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落單書生,遭到流氓群毆(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47期)

 落單書生,遭到流氓群毆

臉書留言錄(之四三九)

釋昭慧

106.5.22

  鄭主恩於網路上蒐尋到我的舊作〈三乘究竟與一乘究竟〉(http://enlight.lib.ntu.edu.tw/FULLTEXT/JR-NX012/nx115038.pdf),這確實是其中一項「理證」,證明吾人不須對導師「歌功頌德」:

  那是早在民國八十九年間的事,他老人家依《法華經》,主張「一乘究竟」,我的這篇文章,則主張「三乘究竟」。我並且還在初步寫完之後寄給他看,並且在去靜思精舍探病時,作了「理據」十足的扼要稟報。

  他老人家聽了,莞爾一笑云:

  「還是一乘究竟。」

  原來,印公導師依《法華經》,主張「一乘究竟」,我這篇文章,偏偏在跟他唱反調,主張「三乘究竟」。

  啊哈!「歌功頌德」論,可以休矣!

    **    **    **    **    **

  顯然,這就是印順導師不變的信念——他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捍衛大乘者」,而且是宗本《法華》學說的「一乘究竟」論,「唯一大乘,無二,無三」的純度,絲毫不肯打折。

  可以說,誣指他主張「大乘非佛說」的大航比丘與其他仇印人士,打從根源處就居心險惡,存心「指鹿為馬」,意圖將他老人家一棒打到阿鼻地獄,讓他在漢傳佛教界「永不超生」。

  此所以我壓根兒不將這波批印鬥爭,視作莊嚴的「論道」、理性的「論學」,而直指此為「腥風血雨的殊死鬥爭」,是一種「落單書生遭到流氓群毆」的世紀大笑話。

  書寫至此,一定有不少讀者會感到好奇,為何仇印人士們要掀起這波不擇手段的血腥鬥爭?

  原因是,這背後的藏鏡人中,有不少都是因為他們所屬的宗派思想,曾被導師作過點評,因此這些宗派徒裔,遂在導師圓寂之後,進行前所未有的大串連、大反撲,意圖將導師著作「掃到歷史垃圾堆」,以免他們的徒子徒孫看了會「思想中毒」。

  中國人民大學宣方教授,從學術倫理的立場,將一些「教用學者」跟著這群宗派徒裔狼狽為奸的行為,嚴厲責以「失實、失範、失德」,這篇大作,在當期鳳凰網,引起了極其熱烈的迴響:http://fo.ifeng.com/a/20170304/44550598_0.shtml。約計直接於鳳凰網點閱者,加上轉貼於各自微信之公眾號後又被點閱者,足足超過二十萬人。

  復旦大學劉宇光教授,則宏觀地看到了「批印鬥爭」的本質──仇恨:

  「歷經四十年,中國佛教知識人的論學標準,終於由階級仇恨『改進』為國族仇恨,這次惠山眾則進一步由『仇外』兼而『仇內』,對同屬佛教的諸多傳統,以省籍、宗派、種族等為標準,展開剝洋葱式層層遞進的不斷仇恨、歧視及排斥。

  「這種自製危機、假傳衙旨、煽動仇恨、政治抹黑、虛發警報,再虛拆假彈,確使部份學人既有的國族仇恨式論學標準更臻『完整』。

  「扣除了仇恨、仇恨和仇恨,過了好一整個繞迥,中國有部份佛教知識人還在堅持以『仇恨』作為生命與學術的動力燃料。」(http://www.hongshi.org.tw/writings.aspx?code=F269229EB78FDD48D4C03B0A66DB6307

【未完待續】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3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