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誓雙月刊

有關「制度認同」的深層探索

釋昭慧

  95年6月11日,在國家圖書館,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與台灣國際研究學會舉辦「國家認同之文化論述學術研討會」。筆者為世新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彭渰雯教授所發表之〈國家認同之族群研究──台灣外省族群為例〉論文,擔任評論人。以下是回應內容,由台灣國際研究學會專人整理錄音稿,筆者潤稿。

  今天會找我來回應這篇文章,是不是因為我也是外省人?我也是這麼想。

  「認同」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回想自己過去,也是一個忠黨愛國的人,在2004年總統大選結束以後,參加總統就職大典,當時319槍擊案剛過,氣氛非常緊張,走著走著,忽然間我就走到了一個帳棚裡面,看到許多中華民國國旗,讓我嚇了一大跳,定神一看,原來是主辦單位在那邊分發國旗,讓大家手上都能有國旗,去參加就職大典。

  那種被嚇了一大跳的情緒,讓我感到非常震撼。國旗曾經是我年輕歲月時的最愛,為何當下會嚇成那個樣子?不是因為那個圖騰讓我產生這樣大的情緒,而是圖騰背後所激揚出來的族群情緒,讓我已經被歸納成另一個族群的人了,這是我自己沒有意會到的事。

  所以要講到「外省人的第二代」,我想更多時候,我早就是一隻「誤入叢林的小白兔」,因社運的緣故,而進入到一個幾乎全是本省朋友的場域。對我來說,在台灣的純粹外省經驗是不多的,特別是,我又在眷村外頭成長。

  我是從緬甸回來的,記得有一年,有一位緬甸大禪師,我們請他來台教授禪法,之後,他邀我們到緬甸去參加仰光禪修中心的落成大典。他竟然很自豪地向緬甸的徒眾介紹我說:「她是一個緬甸人(She is a Burmese)。」我內心升起一種很親切的感覺,雖然我從來沒有認為「我是緬甸人」,我很清楚,我是一個緬甸華人,而且我那麼小就已經離開了緬甸。可是,即使大禪師有著「眾生平等」的心境,對任何人沒有差別心地授以禪法,但他看到生於緬甸的我,卻有著一種格外的親切感。我不禁覺得,「認同」這件事情太微妙了,它可以帶來幸福和喜悅的感覺。

  但是在台灣,「認同」變成了大家共同的痛苦記憶,特別是族群認同和國家認同。經過了2000年和2004年總統大選洗禮的每一個人,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不愉快的記憶在裡面。所以回應這篇文章,我正好也趁拜讀之便,回顧、記憶和整理了我的感情認同。

  就本文而言,彭教授非常用心,把過去有關「國家認同」的一些相關論述做了回顧,而且也選擇了Iris Yang的理論作為框架,用來檢視省籍政治或國家認同的理論基礎。這一個很好的理論框架,「認同」通常是對照著「差異」而來;而差異經常是在一種受委屈或屈辱的情況之下,被呈現出來的。這也許就是為甚麼當我們在談到國家認同或族群認同時,多多少少會有一些不愉快記憶,浮現在腦海裡的原因。

  彭教授整理出了幾類過往的論述,比較細緻的討論,如價值觀的衝突、文化深層結構的認知差異,還有江宜樺之說法——國家認同的內涵應包括三個層面:族群認同、文化認同與制度認同。作者較傾向於強調制度認同,而不主張訴諸民族主義的觀點。這是非常宏觀的看法。

  最有建設性的是,她提出了兩個可能超越省籍問題的角度:第一是從族群認同、文化認同與制度認同三者之中,尋求制度認同,亦即公民社會裡民主制度的認同。第二是所謂「代間差異」的問題,說白一點,就是讓時間沖淡一切。當時空流逝,文化環境慢慢改變之後,到了第二、第三代、無形之中會逐漸形成一些在地的共識。

  制度認同,立論是很好的,也有許多人提過,但面臨的是做不到的問題。在這當中,她提到社運、政治和媒體讓族群對立惡化的問題。我覺得社運界倒還好,我自己從事社運,看到社運界(特別是環保界)的朋友中,無論是藍、綠或本省、外省,大都針對議題就事論事;但因為台灣全民的政治運動過熱,大量的資源都被吸納至政治運作或政治動員之中,所以社運相對形成「邊陲化」的狀況。

  比較嚴重的是政治人物和媒體的問題,這是讓族群問題加劇惡化的最大因素。這幾天看到陳水扁總統的照片被人從議會牆上硬生生取了下來,接著就有人去把蔣介石先生的銅像給拆下了來,這些都是政治人物作秀爭取在媒體亮相的把戲,但這些動作又激化了不同陣營基層民眾的憤怒與對立。他們在擷取自己的利益時,已造成更深刻的族群裂痕,犧牲掉不同陣營民眾建立制度認同的理性對話空間。

  有關「代間差異」的問題,彭教授已經提到了一個事實——外省第三代未必如同第一代一般,有著無可改變的省籍認同。比較可惜的是,我看她的論述,一是舉她在美國所看到的移民代間差異為例,另一則是提到了法國學者高格孚在台所作的調查統計。但就這部論文本身而言,作者所提出的論據還是比較弱了一些。無論如何,美國現象是否會在台灣複製?仍須再作調查,高格孚的統計是可參考,但作者既然特別將「代間差異」當作是「省籍問題之超越」的一個出路,建議是否可做些質性或量化的研究,這樣可能會有更鮮明的說服力。

  作為外省第二代的彭教授,本身已是「省籍問題之超越」的一個見證。在探討國家認同之時,行文沒有激情,只有冷靜的觀察與理性的分析,確實與第一代不太一樣。

想到一個問題,提出來供彭教授參考:誠如作者所言,「制度認同」容或還是諸多分歧中的「最大公約數」。然而倘若沒有族群與文化因素,純粹是制度的相同,也不足以產生國家認同,否則何以吾人無法對同屬民主國家的日、韓、美、加諸國,產生國家認同?

但若涉及族群與文化因素的考量,那麼,強調「台灣民族主義」或「台灣文化」,以與「中國」的民族與文化作切割,這種說詞並不具足強大說服力,而且只會激揚起境內族群與兩岸之間更大的對立。
如果我們多在制度面做深入探討,會發現,問題其實也不是那麼悲觀的。無論是藍與綠,無論是哪一族群,在台灣,大家普遍認同總統直選,認同民主法治。即使海峽彼岸普遍有著中國民族主義的情結,不能容忍台灣獨立,但他們也還是樂見台灣在民主制度中先行,作為大陸未來政治走向的參考值,因此不見得都是急於武力統一台灣的鷹派。

  因此,制度認同不但在島內形成最大公約數,甚至在海峽對岸也可尋求一些互相同情的基礎。特別是在今天族群論述或文化認同過於激情的情況之下,更需要建立冷靜、理性的制度共識,形成民主法治的公民社會。

  若依公民社會的「制度認同」而產生國家認同,則兩岸一旦制度趨同,未嘗不可能出現重新洗牌的國家認同。因此,我認為:族群認同、文化認同與制度認同,都無法證成絕對的統獨論。

 

 

 

 

教師簡介

 

電 話:886-3-4987325

傳 真:886-3ㄩ-4986123

意 見 信 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328010 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facebook

youtube

© 2022佛教弘誓學院 版權所有
網站導覽

 
 
 
 

 

 

 

 

學團簡介

宗旨沿革

弘誓文教基金會

弘誓菩薩學團

佛教弘誓學院

法界出版社

建院緣起

 

人物特寫

臉書留言錄

先讀為快

著作一覽

人物特寫

人間佛教禪法

近期禪修訊息

著作一覽

東方宗教養生學

學院導師:印順長老

精神導師:昭慧法師

精神導師:性廣法師

現任院長:圓貌法師

各科教師簡歷

我要捐款

 

 

招生入學

選課

每月出席

學院章程

 

 

 

 

影音專區

圖像集錦

法音宣流

東方宗教養生學

 

各期學報

 

訂閱電子報

本期電子報

歷屆電子報

 

 

出版新訊

價格

出版品介紹

電子書下載

線上購買

         

學術活動

 

 

 

 

歷屆校友榜單

與我們聯絡

會務公告

活動訊息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金剛波羅蜜多心經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臺灣佛教研究中心

關懷生命協會

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高雄推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