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誓雙月刊

現行宗教法令的高度規範與不當規範

 釋昭慧(台灣宗教學會理事長)

  謝謝主席!有關宗教法令的問題,原本不是我所關注的領域,直到民國七十年,受到「半天岩事件」的刺激,從此才開始關心這方面的議題。當時半天岩的師父們,無辜受到地方派系與村民的嚴重騷擾,住持(編按:指乙淳法師)被打,寺院寮房半夜被入侵敲鐘打鼓,目的就是要強迫寺方開放信徒大會,讓村民加入信徒名單,好操控住持的選舉,並奪取寺院管理權。

我在介入關切之後知道,一旦開放,從此就會山河變色,但為此事所舉辦的公聽會,卻幾乎是在追逐喊打的情況下結束的。都會區還有道理可講,但在弱肉強食的鄉下,地方派系共同分贓,用盡各種方式收買媒體、抹黑出家人,將住持貼上「貪污」的標籤。一旦扣上帽子,便天下皆知,於是大家都認為住持應該下臺,最後半天岩就在這樣的方式下被地方勢力佔據了。

從這次事件,我感受到社會對宗教的不友善。後來香光寺也遭到同樣的騷擾,但是寺裡的師父們,非常勇敢地與地方惡勢力對抗,我在看不下去的狀況下站出來聲援,我們把戰線拉回都市,讓都會的記者們看到,地方惡霸是怎樣用清涼秀與葷腥肉品來侮辱寺院的菩薩及出家人,也才讓大家了解到,位在地方邊陲的寺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師父們是如何地被凌虐?我是在這個情況之下,才開始關心「宗教團體法」的。所以在場各位如果感覺到,為什麼佛教的法師如此的不理性?請大家體諒,因為她們所受到過的屈辱,不是你們可以想像得到的。

至於納骨塔的事,首先我要聲明,本學院沒有建納骨塔,所以我在此並不是為私利發言。

在各寺院對「殯葬管理條例」的通過一無所知的情況下,突然接到納骨塔要限期拆除的公文,有如晴天霹靂!好些寺院的納骨塔,都是從日據時代起就存在的,突然一夕之間變成了「違建」,寺方真是情何以堪!當時佛教界的長老邀我一同拜會營建署長並作陳情,營建署長竟然用非常鄙視的眼光說:「你們要自己管好你們的違建,你們心目中難道沒有國法嗎?」當場我立刻嗆聲:「對不起!那麼多的違建鐵屋,你們為什麼不去拆,而專要拆納骨塔?」當一個宗教被貼上「濫蓋違建」的污名時,社會印象業已定型,是再也拆不下來的。

「自古名山僧住多」,出家人本來就是屬於山林的,出家人是山林的孩子。但是現在的山林必須做好水土保持,不再方便出家人安住其中,於是他們只好到平地來。為了出家生活所需要的寧靜,於是選擇遠離聚落的農地,但是依然因地目不符而成了違建,最後被驅逐到都市裡,然而都市的所有建物,又都不是「宗教用地」,真是令出家人走投無路,也因此衍伸出許多寺院及私人財產繼承問題的個案。例如,一些都會道場的住持遺世,徒弟繼承以後,俗家遺屬立刻就介入搶奪,趕走出家人,將都會道場變成為他們的資產。

有這麼多宗教法令不當而傷及宗教人士的實例,台灣宗教的現狀,竟還被誤認為是「低度規範」,真是令我詫異!台灣目前相關的宗教法律,不僅是高度規範,甚且是侵害到了宗教人的尊嚴。而今天討論的這些,表面上看似優惠的法條,其實只不過是讓我們回到原點而已。所以,請各位務必要了解,為什麼許多佛教法師這麼難過、辛苦、憤怒,因為如果不是長期以來,受到那麼多的法規的無謂干擾,他們不會被逼出這麼多的情緒。也請不要輕視他們(編按:指是日出席的一部分佛教比丘尼發言相當激動,讓在座許多宗教人士相當側目),畢竟這其中的心酸與辛苦,不是各位所可以想像的!

我曾經數次在第一線,與寶塔業者唇劍舌槍,了解到佛教所處境地之危險,因為相關法律(於91年)已經通過,而且兩年的落日條款也已確定,所有的納骨塔必須要在兩年內拆除,否則公務員就可被告以瀆職,寶塔業者便能以此向公務員施壓,要求拆除佛教寺院的納骨塔。當然這些寶塔業者的目的,是希望佛教寺院的納骨塔被判定為違建後,現存於納骨塔的骨灰,就可完全移轉到商業納骨塔中,他們便能財源廣進,大賺一筆。

我到現在都還非常懷念已中風的宗教科前科長黃慶生先生,他在中風之後,心心念念依然是宗教團體在「殯葬管理條例」的陰影之下,要如何走下去的問題,記得在他任內的最後一年,我往花蓮的路途中,接到黃科長的電話,他請我趕緊遊說幾位認識的立委,為「殯葬管理條例」的修改再做努力,但有寶塔業者在從中干預,涉及許多立委與業者間的微妙利益關係,致使「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我們根本連努力的空間都沒有。

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不斷地抗議,讓他們不敢立刻拆除,但是這樣也只是把問題留給後代子孫而已。一旦某個政權對佛教不友善時,說拆就會立刻拆掉。所以我們非常擔憂宗教團體未來的處境。

直到中華佛寺協會林蓉芝秘書長提醒之前,我都還沒有意識到要去關心這個法案。現在看來,林秘書長真的是在為我們「揹十字架」,她看到寶塔業者節節進逼,所有寺院的納骨塔都莫名其妙地被認定是違建,接著環保團體又咄咄逼人,認為宗教團體不遵守法令。為此林秘書長逐一拜訪各宗教諮詢委員並善巧說明,這才讓起草委員網開一面,將宗教納骨塔視為宗教建物的一部份,也因此才會在「宗教團體法」中,納入這相關條文,否則,「宗教團體法」根本就不會有關於納骨塔的規範。但是我們真的要把問題留給後代嗎?一想到這裡,就令我寢食難安。

無論「社團法人法」或「財團法人法」,都不適合佛教及各宗教,這是大家的共識,但是宗教的法人地位要如何定義?當宗教團體的土地、財產被侵占了,如果沒有正式的法人地位,連提出訴訟的資格都沒有。在這種情況之下,我才意會到現今這些高度規範的相關惡法,確實應該要好好清倉與檢討。因此這絕不是宗教團體在夸夸其言地說:「不要規範!」就可以沒有規範的。正因為現有規範太多不合理處,逼得宗教走不下去,所以才希望政府統一法令,讓我們可以喘息一下,不要把我們逼到山林住不得、農地住不得,住到都會又被俗眷搶去寺產的地步。說是說「我們不需要法律的保護」,但是當宗教師被欺負的時後,為什麼千條萬條,就是沒有一條可以讓宗教團體可以不被侵略、不被汙名化的法律呢?

我一向都在努力於社會公義,重視平等原則,我不為任何團體爭特權,可是不要對宗教施以不公平待遇,這是最低度的要求。

對於林端教授剛剛所說的,平心而論,我知道他講的都是公平原則,但是請大家從歷史的脈絡來看宗教發展,才會發現還有更深層的公平原則。例如:當原住民在使用山林土地時,誰敢說他們是侵佔國有土地?因為對原住民而言,他們本來就是山林的孩子,「國有土地」的概念,反而是後來才出現的規制。同理,為什麼「殯葬管理條例」竟可以溯及既往,連日據時代的納骨塔,被都列歸違建呢?如此重大的違憲法規,為什麼到現在都還沒有能力掰回呢?

有些宗教團體,非常激動地去找「宗教團體法」相關起草人士算帳,這真是找錯對象了,寶塔業者才是各位要去抗議的對象。不然,請把「宗教團體法」有關納骨塔合法化的條文予以刪除,然後去跟寶塔業者吵吵看,看能不能直接從「殯葬管理條例」下手,把不利於寺院納骨塔的條文予以修正!但這是沒有用的,縱然你講得過他們,可是錢沒有他們多,這就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現實處境。

原本我今天要談公平立法的問題,大綱也列了出來,但是今天的論壇聽到這裡,我深深感受到佛教許多法師的恐慌,因為我是人在佛門之中,知道他們受了多大的辛酸和震撼,包括許多宗教團體的財產,現在業已淪喪到私人手裡,所以他們是在情緒累積下,忽然間爆發出來的。請不要以為他們是一群不可理喻的人,因為這些苦水是外界人士很難理解的。

基本上我相信黃麗馨司長,也是在看到很多宗教團體財產都淪為私人財產、看到寶塔業者節節進逼,佛教連回手的力氣都沒有的時候,才義不容辭地站出來。但是像司長、科長、前科長、林秘書長,他們都是有如莫名其妙揹著十字架的人,當你們都在說:「殺死他!殺死他!」時,將來可能有一天會發現,其實你們殺死的竟是一位義人!

發言到此,謝謝各位! 
 

 

 

 

教師簡介

 

電 話:886-3-4987325

傳 真:886-3ㄩ-4986123

意 見 信 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328010 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facebook

youtube

© 2022佛教弘誓學院 版權所有
網站導覽

 
 
 
 

 

 

 

 

學團簡介

宗旨沿革

弘誓文教基金會

弘誓菩薩學團

佛教弘誓學院

法界出版社

建院緣起

 

人物特寫

臉書留言錄

先讀為快

著作一覽

人物特寫

人間佛教禪法

近期禪修訊息

著作一覽

東方宗教養生學

學院導師:印順長老

精神導師:昭慧法師

精神導師:性廣法師

現任院長:圓貌法師

各科教師簡歷

我要捐款

 

 

招生入學

選課

每月出席

學院章程

 

 

 

 

影音專區

圖像集錦

法音宣流

東方宗教養生學

 

各期學報

 

訂閱電子報

本期電子報

歷屆電子報

 

 

出版新訊

價格

出版品介紹

電子書下載

線上購買

         

學術活動

 

 

 

 

歷屆校友榜單

與我們聯絡

會務公告

活動訊息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金剛波羅蜜多心經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臺灣佛教研究中心

關懷生命協會

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高雄推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