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誓雙月刊

我們的恩師

慧寂、慧澄恭撰

  我們的恩師,日慧老和尚,俗名佘化龍,生於民國十五年五月九日,祖籍湖北省陽新縣。他是書香子弟,父親後來從商,並從事國民政府地下工作,母親體弱,在他十九歲時病故。民國三十八年大陸易手,佘家被打入黑五類,父親為國殉難,師父隻身逃至香港。後響應胡璉將軍號招青年軍而投筆從戎,最初分派於陸軍官校,為第廿二期政工,因成績優異,轉任空軍總部參謀官。民國五十二年因眼疾申請退伍(為假退伍),後轉至空軍至公中學校擔任史學教員,延至民國五十六年正式退伍。

  師父早於大學求學時期即已接觸佛法,來台後在至公中學教書時,為研究中國理學而再度接觸佛學。由於對部分佛理一知半解,為求深入而開始學佛,並至台北慧日講堂聆聽印順老法師講經,也因此有緣於民國五十二年九月皈依於印公座下,自此展開師父一心學佛的後半生涯。從民國五十二年起至五十六年正式退休以前,每年寒暑假師父必到獅頭山.元光寺借住鑽研佛法。正式退伍時年四十一,因嚮往僧團生活曾求剃度出家,但由因緣不具,不得逐願。次年八月終於機緣成熟,在本明老和尚座下剃染出家,隔年於基隆.海會寺受具足戒。

  受戒期間於戒場中認識張澄基教授的母親。張老太太早年皈依貢噶上師,當時師父正苦於修行欠缺師承,得知西藏密教修行次第傳承未斷,故特請老太太引見,認識張澄基教授,由張教授的因緣承接了白教(噶舉派),授阿闍黎灌頂。隨後並於彰化.澄園閉關三年,專修四加行及大手印。此間還寫了一篇〈華嚴法界觀〉(此文曾刊於內明雜誌)因而開啟了他對菩薩道次第的初步了解及爾後深入探討的先機。出關後,掛單於中壢.圓光寺,當時中央大學佛學社正在找尋指導法師,知圓光寺有位善說法者,遂帶領社員前來親近,師父因此與該社社員結下師徒之緣,有人甚至在多年後追隨老和尚出家學佛。當時徐勤安居士也借住於此,因而得以就近聞法。之後師父的上人本明老和尚,受信徒邀請接任中壢平鎮鄉.山子頂.湧光寺住持,特命師父助理寺務,師父於是轉往該寺。徐勤安居士也隨師至此,並隨師出家,法號慧嚴,是師父首位出家弟子,今留學於德國。

  師父有感於顯教的修持法門師承已佚,無人能教,遂欲將藏密的修行次第發揚光大。因慧嚴師的外公出家,任苗栗縣頭屋鄉.慈願寺住持,經此因緣的牽引,並在當地信眾邀請下,師父毅然來到苗栗興建道場——觀自在蘭若。豈料道場興建完成,正欲展開密法修行心要的弘傳,以導正富祕窮禪的偏頗觀念時,尚未堅固的法幢,?遭到時風嚴厲的考驗。因為台灣密教突然盛行,喇嘛紛紛來台傳法灌頂,信眾趨之若鶩,變相地只求灌頂不知求法。事已至此,師父自知時不我予。加上師父體悟到大手印與參禪無異,且參禪比大手印單純,故於民國八十一年第三期工程興建時,將大悲壇城移至頂樓,大殿改奉? 本師釋迦牟尼佛,此後修行法門改為參禪──參無字話頭,並於每年新正期間,舉辦禪七。師父除自任主七和尚外,還隨堂開示參禪法要。此中,民國八十三年還分別為出家眾與在家弟子各別舉辦一場。這樣直至民國九十五年才因年邁而停辦,改為內眾兩週的禪修。除此之外,平常週日固定舉辦一日禪修,以為內、外二眾的共修項目。

  師父建此道場,目的為修行,故立名「蘭若」。早年他本想閉?,專意實修,奈何事與願違,病障重重,時修時輟,不得已改弦易轍,為弟子們開堂講課,同時也在諸大佛學院授課。例如:

1. 民國七十二年應如悟法師聘請,於圓光佛學院高級部講「華嚴思想」。
2. 民國七十四年應星雲法師之邀聘為中國佛教研究所男眾部教師,講「華嚴思想史」。
3. 民國七十六年至八十三年受聘於新竹.福嚴佛學院高級部,開講「中觀宗義」。
4. 民國七十七年曹剛法師辦青年佛學夏令營,應邀講「中觀二諦論」。
5. 民國七十九年至八十一年傳授香光寺尼眾「觀音法」,八十一年時還受聘為香光尼眾佛學院教師,講岡波巴大師的《大乘菩薩菩提道次第廣論》。

  民國七十七年新正禪修期間,師父染患腸炎,腹瀉不止,為不擾大眾用功,延至元宵前夕才住院治療,又因醫生忽略他過瘦的體型用藥過量,造成永久傷害,自此到死,皆為腸疾所苦,尤其晚年更是腸熱難忍,苦不堪言。雖如是,為法為教仍治學、講課不倦,不敢悚忽!此後著作陸續由慧炬出版社出版成書,計有六書。其中部頭大的有三套:《佛教四大部派宗義講釋》、《華嚴法海微波》、《伏心寮聞思集》,每一部都分上、下兩冊。《佛教四大部派宗義講釋》一書,其弟子慧澄曾於台中.慈善寺開課,先後共費二百五十多小時始終其業,並作成mp3光碟流通,頗受好評,此書因而成為部份佛學院的教科書。另三冊是單行本:《佛法的基本知識》、《禪七講話》、《般若心經略說與金剛經箋註合刊本》。其中以《禪七講話》廣受青睞,法鼓山禪七開示即是採用此書作為教材。《金剛經箋註》是師父最後的遺著,擬與《般若心經略說》合刊為一書,目前尚未出版,只有影印本。另有《金剛經》自誦校點本,是師父親自標讀,易於解經與讀誦。

  師父剛於今年四月二十七日圓滿講完《金剛經》,自此老人的身體每況愈下,但仍為法忘軀,五月間又寫了一篇〈入中論疑文條辯〉。好像有預感似的,寫完隨即為內眾解說。六月初舊疾趨重,是月十二日(農曆五月九日)過完八十三歲生日後,於十八日北上台大醫院就醫,經一星期的住院治療,腸胃已見改善,不再灼熱難當,胃口也轉好。怎知,腸胃好轉,卻又因為醫院冷氣而著涼感冒。初時並不嚴重,也未加注意,即辦理出院。回蘭若後,咳嗽加劇,本以為吃吃成藥即可,老人的心仍繫於法上,離再次住院只有五天的時間,又寫成了一篇〈入中論四諦義辯〉,初稿已成,尚待定稿。未料感冒加重,忽冷忽熱,高燒至三十九度多,偏偏當天是星期假日,就醫不便,因而自行服消炎解熱藥,高燒因而緩解,也能進食,以為漸能好轉。因先前發燒時曾與其主治醫師聯絡,醫師於星期一早上來電告知,可以北上住院治療,於是六月三十日又再住進臺大醫院,豈料此去,病情不但未見改善,反而迅速惡化,於七月五日凌晨兩點許接到院方病危通知,至七月六日早上九點四十五分因肺炎病故於臺大醫院。遺留未完稿於手提包內。

  師父病危時,親口告知主治醫師:他不急救,並願將遺體捐做醫學解剖研究之用。直至最後,老人意念清楚,心不顛倒,毫無畏懼地面對自己的無常,從容不迫地追隨文殊行履,何等灑脫!成為弟子們與週遭醫護人員心目中的最佳僧侶典範。遺囑中也囑咐不得辦追悼會,不發訃文,一切從簡。弟子們不敢違逆師命。今謹以近三週的紀念共修功德,?向恩師與法界眾生共成佛菩提,實難報師恩於億萬分之一。走筆至此,哽咽悲痛,嘆良師遠離,慧日已闇,從今爾後,難再聽聞恩師的法音及教誡,曷已欷歔!
 

 

 

 

教師簡介

 

電 話:886-3-4987325

傳 真:886-3ㄩ-4986123

意 見 信 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328010 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facebook

youtube

© 2022佛教弘誓學院 版權所有
網站導覽

 
 
 
 

 

 

 

 

學團簡介

宗旨沿革

弘誓文教基金會

弘誓菩薩學團

佛教弘誓學院

法界出版社

建院緣起

 

人物特寫

臉書留言錄

先讀為快

著作一覽

人物特寫

人間佛教禪法

近期禪修訊息

著作一覽

東方宗教養生學

學院導師:印順長老

精神導師:昭慧法師

精神導師:性廣法師

現任院長:圓貌法師

各科教師簡歷

我要捐款

 

 

招生入學

選課

每月出席

學院章程

 

 

 

 

影音專區

圖像集錦

法音宣流

東方宗教養生學

 

各期學報

 

訂閱電子報

本期電子報

歷屆電子報

 

 

出版新訊

價格

出版品介紹

電子書下載

線上購買

         

學術活動

 

 

 

 

歷屆校友榜單

與我們聯絡

會務公告

活動訊息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金剛波羅蜜多心經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臺灣佛教研究中心

關懷生命協會

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高雄推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