等佛教北傳路線聖跡。並出版《大唐玄奘》人物傳記一書,奠定電影拍攝基礎。

  我將持續弘揚玄奘精神,覺得「如有困難,面對堅定的信仰時,都不再是困難」。電影從籌備到開拍,先後得到海內外諸山長老、法師的關心與協助,讓電影《大唐玄奘》得以向世界傳播玄奘精神和佛教文化。

  法師又說:《大唐玄奘》是開啟每個人智慧的鑰匙。而自己所面對真正的坎坷,不是在沙漠,而是有些道友的星散。我們希望正法久住,在末法時代,如何喚起眾生的覺醒?籌拍電影最大的困難,不是在於經費,而是堅持與無私;因為人可以創造更多的財富,我用八年的身體力行去告訴他們:「您有錢,不敢走;我沒錢,卻完成了。」

  在絲綢路上行走,有兩種人:1、商旅──國際企業人士;2、僧侶──提升精神人士。2000年來才有這一位世界文化偉人——玄奘大師為大唐求取正法,在辯經時贏得十八個國家的尊重;為回報支持者,欲返國講經說法三年,展現做人極大的誠信,印度國王非常感動,於是派軍隊護送。當年玄奘大師也是從印度回國創業譯經,他的合作夥伴是皇帝,創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偉大譯經工程。

  由於自己希望用現代的科技,來傳播傳統的思想文化;因為中國文化的傳統,蓋道場、做法會有人支持,但拍電影卻乏人問津。於是,一直祈禱國家能夠支持,終於在2014年獲得中國支持,贊助300萬美金。我們的製作團隊都是一流的。但拍攝電影這條路,卻是很煎熬。

  本片已授權提供佛教弘誓學院在台灣各地播放,對台灣四眾弟子作法的供養;因為在艱難的時候,是台灣的四眾弟子幫忙,本片才可以順利誕生。

  其實,宗教題材很難拍,人物的精神是否刻畫得出來?是否令人有所感動?我自己最感動的是看到一匹馬和一個孤獨的人,而且同道死了很多人。我看到這裡,都覺得自己很幸福。即使有再多的磨難,都比玄奘大師還幸福,每個人都是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

  玄奘大師孤身西行印度求法,歷盡艱辛,忍受饑寒,穿越沙漠,爬過雪嶺,用自己的雙足,開創出一條從中國經西域、波斯到印度全境的文化之路,是當時促進中外文化交流和佛教文明在東方復興的重要使者。而且沒有宗派的侷限,而有學習菩薩道的心胸,翻譯許多經典。我們應當學習他對時代有一個方向。他捨身求法、護法、弘法的故事,為後人提供一個典範,我們可以學他的思想、責任、使命、擔當,以及破邪顯正的精神。因此,魯迅稱揚玄奘大師為「中國文化脊樑」。

  法師演講後接受與會來賓提問,由於提問者非常踴躍,因此講座延至12點半結束,會後心海法師致贈本寺〈大唐玄奘心經祈願寶塔〉一幅,由圓祥法師代表接受。

 

僧俗二眾感言

  昭慧法師表示:「我與心海法師原本素昧平生,竟因該部電影因緣而結下深厚法緣。電影固然精彩,他個人將生死置之度外,幾度進出古絲路,並遇到種種險境的奇特經歷,也堪稱『當代西行弘法典範』。」

  圓善法師表示:玄奘大師西天取經之路是如此的艱難,以及他不忘初衷,為法忘軀,捨身為法的堅毅精神,著實令人動容。可想而知,這部影片的拍攝也是相當不容易的。因為心海法師的悲願,才能看到這麼動人的影片。我們從心海法師身上看到玄奘大師的身影:堅毅不畏艱難的精神及不忍聖教衰的願行,他們選擇一條別人不願走的路,雖然孤寂,但是對於後世的影響是非常深刻久遠。

  古正美教授表示,她曾看過辯經儀式,所以玄奘大師參加無遮大會,辯論成功。其封聖的儀式,在電影中雖然簡要呈現,但在佛教辯論大會成功者被封聖的儀式,是非常莊嚴隆重,讓與會者的感覺是非常殊勝難得而有神聖的感覺。

  鄭邦鎮教授表示:「法國文豪巴爾札克的筆,為何能勝過拿破崙的劍?玄奘法師的佛心,為何能柔克唐太宗的威權?長江每天千萬船隻,終歸一艘名、一艘利而已;西域兩千年來,風塵僕僕者不知凡幾,而發願取經,使大唐帝國轉變態度,接納佛法,終致形成佛與儒、道三教鼎立之局,關鍵在玄奘一人而已!這段一千三百年前勝蹟史實與慈悲,怎樣才不會因《西遊記》的五色令人目迷而失去焦點?在美弘法的心海法師,發菩提心,重返西域,耗時八年實地踏勘玄奘法師十九年、五萬公里的行蹤,並以現代科技耗時兩年、斥資無數,拍攝而成的《大唐玄奘 》電影鉅構,最近問世,的確值得觀賞探討!」

  葉恩宜居士也表示:當天電影欣賞結束後,身心靈再次被洗滌,感謝妙心寺、參與法師們的用心。

  另有向隅者,因事後看到活動照片,深感缺席的遺憾。

 

結語

  最後,要感謝本寺僧俗二眾、各班學員們,以及學姐、學妹、學弟們通力合作,讓此活動能在短短的時間內,不用透過郵寄海報等方式,就能將消息傳開來。足見資訊時代已取代傳統的訊息傳遞方式。

  《大唐玄奘》是對於玄奘大師最完整,也最符合史實的傳記電影。由美國洛杉磯玄奘寺住持心海法師,於2006年3月在美國發起籌拍,耗時十年,嘔心瀝血,歷經無數艱難,親自創作劇本,擔任總策畫,甚獲好評,榮獲許多國際影展獎項,實至名歸。

——轉載自《妙心雜誌》第160期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