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磨刀霍霍,「集體自嗨」的千古笑柄(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47期)

 磨刀霍霍,「集體自嗨」的千古笑柄

臉書留言錄(之四四○)

釋昭慧

106.5.22

  在拙著〈痛哭、流涕、長太息〉文中,我直指道:

  大航比丘不是「被利用」的人,而是這波仇印、批印鬥爭的主謀、元凶。他頂著「福嚴佛學院院長」名義,讓印公導師思想在大陸弘傳的重鎮──閩南佛學院不慎引狼入室,致令佛學知識淺薄的學僧被大航洗腦成功,加入批印行列。到如今,閩南佛學院即便不是「徹底淪陷」,也已面目全非!

  另外,他正是扼殺本人得與「批印」人士平心靜氣「論學、論道」的機會,使得一竿子仇印惠山眾集體「自嗨」的元凶、首惡!

  原來,去(2016)年十月九日,《大唐玄奘》製作人心海法師,於微信互聯之時,順手將「第二屆佛教義學研討會」的時間(十月二十九、三十日)、地點(江蘇無錫惠山寺),以及與會發表名單轉貼過來,並友善地表示:

  「如果你有時間,可以歡迎參加。」

  我看到大會主題是「印順法師佛學思想研討」,再對照名單,不禁失笑,於是回訊應云:

  「由於我不曾收到任何邀請通知,因此這兩天已排定在花蓮講課,臨時無法抽身,甚為可惜。否則我一定會排除萬難以赴會。

  「就在幾天前,在慈濟論壇見到一些大陸學者,他們善意告知,大陸一些反印老的僧人與學者,將舉行一場『批鬥印老』的大會,我不敢相信。現在一看名單,果然有些蹊蹺!

  「大陸名單我大都不識,但最起碼台灣的法師與居士名單裡,除了青年學者林建德之外,就沒第二個研究導師思想的發表人,而且這些人要麼根本不曾研究印老思想,要麼就是反對印老思想的比丘。一向研究導師思想而卓有成就者,則一個未邀。這難怪會被譏諷為『批鬥印老大會』。

  「像我,是被海內外公認最有『戰鬥力』的印老思想研究者,主辦單位竟然不曾通知我,反倒是同樣應邀的您,讓我首次看到這樣的會議資訊。

  「因此,不禁懷念戒日王為大、小乘之爭,所舉行的無遮大會-----公平地提供『對等辯論』的平臺。

  「因此,他們即便是順利達到了『批鬥印老』的目的,未免也太『勝之不武』啊!」

  心海法師遂將以上回訊,傳給該次會議的社群(被中國尊印人士名為「完整教」或「惠山眾」)。當天回報的訊息相當正面:

  「今天我和讨论会的理事沟通交流后,他们在一致邀请法师前往大陆给他们报告法师对印老思想的继承和弘扬,我也希望他们能以开放的心胸来对待佛教义学的研究。」

  這回輪到我感覺驚訝,那時正好準備啟程前往印度演講,因此先簡訊云:

  「很驚訝這樣的改變,非常感謝法師讓整個局面翻轉!出發在即,等收到邀請函,印度回來後 我會趕忙請花蓮方面講座改期!

  「感激不盡!即將到機場,後會有期!」

  心海法師非常善意地回應:

  「好的

  「我会尽力为正法而行,这关系到整个佛教在未来两岸交流中的形象和影响。祝福印度弘法圆满。」

  就在我抵達印度德里時,收到了如下訊息:

  「很遗憾法师,义学会将会在适当的时间力邀法师前往大陆交流,此次交流活动由于时间和诸多方面限制因缘尚不成熟,抱歉法师。」

  他並將義學會主席周貴華教授非常婉轉的訊息圖檔(如附圖)傳送給我,其內容云:

  「尊敬的昭慧法師!感謝法師關注我們這個研討會。我們這次研討會主旨早已確定,而且受承辦能力、條件限制,規模不能太大,只邀請了很少部分互動較多的相關法師、學者,雖然很想邀請像您這樣一批海峽兩岸的傑出學者參與,但條件所限,無法臨時變動調整,非常遺憾和抱歉。……」(後面提到,希望明年或其他恰當時間舉辦會議時再邀我參加,進行直接交流)

  這就是被尊印者力批為「完整教教主」的周貴華。他即使被大陸尊印人士視作「批印首惡」,但還有一絲慚恥之心,知道「公平地提供『對等辯論』的平臺」是學術討論的要件。

  然而承辦能力云云,只是檯面理由,真正的原因,是「惠山眾」中的台灣兩比丘,偽稱「印順導師學生」的大航比丘,以及厭女癖到令人噴飯的法藏比丘,兩人大力阻撓,使得周貴華無法完成邀請,只好找個台階下來,寫了那麼一篇充滿漂亮應酬話的來函。

  啊哈!這就回應了「護航」者的曲意巧辯:

  導師不能被質疑嗎?當然可以!

  不能論學、講道嗎?當然可以!

  問題是:

  仇印者為何如此怯戰?

  假使真心想要「論學」、「論道」,仇印者為何不敢堂皇論戰,竟讓惠山一會,淪為磨刀霍霍,「集體自嗨」的千古笑柄?

  大航比丘的「仇印」角色,於此可見一斑。儒者尚云:「君子愛人以德,小人愛人以姑息。」佛門中人的「護航」者,假使真心珍惜他的道業,這時應該做的就是,請大航比丘站出來,至誠懇切地為他「偽稱導師學生」的惡舉,真誠懺悔!否則,「鬼門關中走一回」還是小事一樁,我真正擔心,也不忍心看到的,是假以時日被授記為「此是華報,果在地獄」,這樣悲慘的結局!

【全文完】

  在此也一併宣告:待大航比丘求哀懺悔之後,請惠山眾儘管「擺擂台」,本人一定「單刀赴會」,舌戰群儒!
 

註1:「鬼門關中走一回」,係指大航比丘曾於2014年初大病一場,因感染H1N1流感病毒,入住在榮總呼吸加護病房,裝上葉克膜輔助救治,情況頗為危急。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3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