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誓雙月刊

佛誕放假運動始末--運動背景、決策考量、運動過程與運動成效

釋昭慧(玄奘大學文理學院院長兼宗教學系系主任)

【接續《弘誓》第102期】

 十二、中央不動,地方發動

       在當時,中佛會高層似乎有某種顧慮,第六案雖然歡聲雷動地鼓掌通過,可是還是不動如山。於是我們只好製造「葉爾欽效應」--由下而上發起革命。我們拜會台灣省佛教會理事長法智長老,請他無論如何「中央不動,省動起來」,趕快請各縣市理事長來參加座談會,我們願意到會,說明行政院公文所顯示的意義,並講述運動的策略與方法,鼓舞這些理事長們的真誠意願,然後由他們發動所屬寺院進行連署。
    
      四月二十九日,台灣省佛教會理事長會議在中佛會三樓召開。那天不但法智長老親自主持,而且幾位理事長都非常熱誠,屏東縣佛教會理事長天機長老尼,甚至率先說﹕「我願意連署十萬人,請各位理事長跟進!」
    
      於是法智長老表示:大崗山地區超峰寺負責找到三萬人簽署。彰化縣佛教會禪睦法師允諾:彰化縣佛教會負責十萬人。宜蘭縣佛教會依融法師允諾:宜蘭縣佛教會負責十萬人。澎湖縣佛教會心舫法師允諾:澎湖縣佛教會負責三萬人。花蓮縣佛教會地皎法師於會後允諾:花蓮縣佛教會負責十萬人。南投縣佛教會本覺法師允諾:南投縣佛教會負責五萬人。高雄市佛教會會本法師於會後允諾:高雄市佛教會負責十萬人。北市佛教護僧協會蓮海法師說:北市佛教護僧協會負責十萬人。這些恩情,我們點滴在心頭!
     
       法智長老非常率真可愛,說到做到。他與開證長老兩人都是快人快語的,他從此走到哪裡就講到哪裡。包括在彰化有一場大佛重新整修的大會。那天連戰副總統來到現場,法智長老在大會中發言,當著連副總統的面,就公開宣講:「政府歧視佛教!耶誕放假,佛誕卻不放假,我們佛教徒一定要爭取佛誕放假!」大家掌聲雷動。農曆四月初八日,連戰來到大崗山超峰寺參加浴佛法會,他也向連戰表達要求佛誕放假的立場。諸如此類,都給連戰帶來了莫大的壓力。
     
       五月十四日,筆者與文德、蓮懺、性廣、自性、悟真諸法師及立委沈智慧、邱麗珠助理等一行搭遠航班機至高雄,與自圓、海濤法師會合,一行人拜見星雲大師。大師允諾全力支持,佛光會將再聯署二十萬人。大師並教導一些推展本次運動的要領,例如:最不得已時,可號召佛教徒於佛誕日請假一天。這讓我們減少了「背水一戰,只可贏不可輸」的壓力。
     
       離開佛光山後,我們披星戴月兼程趕路,近午夜時分,抵達嘉義天龍寺,拜會嘉義市佛教會理事長會光法師,請其大力支持。深夜一時許告假,翌晨四時許返台北。
     
       第二天(五月十六日)又再度南下,陸續拜會西港信和寺意定長老尼、台南仁德淨修院峰淨長老、高雄縣佛教會理事長圓宗長老、淨心長老、高雄市佛教會理事長會本法師、護僧協會理事長開證長老,並到正在傳授三壇大戒中的屏東寶蓮寺拜會法智長老與天機長老尼,請他們惠予支持。圓宗長老在日月禪寺接見我們,不但留我們過夜,而且第二天還帶著我們,一站一站前往拜訪諸位長老、長老尼。有了這樣的醞釀過程,佛教界顯然是動了起來。
     
       從事這樣全面動員佛教力量的運動,如所預估的,確乎非常疲累。半年來可以說是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經常熬夜趕工,整個身體都垮了下來,但內心時常都抱持著極大的歡喜心與感恩心。
     
       我們就像善財童子五十三參一樣,一站一站參訪大德。罵我們的,如果我們真的有禮數不周的地方,就洗耳恭聽,閉門思過。如果有更好的建議,我們也能有所改進。這樣奮鬥下來,當然也醞釀出了更多的實力。
     
       像嘉義市佛教會理事長會光法師,我們半夜去到天龍寺拜會他,他用親自種的茶葉泡茶招待我們,並且率真地說:「起先我也是反對。某些人是衝著人就反對,我可不是,我只是擔心某些關鍵。」所謂「衝著人」,當然是衝著敝人,因為敝人好死不死,一天到晚提倡佛教界的女權運動,犯了大男人主義的大忌,所以很多比丘對筆者是相當感冒的,只要筆者贊同的,他們一定極力反對,筆者反對的,他們一定極力贊同。
     
       但會光法師可就不是這樣的人,我們請教他,有沒有什麼可以改進的地方,他說:「你們一定要製造工商界的利基,讓工商界覺得這一天放假對他們有利益,這樣就能減少阻力。比如說,你們可以提倡:佛誕日佛教文物流通處八折,素食餐廳八折優待,很多百貨公司也可以八折優惠。」筆者一聽,覺得這是很好的點子。可惜後來還是礙於人力限制,沒有朝這個方向推動實施。
     
       參訪回來之後,沈智慧委員請她的立委辦公室主任陳宏志先生,擬訂了一個法案。立法院倘若通過法案,層級就會高於人事行政局所發佈的行政命令。沈智慧的策略是:「行政院不動,我就讓立法院來動。待到立法院制定成法案時,它的層級比行政命令更高,行政院就得接受。」
 

     十三、回應兩種質疑

       在南下參訪之前,五月七日,陳宏志來參加促進會的第五次執委會,提到他所看到的網站內容。他所憂慮的是,看到不知名人士在網站中咒罵佛誕放假。筆者知道再怎麼反對,不出以下兩點理由:第一、工商界會反彈。第二、各宗教難以擺平。相應於這兩者,筆者早已經過沙盤演練,所以向他分析道:
     
       「不用過慮,工商界倘若反彈,我們可以告訴他:三百六十五天,不一定要多一天假日,我們可以跟工商界攜手合作,要求政府取消另一天的政治假日,所以工商界反彈無法構成強烈的理由。另外,在我們的簽署名單中,我已經特別把所有工商界的董事長也列出來,用以證明:工商界也不見得都那麼反彈。再來,各宗教會有意見,這方面也請放心,我在這之前就已經先行作過溝通,道教與一貫道都會支持我們的。」
     
       筆者記得,當時促進會的宗教策略是極力宣導:宗教多元化不是佛誕不得放假的理由,原因有兩點:
     
       第一、亞洲各國也是宗教多元化,如香港、新加坡、韓國等,他們都是宗教多元國家,但是他們的佛誕照樣放假,澳門則將於明年開始佛誕放假。也因此,在順應國際潮流之外,是不是也可以順應亞洲潮流?
     
       第二、台灣佛、道二教一向相親。佛教民間化後,雖然造成了「神佛不分」的現象,但是在本土各種宗教神祇之中、儼然位居最高神格。不信你去問乩童:「誰比較大」,他一定會說「佛祖卡大!」平時我們總覺得這樣不夠正信,可是這個時候,「神佛不分」反倒派上了用場,可見一體就有兩面。一貫道方面,糅和儒、釋、道三家思想,唸《金剛經》、《六祖壇經》,拜彌勒佛與南海古佛(觀世音菩薩),也跟佛教比較接近,所以筆者當時建請各本土宗教信眾,找他們的教會領袖,請他們能夠先支持這項運動,以免自相掣肘。
     
       以一貫道總會秘書長蕭家振先生為例,筆者曾到一貫道總會會館,拜會蕭秘書長,並獲得他的簽署支持。他的個性非常溫厚,向筆者說:「沒問題!我們一定無條件支持。」
     
       道教總會秘書長張檉先生,起先有點不太了解狀況,在浴佛大會過後,筆者看到民生報訪問他對佛誕放假的看法。記者最喜歡的,就是有正反兩造意見,最好兩邊捉對廝殺,這樣才會成為焦點新聞,媒體才有可能「鷸蚌相爭,漁翁得利」,製造聳人聽聞的新聞效果,來提高讀者的閱報率。
     
       那次民生報披載,張秘書長說:「佛誕倘要放假,那我們道教也要放假,很多道親都建議老子誕放假。佛教說他們是本土宗教,我們道教才真的是本土宗教。」(大意如此。)然而如果源出本地的宗教,才叫作本土宗教,「本土」的定義假使這麼嚴格,那麼台灣的本土宗教,應該只有原住民的祖靈信仰,因為連漢民族也都是外來族群呢!所以所謂的「本土宗教」,應該包括已經相當程度漢化的宗教。佛教傳到中國近兩千年,早已融入中國文化之中,在台灣更是隨漢民族移民而將觀音信仰一同帶來,因此稱佛教為台灣的「本土宗教」,是其來有自的。再者,張檉秘書長要爭取老子誕,這點是筆者非常擔心的。因為這個時候本土宗教沒有分裂的本錢。他這種說詞,正好可讓政客拿來作為「佛誕不得放假」的檔箭牌。
     
       筆者因此趕緊打電話給張秘書長,並且向他分析:「耶誕放假對本土宗教太不公平了,我們爭取在先,如果您這個時候也爭取老子誕放假,正好讓政府找到藉口說:『你們通通爭取,我擺不平,就通通都不給。』最後只有讓耶誕繼續享有唯一放假的特權。所以麻煩讓我們先衝刺,我們倘若能衝出典範,佛誕如果成為假日,你們將來要衝刺時,我可以提供經驗,甚至可以請佛教徒為你們連署,但是請先讓我們衝過去,這是爾後其他宗教是否成功的一個關鍵。」經過筆者這麼一分析,他明瞭了!於是很慈悲地答應說:「好!這樣我就知道了,下次面對媒體就知道該怎麼講了。」後來他就不再對外表達不利於佛誕放假運動的立場,並且很善意地對待我們。
     
       所以筆者向沈智慧委員辦公室陳宏志主任說:「你不用顧慮工商界的反彈,也不用顧慮各宗教會有意見,你現在真正要想到的是,一個節日能不能成為國定紀念日及節日,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政治。過去因為基督教在政壇擁有最大的實力,所以他理所當然地把耶誕夾帶過關,但是如今在徹底民主化的臺灣,佛教徒和本土宗教中自認為是佛教徒的人口佔了多數,這也是另一種政治力量。本質上這就是赤裸裸的政治角力,你不用去擔心那些異議,我們怕的只是佛教界不團結,佛教界如果足夠團結,期待佛誕成為假日,那麼在立法院,通過這樣的法案也不算過份!」
     
       他一聽就說:「好!」他本來還想把佛誕訂成一個什麼日,歸類為民俗節日,與端午節、中秋節放在一起,聽筆者這樣分析之後,肯定地說:「那就這樣!乾脆就訂成國定紀念日,跟孔子誕辰、青年節、國父誕辰一樣,就訂成國定紀念日。」
     
       於是這個由陳宏志起草的草案就這樣定版,這也算是一份佛教史或民國史上的歷史文獻。新版的紀念日及節日實施辦法,第一、就原有的八個國定紀念日增列一個──農曆四月八日訂為佛誕日。第二、因為已實施周休二日,所以紀念日未必放假,而假日有六個,增設佛陀誕辰紀念日為假日。
    

十四、立法院中提出法案

       待到我們南下參訪歸來,這個法案業已成型,正好碰到總預算案要在立院二讀、三讀通過,院會期間三黨都在總動員。沈智慧委員於是到處找人連署,總共找到了二百零六個人連署──二百二十五個立委裡,有二百零六人連署,剩下十九個人之中,有部分是基督徒,他們是絕不連署的;但也有部分基督徒很爽快地連署了。還有一些人是因為出國還沒回來,所以在立法院的法案中,它算是破記錄──連署人數比率如此之高的一個草案。這個連署人數龐大的草案提出之後,相對地就構成了行政院很大的壓力。
     
       法案提出當天,是八十八年五月二十八日,那天總預算案正在二讀、三讀通過。當天沈委員找了兩百零三個人連署,當時她算錯了,以為只有一百九十六個人,她想突破兩百人,於是再找了三個人,變成兩百零六個人。還想再找一人時,陳宏志主任提醒她說:「妳再不交出去就完了,十二點以前就要把草案交出去,才可能排上這期院會通過。」這時已經八點半,她趕緊請辦公室秘書把所有連署名單打字、列印完畢,交了出去。秘書處批示:「付委」。
     
       「付委」,就是交付委員會一讀討論,這麻煩可就大了,她希望能逕付二讀,因為如果連署的人夠多,也許可以提報到院會中,二讀、三讀直接通過,不用再經過委員會慢慢討論。當時是王金平先生擔任立法院長,他起先有所顧忌,不方便表態支持佛誕放假運動,但是在這個節骨眼兒,他還是幫了大忙,直接宣布說:「本來委員提交法案的日期是應該截止了,但是念在沈大姐那麼認真連署法案,我們就把這一案排在第四十案──本期院會的最後一案,留待下一次來討論。」就這樣本法案排入了下次議程。
     
       沈委員很高興,打電話給筆者,告知這個好消息。接下來她希望由星雲大師出面請國民黨黨鞭吃飯,希望大師透過聯誼,請這些黨鞭無論如何幫幫忙,讓法案得以逕付二讀,不要再付委討論。若一付委,在委員會中唇槍舌劍作冗長的辯論,變數會比較多。另一方面則請星雲大師安排時間,趕緊拜會各宗教領袖,包括一貫道、道教、天帝教等,以免屆時宗教界出現異議。
    

十五、節外生枝的兩節日合併論

       五月三十一日上午,沈委員將草案的補件交了出去。下午六時半,星雲大師在佛光山台北道場宴請國民黨黨鞭:院長王金平、副院長饒穎奇、工作會主任曾永權、中央政策會執行長洪玉欽。席間大師請他們多多支持佛誕法案。
     
       洪玉欽與曾永權飯後又與星雲大師晤談,建議他:是不是把佛誕調到五月的第二個星期天母親節?這樣就不會影響工商界,省得工商界反彈,不利於將佛誕訂為紀念日的推動工作。
     
       第二天大師打電話給筆者,告訴筆者當天的情形,他說:五月第二個星期天,跟衛塞節──五月第二個月圓日也很接近。他想問筆者的意見。
     
       筆者說:「大師,您絕對不要同意他們,您絕對不要鬆口,因為這根本不是放假,母親節本來就放假。而且將母親節當佛誕日,實在有點不倫不類,憑什麼讓我們靠母親節一起放假?」大師說:「可是他講的也有道理,工商界也有工商界的意見。」
     
       筆者心想:糟了!忘了跟大師詳細報告原先的沙盤演練,是要怎樣「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老人家那麼忙碌,把時間抽出來見政治人物,已經很不容易了,筆者應該先把幕僚作業做好。於是很懺悔地說:「大師!您不用擔心,他講工商界,您就可以這樣這樣回答......。」
     
       大師說:「嗯!這樣也有道理。可是各宗教也有意見,一貫道他們的彌勒誕、道教的老子誕,......」筆者說:「大師!這個您也放心。各宗教的問題您可以這樣這樣回答......。再來,一貫道的彌勒誕,那根本就是農曆正月初一,本來就放假啊,他們何不做個順水人情!至於老子誕,那八字還沒一撇呢!他們說他們的,不可能有真正的實力!在台灣,有幾個人認識老子?」
     
       大師說:「你講的有道理,昭慧法師,我這個人妥協性很高。」
     
       筆者說:「大師!您千萬不要妥協,您千萬不要妥協。」
     
       大師說:「我下午要見黃主文內政部長。」
     
       筆者說:「您千萬不要讓步,您一定要爭取到佛誕就是要在農曆四月初八當天放假!」
     
       他說:「唉呀!光是我一個人講,力量也是不夠的。」
     
       當然,筆者也知道佛教界的情形,有人夜奔敵營、有人在觀風向,看到最後要靠哪邊站,也有大男人主義比丘,為了反對筆者而反對佛誕放假運動,好像他的男性身份比佛陀的誕辰還重要哩!所以他說他勢單力薄,筆者聽了心裡也著實難過!我們有多少籌碼?自己心裡很清楚。
     
       有的法師說:爭取佛誕,基督教會生氣!卻不知他身為佛教法師,何以心心念念想的是「基督教會生氣」?有人說:不用執著,這與解脫無關!筆者總覺得:說不必執著的人,碰到夫妻吵架、師兄弟起爭執的時候,就忘得一乾二淨,執著得可厲害著呢!遇到三寶事就說:我們不用執著!我們沒有多少籌碼可以與人談判,似乎得迫於形勢,接受一個不滿意但可以接受的結論。
     
       但筆者依然還是向大師打氣說:「大師!您絕對有力量的,今天您被政府當作指標性宗教領袖,您如果不點頭,他們是寧願拖,也不敢達成決議的。可是只要您一點頭,他們就會認為沒問題,就是這樣!所以大師您絕對不要妥協。」
     
       後來教界有許多人責怪星雲大師主張「母親節作為佛誕」,這真是錯怪他老人家了。他對於哪一天放假,其實是沒有定見的。
     
       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早,佛誕放假日與母親節排在同一天的消息,已經先行見報。有一位出家法師打電話來指責筆者。她說,她聽見電台廣播:佛誕放假日與母親節同一天,「這樣不倫不類!怎麼可以這樣混淆視聽?」筆者告訴她:佛陀誕辰紀念日沒改,還是四月八日。她說:「那妳可以向他們說:佛誕日作為紀念日就可以了,不必在母親節放假,謝了!」
     
       她又說:「從一開始,你們就犯了錯誤。妳若一開始推『宗教日』就沒問題,大家都會支持。」筆者說:「當時其他宗教都不動,設『宗教日』誰來支持?要我請佛弟子來支持『宗教日』?如果是『佛誕日』,佛教徒還有可能以宗教熱忱來支持,最起碼可以簽個名,壯壯人氣。」她向筆者說:「最起碼,我支持『宗教日』。」
     
       筆者向她說老實話:「法師!妳如果說要爭取『宗教日』,連我也不想發起這個運動。」她問:「為什麼?」筆者說:「世間不公平之事太多了,我管不完,我的生命有限!我知道妳的意思:耶誕是特權,我們只要訴求宗教平等,由各宗教一齊抗議即可。但是我是吃飽撐著,為了『宗教日』來惹惱工商界?爭取一個放假日,然後做什麼?妳有沒有想過,是因為佛弟子心中有佛陀,才願意這麼做!我心裡有此動力,有此熱情,是為了佛陀!若沒有佛陀,而為各宗教來推『宗教日』,我不知道我的理想在那裡?推這一天假日,是用來做什麼的?」
     
       筆者又說:「台灣大多數人信仰的佛誕沒放假;而且,到現在還有很多佛弟子,不知道佛誕日是那一天,但是,所有台灣人民都知道耶誕日是那一天,尤其是基督教計畫展開『二○○○年福音運動』,要儘量吸收人都成為基督徒,想辦法在耶誕節當天,以各種方法擴大慶祝。我想:身為佛弟子,我該努力以赴,爭取本土宗教的尊嚴。我並不是不贊同妳所說的『宗教日』,但那是最後階段,最起碼我和道教、一貫道都講好了,我們先推動,以後再一起協調。」她說:「我從未聽妳如此說過,妳都只說:佛誕放假。」我說:「白紙黑字,我都寫在文章裡,其中還有建議折衷方式:最起碼,也可以訂二月十九的觀音聖誕日。你可以檢閱看看。」
     
       想想看,當日連佛教方面的異議都那麼多了,怎能怪社會人士搞不清狀況,亂點佛誕與母親節的鴛鴦譜呢?
     
       六月一日下午,星雲大師拜會黃主文部長。那天上午,筆者趕至新竹,參加玄奘大學宗教學研究所的系務會議,心裡七上八下。中午想想不安心,趕快又打了一份備忘錄傳給大師,請他記得:下午拜會黃部長時,如果有人提到工商界反彈,我們可以怎麼講;如果有提到各宗教反彈,我們可以怎麼講。我們要爭取什麼樣的立場,絕對不接受什麼樣的方案。筆者趕快將備忘錄傳給佛光山臺北道場,然後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參加系務會議。會開到三點多,系秘書說是沈智慧打電話找筆者,筆者趕快到辦公室接聽電話。
     
       沈委員告訴筆者,她此刻正在民政司長辦公室中,「與內政部長的溝通過程中,彼此的立場都相當不容易妥協,最後我們達成了協議,就是將農曆四月初八日佛誕,訂成國定紀念日,但是調移至母親節放假,你同意嗎?」筆者說:「哎呀!這怎麼可以呢?我當然不同意呀!沒有放假啊!」她說:「唉!可是也只能這樣了,我的力量也只能到這裡啊!」筆者一聽,心裡也很難過,確實就是這樣,我們的力量也只能到這裡了。
     
       筆者說:「那不然最起碼十二月二十五日是不是可以不放假?」她說:「這個問題我們不要碰!」這也倒是真的。筆者說:「這樣就結束了嗎?」她說:「昭慧法師,不然妳請紀司長跟妳談談!」電話於是轉給紀俊臣司長。
     
       筆者對民政局紀俊臣司長,基本上是心存好感的。就在之前的五月十五日,中華佛寺協會會員大會上,筆者提案,請中華佛寺協會兩百多位會員全力地連署,並動員信徒連署,支持佛誕放假運動,當時紀司長尚未到達。到來之後,他說:
     
       「我已經看到了昭慧法師這個提案。我可以告訴大家,十二月二十五日確實是為耶誕而放假的。民國八十六年,人事行政局長要取消行憲紀念日放假,我就告訴他:『不可以取消,取消會遭來反彈。』他不相信!結果一取消,果然遭來反彈,不但反彈,連梵諦岡都表示嚴重關切。現在人事行政局已經向內政部詢問:到底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因為他們也知道:佛教界在醞釀促成佛誕放假。所以行政院為此將在六月底,召開一個跨部會的會議,我將是會議主席,我會儘力讓佛誕放假成為事實!」大家聽了非常高興。
     
       所以紀司長的話,筆者不但信任,也樂意接受。紀司長告訴筆者:「昭慧法師,我們能做到這一步,也算是某種程度的成功了。」筆者說:「可是佛誕沒有放假,耶誕卻還是照樣放假!」他說:「沒有關係,先訂成紀念日!一步一步來,有了紀念日,將來就可以有機會放假。」筆者一聽,也只能這樣,因為我們的實力真的也只有這樣,筆者也只能黯然同意了。
    
【下期待續】
 

 

 

 

教師簡介

 

電 話:886-3-4987325

傳 真:886-3ㄩ-4986123

意 見 信 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328010 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facebook

youtube

© 2022佛教弘誓學院 版權所有
網站導覽

 
 
 
 

 

 

 

 

學團簡介

宗旨沿革

弘誓文教基金會

弘誓菩薩學團

佛教弘誓學院

法界出版社

建院緣起

 

人物特寫

臉書留言錄

先讀為快

著作一覽

人物特寫

人間佛教禪法

近期禪修訊息

著作一覽

東方宗教養生學

學院導師:印順長老

精神導師:昭慧法師

精神導師:性廣法師

現任院長:圓貌法師

各科教師簡歷

我要捐款

 

 

招生入學

選課

每月出席

學院章程

 

 

 

 

影音專區

圖像集錦

法音宣流

東方宗教養生學

 

各期學報

 

訂閱電子報

本期電子報

歷屆電子報

 

 

出版新訊

價格

出版品介紹

電子書下載

線上購買

         

學術活動

 

 

 

 

歷屆校友榜單

與我們聯絡

會務公告

活動訊息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金剛波羅蜜多心經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臺灣佛教研究中心

關懷生命協會

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高雄推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