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最好的一堂課——追思我敬愛的 知光師公(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55期)

 最好的一堂課——追思我敬愛的 知光師公

張慰慈(報刊專欄作家)

 

楔子

  8月22日一早我獨自散步走了很長一段路。刻意的,安靜的,獨自走走。這是自從我右膝腿疾復發後,走得最遠的一趟路。微亮天際不知為什麼老是感覺從眼角餘光中彷彿看到霓彩,而抬頭卻只見青空白雲。

  夜裡,醒來。關注昭慧法師的臉書,看到師公已經捨報的消息。昨晚與師父還聊起,我們都一直透過法師臉書關心師公這兩天的身體狀況。無法再睡,也在暗夜中誦唸著佛號,遙送師公一程。(以上是我在當日臉書上記載的一段話)

緣起

  其實,師公不認識我,我倆未曾見過面,但是在她此生人間的最後一段路程裡,我倆的緣分卻隔著昭慧法師冒出了一朵含苞的花,也因為這奇妙的因緣相遇,讓我相信在不可知的未來的未來裡,這花蕾必將綻放。所以,當我接到傳法法師邀請我寫追思文時,雖感自己不夠資格,卻仍立即應允接下了這份承擔。

  與昭慧法師結緣拜本願師父的碩士求學過程所賜。我在這一年多來,擔任著類似「書僮」的腳色,法師是師父的指導教授,我因此有機會也在一旁跟隨並向她學習。也是我第一次這麼真切近身的看見一位將佛陀法教一步步落實在生活中,行走坐臥都不落下的佛弟子。

  大概自五月開始,我總是關注著昭慧法師的臉書,因為上面總是有師公每日的身體情況記錄。又,本願師父平日法務非常忙碌,總不斷叮囑我留意臉書上訊息的更新。對於他,是看待恩師的親眷。對於我,則是一個佛弟子對三寶的敬意。但是我們一致的心意,都是恆常的為師公祝禱。平時,我們就在臉書上關心著師公什麼時候因肺部感染住院了,什麼時候康復回到了弘誓學院……等等。

  有段時間,我看到法師的記錄裡寫著師公的進食因難以下嚥,依靠著湯水補充,就為師公送去了數瓶有機雙豆漿(黑豆與黃豆各半的獨家配方)。因這些年來我因投入友善土地的復育工作,又因為品牌課程的教授,遂與廣大的有機栽培與自然農作法耕種的農民成為朋友,希望這非常營養的飲品能為身體虛弱的師公補充一些營養。昭慧法師十分客氣,總在臉書提了又提,再三道謝,又告訴我師公已經開始飲用……等等。

  這是我和師公的緣分建立起源。我們始終怕耽誤師公與法師的休息,所以一直沒到醫院親做探訪,一直想著等師公回到學院時再專程擇日探視。

春風拂面

  四年前,我的父親因為中風開始臥床,那時所有家中一切大小事宜都是我親手打理,所以我深知處理照顧病中家人又兼顧工作,有時會面臨的心力交瘁的內心拉扯。因此,心裡不免對原本就日理萬機的昭慧法師很是心疼。以往還不認識法師時,只特別佩服她在很多社運活動中無所畏懼的膽識,後來有段時間我需要很密集的和法師在書信上互動請求學術指點,更震攝我的是無論她再忙,即使已經深夜,我都會在一定時間內接到她十分仔細批示修正過的回函,那是對學生最無私的愛護與奉獻,法師對後輩的照顧像初春時溫暖的風,讓我深刻體會「慈悲」的愛才是這世上最強大的力量。

  每每我和師父談起,他總說:不知老師怎麼有那麼驚人的體力,這樣關心著身邊的每一個人。師公住院期間,每次在臉書上看到法師探望師公時留下的影像,不覺讚嘆,不但毫無倦容,而且每張與師公的合照,她臉上永遠掛著如孩童般的笑容,而師公即使病中體力不好,眼神卻永遠清明晶亮。有好幾次,我陷入思考,是什麼樣的家庭教育,能孕育出法師這樣的人格?

  對於出生在民國五十幾年的我來說,在那個時代裡,出社會時大家喜歡用「家教」來評斷此人的出身背景,這與家中貧富無關,講得是父母親的品格論斷。保守的年代,對家的意義詮釋卻是十分單純且直接的。一個家族出了這樣一位子嗣,就讓父母受到最高的讚揚,我不認識師公,但是卻想獻上我最深的感激,所謂的光耀門楣,這一對俗家時的母女,出家後的法眷,並不只是俗世中的光宗耀祖而已,在佛國中,他們奉獻給群眾的典範、見證和溫暖是如此的宏大與源源不絕。他們如同拂面的春風,不黏不滯,讓生命有新的抽枝與飛翔。

為眾生授課

  8月13日昭慧法師臉書文〈看似「一無所有」,依然可以修「布施」行〉:

  師公這次住院期間,已不能像往常一般,開口表達對探訪者的謝意,連表情也沒有昔時那麼豐富,但只要是我們到來,除非正好睡著了,否則她總會露出柔和的眼神與淡淡的微笑,讓大家打自內心感到溫暖。因此,不但我們喜歡看望師公,連護理師也很喜歡進來,向師公親切問好,病房呈現一種溫馨而祥和的氣氛。……

  原來,即使病弱至此,看似「一無所有」,依然可以修「布施」行:向接近她的人們「布施歡喜」!難怪每一張湊上前去與她合照的臉龐,都被她淡淡的微笑感染,而洋溢著歡喜的神情。

  我是從這裡真正認識師公的。即使隔著文我都能想像,如果我們去看她,在病榻上的師公肯定都能帶給我們溫暖和煦的陽光。

  8月18日昭慧法師臉書文〈深相珍惜,卻互不牽絆〉:

  明天要到北京發表論文、還有演講與拜會活動,這趟得要好幾天才能回來。但無論我幾時回來,請師公都要跟緊菩薩,我無論是在您身旁,還是不在您身旁,都沒那麼要緊。一旦菩薩要接引您,請放心地依願隨行,上生淨土!

  深相珍惜,卻互不牽絆,這是最為美好的人間情懷。感謝師公成全,讓我與她共同圓滿這門功課!

  法師這一日的發文,我看完後落淚,讚嘆不已。我看到一位佛弟子在佛法教育薰修下面對生死的從容與自在。相互對照,我憶起這些年我自己在父母病後與生活上的拉扯做比較,很是慚愧。此生的血緣至親,如何能互相成就?而非互相牽絆。這也絕不是出家與在家的分別,而是對每一位佛弟子來說只有在修行這條路上遇到障礙時,似乎才是我們真正檢驗自己智慧深淺的重要考驗。對於一位母親,在身體最脆弱時,依然能以如此寬廣的胸懷,不以情緒綑綁或依靠來維持心裡的安定,除了「愛」的滿盈,再就是升起的對佛的具足信心。這一日,我更深的了解師公並與她在空中相交。每晚睡前我持咒迴向師公時,都彷彿看見她慈祥的容顏和我頷首微笑。「深相珍惜,卻互不牽絆」,師公結結實實給我上了這寶貴的一課。

  8月21日(我第二次送雙豆漿到弘誓學院)昭慧法師臉書文:

  由於師公目前已無法吞嚥任何飲食,我立即交代:「請在師公耳邊告知:這是張慰慈居士送師公的上好豆漿,會幫師公供眾,並回向佈施功德給師公與慰慈居士!」感謝慰慈對師公的慈悲護念!

  我看到此文立即回報本願師父師公的情況,同時我開始日夜以蓮師心咒的持誦迴向師公,離昭慧法師回台灣還有兩天的時間,我不知道法師是否能在師公離世前回來,但心裡不斷浮起那句話「深相珍惜,卻互不牽絆」。

  8月22日昭慧法師臉書文〈師公安詳示寂,了無遺憾〉:

  中午,照量法師以微信視訊,讓我與師公遙相會面。那時,我向師公盛讚其四十年精勤念佛與布施女兒出家的大功德力。並且告知:「大姊與我都會趕回來,但請您還是緊跟著接引菩薩,時間到了就上生淨土,不必刻意等著我們。」……

  師公雖然腎功能衰竭,心肺水腫而呼吸較喘,但終究有施子健主任所率領的醫護團隊,為師公進行緩和醫療,讓她的不適感減到最低,大致達成了「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如入禪定」的既定目標。

  「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如入禪定」。最終的修行道路在人生終點時,我們要如何在日常裡更努力的讓自己的修為到達這個境地呢?

  8月23日知光師公上生第二日,昭慧法師轉發弘誓學院臉書粉絲頁的文(傳法記):

  昭慧法師8/22下午在北京中國社科院演講畢,翌日(8/23)上午趕搭早班飛機返台,下午一時回到學院,學眾與志工在無諍講堂接駕。

  法師旋即到涅槃堂,在師公蓮座前捻香追思,瞻禮師公遺容時,向師公讚歎其唸佛與布施功德。……

  以上特別節錄出的幾段臉書上法師的發文,是這段時間,她與整個弘誓學院法眷們照顧師公的路程裡,我自己的特別標記的記錄,也是跟隨中最重要讓我有所領悟的站點。我終究沒有與師公親自見到面,這就是我前言裡所提那朵含苞的花。謝謝昭慧法師無私地分享整個過程,讓大家一起學習這生與死交點上的功課。

道別——來世相見的起點

  8月25日本願師父排除了其他法務,我隨師一起到了弘誓學院師公的涅槃堂捻香,我看著師公的法照,心裡對師公說:「師公!我是慰慈,我來看您,希望下回再見,讓那朵含苞的花在光亮中綻放,一定要親自為師公在我的《食禪》食譜裡挑幾道好菜,親自為師公作一頓飯。」而當日離去前,本願師父提出希望於師公上生滿七之期,為師公施放一台燄口。昭慧法師說:「這等於是為師公的法事,劃上了圓滿的句號。」

  最後我要特別引用在追思會上放映的影片裡,有段講到師公看見她的菩薩像會發光的陳述,我全然相信那時老師公心上的光亮與來自天上聖者的相應,我告訴自己要將天上聖者們給的光亮深耕在心田,自己裡外健康,就能照耀旁人。讓與我們相遇的人都能感受祂的慈悲,這也是傳道人的本分。感謝路上所有信仰也許不同,但卻同行在光亮路上的朋友們!感恩佛!謝謝師公在結束這一段旅程時,留給了我們最好的一堂課。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