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我最怕遇到「聖人」——福智諍事的後續討論(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50期)

 我最怕遇到「聖人」

──福智諍事的後續討論

釋昭慧

臉書留言錄(之四八○)
106.9.23(子時)
一、回應葉家家臉友,談福智的危機處理
https://95mymaster.blogspot.tw/2017/09/blog-post_20.html?m=1

  感謝分享!剛才已拜讀完畢。

  假若這些陳述屬實,其功德誠不可思量!作為佛弟子者,我當然隨喜讚歎!

  然而這類正面資訊,為何沒有廣為流傳?福智決策圈可能要作內部檢討,是否危機處理的觀念與方法有所偏差?近期各方提供給我的,也就是網路上鋪天蓋地流傳的,竟都是反福智方的資訊。我第一次拜讀到正方如此全面的資訊。

  福智人若是靜悄悄的,會被視作「心虛」、「默認」。我們作為「局外人」者,根本無從判斷反福智說詞的真偽。

  最後,如今全國媒體已聚焦於福智的財務(如:專款流向、人頭帳戶)、政治(如:共諜身分)與八卦(如:聖胎計畫、雙修醜聞),作為福智圈外人者,我都非常不忍、不捨看到這麼不堪的局面,福智人若愛護貴教團,敬愛各位的領導人,務請針對這些疑點,作出堅定的澄清(當然不必對罵)。

  最後,「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福智在財務處理上,即使使用目的正當,只要處理過程有任何瑕疵,也不妨以高道德標準坦然認錯,承諾改進。

  千萬不要相信「是非以不辯為解脫」,那將把不知情的旁觀者大量、大量地捲入濁惡共業的罥網,並且也不符合福智傳承中,坦然「辯經」的精神,更難以在福智圈外建立清譽!

 

二、教團信譽是「重大的三寶事」

Omar Hung

  感恩昭慧法師!

  日前福智團體以結夏為由暫不回應。目前已解夏,團體也開始出面澄清!

  期待真理越辯越明!

釋昭慧

  以「結夏」為由暫不回應,這就是危機處理的研判,出了重大問題。

  由於福智領導人是在家居士,可能會尊重僧團規約,因此接受僧團的意見,待到解夏再行澄清。

  然而僧團理應向領導人稟報:依於律制,立即澄清毫無問題。原因是,結夏期間,為了「三寶事」,即可受「七日法」乃至「過七日法」,到界外辦「三寶事」,再回界內繼續結夏。

  如今出現了攸關教團公信力的嚴重事端,這當然是「三寶事」,而且是「重大的三寶事」!以現在網路互聯四通八達的條件,即使人在大界之內,無須受「七日法」或「過七日法」,就已可以直接、逐項地站出來嚴正澄清,怎可等到解夏之後,讓外人都已有了既定成見,才出面予以澄清呢?

Omar Hung

  真如老師(過去團體稱上師)是這二、三年來才在大眾面前公開露面。不了解為何過去十分保密接班上師的身分?

  我雖對團體有很多疑問,但仍非常感恩能聽到日常老和尚講的菩提道次第廣論錄音檔。

 

三、只能讓兩方都轟炸過來

Daniel Hsu

  不過,慧能大師後來可是剃了頭不是嗎?信徒數量多寡又能代表什麼?智者大師不是因為水準差的信徒數量爆增才住山的嗎?

釋昭慧

  Daniel Hsu,除非作者都在撒謊,否則在那則報導中,我所看到的不只是「量」的陳述,而是他們的「質」。如果該則陳述屬實,那麼,福智僧團在戒學與慧學方面的質地,應該都是很高水準的。

Omar Hung

  我兒子過去在福智團體內的幼兒園就讀,大班雖可背誦經典9千餘字,但其實對讀經興趣不大,我也很疑惑,這樣真的是好的嗎?

釋昭慧

  幼兒讀經而不求甚解,這樣好嗎?這是可以攤開來坦然討論的議題,但那真的構不上「醜聞」的標準!

Omar Hung

  是的!感恩法師^_^

Daniel Hsu

  法師您說的是啊!不過,質,只有自證自知,跟明眼人或者過來人,又亦或受害人,才能知道真假囉……如果一個局外人,又不是明眼人,又沒那個美國時間去搜證比對,只能憑業力習氣去猜真假囉……

Omar Hung

  現在一般普遍的業力習氣……

釋昭慧

  哈!我就是那種「沒有美國時間去搜證比對」的人,我只能被動接受資訊轟炸。既然月餘受到單方的資訊轟炸,那就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讓兩方都轟炸過來吧!(要不然還能怎樣?)

 

四、不宜一味鄉愿地「僧讚僧」

Omar Hung

  以下提供一則聲明給法師參考:

福智聲明(2017/07/13)

  針對近日外傳嚴重毀謗福智團體之不實流言,本團體提出以下聲明:

  福智團體之創辦人日常老和尚於2004年示寂,隨即由老和尚生前指定之接班人真如老師擔任本團體之佛學指導者,真如老師為福智團體之導師。而福智團體之行政運作,則由僧俗二眾各事業體之負責人依法運行。福智僧團由住持和尚帶領僧執事團,秉持僧羯磨之精神如律行持;居士團體則亦由各事業體負責人,遵照政府法律進行營運管理。

  針對近期流傳之毀謗言論,本團體之立場如下:

  一、「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讚僧」,希望各宗派團體都能維持彼此間的和諧尊重、共榮共存。其次,佛陀曾數數殷重教誡,對僧眾應虔誠恭敬,不毀不罵。

  二、關於真如老師之住所及其引導僧眾修學之教導方式,為老和尚於圓寂前親自楷定,師生相處,皆如法而行,並無不合戒律之處。

  三、本團體於老和尚示寂後,僧俗二眾堅持依止師長、如法修學,致力於佛法深度修學,與社會人心之淨化,得蒙諸大善知識賜予諸多嘉許,目前即有具德師長正在僧團傳授珍貴之傳承教授。未曾聽說有任何傳法師長不承許上述福智團體依止師父及真如老師之努力方向。

  四、針對近日網路所流傳之不實毀謗,本團體將依菩薩戒精神,於適當時機進行必要之說明與澄清,並保留法律追訴權。


釋昭慧

  「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讚僧」,但若僧中有醜聞,也不宜一味鄉愿地「僧讚僧」,那會對佛教造成更大的傷害,不符合佛陀「令正法久住」、「梵行久住」的精神!但無論如何,我們樂見福智作後續的說明與澄清。

葉家家

  真的建議福智儘早出來做最真實的說明,如果外傳的是事實,應該要盡快修正。如果事情完全不是外傳的那樣,也要盡早讓外界了解,以杜悠悠之口!也才能避免不知內情的旁觀者持續造大量的口業!

 

五、我將永遠是他們的outsider

hsuan Release

  學人初來苗栗之時,有幸能與日慧老和尚請教法義,其中客堂掛有張澄基博士所寫的大手印法門,故好奇的請益。原來和尚原想將藏傳佛教體系流傳臺灣,後來因為喇嘛們進入臺灣後,很多系統傳法給弄亂了?所以和尚變以參話頭為其主要修行,加上四臂觀音法門。因為和尚認為藏傳佛法的體系很完整。其弟子慧寂和尚尼可以說深得話頭法門。

  學人參詳其上述內容:

  1、當時六祖黃梅得法,大家盡知,後為惠明法師追趕公案……至獵人隊避難……重點是大家都知道?牠六祖得法。

  2、佛教在教化過程是否人多勢眾,即代表是好的?有待商榷。在新興宗教以佛教當事業體系經營時,必然會無限壯大。妙禪體系不多嗎?

  3、不是公開的佛教團體,內部確實諸多商榷?片面之詞也不足以說明清楚?二年前學人在汐止參訪行程,正巧也遇見許多離開此團體的比丘僧人,那時剛好畢業不久,只是秉持宗教學研究的角度來看。此新儒學的系統?

  學人建議老師可能更要小心謹慎評估?

釋昭慧

  一玄法師,感謝您的護念!

  日慧長老是我的親教和尚,弘誓道場的重要牆面,幾乎都是他老人家的墨寶(慧寂法師是我戒兄)。他老人家戒德莊嚴,智慧深湛。長老也曾告訴我(您所敘述的)這些考量。相對而言,我對福智非常陌生,所以反倒是福智的outsider。

Ihsuan Release

  所以才會建言老師小心謹慎處理。此水高深莫測?文章頗多。老師執筆更要小心謹慎。

釋昭慧

  一玄法師請放心,這些終究要回歸到福智僧團與司法層面,我終究是outsider,只能在理論上作出研判,無法在事相上辨識真偽,但覺得:近月以來,反福智方的資訊鋪天蓋地,正方的資訊也理應讓它公平地被看到。

  站在宗教社會學或宗教現象學的角度,我樂見它出現正面的社會功能(如「里仁」的理念)。站在「令正法久住」的觀點,我樂見它栽培「三學增上」的僧團。但是就個人風格而言,我將永遠是他們的outsider。

 

六、差點被掃到歷史垃圾堆

宋餘暉

  我自己還是心中對佛教的理想觀是:「能立本於根本佛教之淳樸,宏闡中期佛教之行解(梵化之機應慎),攝取後期佛教之確當者,庶足以復興佛教而暢佛之本懷也歟!」^^

釋昭慧

  唉,甭說這傷心事了,印公導師就為了這點堅持,差點被掃到歷史垃圾堆了不是?若非尊印者長期、綿密而理直氣壯地,逐一破斥謬論,「請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誰家之天下?」

 

七、總好過笑罵由人

Omar Hung

  人非聖賢。

  一個人有90%的好,也有10%的不理想。那10%是不能抹滅那90%的……,我想團體也是……。

江德宏

  口號式的陳述,缺乏實證,一廂情願的洗腦文,自吹自擂,說服力薄弱!

宋餘暉

  我也這樣覺得!這篇文章沒有提出得出這樣結論的理由!我自己讀完的感想是很八股文 ^^!!!

釋昭慧

  他們可以更聚焦地回應反方的質疑。

  但我孤陋寡聞,過往只知他們四處建立廣論研讀班,並且提倡友善土地,耕作有機食物,推廣有機食品。

  因此我們不妨這樣想:他們即便是自吹自擂,也總是有所改進,願意主動揭開神秘面紗,這樣總好過對外當個「悶葫蘆」,笑罵由人吧!

  最重要的是,他們還是得回應那些質疑!

 

八、我最怕遇到「聖人」

宋餘暉

  可惜這篇文章沒有針對反對方的質疑提出有力的證據來反駁。

釋昭慧

  是的,所以才請他們逐一回應,若有錯就坦然認錯。

  像我們這種「凡夫」組成的團體(包括我這個時常被各路人馬咒罵的大凡夫),總是不免犯錯,我還時常拿這些自己或學眾的錯誤,來當作戒學教材。

  我最怕遇到「聖人」。一個人一旦被視作「聖人」,從此就再也錯不得了,即便有錯,也只能為了維持「聖人」的形象而作偽。

  阿難對闡陀說:「善哉!闡陀!我意大喜,我慶仁者能於梵行人前,無所覆藏,破虛偽刺。」(《雜阿含經》第二六二經)阿難之所以讚歎闡陀「破虛偽刺」者,正在於闡陀坦承,自己還是有所困惑的凡夫。

 

九、傾聽人的訴說

  微信公眾號「人海燈」,昨天又貼了一篇轉載。

http://mp.weixin.qq.com/s/KkiEOcDxkcp0YymtYOc5CA

  其實我不是要給大家看我的文章,那些文章在我的臉書就已發佈了。版主轉貼,是要給大陸佛友看的。這些佛友往往在公眾號中非常低調,但會在朋友圈輾轉傳貼。

  但我要在臉書中連結「人海燈」網址而作分享的,是它的插畫。

  就像這幅插畫,老和尚如如不動,聽小鳥吱吱喳喳,還遞給它一根棒棒糖,這幅插畫豈不十分溫馨!

  「傾聽人的訴說」,適時給予真誠的回應與質疑,真誠希望對方益趨美善。這整個過程,充滿著對正反雙方的善意,沒有拉幫結派,沒有趁火打劫,被辱罵了也不瞋不惱,這樣「傾聽人的訴說」,「既得其情,則哀矜勿喜」,不就是這幅圖畫所要表達的意象?

  《詩經》【黍離】「王風」云:「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喔!「人海燈」的版主,真乃知我者也!

 

十、藏傳「以法為尊」精神,值得讚歎

Mars Chien

  作者的文章確實是謊言!因為如果真的像他所說的,就不會有他們目前還在僧團的上座打電話給信眾滅火時的語音流出了,他們上座彼此之間所討論之男女情事及如何處理此事的言論,是連我們已經身為三個孩子的在家眾都不會討論的言詞!而且,聖胎計畫確有其事,連他們所謂上師的身體細部都清楚明白說了!不是男女之間經過長久親密接觸的人,根本不可能會知道所謂上師身體不為人所見的特徵!

  他們根本不敢提告!最後他們內部公告說他們不是法王傳承!所以不需法王規範!是日常法師的傳承!要跟所有佛教界斷絕往來!並且封山!如果真的覺得被污衊了!應該早早提告!或雙方在教界長老面前對質,以正視聽!他們卻直接說要自絕於佛教界外!不是奇怪嗎?

Omar Hung

  您可有內部公告可供參考?謝謝

Mars

  https://ladakh2017cn.wordpress.com/2017/09/06/sealfz/

陳震芳

  前任薩迦法王的姐姐是在家人,寧瑪敏卓林睡覺法王的千金是出家人。她們的修學經歷完整且公開,所以藏傳教內認可她們可以升座傳法。

  藏傳有尊重女性修行人的戒律,女性可以當上師,但金女的修學經歷不明,又不去印度接受考試認證。

  這才是問題重點所在!

釋昭慧

  我最欣賞貴傳承者,正在於此:「以法為尊」!

  漢傳與南傳僧人,真的要「謙卑,謙卑,再謙卑」,向藏傳佛教學習這種「以法為尊」的精神。

  漢傳保守派與南傳主流派,往往以「比丘」身分嚴厲打壓女性,有的聲稱「不能聽聞女眾或白衣說法」,有的向女禪師請法時,還大剌剌坐著,要女禪師跪地說法來指導他。罔顧「人坐己立不得為說法」的比丘戒法。總之,種種醜態不一而足!

 

十一、藏文流利與否,不構成醜聞要件

Mars Chien

  能不能順利以藏文讀誦經典,看他們十幾年來去達蘭沙拉請法的錄影畫面就知道了!如果真的僧團個個都能流利使用藏文。那為什麼還要透過蔣揚翻譯?可以直接請僧團僧眾自行請法!不是嗎?這些都是基本的吧?就像一個熟悉英文的人,出國不需翻譯機就能自在行走英語系國家一樣!

釋昭慧

  這可不一定。我的「菜英文」能讀,能寫,但缺乏語境,所以剛出國的前幾天,講英文也是結結巴巴,一定要過了三天以上,才能較流利地直接對話。因此我也相當仰賴口譯。這些通曉藏文的福智僧人,可能也是如此。

  還有,藏文流利與否,那是「加分題」,並不構成醜聞要件,是吧?

  但您分析的醜聞真實性,問題較嚴重,福智方真的要嚴正釋疑。

 

十二、「不作一宗一派之徒裔」,唯「正理」是尚

陳震芳

  學藏傳很重視師承觀念,如果待過三大寺和修密院也會有僧籍。

  夢參老和尚的僧籍是色拉寺,能海上師是哲蚌寺。如果僧籍交代不清楚,那就容易啟人疑竇!

釋昭慧

  這確實是彼此的認知差異。我在印公導師座下待久了,習於「不作一宗一派之徒裔」,唯「正理」是尚,有時連自稱「教證」的典籍,只要其內容明顯地「反智」,我也毫不客氣地拿來點評點評,所以對福智「師承」的嚴重性與正當性,比較無法體會。

Omar Hung

  不知「師承」和「傳承」是否類似。我曾問過我的班長,福智和妙禪一般人怎麼選擇,班長回答可視其有無清淨的傳承為參考。

陳震芳

  師承就是傳承!藏傳提到依止上師,是依止傳承教法。是先依止法,因為法,所以需要有依止上師。

  就比如說受戒,戒是法。因為要受戒,所以需要戒和尚。依照戒和尚的教導如法持戒,就是依止上師。名言上看似依止人,但實質上是依止法!

釋昭慧

  哈,班長的答案很不理想。莫非「師承或傳承清淨」,福智就可用這類催眠群眾的手法?

  還是要回到「正理」來作檢核,是吧?

Daniel Hsu

  唉,師父再繼續逼問下去,福智他們的馬腳不幸又要露出一條囉!話說這個生物,怎麼這麼多條腿可以露啊,真是大神變啊!

釋昭慧

  其實也沒有「逼問」,只是就正理「回應」啦!

Omar Hung

  對正理、正知、正見仍一知半解時,班長可能是以較為「客觀」的方式來舉例吧……我是這樣想的^_^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