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誓雙月刊

「四諦框架」+「金剛杵」 研究方法論的驚喜

評〈從「人生佛教」到「人間淨土」──聖嚴法師對人間教法的抉擇〉

釋昭慧

       因自身常講與常看「人間佛教」的議題,乍看林其賢教授的論文題目〈從「人生佛教」到「人間淨土」──聖嚴法師對人間教法的抉擇〉,心想:還有什麼新意?怎麼可能還有新意?

       但拜讀論文後,眼睛為之一亮,發現林教授對近代推動人間佛教三大師:太虛大師、印順長老、聖嚴法師的思想浸淫甚深。入乎其中,出乎其上,做出統合,統合之中又有辨異,能分辨出其差別;所做的統合並不籠統,辨明差別也不是去區分敵我,這跟林教授的人生涵養應有很大的關係!

舊題材卻見新意

       林教授的論文很亮眼之處,其一就是「以四聖諦為框架」的方法論,很道地地運用佛教的四諦。在中國佛教史上,充分運用四諦而出神入化的,就是天台宗的四種四諦,而且天台宗還運用四種四諦的理論,作為判識藏通別圓化法四教的重要內容。

       林教授以四諦的框架,做為研究三大師思想異同的方法論,而且在框架之中,還運用印順導師曾多次所舉無著菩薩「金剛杵」的譬喻,來說明佛法學習的修證過程是「首尾粗大而中間細」。

       有關「中間細」的部分,林教授指出,這是屬於問題的癥結,以及三大師所提出的宗旨;也就是問題癥結出在哪裡,要怎麼解決問題以達到理想境域,這是三大師提倡人間佛教的宗旨。在前面,每位大師面臨的時代處境不太一樣;而後面,三大師們要解決問題而提出的方案,容或有些差異。撰文者從這樣的理論框架切入,而不是平面地敘述三大師的思想,這是本文讓我覺得非常驚奇之處。

       「在當前佛教所處困局(苦)與問題癥結(集)的體會相同,佛教發展方向、基本精神與宗旨(滅)的把握相同,於是而言其為『大同』。而在此基本精神與方向的確立後,其具體實踐方法的安排(道)有所差別。此為『小異』。」(林文引文)

       太虛大師與印順長老的思想與事蹟,對我來說都已非常熟悉,這篇論文關於兩位大師的部分內容,對我而言可說是複習,但撰文者用四諦的框架去整理他們的理論,是其特色。本文最主要的是談聖嚴法師的思想,看得出林教授花了很多的工夫去整理它。同樣地,他提到「中間細」的部分,點出問題的癥結與立論的宗旨、行動的目標在哪裡。這是三大師相同的地方,這是「大同」之處;而「小異」在哪裡呢?林教授一一從聖嚴法師思想中加以耙梳。

       「小異」之處,還是可以回歸到「金剛杵」的理論。雖然他們的時代因緣,所謂大的問題癥結——聖教衰、眾生苦——是一樣的,解決問題的方向——人間佛教——是一樣的,但面對的情境還是有些不一樣。例如:聖嚴法師面對的是華人社會與西方社會各種不同的人群,這教導對象文化層面的複雜度,比起太虛大師、印順長老的時代,猶有過之,那是金剛杵上端「大」的部分,對應於此,下端「大」的部分提供的解決方案也因此更為複雜,需要重新釐清教法的適應性。於是下面所提供的方案,與上面所看到的問題,產生了連帶關係。例如:當他需要度化許多有神論者、西方的一神論者,發現如來藏學說對他們會比較相應,這時他雖同樣舉揚如來藏學說,與太虛大師以漢傳佛教為依歸,認為大乘三宗以法界圓覺宗最高的那種判教心情,還是很不一樣的。

如來藏與性空的抉擇

       有一點很值得注意,聖嚴法師的思想,還是以「性空」為本的,這一點要不是林教授特別提出,可能會被人們忽略。因為聖嚴法師寫了很多禪宗、天台、華嚴等等相關著作,也特別強調要弘揚漢傳佛教,甚至特別提到如來藏。因此一般會認為,是不是聖嚴法師和太虛大師一樣,宗本如來藏思想?但本文寫得非常清楚,聖嚴法師是立足在一個「融攝」的立場,他個人宗本「性空」的立場並沒有動搖。但在融攝當代社會的人心,以及西方的有神論者方面,他提出了可能達到效果的路徑,就是講述如來藏思想,這正好符合如來藏被視為「為人生善悉檀」的教學特色。在這裡,林教授特別提到關於聖嚴法師對如來藏學說的抉擇,是本文很大的貢獻。

       「太虛大師以漢傳佛教為依歸,以如來藏為思想根據;印順導師以印度佛教為依歸,以性空為基本根據,兼攝如來藏;聖嚴法師則亦以印度佛教為依歸,以性空為根據,但高度同情如來藏。在取據上雖有差異,但共同的精神則完全相同,均是佛法在人間流傳,利濟人間。」(林文引文)

       還有,林教授也提到聖嚴法師的實踐部分。法師畢竟不是在金字塔頂端做純理論,他還腳踏實地攝受中外菁英;不只攝受知識菁英,他還接引一般民眾。於是要如何開展這一條實踐的道路?在這樣的情況下,包括修行十善的戒律觀、組織僧俗四眾體系、社會關懷,乃至修行上從知識階層接受度高的禪法,到庶民皆宜的觀音法門,他可以說是全面地將論述配合著個人修行與社會關懷。從聖嚴法師的思想——理論到實踐所貫穿的原則,這是將金剛杵下端寬大的部分,作了放大特寫,非常精彩。

       此外,我想補充說明,關於聖嚴法師的思想,林教授耙梳出了金剛杵上、下端的殊異之處。雖然前面提到聖嚴法師面對著佛教弘傳西方,接引西方有神論者的背景,但另外一點,我們不能忘記,聖嚴法師是一位廣義的中國人,對中國文化,特別是中國佛教文化,有一份歷史傳承的感情,這一面向必須也要納入其中,方能理解他為何以宏揚漢傳佛教為己任。畢竟人是感情的動物,這是法師生命感情的一部分,他當然希望在藏傳、南傳佛教弘布全球的同步,把漢傳佛教的特色也弘傳出來。

緣起論的生命關懷

       張瓈文教授問及有關「佛教倫理學」的問題。

       人間佛教也可從聖嚴法師有關倫理面向的思想下手。在聖嚴法師的著作、座談或演講中,常常會針對當代倫理與環境議題,發表言論,所以關於倫理學的素材是相當的豐富。至於佛教倫理學可以從哪個核心點出發?這是可以進而深究的議題。我過去作倫理學研究時,認為如果要從當代世界佛教各語系中,找到最大的公約數,還是要依「緣起論」來建構。

       如果依「緣起論」來建構,針對個體生命部分,將可推演出「護生觀」。對生命的關懷,不只是針對人類,那是超乎人類沙文主義而普覆一切有情的;對於整體環境的部分,生態學論述常重視「整體論」,甚至對強調個體關懷的「生命中心主義」會提出質疑,但從佛法來看,並不是只講整體論或只講個體論,因為有時強調整體,會犧牲個體的幸福、意願與特色;只強調個體,又會無視於環境與社會的大局。佛法還是要強調「中道」,亦即「不落兩邊」,不會為整體而犧牲個體生命的幸福歡樂,也不會忽略整體的環境、生態與社會的平衡、和諧等等,從整理與個體之間去做辯證的平衡。

       雖然我無法馬上舉出,聖嚴法師的相關著作中,有哪些部分是重視整體、哪些部分是重視個體,但就我片段的記憶,聖嚴法師兩者都有考慮。所以「心六倫」實際上並不只提到個體要對其他個體生命給予關懷,還包括對社會、環境的責任。

       當代人間佛教立足於世間,與社會對話,從「緣起論」是一個很好的方式。當然也不能否認,像慈濟宗門從「如來藏」入手,也貢獻很多。所以從功能論來說,不妨接受鄧小平的論調:「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因此如果有人用「如來藏」核心理論,來建構對個體與整體關懷的佛教倫理學,我也樂見其成。

──原刊於99.7.6《人生雜誌電子報》第323期

 

 

 

教師簡介

 

電 話:886-3-4987325

傳 真:886-3ㄩ-4986123

意 見 信 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328010 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facebook

youtube

© 2022佛教弘誓學院 版權所有
網站導覽

 
 
 
 

 

 

 

 

學團簡介

宗旨沿革

弘誓文教基金會

弘誓菩薩學團

佛教弘誓學院

法界出版社

建院緣起

 

人物特寫

臉書留言錄

先讀為快

著作一覽

人物特寫

人間佛教禪法

近期禪修訊息

著作一覽

東方宗教養生學

學院導師:印順長老

精神導師:昭慧法師

精神導師:性廣法師

現任院長:圓貌法師

各科教師簡歷

我要捐款

 

 

招生入學

選課

每月出席

學院章程

 

 

 

 

影音專區

圖像集錦

法音宣流

東方宗教養生學

 

各期學報

 

訂閱電子報

本期電子報

歷屆電子報

 

 

出版新訊

價格

出版品介紹

電子書下載

線上購買

         

學術活動

 

 

 

 

歷屆校友榜單

與我們聯絡

會務公告

活動訊息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金剛波羅蜜多心經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臺灣佛教研究中心

關懷生命協會

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高雄推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