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誓雙月刊

法將如雲,慧命長在人間---紀念印順導師圓寂有感

游祥洲
世界佛教友誼會 ( World Fellowship of Buddhists ) 執行理事
慈濟大學 宗教與文化研究所 副教授

  印順長老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智慧之寶。大家比較熟悉印老龐大的著作群,其中所呈現的智慧當然值得全球讚歎,然而更加珍貴而難遇的是,直接親近印老時所感受到的智者的風範與眼神。

今年4月20日,大家在花蓮的慈濟園區慶祝印老百歲嵩壽(1906-2005 A.D.),當天印老還在證嚴法師、昭慧法師等弟子的陪同下,親自參觀了慈濟特別在靜思堂展出的「法影一世紀」。筆者與慈濟大學的老師們一起在展覽室的門口歡迎印老,看著老人家坐在輪椅上,兩眼依然炯炯有神,滿臉慈祥歡喜,還不斷地揮揮手跟大家打招呼。看著看著,感動的淚水不禁掉了下來。

回想1967年,我在台大哲學系就讀,系裡邀請日本的佛教學者宮地廓慧教授來講學,其間宮地教授特別要求參訪印老,於是由鄭振煌兄與筆者陪同前往。當時印老住在台北外雙溪的「報恩小築」。這是筆者第一次見到印老。

記得宮地教授曾問印老:「法師是屬於什麼宗派的?」印老回答說:「性空唯名。」就印老「大乘三系」的判教而言,這個回答已經夠清楚了。但宮地教授似乎覺得不夠,他又問:「這個道場,早晚課的功課是什麼?」印老笑著說:「沒有什麼特別。」印老答話時,眼睛看著對話者,言詞簡潔明白,常用手勢來加強語氣。三十八年來,與印老多次談話,每一次都是如此。

     1973年,筆者在方東美教授指導下,完成碩士論文《龍樹認識論之研究》。這篇碩士論文之中有關阿含與中觀思想的連結部份,主要來自印老幾本相關著作的啟發。印老知道筆者的論文完成之後,立即透過宏印法師,約請筆者在台北慧日講堂見面。這是筆者第一次與印老直接對話。印老話不多,更不說客套話,但印老一開口,必定言之有物。當天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印老的眼神和笑容。筆者知道,這是鼓勵的眼神,這是會心的微笑。印老愛護後進的美意,已不需要用言語來表達。

     1985年,筆者在中國文化大學完成博士論文《漢譯龍樹論典大智度論十八空之研究》,其間承蒙印老的慈悲,允為指導教授,雖然當時印老正在養病,筆者未便將已經完成的論文篇章呈請印老過目,但筆者每次遇到問題,登門請益,印老總是懇切地給予極重要的指引。長者的風範與慧眼,的確如暗夜中的燈塔。

     今年4月13日,也就是印老百歲嵩壽前一週,筆者邀請印度佛教普濟會的創辦人世友居士(Dharmachari Lokamitra)到慈濟大學演講,講題為:「入世佛教與當代印度佛教復興運動」。因為世友居士長期在印度的貧民窟工作,患有嚴重的骨質疏鬆症,筆者因此安排世友居士到慈濟醫院看診。想不到巧遇明聖法師,才知道印老正在慈院養病,於是上樓拜見印老。印老不但歡喜地接受了來自印度的檀香花環,而且還記得世友居士。

     那是1994年,筆者曾陪同世友居士專程前往台中華雨精舍參訪印老。當天筆者曾向印老提起,讀印老之書,最苦之處莫過於《印度之佛教》其最後一章的〈印度佛教之滅亡〉。現在這位世友居士是在印度從事佛教復興運動的,希望印老的《印度之佛教》將來再補一章,叫做〈印度佛教之復興〉。印老當天對世友居士頻頻垂詢,並且建議他要學習英美傳教士的方法,要重視教育,要深入貧民。印老對印度長期處於「聖教衰」與「眾生苦」的不忍之情,在這一次會面中,充份表露無遺。

     世友居士很早就在歐洲讀過英文本的《太虛大師傳》,對虛大師佛教改革的理念,有相當的瞭解與敬佩。這三年來,印老的著作逐步翻譯成英文,世友居士讀過之後,認為印老的思想對印度佛教復興運動極有啟發性,因此決定將在印度舉行「印順思想研討會」。拜見印老,對世友居士與印度佛教復興的意義,事實上是非常特別的。4 月13日當天,承蒙明聖法師的慈悲,印老還非常歡喜地與我們合影。

     5月下旬,大家聽說印老的身體狀況不大穩定,都非常的關切。26日晚上,筆者特地前往加護病房探望。奇怪的是,印老的新陳代謝機能已經減弱,但是他的脈搏、呼吸與腦波,卻十分穩定,彷彿是在禪定之中。平常為長者與親友祈福,心中總是反複誦念四字六音大明咒,可是印老是不贊成密教的,於是改念「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為印老迴向祝禱。

     27日下午,慈大校園突然響起「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的廣播念佛聲,筆者走到研究室外,又看到許多位精舍的師父們分成兩排站在一部慈院的專車旁邊,心中突然十分沉重,一打聽,才知道是在排練一個程序。大家都沒有說明白,但是筆者預感到,印老可能就要離開我們了。連續幾天,筆者在研究室或課堂裡,一聽到廣播的念佛聲,總不免心頭一陣酸楚難過。

     6月4日上午十點半,突然接到印老圓寂的訊息,無言,無常,無我,法爾。
     
     6月6日清晨,印老將從慈大移靈到新竹福嚴精舍。5日晚上,原計劃在慈大「大捨堂」為印老守靈,但因為當夜靈堂沒有開放,於是筆者改在慈大宗研所的研究室裡,謮誦印老早期所講的《大寶積經講記》,祈求印老早日乘願再來。

     6日清晨5點多,肅穆莊嚴的移靈大典開始。忍著傷痛,忍著眼淚,看著護靈的隊伍緩步走出慈大校園。一道晨曦照過來,筆者豁然發現,印老並不是從慈大校園躺著出去的,他老人家是踏著大步,如他平常一般,輕快地走出去的。晨曦化為萬道霞光,老人家已化身為護靈隊伍中的四眾弟子!印老來台超過50年,老人家春風化育所造就的四眾弟子,走在靈車前後,已經是一支壯大的人間佛教的隊伍!隊伍中引禮者有真華法師、印海法師等,護靈者有慧理法師、證嚴法師、昭慧法師以及性廣法師等,還有慈大的師生和慈院的醫療團隊。筆者不禁向著導師頂禮讚歎:法將如雲,慧命長在人間!

6月11日是印老的荼毗日。筆者與內子前一夜到福嚴上香、守靈。

11日清晨6時移靈,海內外四眾弟子齊聚福嚴精舍。來自福嚴佛學院、妙雲蘭若、壹同寺女眾學部、圓光佛學院、弘誓學院等地的四眾弟子們、在仁俊法師、真華法師、印海法師三位長老的帶領下,由福嚴佛學院院長厚觀法師恭持印老蓮位,浩浩蕩蕩地從福嚴精舍出發,前往新竹香山慈濟連絡處舉行告別式。筆者再度看到了「法將如雲,慧命長在人間」的宏大氣象!

晨曦已經昇起,陽光必將遍照大地!筆者相信,印老已經化身在四眾弟子的身上。藍吉富教授所謂「後印順時代」的來臨,將不是印順導師一人身教言教之終結,而是百千萬印順法將,廣弘「人間佛教」新世紀之開始!
 

   2005年6月17日初稿寫於花蓮,2005年7月2日完稿於台北
本文之寫作,惠承陳駿居士協助電腦輸入並賜卓見,特此致謝。


 

 

 

 

教師簡介

 

電 話:886-3-4987325

傳 真:886-3ㄩ-4986123

意 見 信 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328010 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facebook

youtube

© 2022佛教弘誓學院 版權所有
網站導覽

 
 
 
 

 

 

 

 

學團簡介

宗旨沿革

弘誓文教基金會

弘誓菩薩學團

佛教弘誓學院

法界出版社

建院緣起

 

人物特寫

臉書留言錄

先讀為快

著作一覽

人物特寫

人間佛教禪法

近期禪修訊息

著作一覽

東方宗教養生學

學院導師:印順長老

精神導師:昭慧法師

精神導師:性廣法師

現任院長:圓貌法師

各科教師簡歷

我要捐款

 

 

招生入學

選課

每月出席

學院章程

 

 

 

 

影音專區

圖像集錦

法音宣流

東方宗教養生學

 

各期學報

 

訂閱電子報

本期電子報

歷屆電子報

 

 

出版新訊

價格

出版品介紹

電子書下載

線上購買

         

學術活動

 

 

 

 

歷屆校友榜單

與我們聯絡

會務公告

活動訊息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金剛波羅蜜多心經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臺灣佛教研究中心

關懷生命協會

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高雄推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