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誓雙月刊

紫以奪朱,賭以亂弈

釋昭慧

 
         元月十二日,立法院由國民黨團展開「甲級動員」,以七十一票高票通過了離島建設條例中的「博弈條款」。美其名為「博弈條款」,實則是大開賭博方便門的「賭博條款」。顯見政客也知道:賺這種黑心錢,實在是十分羞恥的事,因此「琵琶半遮」,意圖用文人雅士的高尚娛樂——棋賽(弈戲)之名,拿來遮掩賭博做莊的穢惡之實。大開賭禁的背後,隱藏著許多不可告人之秘,司法單位理應展開主動積極的調查。

         在台灣,「促賭」與「反賭」的拉鋸戰,已展開了十五年,個中過程曲曲折折,一言難盡。總的來說,促使賭博合法化的一方,儘管運用了種種或明或暗的手段,展開了種種動人心弦的遊說,其所覬覦者,不外乎是「賭博行業」所潛藏的龐大利益。一般說來,「促賭」有三部曲:

一、以鉅額的政治獻金收買官員與民代。二、以鉅額的廣告利益收買媒體。三、以動人的說詞與手段誘民入竅——這又分兩個部分:第一、以似是而非的言論,讓不知情的廣大民眾,相信「博弈產業」的正當性,與它將會帶來的地方利益。第

二、透過促銷手法,讓民眾對這類賭博由好奇、瞭解、嚐試而上癮。

         「促賭」的可怕,更在於其惡性循環。因為一旦開放了部分賭禁,賭場大亨所獲取的暴利,就足供他們主打下一波的「促賭三部曲」——持續擴大賭博合法化的地盤或賭博合法化的項目。

         台灣賭博合法化的社會成本,超乎想像之巨大,在此依葉智魁教授所著《賭博共和國》一書為本,略作分析如下:

一、將台灣澳門化:台灣開放賭場,無論是在澎湖等離島,還是在本島偏遠縣市,要吸引外國賭客,當然比不上新加坡、澳門、香港、蘇比克灣,交通的便利性就是首當其衝的問題。因此台灣開放賭場,覬覦的是本島與大陸賭客。然而澳門已因中國政府限縮簽證,導致客源短少,賭業財團業已出現嚴重的財務危機,倘若台灣開放離島觀光賭場,不啻是將台灣作了「澳門化」的跳樓大拍賣。而事實上,台灣無論是本島還是離島,處處都是好山好水,極有發展優質文化與觀光產業的空間。台灣並沒有到了「山窮水盡」的困境,大可不必「飲鴆止渴」,靠賭業招徠賭金維生。

二、賭業獨興,百業蕭條:根據美國經驗,所有支持開設賭場所描繪的瑰麗遠景都是假象,事實與具體的數據顯示,除了極少數像拉斯維加斯的特例,有在經濟及稅收上得到利益之外,其他開放設置賭場的地方,非但沒有「振興經濟」的效果,地方產業卻反而因賭場所帶來的「取代效應」以及「吞噬效應」,而導致「賭業獨興、百業蕭條」之「經濟陣亡」的效果。

三、病態賭癮,治安敗壞:據美國反賭博合法化聯盟的調查資料顯示:凡該州設立賭場者,犯罪率必然暴增,賭客每一百人就有十七人染上病態賭癮,每位病態賭徒平均導致十人受害,治療每一病態賭徒須花費一萬八千美元。因此每抽得一元賭稅,政府要為因賭受害的家庭,賠三元以上的社會福利金。即使是極少數真能賺錢的賭城,如拉斯維加斯所在的內華達州,是全美治安最差、自殺率最高的地方。因此讓地下賭場檯面化、正式化,這不啻是以更公開的方式誘引全民染上賭癮,打造更多的犯罪溫床,讓全民面對更高機率的偷盜、搶劫、擄人勒贖與死亡的恐懼!

         四、貪污賄賂,層出不窮:貪污賄賂的案例在美國是非常罕見的,但在賭場合法化的過程中卻頻頻有官員因涉及相關之貪瀆而被判刑,不難想像賭博業者對立法及行政體系滲透力有多麼的驚人。美國從河上賭到岸上,從「只有兩州賭博合法化」,至今演變成「只有兩州還沒開放賭禁」。吏治之敗壞,莫此為甚!連「執法精神」與「守法態度」相當好的美國,在賭博規範上都頻頻出狀況,難道台灣在這方面可以做得比美國好?

五、無有可能杜絕弊端:大多數支持開設賭場的人士,強調「將賭博行為或是賭場管理納入管理,在良好遊戲規範底下,後遺症可以減至最低」,事實上,這類應酬語言,是完全不可以寄予希望的。台灣設置賭場,要產生「周延之規範」是不可能的,而要能落實「立法從嚴、執法從嚴」的原則,也只不過是毫不切實際的幻想!開設賭場不影響治安這點,連法制制度與守法精神比我們好上許多的美國都無法做到,憑甚麼讓我們相信,在台灣開設賭場可以不影響治安?

         子曰:「必也正名乎!」不可不注意「博弈」與「博弈產業」的名義問題。

         「博弈」一詞,最早見諸《論語》。《論語》〈陽貨篇〉云:「子曰: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博弈者乎?為之猶賢乎已。」博指「六博」,弈指圍棋。六博只留下漢墓出土的博具,其玩法卻已不明;而圍棋卻早已經風行中外,成為文人雅士的高尚娛樂,甚至還有教化益智的殊勝功能。

         如今政客假孔老夫子之言,而將這兩種合法與違法迥然不同的名詞,硬生生套裝組合,原因無他,顯係為了抬高賭博的正當性,減低賭博帶給社會的厭惡感,於是向世人宣告:「博與弈,不過是一百步與五十步之別。」豈料這樣一來,原無犯法之嫌疑的弈戲,也被「賭博」汙名帶衰了。

         無論如何,賭博是一種純粹以機率定勝負的遊戲,棋賽則是機會均等,且在玩者共同認定的規則下進行之,勝負完全取決於玩者自己的經驗與智慧。前者因其為禍至烈,而被刑法明文禁止;後者則不但完全合法,而且甚受推崇,高明棋士如林海峰、張栩者,還享有國際聲望與尊崇地位。因此以博仿弈,卒至以博奪弈,這不啻是以紫仿朱,卒至以紫奪朱。難怪孔子會感慨道:「惡紫之奪朱也,惡鄭聲之亂雅樂也。」棋士們理應站出來,向「博弈條款」的立法諸公嚴詞抗議。

         「博弈產業」一詞也十分不當。產業是農、礦、工、商等經濟事業的總稱,亦稱為「實業」。產業的資本與利潤,無不來自貨品生產與消費的過程。然而賭博行業榨取民眾的金錢,壓縮了民眾的工作效率與消費能力,因此賭博行業當然會減少產業資本與利潤。賭博行業正是產業之敵、產業之賊,怎可以紫奪朱,冠以「產業」之令名?

         賭博行業一旦合法化,將會敗壞治安、腐蝕經濟、助長賄賂、摧毀家庭、斲喪人性,這在開放賭場的的國家都已得到了驗證。賭場在富麗光鮮的背後,隱藏著大量的罪惡與血腥。台灣一幫政客,享用的是民脂民膏,卻不斷與財團唱和,為了謀取巨利,不惜將人民推入嗜賭如命的罪苦淵藪。吾人為了自己的親朋好友、後代子孫,理應一同發出怒吼,拒絕少數政客黑箱作業,而要求將「開賭與否」的決定,交付全民公投。

 九八、一、三十(年初五)于尊悔樓

——刊於九十八年二月第四○四期《鵝湖》月刊「鵝湖論壇」

 
 

 

 

 

教師簡介

 

電 話:886-3-4987325

傳 真:886-3ㄩ-4986123

意 見 信 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328010 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facebook

youtube

© 2022佛教弘誓學院 版權所有
網站導覽

 
 
 
 

 

 

 

 

學團簡介

宗旨沿革

弘誓文教基金會

弘誓菩薩學團

佛教弘誓學院

法界出版社

建院緣起

 

人物特寫

臉書留言錄

先讀為快

著作一覽

人物特寫

人間佛教禪法

近期禪修訊息

著作一覽

東方宗教養生學

學院導師:印順長老

精神導師:昭慧法師

精神導師:性廣法師

現任院長:圓貌法師

各科教師簡歷

我要捐款

 

 

招生入學

選課

每月出席

學院章程

 

 

 

 

影音專區

圖像集錦

法音宣流

東方宗教養生學

 

各期學報

 

訂閱電子報

本期電子報

歷屆電子報

 

 

出版新訊

價格

出版品介紹

電子書下載

線上購買

         

學術活動

 

 

 

 

歷屆校友榜單

與我們聯絡

會務公告

活動訊息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金剛波羅蜜多心經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臺灣佛教研究中心

關懷生命協會

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高雄推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