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尼泊爾與香港之行拾遺(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57期)

 尼泊爾與香港之行拾遺

釋昭慧

臉書留言錄(之六三五)
107.11.24

  香港中文大學通識教育部,邀我於通識學苑暨師生學術會議「通識教育中的全球公民:定位和參與」(2018 Institute on General Education cum Teacher and Student Conference “General Education in Global Citizenship: Positioning and Engagement”)進行兩場演講。

  一場是12/4下午,於學術會議中的Spark talk,題目是:「Is Happiness Possible? (幸福有否可能?)」

  另一場則是12/4晚間的公開講座(Public Talk),題目是:「離苦得樂:從善生到善終(Transcending Suffering, Attaining Happiness: From Good Life to Good Death)。

  也因為有這兩場演講的行程,我因此決定:演講之前順道從香港轉機,至尼泊爾參加INEB諮委/執委會議,並且應邀至妙華佛學會作一佛學專題演講。亦即:後二行程是港中大演講行程的「副產品」。


107.11.27

  中午出發至機場,即將啟程至尼泊爾參加INEB諮委/執委會議,回程於香港中文大學有兩場演講,妙華佛學會有一場演講。還有《立場新聞》記者的訪談,《佛門網》、性神學社友人的餐敘。

  今天我權充「小資」,因為香港中文大學邀我演講,有提供經濟艙機票款,但由於我來回都要到尼泊爾,香港變成「轉機」。台灣與尼泊爾間的旅途較長,過往長途飛行而動彈不得,曾讓我腿部嚴重水腫,因此性廣法師堅持為我提供升等「商務艙」的差額。

  這個差額讓我心疼不已,對性廣法師「碎碎唸」了很久,但是在疲憊無比的此時,享受「小資」的寬敞空間,我不禁對她充滿感激之情!

  深夜,到加德滿都的Tribhuvan機場,通關時移民官提醒我:機場名字填錯了!原來這是旅行社幫我填妥的簽證卡。好在他很和善,耐煩,拿了張空白簽證卡,要我重填,並幫我把照片撕下,貼到新卡,然後才蓋章讓我通關。

  INEB(國際入世佛教協會)志工已在機場等候良久,我與另兩位來自越南的INEB執委搭同班機,因此被安排一同搭車到旅館。

  暗夜很少路燈,路況也很不好,顛簸不已,加上修路、塞車,到達旅館已是凌晨1:30(台灣時間2:45左右)。

 

107.11.28

  用早餐時,看到許多INEB老友,很是開心。Mr. Lokamitra偕同妻子、女兒到來,於餐間問起這次台灣同婚公投,我告知:基督教保守派影響故,反同力量大勝。他問我基督徒百分比,我說,5%上下。他感到不可思議。我解釋道:

  「他們製造了很多謊言!」

  他說,LGBT議題目前在印度也很夯。

  早上視野良好,吃完早餐,拍了幾張旅館及附近景觀照片。

  旅館庭園內,幾位藏傳僧侶與志工,正在佈置會場,並且排了不少座椅。我以為,來自各國的諮委/執委會委員了不起30人,哪來這麼多參與者?但是從台上的佈置來看,似乎開幕式上,會先舉行藏傳佛教的誦經儀軌。

  這是第一次在尼泊爾舉行INEB會議(台上左側布幕標明:1st Time in Nepal)。高齡85的創辦人Ajarn Sulak親自蒞臨會場。南傳與藏傳僧人來了不少,漢傳僧人目前只看到我一人出席。

  看來主辦單位非常重視INEB於此舉行會議,Phakchok Rinpoche提供了所有外賓的膳宿費用,以及接送機與參訪的落地招待。

  國際INEB成員與當地佛弟子都來了不少。在開幕式時,本屆會長Harsha致詞時,特別提到:

  「佛弟子在任何地方,都會諦視尼泊爾與喜馬拉雅山,因為佛陀就在這裡誕生。」

  Ajarn Sulak在會場見到我,開心地拿出鮮藍色僧袋、一張賀年卡,以及Payutto法師所撰書:A Constitution for Living。老人家的禮數,比我們晚輩還週到呢!

  Ajarn Sulak告訴我:藍色僧袋上所繡製之佛塔,在他老人家幼年出家的Wat Thongnopphakhun,這是一座皇家寺院。我的穿戴一向素色,而且以灰色居多。但這個如此鮮艷的藍色僧袋,看來這兩天在尼泊爾,我得好好揹著,以不負老人心意!

  中午檢核議程,才想起這是執委會前的一場論壇。自己還真糊塗!

  中午用餐。都是蔬食沒錯,但不能保證有無蔥蒜。在豔陽下,大家排隊拿取這些又香、又鹹、又辣的佳餚,四處圍坐而食。這種屬於南亞風情的午餐,令人感到輕鬆自在。

  吃完飯,我趕緊回房拿了大陸好茶「大紅袍」與高峰禪林的有機茶,供養Ajarn Sulak。

  下午三時許,論壇閉幕式,禮請Ajarn致詞,Ajarn講得言簡意賅,把時間留給隨行的青年長笛音樂家Narapat Phabanjongjit表演,如是在悠揚笛聲中,劃下了會前論壇的圓滿句號。

  下午,論壇閉幕之後,主辦單位安排我們步行前往參訪藏傳佛教寧瑪派寺院(表訂參訪Sakya, Nyingma, Gelugpa, Kagyu and Ka-Nying Shedrub Ling Monastery,亦即:四個教派寺院都參訪,但可能因為尼泊爾是寧瑪派重鎮,所以參訪的都是寧瑪派寺院)。

  一路煙塵甚大,人車共一窄道而行,真佩服加德滿都的汽車司機!怕走丟嗎?跟著穿藏傳僧袍的比丘們走準沒錯。他們在轉彎處一定會等候賓客並指揮交通,一位僧人還非常貼心地購買口罩發給大家。

  第一站從Shechen Guest House大門進來,繞小徑進到了寧瑪派的雪謙寺,大殿甚為宏偉。我們到達時,僧眾正在晚課。游祥洲教授告知,這是頂果欽哲仁波切所創建的道場。現任住持即頂果仁波切的弟子,非常和善地在大殿接待我們,並作寺院簡介。

  到第二站已是黃昏時分,進到大殿禮佛,已搞不清那是啥教派,游教授說,依佛像造型看,應該是嘎舉派。

  第三站是學校,校舍頗多,進到大殿,除了佛像,還供奉一位高僧法相(感謝曹太郎臉友惠知,這是祖古.烏金仁波切),門口許多小沙彌跑來跑去,一位INEB南傳比丘看得有趣,遂請一位小沙彌與他合照。這應是格魯派道場吧!

  總之,對藏傳佛教所知不多,行前也沒做功課,信步隨行,也只是劉姥姥逛大觀園而已。

  終於到了Boudhanath Stupa(博得拿佛塔),這是世界上第二大佛塔(第一是緬甸大金塔)。十多年前來時是在大白天,這回在夜空下仰望大塔,別有一番感動之情。

  我與來自杭州的于冬麗居士繞塔三匝,一路看到許多信眾,一邊虔誠繞塔,一邊轉動法輪,煞是有趣!

  大家在大塔門前的路口集合,我們遂與世友居士(Dharmachari Lokamitra)、夫人Ranjana Goody、女兒Rajyashri於大塔前合影留念。


107.11.29

  INEB執委會首日,會中確認並微調Patron(精神導師)、諮詢委員與執行委員名單。

  個人在2007年被Ajarn Sulak提名為Patron,其他三位是達賴喇嘛(西藏)、佛使尊者(泰國)與一行禪師(越南)。佛使尊者圓寂後,推選其弟子Maha Somchai Kusalacitto比丘法師繼任。也因Ajarn這份賞識後學的深厚法誼,使我深受感動,儘量挪出行程,參加重要會議。
接著由各國出席代表報告該國的社會與佛教現況。

  近午時分,INEB執委/諮委於本次會議舉行場地Hotel Mukhum的合影。

  在我左右邊分別是INEB創會人Ajarn Sulak與這次尼泊爾INEB執委/諮委會議的東道主--帕秋仁波切。Ajarn右邊是INEB會長Harsha,斯里蘭卡總統的高級顧問。最右邊這位,是帕秋仁波切的美麗夫人。

  下午由秘書處報告十年計畫的推動狀況。這十年計畫,是經半年以上的反覆討論,終於在去年11月間,於台灣(佛教弘誓學院)舉行的INEB雙年會中,經修訂後正式通過的決策與執行方案。

  晚上有文化之夜,首先由在地女孩表演「五方五佛舞」。終場前,由來自泰國的青年音樂家Narapat Phabanjongjit演奏長笛,如泣如訴,幽揚悅耳!

 

107.11.30

  INEB執委/諮委第二日會議。與會執委與諮委認真討論十年計畫中,已推動者之成效,以及後續推動事宜。談到INEB與中國應作何種互動,我應Harsha主席邀,宏觀地作了中國「一帶一路」與宗教政策方面的簡述,並建議:目前中國在「宗教」方面的議題都相當敏感,INEB倘若要與中國佛教互動,確如游祥洲教授所言,宜從「文化交流」做起。

  帕秋仁波切是本次會議東道主,我們的膳宿與接機,都是他買單的。

  帕秋仁波切祖孫三代在尼泊爾,應是很有份量的宗教領袖。前晚,臉友Jigsmed Hsiao於看到我張貼的參訪寺院照片之後,特地跟帖告知:「如果這間寺院與上張圖一樣的話,那應該也是寧瑪寺院,是主辦者帕秋仁波切爺爺的寺院。」

  我於會議結束後告訴帕秋仁波切,我的臉友中有他的粉絲,因此與他合影,以饗他的粉絲臉友。

  由於會議中,Harsha主席請我分析中國佛教現況,我講完後,下來他主動找我,談他對中國與台灣的印象:

  入境中國時,官方對他很好,但民眾對他顯有敵意。

  入境台灣時,官方百般刁難,但民眾相當友善可愛!

  他表情生動地敘述著台灣海關簽證官的刁難言詞、一週後才獲准入境的簽證,以及台灣民眾對他的友善態度,讓我為之絕倒!

  一葉知秋,看來台灣官方被詬病的「大小眼」看待外賓,並非訛傳。反倒是可愛的民眾,還真的是扛起了「國民外交」的重責大任!

  中午用餐時,INEB秘書長Moo找我,說是帕秋仁波切要送我禮物。連忙放下手中菜盤,跟Moo到旅館大廳。仁波切為我戴上哈達,還送我一尊佛像,他說:

  「這是綠度母!」

  我於用午餐時,不慎咬到雞塊,立即吐了出來,整盤食物即使大都是素食,依然使我再也食不下咽。回房間還刷牙漱口了個半天,十分驚訝:旅館這餐竟不是提供全蔬食,而且全無預警標誌。

  但是無論如何,綠度母讓我一掃不快,感覺真的是太開心了!

 

107.12.1 何翠萍撰

  昭慧法師凌晨時分在尼泊爾坐夜機,飛機在清晨五點四十八分於香港機場降落,六點二十分我們見到昭慧法師,然後由譚偉昌居士開車送法師到沙田凱悅酒店。

  本來我們打算讓法師休息一下,再去中觀學舍舉行皈依受戒典禮,但由於出了點問題,令法師不能馬上入住休息,我們只好提前送法師去中觀學舍。在因緣際會之下,中觀同學也把握這難得之機會,恭請法師提早為大眾開示,法師很慈悲,不顧勞累,馬上為大眾說法,然後主持了皈依受戒典禮!

  上午,昭慧法師在中觀學舍主持皈依典禮後。照片中做出趣怪動作的廣州梁煒楠小朋友,在2012年昭慧法師回中國大陸弘法時皈依昭慧法師,但當時他只是二個月大的嬰兒。近日他知道法師來港,專程來港重新參加皈依典禮。昭慧法師在星巴克咖啡店見到,與他親切交談,並用手機記錄他的名字。

  在中觀學舍,勞海新居士向大家介紹昭慧法師,並推介昭慧法師訪談錄《浩蕩赴前程》。勞居士是促成昭慧法師來妙華佛學會演講的大功德主。感恩感恩!

  更感恩昭慧法師不辭勞苦來中觀學會為大眾開示及主持皈依受戒典禮!

  亦感恩所有出錢出力護持昭慧法師香港弘法之旅的朋友!

 

107.12.1

  晚間,與香港《佛門網》林國才總編輯、鄺志康主編、復旦大學劉宇光教授、能仁書院麥紹彬教授,及學術界為主的香港佛友,於香港中文大學崇基書院餐廳餐敘。
 

107.12.2 何翠萍撰

  晚上,昭慧法師蒞臨香港妙華佛學會演講,講題是:《長阿含》「遊行經」之詮釋分析。

  法師用二個多小時快速地為大眾詮釋分析了《遊行經》的主要內容,法師的氣魄,確實令人佩服!
 

107.12.2

  上午,與香港性神學社胡露茜博士、細細老師等七位基督徒朋友,於HYATY隔壁鄭裕彤大樓三樓茶敘。

  中午又與浸會大學吳有能教授晤談。


張原境撰:

  今天上午跟著性神學社,有幸與台灣佛教的婚姻平權戰神——釋昭慧法師見上一面,交流近兩個小時,猶如上了一堂宗教概論,也分別從佛教、基督教以及天主教看同志議題,甚為感動。

107.12.3

  香港友人於談話中告知,台灣某法師來港向保守基督教派請教「反同策略」。我不禁啼笑皆非,回云:

  「他先管好自己的同志徒弟,才是當務之急吧?」

  「法師反同」得有一套「佛法論述」,而非一套「策略」,否則真會弄得「東施笑顰」,為識者之所不齒!


107.12.4 Small Luk撰

  這幾天昭慧法師在香港,我當然要與她碰碰面,聆聽她的智慧見解,讓我對佛學的觀念又多了了解。

  修行者,可以透過自觀、觀佛、觀眾生(我的用辭),突破自己,也善待眾生,以提升生命,以離苦得樂。

  學習學習!

  感謝法師以佛學核心:離苦得樂,去闡釋人生怎樣「善生」,和怎樣「善終」。法師的演說,淺顯易明,易於實踐,讓我對佛學的認識更上一層樓!法師也以佛法為本,嚴厲指出反同人士的錯誤,精彩,觀念正確!

  學習後,我心中思想著,雙性人可以如何離苦得樂?如何協助讓雙性人孩童離苦得樂?

  學習學習,思考思考!


107.12.4

何翠萍:

  下午的講座主題是:「幸福有否可能?」

  主講:譚康榮、蘇可蔚、昭慧法師

  主持:趙茱莉

  這是一場學術性的講座,從宗教方面及社會學、心理學去探討幸福感,各位講者都講得十分精彩!

  晚上的講座主題是:「離苦得樂:從善生到善終」

  主講:昭慧法師

  主持:王永雄

  這場講座滿座,連通道也坐滿人,可見昭慧法師有很多粉絲!
 

Damian Cheng:

  昨晚聽昭慧法師談「由善生到善終」,可謂眼界大開。有趣的是,昭慧法師的發言並不煽情,卻不時讓人聽得掉眼淚。法師講道生活化,語調平穩,卻有一種很強的力量。

  我坐講台左側,不時會到一位聽得入神的小女生,法師解釋何謂痛惜,說你痛惜的你的貓咪時,會覺得牠是最美的,同時也覺得所有的貓咪都一樣可愛,她連連點頭,法師說到如何妥善安排年老母親的善終時,她都禁不住掉眼淚。

  我自己的淚點則是法師提到人可以如何將欲轉化為對眾生的痛惜時。三十歲之後,我一直意覺到自己對眾生的痛惜愈來愈強烈,就像綁不住的野馬,無法對眾生的苦難視而不見。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時候,對自己生命的變化有很大的疑惑,而心力也着實不夠,能對眾生苦難所做的也實在太少。

  法師的講話令我明白,我三十歲之後的改變其實是一件上天賜給我的寶貴禮物,而我的功課就是令自己更柔軟,心力變得更強。

  謝謝法師!


107.12.5 何翠萍撰

  今天一早六點四十分,我們到酒店接法師,由譚偉昌居士開車,送昭慧法師到機場,法師來港弘法之旅圓滿了!看到法師那樣辛苦,我們都很感動!

 這次弘法之旅,除法師之外,譚居士也很辛苦,清晨四點就要起床到機場接送法師。本來我不敢叫他這麽早去接法師,只拜託他送法師去機場離港(法師原本離港航班在下午三點左右,昨天臨時改在上午九點左右),是他主動提出也去接法師。

  他笑著說:「這是我第一次清晨四點多駕車外出。」

  他能幫忙,實在是感恩感恩!

  昭慧法師在香港中觀學舍和妙華佛學會弘法,何乃麟居士都主動地義務錄影。他本來有做不完的工作,但他也在百忙中把錄影剪輯好,並且在法師離港前,一大早到機場交給法師。感恩感恩!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