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誓雙月刊

非祇「法律」是「媒體審判」的問題!

釋昭慧

  費邊先生的〈宗教與法律〉(見台灣日報十九日「民意熱線」版),指責筆者在妙文事件上處理的過失, 筆者認為:基本上,這已不是「宗教與法律」的問題,也不是筆者「護教心切」而「亂了方寸」的問題,而是「媒體審判」的問題。 整個過程,筆者都相當冷靜,而且評估過所有佛教、當事人與筆者個人的利弊得失:

  第一、費邊先生說:「在司法未判,是非未明之前,釋昭慧法師等人便出面為被指控者辯護,懷疑有遭『設計』之嫌」。但是請問,妙文等不是就「在司法未判,是非未明之前」,讓另一方被「媒體審判」打擊到無地自容了嗎?然則,當吾人信賴如虛長老的平素為人,而又感到對方說詞有許多破綻之時,為何不應本於良知而站出來把自己的看法說出來?

  第二、費邊先生說:「過早表態,對於可能的受害者,萬一二度傷害,又豈是公平?」但是反之,萬一不立刻表態,妙文一味運用媒體放話,對於另一方造成無可彌補的傷害,又豈是公平?請注意:她已不單純在運用「法律」,而是無所不用其極地運用「媒體宣傳術」!

  第三、筆者建議妙文,先在佛教內部反映,認為一樣可以達到目的,又可避免對佛教造成更大的傷害,這本就是依佛教的戒律而建言,與「護教心切」、「維護長老尊嚴」、「鄉愿」或「私了」無關,此可從筆者從頭到尾反對用一千五百萬元來「私了」此事,可得明證。

  依佛家戒律:比丘或比丘尼若犯根本大戒,一定要經過僧團查證的程序法,然後由僧團會議決議將他開除僧籍,請他脫下僧服,接下來,他就以一個在家人的身份接受法律的制裁——這是維護佛門清譽的正當手段,而且必不可少。像妙文事件,先由「媒體宣傳」下手,弄到如今兩位法師連一個秘密偵訊的法律保障都沒有,必須穿著僧服,在媒體記者蜂湧、推擠的情境下,受著無比恥辱的煎熬,如果他們真沒犯罪,僧服是不是已經構成了媒體的焦點?如果為了避免媒體注目的傷害,而在無罪的情況下被迫脫去袈裟,試問對他們難道不殘酷嗎?我們難道沒看到當日召開記者會,是因為「宗教與法律」之外的媒體報導資料,是在向一方傾斜嗎?萬一另一方才是可能的受害者,請問又向誰去討回公平?

  第四、我們今天站出來,絕對不是「維護長老尊嚴」這麼一個化約的理由,而有很深層的心理因素。在一個人罪證確鑿以前,我們寧願相信他是無罪的。今天妙文如果真的只從法律解決此事,那麼,我們決計不會插手,甚至如果她很堅持,我們也只好放棄說服她「先在佛教內部反映」。

  第五、記者會召開之後,許多愛護筆者的人都為筆者捏一把冷汗,不約而同勸筆者不要開口,以免因背書而受到傷害。筆者不是不知道:代為承接這又利又狠的一招會付出什麼代價,但是,當她們藉助媒體展開的宣傳攻勢,其利難當,如果被害人是另一方,而我們又明哲保身,不提出我們看到的任何破綻,只殘忍地看著媒體被引導向只是對她們有利的方向,一方招招狠記,一方一味挨打,完全沒有招架的餘地,請問:對於「弱勢者」的尊重在那裡?

  因此,縱使有一天,法律證明我們聲援的另一方是有罪的,讓「過早表態」的背書,有損於筆者的清譽,筆者都絕不後悔,而且心安理得。但是相反地,萬一只因筆者「明哲保身」,與該事件保持距離,後來證明另一方有罪,那筆者會為自己人性的軟弱而遺憾終身!

八八、九、十九 于弘誓學苑

八八、九、廿一《台灣日報》


 

 

 

 

教師簡介

 

電 話:886-3-4987325

傳 真:886-3-4986123

意 見 信 箱:[email protected]

交通位置(了解詳細)

地址: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facebook

youtube

© 2022佛教弘誓學院 版權所有
網站導覽

 
 
 
 

 

 

 

 

學團簡介

宗旨沿革

弘誓文教基金會

弘誓菩薩學團

佛教弘誓學院

法界出版社

建院緣起

 

人物特寫

臉書留言錄

先讀為快

著作一覽

人物特寫

人間佛教禪法

近期禪修訊息

著作一覽

東方宗教養生學

學院導師:印順長老

精神導師:昭慧法師

精神導師:性廣法師

現任院長:圓貌法師

各科教師簡歷

我要捐款

 

 

招生入學

選課

每月出席

學院章程

 

 

 

 

影音專區

圖像集錦

法音宣流

東方宗教養生學

 

各期學報

 

訂閱電子報

本期電子報

歷屆電子報

 

 

出版新訊

價格

出版品介紹

電子書下載

線上購買

         

學術活動

 

 

 

 

歷屆校友榜單

與我們聯絡

會務公告

活動訊息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金剛波羅蜜多心經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臺灣佛教研究中心

關懷生命協會

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高雄推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