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人間佛教的回顧與展望(之四):人間佛教是菩薩道的正常道(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52期)

 人間佛教的回顧與展望(之四)

人間佛教是菩薩道的正常道

宣方演講(中國人民大學宗教學系副教授)

時間:2017.7.22
地點:廣州大佛寺
主辦:廣州大佛寺與中山大學哲學系佛教研究中心
講座:「太虛之光」系列講座首場
整理:昆明佛學研究會

人間佛教是菩薩道的正常道

  接下來我們將會講到太虛思想和印順思想的區別。我們說過太虛的思想是非常重視契合時代、契合眾生的根基,強調契機的這個方面。印順「人間佛教」思想不光強調契機,更是契理的,這個就是菩薩道的正道。現在就有一種很奇怪的論調,說「人間佛教」佛教是根本,人間是語境,所以說人間是對治的,佛法是根本的。好像人間佛教只是個不得已而提倡的方便法門,最後還是要揚棄和超越的。這種論調還能蠱惑一批佛弟子,但實際上印順導師的這個判教已經說明了,「人間佛教」其實是菩薩道的正常道。只要佛教存在於人間一天,我們就應該弘揚人間佛教。

  印順導師在他的《成佛之道》裡面講,真正菩薩的正常道,就是龍樹菩薩所講的,是難行能行,要從人生的正行,生發菩提心,修廣大的慈悲行,以澄明自己的空性見,這樣來趣入菩薩道,才是人間正道。如果以念佛、修淨土等種種法門趣向於大乘道的,在龍樹那裡叫做易行道,是更方便的一個道路。但是龍樹菩薩曾明確的說,易行道是為那些心智缺弱、勇氣不足、力量不夠的人準備的。易行道,易行而難成。佛法是講因果的,如是因如是果,難度小了,不是說就更容易達到。把難度的坡度降下來,但是你要走、要花的時間只會更多。

  印順導師對於他老師思想的發展,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從大經大論,從《阿含經》、《般若經》、《涅槃經》,從龍樹的《大智度論》,從這些大經大論中找出證明「人生佛教」/「人間佛教」是祖師大德、佛菩薩的本懷。這個是怎麼證明的呢,接下來我們會說。他強調佛法是不能夠有「發明」的,只能夠有「發現」。所以不能說是太虛大師發明了「人生佛教」,不能說他創造了「人生佛教」的理論,在宗教裡這是不可以的。「人生佛教」/「人間佛教」的思想,就是把佛陀的本懷給它呈現出來。

  剛才我們講過,在太虛大師的思想裡頭有一個非常嚴重的、沒有解決掉的教理問題是什麼呢?就是人乘行果怎麼能到佛乘去?人乘就是人乘,是世間法,沒有佛法的不共特點。人乘怎麼能夠到佛乘去呢?兩者的性質不一樣。

  印順導師就把這個問題給解決了。這個問題的關鍵,就在於我們要搞清楚大乘佛法的修學實質。什麼叫做大乘?有人說我是大乘行者,南傳的不是大乘行者。跟這個沒關係。你要成為大乘的行者,在大乘的修行當中一定要具備三個要素:要有信願,發菩提心;要有慈悲,廣大的利他行;要有智慧,空性慧(空性見)。信、悲、智,或者說信願、慈悲、智慧,或者說菩提心、慈悲行、空性見,這三個東西必須要同時具足才是大乘的菩薩道。否則無論你再說自己是大乘,什麼「我在大乘的佛教傳統裡頭出的家」,「我皈依的是大乘的法師」,那你就是大乘了嗎?不是。按照太虛大師的說法,那樣你只是名義上的大乘,在你的心量上還不是。也許你會說,我不會管那麼多,生死事大,我就是要了生死,那麼你頂多算是發了聲聞乘的心。你說我皈依了佛法,就是希望我的家人身體健健康康、平平安安,能夠興旺發財,最好生生世世都做富翁。這個佛教也允許,並不會認為你這是錯誤的想法,但是你這個只是增上的發心,連解脫道都沒有達到,只是共世間的發心。

  所以,什麼是大乘?大乘的根本在於這三個要素「信願」、「慈悲」、「智慧」。我們大乘佛法經常講的,什麼是發菩提心,這個信願當中就是要悲智雙運的。所以,我們學佛就不離這兩樣東西,你要積累自己的福德,要積累自己的智慧。從自利的方面來說,是福慧雙修;從利他的方面來說,是悲智雙運。而且大乘佛法區別於小乘的最根本的地方在於什麼?在於慈悲。龍樹菩薩的著作中提出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如果當你修慈悲和修智慧發生矛盾衝突的時候怎麼辦?龍樹菩薩在回答時,斬釘截鐵地說,我們一定要先保證慈悲,因為慈悲是大乘佛法發菩提心的根本。

  我們知道修大乘菩提心的七個修習階段,為什麼是從知母念母恩開始?這是悲心的一個基礎,從知母念恩報恩,從這裡開始。慈悲是大乘佛法不共的特質。如果你偏重於修慈悲(注意是偏重,不是偏廢),智慧沒有修成,沒關係,五戒十善能保證你下輩子不失人身,還可以繼續修菩薩道。但你說你把解脫智慧修成就了,成為一個解脫的阿羅漢了,慈悲不具足,這在大乘佛法的修行中叫做焦芽敗種。因為這不是大乘的根器。這就是為什麼阿羅漢會尊敬一位初發大乘心的凡夫:我發起了菩提心,我還是有很多的煩惱,我什麼本事都沒有,但是我以凡夫身,悲心增上,力行菩薩道。神通廣大的阿羅漢,為什麼會尊敬這樣的大心凡夫呢?就是因為大乘佛法的那個「大」,體現在什麼地方?大乘的大,意思是涵容大、殊勝大,就突出體現在這種不共二乘的慈悲大心。

  所以,大乘佛法沒有自己特殊的法門,並不是說只有某種、某類方法才是大乘佛法,而別的不是。大乘佛法是不捨一切世間善法的,「一切世間微妙善法都是佛法」。但是什麼時候這些世間善法只是世間善法,什麼時候它是微妙的大乘佛法呢?就是看有沒有這三心。

  回到這裡,我們就明白了:原來在太虛大師那裡,他說的是人乘行果,人乘行果這種表達是有些模糊的,不一定是大乘,但如果你發的是凡夫菩薩心,修人菩薩行,就已經是大乘了。

  比如說,大家來大佛寺做慈善,做義工,我們都尊稱你們為義工菩薩,那麼什麼情況下這個稱呼大家當之無愧呢?就是看你發的是人乘的增上善心,還是凡夫菩薩的菩提心。當然,人乘的心也很好,沒有什麼不好,老老實實承認就好了。

  前段時間,我在潮州講課的時候,一位居士跟我講,他們去峨眉山拜佛。她就在佛前祈禱:「佛啊,保佑我全家身體健康,平平安安,事業有成。」旁邊同去的居士就趕緊拉拉她說,「怎麼可以這樣發心呢?你應該跟佛陀說,保佑世界和平、眾生安寧。你不該說求身體健康什麼的。」她就問我,「宣方老師,我這樣求有錯嗎?」我說,這當然沒錯,我們首先要真實發心。六祖大師說,真心、直心是道場,就是要真實發心。我現在發的願,就是要家人健康,這沒有什麼不好。要知道即使佛世時,大部分人向佛陀請教的問題也不是說「您看我要怎樣才能解脫」,真想求解脫那樣的人少之又少。我們在律典中看到的情形,絕大多數的人向佛陀請教的問題也是「佛陀,我怎樣能保證這輩子幸福?」「佛陀,我怎樣能保證下輩子幸福?」這個就是五乘共法中人天乘的發心。這個沒有問題,但是不究竟,這只是發一個增上善心。

  假如你說,我來做慈善,不是為了自己身體健康、工作順利、積累福報,而是希望這個成為我的解脫資糧,能夠早日了生死。那麼恭喜你,你發的是更高的心,你發的是解脫心。不過,按照太虛大師的判教,這個還不是佛法的根本。大乘佛法的根本是什麼?不是說要自己求安樂、求解脫呀,是讓眾生得度,是「自未得度先度他」。這個是《涅槃經》裡面講的,是菩薩的發心。所以假如我來這裡做慈善,不是為了給自己求福報,也不是為自己積累解脫的資糧,而純粹就是完全的利他,是三輪體空的,就是不忍心看到眾生受苦,是希望大家都能夠離苦得樂,這種偉大的發心,就是菩薩發心。這樣,你積累的就是菩提資糧。

  因此,大小乘的區別,不在於你是做什麼事情,而在於你以怎樣的發心來做事情。不是說你在禪堂裡禪修,你就是小乘;而我在這裡做慈善事業,我就是大乘,或就是共世間的。這個是很荒唐的見解!大小乘的區別在於你的發心。你在禪堂裡坐著,你說只為自己求安樂,只為自己求解脫,你照樣不是大乘的行者;你去做很多的慈善事業,水災、地震的時候,人家沒得住了、沒得吃了,你去給人家送上熱茶熱飯,送去被子。然後他們那幫人就說這個做的是世間的慈善事業,這樣的人很可惡,以大乘自命,卻連一點佈施、愛語、利行、同事的四攝精神都沒有,說得嚴重些,他是在斷別人的菩提種子。但是你要清楚自己發的是什麼心,如果只是想著只為自己積累福報,那麼這的確只是人天乘的發心,人家批評你就沒錯;你是為了自己的解脫積累資糧,那麼這個是求解脫、聲聞乘的發心;你是為了行菩薩道,不為自己得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那麼你就是菩薩的發心。

  同樣一件事情,因不同發心而不一樣。現在很多人有個錯誤的觀念,認為五戒十善就只是人乘法。我們現在應該明白過來,不是在事項上區別是大乘、小乘還是人天乘,而是在你的發心上區別。菩薩行者也要做這些事情,佛陀證悟以後,照樣去關懷照顧他生病的弟子。他看到一個生病的比丘沒人照顧,當然他會批評那個比丘,「你看你前世不修利他,不修佈施,不去做慈善的事情,所以你現在病苦的時候就沒有人照顧你」。但是批評完以後,佛陀他也照樣去照顧這個患病比丘,難道佛陀做的也是世間的慈善事業嗎?不是。發心不同,做同樣的慈善是有區別的。所以大家要明白,這個觀念如果不搞清楚,我們就會對「人間佛教」有許多的誤會,認為「人間佛教」搞的就是人天乘,認為「人間佛教」搞的就世俗化。

  六祖大師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人間佛教」是必然要走進人群中去,利及眾生的。是不是有人批評你世俗化了,你就不走入到人間去了呢?那豈不是又走回到天乘傳統的老路上去了。所以走入人間是沒問題的,問題是我們秉持著怎樣的心態走入人間,這是至關重要的。這就要求我們在佛法上面要端正自己的知見,要在戒定慧的這個修學上面獲得自利,自己要得到法喜,要有定力,要能保持正見,安住在正法上面。這樣,我們才能夠在做世間利樂人天的事業時,不至於混濫大乘和人乘,這個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太虛印順思想一脈相承

  所以,印順導師的「人間佛教」思想,絕對不是像有些人批評的那樣「孤取人間」,更不是像有人批評的那樣把佛教世俗化,變成了人天乘。相反,它恰恰是要對治世俗化的毛病、矛盾,對治有人對太虛大師理論的誤解。太虛大師在他理想還未實現,59歲的時候就不幸夭折了,沒有盡展他的懷抱,深化他的理想。

  在太虛大師所有的學生當中,印順導師是最能理解太虛大師思想的,這個話不是我說的,是聖嚴長老說的。這話說得非常有根據。最近出現這樣一些爭議風波之後,讓我覺得驚訝,感覺現在阿貓阿狗都可以批評大德,於是就去翻看相關歷史記載。當年太虛大師門下所有的弟子,都一致推崇印順導師。比如說閩南佛學院的院長、太虛大師門下非常傑出的幾大金剛之一的大醒法師就說:某位教界很有名氣的長老,全部文章著作加起來,都頂不上印順導師一篇文章的份量。就這麼推崇!

  太虛大師的法身舍利,是他生前就指定要印順導師等幾個人來編。印順導師提出來的一些對太虛大師著作編撰的調整意見,太虛大師完全都接受。而且太虛大師說,現在佛教就需要有像印順導師這樣特立獨行、有獨到見解的人,有思想高度的人。為此,還專門作出表彰。太虛、印順師生之間,很多具體的佛教知見不同,甚至在對整體佛教的判攝上也不同,但在推進人間佛教建設上,兩者可謂莫逆於心、一脈相承。

  我們再看漢院編的太虛大師紀念文集裡,他的那些學生寫的文章。像漢藏教理院裡面的法尊法師,可以說是虛大師晚年在漢藏教理院最重要的助手,也是大師門下非常傑出的弟子,他寫的關於懷念太虛大師的文章很長,也能夠對太虛大師的功績有很深入的瞭解。法尊法師的紀念文章,也是圍繞著太虛大師所說的「志在整理僧伽制度,行在瑜伽菩薩戒本」這兩句話,闡述大師救教運動、整理僧伽制度、創辦僧教育機關、從事世界佛教運動、組織學會教會、籌辦菩薩學處等種種事功,可謂不離宗趣,但就是沒有特別地去講太虛大師的「人生佛教」思想。而印順導師在太虛大師過世之後,只寫了短短的幾行字,裡頭就把太虛大師思想的精髓抓出來了。他說太虛大師是「以凡夫身行菩薩行」。大師就是大師,短短幾句話,就把太虛大師最核心的思想提煉出來。在太虛大師過世七周年、十周年、二十周年的時候,他都寫了情真意切的長篇文章來紀念,而且把太虛大師的思想特色給大家原原本本地揭示出來。

  聖嚴長老就講,「印順導師是現代佛教的世界級偉人,堪稱為『人間佛教之父』,此一思想雖是釋迦佛化世的本懷,之所以能夠形成今日佛教世界的一大思潮及一大運動」,印順導師的理論論述居功至偉。他還說,印順導師是他一生學佛的指路明燈,他的所有成績與印順導師的指導是離不開的。他強調,「我們中國的現代佛教,由於有了印順長老,已從傳統走向現代,已從寺院推展到社會。」聖嚴長老認為他的佛教思想和印順導師的「人間佛教」思想有莫大的關係。

  比較有意思的是,有一些對印順導師持嚴厲批判、甚至肆意淩辱的人,他們斷章起義引用聖嚴長老的話,說太虛大師和印順導師的「人間佛教」思想是不同的,就故意只引用這一句。而不言聖嚴長老對印順導師高度的推崇。大家可以看一下,聖嚴長老的著作當中提到印順導師的有三百多處,可以說是高度推崇。但是這些話他們都不引,只引剛才那句話,拿這個來說太虛大師是對的,印順導師是錯的,引導我們產生這樣的錯覺。

  但是通過剛才的講解,大家應該已經明白,對於「人生佛教」/「人間佛教」思想來說,離開太虛大師就沒有這個偉大的構想,離開印順導師就沒有嚴密的教理論證,師生兩人在這點上是分不開的。應該說印順導師是青出於藍,而更勝於藍。

印順導師的歷史定位

  我們今天之所以要回答這個問題,是因為很多人對當今的「人生佛教」「人間佛教」有不滿,這些不滿裡頭有沒有合理的成分呢?有,比如他們批評佛教出現世俗化的一些傾向,這個在兩岸佛教當中的確存在。有些道場把「人間佛教」當做一塊遮羞布,實際上行的是世俗化的佛教。但是看到這樣一種現象之後,我們怎樣來分析原因呢?當代中國大陸佛教世俗化的現象,它的問題是我們堅持「人生佛教」/「人間佛教」所導致的嗎?還是背離「人生佛教」/「人間佛教」思想才產生的呢?

  至少在印順導師「人間佛教」理論裡就可以看到,它是強調大乘菩薩行,是一定要具備信願、慈悲、智慧三者,特別是具備空性的智慧、利他的大悲行才可以的。不是標榜「人間佛教」,就是「人間佛教」。有時候「人間佛教」會成為一塊遮羞布,但是你不能把遮羞布的問題,就當做是「人間佛教」理論的問題。

  記得在2005年的時候,我跟一位臺灣的大德憂心忡忡地討論這個問題:很多打著「人間佛教」旗號的道場,他們做的是世俗化的事業。我覺得「人間佛教」應該廓清,正本清源一下,免得被人利用。但是,這位高僧大德非常睿智,也非常尖銳地指出來,他說:「你擔心『人間佛教』成為一塊遮羞布,那麼佛教不是一塊更巨大的遮羞布嗎?」這使我猛醒。我覺得這就像太虛大師那個時代所批評的一樣,傳統佛教的沒落致使其中藏汙納垢,「人間佛教」就是要對治這個問題,就是要正本清源。

  我們再來看學術界對「人生佛教」/「人間佛教」及其對印順導師思想的評價。我的老師方立天先生,他的評價代表了學術界一致的看法,認為印順導師是繼太虛大師之後,居第一位的理論家、教育家和思想家。印順導師有兩大貢獻,對於印度佛學的深入系統研究,以及對於中國佛教思想的豐富和發展。這是印順導師的歷史貢獻。

  學術界的評價,大家作為信眾可能不太關心。那麼中國佛教界主流的、官方的觀點是什麼呢?學誠法師在大約2002、2003年間在閩南佛學院學僧論文集的序裡頭,在2009年印順導師著作在大陸出版的座談會上,以及2011年印順導師舍利回歸大陸的紀念法會上,都一而再再而三地肯定印順導師的偉大貢獻。他說,「印順導師最大的貢獻在於,他系統地論證了『人間佛教』歷史的和經典的根據,深刻揭示了佛教中存在的『死化』、『鬼化』、『梵化』乃至『巫化』的現象,極大地完善了『人間佛教』的理論體系和實踐體系,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太虛大師三大革命中的教理革命。可以說,他是中國人間佛教思想之集大成者。」這個評價非常高,代表了中國佛教協會對印順導師的認知的蓋棺論定。

  我們再去翻翻90年代印順導師回大陸的時候,大陸佛教界是怎樣來看待這位大德的?他回到閩南佛學院,當時一代大德妙湛法師是以最高的禮儀來迎接印順導師。當時因為兩岸懸隔,當代中國第一比丘尼隆蓮老法師誤以為印順導師過世了,她專門寫了兩個偈子來紀念印順導師,讚歎他對於佛教的偉大貢獻。在武昌佛學院學習過的昌明老法師,原來是中國佛教協會諮議委員會的成員,他們當年寫文章,回憶太虛大師的時候,都強調印順導師對太虛大師思想的推廣、發展和完善功不可沒。

  當時中國佛教協會的領導人趙樸初居士,我們尊敬的樸老,見到印順導師都是頂禮,非常的恭敬。當年中國佛教協會的機關刊物上,相關報導寫的都是「印順大師」如何如何。這是老一輩的長老大德們和現在僧團的領袖,我們中國佛教協會的會長,代表主流的佛教界對於這樣一代大德的認知。

  我們舉這些例子,就是希望大家能夠明白,現在雖然有種種的噪音出現,但是它們不代表佛教界、學術界主流的觀點。法義可以繼續討論,但是不允許有故意歪曲、誹謗、栽贓的行為。我們看到很多對於「人生佛教」批評的文章當中,這些毛病是屢見不鮮,特別是對印順導師的批評當中。所以,我們今天就特意來給大家講一下這個問題。

總結:人間佛教直入佛乘

  總結一下:「人生佛教」/「人間佛教」這個思想是太虛大師以偉大的氣魄提出來的。這個構想的確是契合佛陀本懷的,但是太虛大師沒有來得及完成,或者他的志向不在於對「人間佛教」的系統化的教理論證,他有很多「人間佛教」具體怎麼做的構想,他是一個行動家,在那裡規劃藍圖,但沒有做基礎性的教理論證工作。而印順導師就把這個基礎呈現出來了。

  因為我們大乘的行者,修行道路可以根據自己的根性有不同的抉擇:有的人是信增上的、偏重信仰的,就比較適合修淨土這樣的法門;有的是智增上的,比較適合深入經論自己來鑽研;大乘佛法的根本精神在於慈悲,而有一類大乘精神行者,他就是悲增上的。所以「人間佛教」就是強調要「以悲智為本」,特別要重視利他的慈悲,從這裡去開顯出人間佛教的成佛之道,就是由人間正行——具足信願、慈悲、智慧這三心的人間正行,趨向佛道。這個絕對不是人乘而已,不是世俗化,而是人間正道,是菩薩乘的康莊大道。今天我的講演當中反復要講的其實就是這個,這是最重要、最核心的觀點。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