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誓雙月刊

從賤民到佛弟子

Lokamitra英文原著

陳悅萱中譯

2006年10月2日,中印度的龍城

     龍城,這個兩百五十萬人口的城市,快要被另一批大部份是自古以來即備受荼毒的百萬賤民群眾給擠爆了。雖然10月2日是聖雄甘地的生日,但如同朝聖般的人群,卻不是為了紀念甘地而來,他們是來此慶祝從賤民深淵重獲自由的五十週年紀念。五十年前的今天,安貝卡博士拒絕了賤民的階級制度,同時也拒絕了賤民階級為其一環的印度教,並且帶領他們皈依了佛教。但這群被稱之為「不可碰觸的賤民」的人(untouchables)(註1),仍然是目前印度社會中的被剝削階級,並且極為貧窮。

     安貝卡博士於1891年出生自賤民階級(註2),他是第一位得到英屬孟買省(Bombay Presidency)身分許可的賤民,這是因為終於有人覺察到,賤民階級已經佔了全印度總人口的六分之一了。在幾位有力人士的協助下,安貝卡博士前往美、英、德等國繼續他的學業,返回印度後成為當時學歷最高的印度人之一。回印度之前,巴羅達縣府(state of Baroda)的秘書職位已經在等著他就任,但是因為賤民的身分,沒有人願意與他一起工作,甚至也沒有人願意接納他,別無選擇之下,他只有辭職一途。這就是安貝卡博士與大多數賤民階級的共同經驗:除了是被剝削的社會底層,生活中一無所有外,更永遠沒有翻身的希望。這樣的背景,使得他終其一生致力於賤民制度的廢除。

     安貝卡博士不只是二十世紀的典範人物,更是整個人類歷史上的典範,但不幸,卻很少有賤民社會以外的其他印度人聽過他的事蹟。事實上,舉凡政治領導者、經濟學者、律師、學者及社會運動者,任何領域,只要有可能令印度社會發生根本改變的,他都不斷的盡一切努力。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擔任過勞動部長,也在印度獨立後的第一任內閣中擔任司法部長,主導新憲法的起草。安貝卡博士以過人的精力以及敏銳的才智,投入於這許多領域中,相當程度的改善了賤民階級的處境,但他仍然認為還有需要努力的地方,如其揭示於1936年名為「往自由的路是哪一條?」的演講中:「只要身上仍然帶著賤民的恥辱烙印,我永遠也無法想像經濟能改善到什麼程度。」

     他曾經嘗試透過改革印度教來廢除種性制度及賤民制度,但最後發現完全不可能,直到1930年代中業,他終於體悟到:「唯一的途徑只有脫離這個視他個人及其追隨者為賤民的宗教。」但問題不只是脫離印度教這麼單純,還必須要選擇另一個對人的生活有倫理意義的宗教,因此他開始檢視世界上各個宗教,甚至包括了共產主義。

     在上述的那場演講中,他也堅決的告訴他的聽眾們:「如果你們想得到生機,那麼改變你們的宗教!如果你們想要得到自我尊嚴,那麼改變你們的宗教!如果你們想建立一個相親合作的新社會,那麼改變你們的宗教!如果你們想擁有權利,那麼改變你們的宗教!如果你們要平等,那麼改變你們的宗教!如果你們要獨立自主,那麼改變你們的宗教!如果你們想打造一個快樂生活的世界,那麼改變你們的宗教!」

     安貝卡博士所要選擇的宗教,必須符合他所訂的高標準,例如要有合理的道德基礎,而不是建構在人們看不到的神祇,以及地球上這些宣稱與神祇有特別關係的祭司上。此外,這個道德基礎必須符合自由、平等與博愛的原則,但也不能過度崇尚貧窮。經過廣泛深入的研究,他發現佛教符合這些標準,除了因為大部分佛教徒的行誼高尚外,改信佛教也比較不會遭致批評,終於在1956年,他帶領了五十萬的追隨者正式皈依佛教。

     此後摩訶拉斯特拉邦(Maharashtra)大部分的Mahar賤民都皈依了佛教,接著全印度其他等級的賤民也跟著皈依,估計佛教徒因此約新增了兩千到三千萬。毀謗這個運動的人批評說:「這些人皈依佛教,不過是因為社會及政治的理由而已,他們對於佛教的內涵,其實了解的非常有限。」但這只符合小部分的事實。雖然憲法已經不承認所謂的「賤民階級」,但在現實生活中,階級制度仍然是賤民要面對的殘酷事實,人們皈依佛教的原因,不僅僅只是為了脫離賤民的身分,或許更重要的,是為了得到尊嚴的生活及自我的尊重,只要永遠被視為不可碰觸的賤民,就不可能得到這些。此外,從安貝卡博士身上,他們看到一個對原則絕不妥協的人,而且願意為了他們的福祉,永不止息的奮鬥,因此對於他的帶領,充滿著感激與信心。

     然而展望佛教復興運動,並不是全然的樂觀,有些來自賤民聚落的政客們,不斷試圖降低安貝卡博士選擇佛教的重要性。此外,大多數東方的宗教師,比較樂意去舒適的西方,因此來自其他佛教世界的支援很有限。雖然大多數的賤民並不後悔皈依佛教,但他們仍然太過著重於從賤民的痛苦中解脫,把重心放在融入這個宗教,使他們能夠把自己當成跟世界上其他任何一個人一樣的「人」。對這數以百萬計的人們來說,確實需要花上一段時間,才能了解佛教的基本教義,但是皈依佛教,好像一場心理的火山爆發,讓他們得以擺脫過去的賤民認同及階級制度的一切。

     由於印度有一億七千萬左右的賤民,接下來的數十年,佛教徒的人數將會持續的成長,除了賤民階級,還有許多原住民社區及首陀羅族的人,在安貝卡博士的思想影響下,也開始嚴肅的思考是否要脫離印度教而成為佛教徒。基於對倫理、理性、自由平等博愛等原則的重視與堅持,安貝卡博士選擇了佛教,他的理念將逐漸滲透到各個地區,並且造成印度社會與政治層面的鉅大影響。

     9月29日,離龍城百里的Kherlanji就在龍城皈依佛教五十週年紀念日的前三天,距龍城不到一百公里遠的地方,發生了一件事,提醒了全印度的佛教徒及賤民們,即使已經到了二十一世紀初的今日,他們仍然要面對印度社會對於賤民的偏見。

     位於Kherlangi的村子裡,一個佛教家庭中的四名成員被殘酷冷血的謀殺,這家的父親名叫Bhotmange,親眼目睹他的妻子及兒女當著全村的村民,被兇殘的砍死,他的妻子及女兒先遭到毆打,之後被脫光衣服遊街,並且在眾目睽睽下被輪暴一小時之久,據一位要求匿名的警察事後描述:「她們的私處被插入了棍子。」而竟然約有五十至六十名的婦女,為她們男人的獸行鼓掌叫好。另外兩個兒子,被人不斷用刀子刺殺,而且還因為拒絕與他們的姊妹性交,被割掉了生殖器。所有這些會發生的原因,只不過是因為這位父親拒絕讓出他貧脊土地的一部分,去建一條不怎麼必要的路,好方便高等種性階級經過他們的地而已。因為在種性制度的辭彙裡,佛教徒及賤民代表了被輕視、弱勢、容易被剝削,這場可怕的殺戮其實是有預謀的。

     此一事件直到10月3日才見諸於當地的一家報紙,而且還是經過扭曲的報導,全國性的報紙遲至數週後才報導,但官方的後續態度,完全不顧及賤民階級的反應。於案發當時一直不曾前往現場的當地警方,以證據受損為由,並沒有以適當的罪名移送嫌犯,而法醫的驗屍程序也不恰當,甚至於連檢查被害人是否遭受到強暴的這種標準處理程序都沒有做,很可能是立法院中隸屬BJ(Bhartiy Janata)黨的當地委員(註3),居中大力保護這些嫌犯,而地方級的政府官員更運用其政治影響來偏袒嫌犯,並且聲稱這是為了他們的利益。這種默許縱容的可悲情事,終於讓最高當局知道了,為避免地方政治勢力的干預,此案件最後被移送到中央局展開調查,目前已有十一名嫌犯被起訴,而且看來還會有更多人也將會被起訴。

     上述情事發生於摩訶拉斯特拉邦,這是印度的所有地區中,佛教徒及賤民最有自信的一邦,在其他邦中,棲身的小茅屋被燒毀、強姦、謀殺、被強迫吃糞便、被剝光衣服遊街等都是家常便飯,更不用說其他各種程度略低的暴力行為了。很多的案件,當事人根本不會報警,即使報警,歧視賤民階級的警察也經常拒絕受理。如果幸運的話,案件或許上得了法庭,但是冗長的訴訟過程,使施暴者的親屬有足夠時間去恐嚇被害人,為了往後的平安,被害人常常只好以撤銷告訴收場。像上述案例,大多數的被告如今都保釋在外,讓該村落其餘的佛教徒更加恐懼。

     目前印度總人口中,賤民階級約佔六分之一,或多或少都有類似的被歧視經歷,數以千計的人生活在不斷暴力的陰影中,更多的人在羞辱及歧視中度日,他們至今仍然只因為出生背景,而成為被憎恨、侮辱及嘲弄的對象。即使在某些城市中,階級制度已經不如古代的粗暴,但畢竟在這個社會上,仍然存在著一群人,出生在被隔離的社區,被視為「碰觸不得」、生來卑賤,因此為其他的人看不起,這些人終將因此而懷著深深的怨恨及無力的不安全感。只要有人依然會因過去的名稱而受苦,如果生活可怕的貧困仍然存在,如果沒有好的教育,如果仍然是有限的就業機會,彼此間得不到鼓勵的話,這種處境只會更加惡化。

     未來將何去何從?在西方人的印象裡,甘地一向是賤民階級的救世主,但他從來沒有為他們指出一條正確的方向,甚至到死前仍然支持基本的種性制度,他曾經造了一個字”Harijan”來稱呼賤民,意思是「神的子民」,但如今已經沒有人再用這個像是給點恩惠的字眼了。至於各個共產主義政黨,只致力於發展馬克思主義所主張的社會,對印度的這種社會結構毫無敏感度。中央及地方政府雖然意識到這些對賤民階級的暴行,也通過了相關法令來解決問題,但法令卻常常沒有執行,而且政府根本沒有觸及到問題的根本--造成歧視的社會結構。

     對於這個廢除賤民階級與種性制度的決定,唯一不妥協的人就是安貝卡博士,這是為什麼在所有賤民階級的聚落裡,看到的是安貝卡博士的塑像,而不是甘地的,也是為什麼愈來愈多的人開始慎重思考他的答案:為了生命的尊嚴、自我的尊重與進步而皈依佛教。在皈依運動中,他曾經宣示過:「我們已經找到了新路,這條路將領著我們邁向進步,這是一條我們自己選擇的路,讓我們要無畏的向前走吧!」但是眼前的路並不好走,當佛教徒及賤民努力的改善自身處境時,許多所謂的「高等階級」卻非常憤恨,而且也極力的在反撲,Kherlangi的案件就是個例子。

注釋:

1. 古來印度的階級制度分成兩類,一類為種性階級,係從梵天出生的人種,名為varna,依據不同出生的部位分成四種階級,即:婆羅門(Brahmins)、剎帝利(Kshatriya)、吠舍(Vaisya)、首陀羅(Sudra)。另一類則不從梵天而出生,階級更低,屬於種性階級之外,名為jati,亦名Untouchables,即賤民階級,分為三類:Scheduled Castes,今日則稱為Dslits;Scheduled Tribes,又稱Adivasis,即印度之原住民;及外來人,於此三類中又各分為許多等級,這類種性階級外的人,不能與種性階級的人共居於一個地區,因此以comminuity(社區)表示他們聚居的地方。
2. 賤民階級中亦有許多等級,安貝卡博士出生的等級稱為「Mahar」。
3. 該黨一向被認為是極右翼的印度教政黨。

 

 

 

 

教師簡介

 

電 話:886-3-4987325

傳 真:886-3ㄩ-4986123

意 見 信 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328010 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facebook

youtube

© 2022佛教弘誓學院 版權所有
網站導覽

 
 
 
 

 

 

 

 

學團簡介

宗旨沿革

弘誓文教基金會

弘誓菩薩學團

佛教弘誓學院

法界出版社

建院緣起

 

人物特寫

臉書留言錄

先讀為快

著作一覽

人物特寫

人間佛教禪法

近期禪修訊息

著作一覽

東方宗教養生學

學院導師:印順長老

精神導師:昭慧法師

精神導師:性廣法師

現任院長:圓貌法師

各科教師簡歷

我要捐款

 

 

招生入學

選課

每月出席

學院章程

 

 

 

 

影音專區

圖像集錦

法音宣流

東方宗教養生學

 

各期學報

 

訂閱電子報

本期電子報

歷屆電子報

 

 

出版新訊

價格

出版品介紹

電子書下載

線上購買

         

學術活動

 

 

 

 

歷屆校友榜單

與我們聯絡

會務公告

活動訊息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金剛波羅蜜多心經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臺灣佛教研究中心

關懷生命協會

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高雄推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