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誓雙月刊

佛誕放假運動始末——運動背景、決策考量、運動過程與運動成效(四)

釋昭慧

【接續前期】

十六、立法院的諸方角力

       在大師見過內政部長以後,行政院對紀念日法案的修訂版,已經有了共識。第三天(六月三日)早上,他老人家又風塵僕僕去拜會道教、一貫道領袖,本來想拜會天帝教領袖李子弋先生,但是他在國外。

       六月二日,立法院舉行朝野協商,沈智慧委員所提的法案暫時就放在一邊,因為已經與內政部達成協議,所以改成另行提案,提案內容是:將四月初八佛陀誕辰訂為紀念日,並調移到母親節放假。沒有料到:這項提案的朝野協商竟然失敗。沈委員生氣地告訴筆者,她只注意到新黨的馮定國是基督徒,很反對這個提案,所以拉馮滬祥來說服新黨立委。馮滬祥阻擋馮定國,不讓他發言,所以新黨未出狀況。但是她沒想到,民進黨這頭竟然出了差錯。民進黨當天開黨團會議時,有三位立委表達不贊同的立場,他們認為應該把耶誕也放進去。

       筆者一聽,非常生氣,趕快打電話給他們的副總召范巽菉委員。問她:「聽說妳反對佛誕放假?」

       她說:「沒有,我們絕對沒有這樣講,沒有反對!」

       筆者說:「那為什麼我聽成是這樣呢?」

       她說:「啊!不是的,我們是認為,一個法案不可以草率提出!你要顧慮到各宗教!對不對!怎麼能光考慮佛誕呢?是不是基督教也可以考慮在內呢?像道教、一貫道等宗教,是不是也應該放進去呢?我們應該審慎地考慮一套完整的辦法,而不是那麼草率!」

       筆者說:「那太好了!范委員、如果貴黨真的那麼重視宗教平等,那請你們在把耶誕放進去成為紀念日的同時,也能夠要求行憲紀念日取消放假!既然是講平等,總不能一個少數人口的宗教,又要裡子又要面子──又要放假,又要得到紀念日的名義。我們現在是挾著幾百萬教徒的心願,來要求這件事情,也已經妥協到答應不放假,只訂為紀念日。這麼委屈的情況下,倘若你們還要幫少數人口,讓享受了五十幾年特權的宗教來搭便車,得寸進尺,這是我所不能接受的。今天佛教只得到面子,但是有面子並沒有裡子──沒有實際利益,基督教已有實際特權,還想裡子、面子都要,世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你們不要忘了:基督徒在台灣僅是少數人口,可以這樣霸道嗎?」

       她說:「可是現在也不只基督教,還有道教、一貫道、其他的宗教啊!」

       筆者說:「這個您放心!我們都知道本土宗教沒有分裂的本錢,我已請求他們支持佛誕。你放心!他們都會支持的。我雖非民進黨員,但對你們也是有點感情的,我真的不希望,你們被劃上基督教政黨的等號!」

       她說:「怎麼可能?我們是本土性的政黨,當然是重視本土宗教的。我們的黨員之中,本土宗教信仰的人口居多。」

       筆者說:「對不起!據我所知,很多長老教會信徒是貴黨的立委民代,而且他們在關鍵性的時刻,往往就踹佛教一腳!」

       她說:「哪有?是誰!」

       筆者說:「舉個例子,比如立委翁金珠,她趁著中台山一連串事件發生時,竟然要求政府將佛教違建納骨塔拆除,這讓我們佛教界有非常深刻的感受,像那個鄭國忠……。」

       她說:「鄭國忠不是立委。」筆者說:「不是不分區立委嗎?」她說:「沒有選上!是前省議會議員。」

       筆者說:「他是個牧師,他當年要競選省議員時,還請我簽署,我也大大方方給他簽署了。沒想到佛光山迎佛牙時,他竟然舉韓愈的〈諫迎佛骨表〉。他都不曉得他罵到了他的耶穌老子,有沒有搞錯!因為〈諫迎佛骨表〉是說:佛教是夷狄之教,那耶穌不也是夷狄嗎?所以他也罵到了他的耶穌老子!」

       她說:「你們佛教也太喜歡接近那些權貴人士了,動不動慶典的時候都找一大堆黨政要員!」

       筆者說:「范委員,妳有沒有想到一點,在佛教有非常多的法師,慶典是從不找政要人士的,你們知道嗎?很簡單!這些慶典是因為媒體報導,你們才知道,可是媒體為什麼報導這些呢?為什麼不報導不找政要駕臨的慶典呢?很簡單!因為有政治人物來到,媒體的攝影機就會來到。所以有政治人物到來的佛教慶典,妳就知道;沒政治人物來到的佛教慶典,妳就不知道。妳怎麼能認定佛教界通通都找些國民黨政要呢?」她一聽,覺得也有道理,筆者於是進一步說:「老實說,縱使他們去找政要,我都很同情,因為佛教真的是最大的弱勢團體,各方面都很不平等!」

       她說:「你們佛教是弱勢團體嗎?你們的人口那麼多,你們的資源那麼多。」

       筆者說:「人口資源那麼多,可不是在政治上享有特權得來的,那是我們努力弘法而有的成果,可是佛教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弱勢!」筆者於是舉了一些例子,讓她知道佛教的弱勢在那裡。

       筆者又告訴他:「真的很希望你們不要被聯結成為『基督教政黨』,很多人都問我說:『昭慧法師,妳怎麼那麼笨?為什麼支持民進黨的候選人?他們是基督教政黨!」確實筆者有幫過陳水扁、謝長廷、施明德、葉菊蘭等人助講,其實筆者也不見得完全支持民進黨,這些筆者助講的人也不等同於基督徒,但是刻板印象既已形成,當然民進黨就容易給人劃上『基督教政黨』的等號。

       她說:「何以見得是基督教政黨?為什麼別人會這樣講?」

       筆者說:「很簡單!你看你們的黨旗,有一個十字架!」

       她說:「那個十字架不是這個意思!」

       筆者說:「我也跟佛教徒解釋說不是這個意思,可是佛教徒不相信呀!他們認為:十字架就是基督教的圖騰,這是第三世界的禁忌,有的伊斯蘭國度,甚至把它當作西方世界殖民的象徵,你們竟把它拿來當作你們的圖騰,無論如何會讓本土的佛教認為:你們一定是基督教政黨。所以你們在這個節骨眼兒,真的不能犯錯!」

       她聽完之後,說:「這樣!妳能不能把你的一些談話寫下來,我記不得!但我覺得很有意義,會在黨團會議中提出來。」

       筆者說:「貴黨團會議什麼時候開會?」

       她說:「不一定!有時候星期一,有時候星期二。」

       筆者說:「我願意到會說明!」

       她說:「好!好!如果時間到了,我會再跟妳聯絡。」

十七、與民進黨委員交涉始末

       事後,筆者內心裡相當難過。佛教界長期以來,一廂情願地把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國民黨的籃子裡,而國民黨也沒有真心誠意地善待佛教,才會出現耶誕放假的不公待遇。佛教對在野黨太過疏離,等到它已經綠化了半邊天,佛教徒還在緊緊抱著國民黨的大腿,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如今不能怪民進黨民代都是基督教徒,基督教徒在民進黨裡非常得勢。畢竟當年他們在野為民主運動而奮鬥時,基督教徒已伴隨著他們成長,但佛教徒當時又在那裡?

       其實,民進黨員確實未必都是基督徒,但少部分基督徒民代聲音大而強勢運作時,就會形成某些不利於其他宗教的政策。所以在六月二日第一次朝野協商時,因民進黨的異議,而宣告失敗。

       第二天筆者到輔大上課,抽空打電話給施明德,請施委員無論如何要關心這件事並幫助我們。筆者說:「您想想看,一個少數的宗教,竟然什麼都要,這對我們來講情何以堪?今天我們是因為長期被壓抑,有一股鬱悶之氣,我們不是小裡小氣的!而且話說回來,世界上的慣例都是,人口最多的宗教如果訂成假日也無可厚非。我若移民到美國,敢要求美國政府說要『佛誕、耶誕通通放假』嗎?耶誕本來就放假,那是美國人口多數的宗教!」施明德也認同了筆者的看法。

       六月四日,筆者去參加魚夫父親林世庚先生的公祭,在那裡遇到了民進黨立委黨團幹事長張俊雄,他是高雄市前任市長候選人,也是長老教會信徒、現任立委。筆者趕緊向他提到佛誕提案事,他說他知道,已經有人向他提到了。筆者要求他:「黨團會議一定要找我列席,我願意向立委作一說明。」他說:「會的,我會跟妳聯絡。」

       直到六月八日上午舉行院會,沈智慧很著急地打電話給筆者,她說:「施明德又在講他的慈悲日、寬恕日,煩死了,你趕快打電話給他!」

       筆者趕快打給施明德,施委員說:「那不然你趕快到院會來跟我們談一下,我找張俊雄和關切這個法案的委員,我們大家來作個溝通。」

       筆者於是趕緊出發至立法院(當時還住在台北市八德路)。在路途中突然學院打電話過來,說施委員緊急找筆者,不知道有什麼事?

       筆者打電話過去,施委員說:因為漁會法審議引起衝突,在野黨聯手提議散會,散會成功,大家已作鳥獸散,他再也找不到張俊雄了。於是筆者又折返學院。

       筆者在輔大教通識課程時,有一位經濟系四年級的學生,名為郭建盟,他當時是國民黨立委吳光訓的助理(如今是高雄市民政局主任秘書),他在這件事情上給了許多意見。筆者打電話告訴他,今天民進黨的黨團會議不召開了,因為大家都作鳥獸散了,可能會是明天再找張俊雄,見面談這件事情。

       郭建盟很擔心,他說:「老師,固然施明德說黨團會議不開了,要找幾個關切這個法案的委員來開,但是您想想看!他們知道是您要來,誰敢講話?誰願意過來?他們都不過來,到時候如果第二度朝野協商還是生變,又該怎麼辦?」筆者說:「那怎麼辦?」

       他說:「老師!我幫你想辦法。這樣,老師您方不方便給我兩張照片、一張身分證影印本,我來幫您辦一張委員助理證!因為朝野協商別人不能進來,可是助理起碼可以在場旁聽。相信如果有老師在場,他們比較不敢亂講話!」

       筆者一聽!這也是辦法,所以趕緊照辦。就這樣,師生變成了同事,敝人忽然成了立委吳光訓的助理。

       六月八日辦了助理證。八日下午五點多,張俊雄委員請民進黨團辦公室打電話來說,因為黨團會議取消,是不是可以於六月九日上午十點四十分,在黨團辦公室會談。筆者答應了!後來一想,萬一都來了一些基督徒立委,筆者得跟他們唇槍舌劍,是不是最起碼也找幾個佛教徒立委。於是趕緊找邱垂貞委員,卻臨時找不到他,後來趕緊找高雄市立委湯金全律師,他是佛教徒,很爽快地答應了。沒想到筆者才剛打完電話,十幾分鐘後,黨團辦公室又打電話來說:因為明天有二二八受難家屬的記者會,所以是不是能夠改成十點十分?筆者於是又趕緊打電話給湯委員,更改會面時間!

       第二天早上十點十分,郭建盟陪著筆者,拿了一張臨時助理證進立法院,直接走到民進黨黨團辦公室,與張委員談了很久,他當然還是在談宗教平等、各委員有意見、我個人很難決定之類的話。

       後來記者會先行召開,筆者當時是和平基金會的董事之一,二二八紀念館委由該基金會經營,正好紀念館館長葉博文先生帶著二二八受難家屬來到,原來是為了要調閱二二八事件的檔案,要求檔案解密,讓人們能瞭解歷史真相,所以召開這場記者會。於是筆者也莫名其妙地被葉館長邀到了記者會上。那天很多人在電視上看到了筆者,哪裡知道是為了關切佛誕而去,陰錯陽差臨時上陣的呢?

       記者會結束後,繼續與張俊雄會談,他說:「我真的不敢決定這件事,下次的黨團會議我們再來談!」

       筆者一聽愣住了!這樣一拖下去,那末當天下午四點,即將舉行的第二次朝野協商,肯定又是破局。筆者說:「您要由黨團會議來決定,要等到什麼時候?你們黨團到時候七嘴八舌,是不是又要拖下去?」筆者心理非常焦慮,這一拖,這一期院會就要結束了,得等到九月以後的新一期院會再重啟爐灶,那豈不是更夜長夢多?

       筆者只好直接質疑道:「張委員!您想想看、我對你們民進黨還是有很特殊的感情,因為敝人雖非民進黨員,畢竟還是長期跟你們一同為社運而努力。你們在上次朝野協商時,提出對佛誕的反對意見,後來馬上消息流傳出去,佛教徒紛紛傳說:你們是基督徒的政黨,你們情何以堪?你們值得這麼做嗎?」

       他說:「豈有此理!是誰這麼傳的?我到今天下午朝野協商時,一定要提出嚴重抗議!」

       筆者說:「我可沒說是誰說的!」

       他說:「可是我知道一定是在朝野協商會場的人說的!」

       筆者靜了幾秒不講話,然後說:「我已經很善意對待你們,當時佛教報紙的記者問我,是不是要立刻發新聞稿,我還向他說:『暫緩,暫緩!我先問問看怎麼一回事,也許民進黨並不是真的反對,你不要立刻寫出去,這對民進黨會有殺傷力!」

       看來談判的原則就是,永遠要先想到對方的利益,而不是一味訴說己方的遭遇與訴求。張委員一聽,感覺非常窩心。

       筆者接著說:「您想想看,你們多傻!本來說要提法案,現在不要提法案,是由內政部協調出來的提案,只要把佛誕訂成紀念日而不放假,這其實是由人事行政局公布就可以的,它只是行政命令,為什麼要塞到立法院來?你們要接下這個燙手山芋來與佛教徒為敵是嗎?這對貴黨有什麼利益?」

       之所以會這麼提起,是因為之前六月二日第一次朝野協商,民進黨生變,這讓筆者非常憂心,當天晚上,打電話給行政院某高層官員,詢問他說:「難道一定要立法院同意嗎?立法院那邊如果又有基督徒杯葛,怎麼辦?既然已經談判好了,能不能由行政院這邊直接下達行政命令?」這位高層官員說:「是啊!可是國民黨總有某某委員,要以這個提案當成他們的政績!所以就要拿過來做,經過朝野協商,表示他們對佛教的支持,我當然也就不好說些什麼!」筆者說:「這樣萬一不成,你們可不可以拿回來自己做?」他說:「已經送出去了,也很難了!但是朝野協商時,我會親自過去。」筆者實在不好意思出賣這位高層官員,他要筆者千萬不能告訴別人,否則他可會被委員們整慘!

       有了這個六月二日得知的線索,因此六月九日與張俊雄會談時,筆者在情非得已下,作了「不必接下這個燙手山芋來與佛教徒為敵」的勸說。筆者接著說:「張委員!您是律師、您最懂法律;湯委員!您也是律師,你們都最懂法律。其實行政命令根本不用透過立法院,為什麼要透過立法院?因為國民黨要收買人心,總統大選在即,他們立委也要業績。好了!你們當冤大頭!你們反對,人家就說是民進黨阻撓。到頭來你們揹了這個罪名,佛教徒對你們產生了同仇敵愾之心,國民黨反而佔到了便宜,你們何必呢?在政治上,你們這樣做是有智慧的嗎?」

       他一聽,豁然開解,立刻說:「可是今天就算在朝野協商時,我們表現得相當善意,又有誰能夠為我們澄清?」

       筆者說:「您放心!我能夠為貴黨澄清,我在佛教界講話,還算是有公信力的!」他鬆了口氣,說:「可是黨團這邊還有不同意見!」

       筆者說:「很簡單!不然您就直接把它踢回給行政院,就說這件事根本行政院就可以解決,不用經過立法院,行政院自己解決好了!可不可以?」

       他說:「好,就這樣辦!」

       從民進黨團辦公室出來之後,沈委員趕緊問筆者協談消息,筆者講了個大概,她趕到吳光訓辦公室與筆者會合。筆者問她:「是不是直接交給行政院,讓它成為行政命令,省得經過朝野協商,然後再提交院會通過?雖然張俊雄答應了改變立場,但朝野協商還會產生什麼變數,實在無法預測,我真的是提心吊膽!」她說:「我得問曾永權能不能這麼做。」正好國民黨在開中常會,中常會一結束,曾永權回來,正好要吃飯,就被沈智慧攔截,請他留步。我們就又趕緊衝到國民黨團辦公室。

       曾永權的回答很乾脆,他說:「不可以,因為行政院還會面對各宗教的壓力。為什麼給立法院提案,朝野協商、院會通過,然後責成中央主管機構實施行政命令?就是因為等立法院繞過一圈之後,行政院就可以向各宗教說,我們是因為有民意代表的壓力,不得不這樣做,你們若要爭取,也請到立法院來!」

       筆者一聽,很像也有幾分道理。總之,政治操作的詭譎,由此亦可見一斑。中午,湯金全委員伉儷請筆者到來來大飯店用餐,沈委員也一起過去,我們向湯委員說明整個原委。他全盤瞭解之後,認為應該將事情簡單化,於是答應回去再找張俊雄委員,向他勸說:朝野協商時就不要為難這件事,讓它通過算了!不要再踢回給行政院了。

       每個關卡都非常緊張,筆者下午回去只有一個鐘頭,趕快匆匆忙忙準備一下教材,又趕緊到立法院去,以吳光訓立委助理身份,旁聽第二度的朝野協商。到來之後,坐在朝野協商隔壁的會議室,靜靜地等候消息,過了不久,沈智慧委員出來,告訴我:「OK!提案通過!」

       所以筆者那張立委助理證,只有用來進出立法院,卻沒用到旁聽朝野協商方面,因為筆者實在不太好意思用立委助理證進去「旁聽」。一方面經過上午的協談與湯委員的協助,筆者判斷應有利於事態之發展,所以在外頭等消息!

       後來沈智慧告訴筆者,一開會就趕快把這個提案當作第一案,大約在四點半左右就通過了。起先她也提心吊膽,擔心民進黨出狀況,沒想到簡錫階第一個就說:「我們民進黨全力支持佛誕為紀念日!」新黨說:「我們樂見其成!」國民黨說:「只要你們沒問題,我們就沒問題!」所以就這樣過關了。湯委員大功告成,就先走了,筆者在會議室裡,非常高興,與沈委員一個一個打電話給諸山長老,告訴他們這項來之不易的大好消息!

       最好笑的是,曾永權委員出來時,筆者跟他打了一聲招呼。以前我們反對開放賽馬,也是與他卯上的。因為某些人投資四十億,意圖在台灣推動賽馬,而且勢在必得,卻被動物保護法中我們所推動的「反賭馬條款」擋掉,弄得血本無歸。他向我們笑笑,很親切地打招呼。後來他進去時,沈委員因為要競選黨團書記長,過去跟他談了一些話,出來時沈委員一直笑,一直笑,她說:曾委員問她說:「那個不是民進黨的法師嗎?」她說:「唉呀!你頭殼壞去,就是因為她是民進黨的法師,今天民進黨才會答應通過呀!」他說:「對哦!有影!」筆者聽了也覺得好笑,筆者沒參加民進黨,還真是不符他們的期待呢!

       記得在第二次朝野協商前,筆者曾建議沈委員,不要跟母親節合併在一天。林建隆教授也建議筆者:「如此不宜。久了人家會以為:母親節就是佛誕日。」所以筆者曾向諸山長老進言:是不是可以將假日調移到星期天就好,不一定要調移到母親節。而且南傳就是南傳,北傳就是北傳!南傳五月月圓日,北傳農曆四月初八日,各過各的佛誕,就是這樣!不然久了真的會被混淆,讓人民搞不清是哪一天。

       因此提案版本的定版內容就是:「請中央主管機構儘速通過紀念日及節日實施辦法,將農曆四月初八日佛陀誕辰,訂為國定紀念日,放假一天,得調移至週日放假。」不再提到「調移至母親節」。那是民政司紀司長在第二次朝野協商中當場擬訂,國民黨、民進黨與新黨等三黨和無黨聯盟,無異議通過的。院會在六月二十二日通過的,也是這個版本。

【下期待續】

 

 

 

教師簡介

 

電 話:886-3-4987325

傳 真:886-3ㄩ-4986123

意 見 信 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328010 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facebook

youtube

© 2022佛教弘誓學院 版權所有
網站導覽

 
 
 
 

 

 

 

 

學團簡介

宗旨沿革

弘誓文教基金會

弘誓菩薩學團

佛教弘誓學院

法界出版社

建院緣起

 

人物特寫

臉書留言錄

先讀為快

著作一覽

人物特寫

人間佛教禪法

近期禪修訊息

著作一覽

東方宗教養生學

學院導師:印順長老

精神導師:昭慧法師

精神導師:性廣法師

現任院長:圓貌法師

各科教師簡歷

我要捐款

 

 

招生入學

選課

每月出席

學院章程

 

 

 

 

影音專區

圖像集錦

法音宣流

東方宗教養生學

 

各期學報

 

訂閱電子報

本期電子報

歷屆電子報

 

 

出版新訊

價格

出版品介紹

電子書下載

線上購買

         

學術活動

 

 

 

 

歷屆校友榜單

與我們聯絡

會務公告

活動訊息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金剛波羅蜜多心經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臺灣佛教研究中心

關懷生命協會

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高雄推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