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誓雙月刊

佛誕放假運動始末(中)——運動背景、決策考量、運動過程與運動成效

釋昭慧(玄奘大學宗教學系教授)

【接續《弘誓》雙月刊第100期】

八、召開成立大會

          三月十九日,在高雄縣阿蓮鄉光德寺正式召開佛誕放假促進會成立大會。之所以選擇這個時地,是因為淨心長老是中佛會理事長,那一天此地將舉行中佛會會員代表大會,他希望這兩個會合併舉行。但是沒有想到,中佛會內部有人劇烈反對佛誕放假運動,所以臨時分成兩項會議:他們在大殿舉行中佛會會員代表大會,我們則在側面拐進去的講堂裡,舉行佛誕放假促進會成立大會。剛開始,先到來的幾位法師、居士志工想要把連署書、文宣資料放在那邊,執事人說不可以,絕對不准他們放,後來我們來到,立即請身兼光德寺方丈的淨心長老出面,寺方這才不再為難我們,這才順利展開了會前場地佈置工作。由此可知,教界還是有許多人,非常明哲保身,很忌諱這種張力較高而對立性較強的運動。
     
          那天促進會成立大會非常圓滿,悟明長老、開證長老、心定和尚、傳道法師、法光法師等來到,大家熱烈響應該項活動,並決議:四月七日晚由促進會自己辦晚會,以便宣揚「佛誕放假」之主題。悟明長老已是將近九十歲的老人家,竟然清晨就從台北兼程南下,到成立大會快結束時才趕到。他一進來就說:「哎呀!我一來就被引進大殿,參加他們的會員代表大會。多無聊呀!我在那裡乾坐了好幾個鐘頭。我是特別為了成立大會而來的,不是為了會員大會而來的!」他這一席話,深深打動著與會法師居士。
     
          諸山長老法師之外,還有觀音鄉郭榮宗鄉長。他接到了邀請函,這份邀請函是寄給所有立委、民代、地方政府首長的。郭鄉長親自與夫人從觀音鄉趕著開車過來,在會議中充分地表達了他支持佛誕放假運動的心意。他不但說到,而且做到,回去後立刻把簽署表散發給各村村長、幹事,請他們發動村民連署,甚至在觀音海灘的「淨灘」活動上,鄉長與夫人還特別設了一個攤位,拉起紅布條:「佛誕耶誕通通放假」,發動鄉民前來連署。這些鄉民並不見得是佛教徒,可是也都歡喜連署,光是觀音鄉就簽出了兩千多人。
     
          中佛會的會員代表大會,則將是否支持「佛誕放假運動」,納於第六案討論。到第六案開始時,主席淨心長老叫淨耀法師到會說明,淨耀法師請筆者一起過去,筆者請戒兄蓮懺法師也過去旁聽。淨耀法師溫柔敦厚,徐徐解釋著運動的意義,底下的人交頭接耳,根本沒有在聽。蓮懺法師看了捏一把冷汗,趕快寫了一張紙條給他:「等一下請昭慧法師上去講,幫你補充意見。」果然淨耀法師在講完後,建請大會:「請促進會新聞組長及發言人昭慧法師上來補充意見。」
     
          筆者趕快一個箭步跳上講台,開始向中佛會法師們侃侃而談。筆者陳述行憲紀念日的無意義與不公道,也向他們分析: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發起「佛誕放假運動」。最後筆者還慷慨激昂地表示:「我們要有這個信念:我們是出家人,我們無兒無女,我們怕什麼?可是政治人物絕對有所懼,他們要名、要利、要權力。他們想要的這些,我們一無所求,我們怕他們做什麼?我們應該要站出來,如果他們這一次不給我們挽回公道,第一、我會學宋省長(指前任省長宋楚瑜)的「台灣頭尾走透透」,到處請人連署,甚至不惜從台灣頭走到台灣尾,發起個「佛誕放假,千里苦行」運動,請台灣人民支持我們;第二、如果政府再不理會我們,那就在總統大選中見真章。我將幫阿扁助講,從台灣頭站台站到台灣尾,一定要告訴台灣的佛教徒:「佛誕如果要爭取放假,總統就要換人來做!」
     
          後來有一回,開證長老看到筆者,說:「昭慧法師,誰敢不怕你!」筆者說:「怎麼會呢?」他開玩笑地說:「誰敢不怕你?你都要去幫阿扁助選了,誰敢不怕你!」
     
          這一番慷慨陳詞,突然間全場都非常安靜,沒有人再交頭接耳,聽完後即響起熱烈掌聲,第六案就這樣通過了。筆者一下來,隨行拍照的悟真師告知:有兩位男眾法師一邊認真聆聽、一邊說:「哇!有夠恰!有夠恰!」他本來懷疑,這兩個人到底是支持還是反對?等到一聽完,兩人立即熱烈鼓掌,這才知道原來他們也是支持的。佛誕放假促進會成立大會當天,就這樣同步獲得了教會體系的全面支持,因此可以算是非常圓滿成功的。
 

    
九、青年公園傳燈大會

          我們繼續風塵僕僕拜會諸山長老,有時因為我們太忙碌,沒能去兼顧全面的拜會工作,很擔心長老會以為我們拿架子,憑什麼我們幾個小毛孩子就發號施令起來?但有時候也真難為,畢竟我們只有兩隻腳、兩隻手,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還是難免有禮數不周的地方。
     
          在那之前,筆者常因理念不同,而行文批評慈濟功德會,可是那次也只好硬著頭皮,與幾位青年法師一起去花蓮靜思精舍,拜會慈濟功德會領導人證嚴法師。還好,證嚴法師很慈悲,她只是淡淡地講了一句:「我們要多多互相了解!」
     
          證嚴法師向我們談了許多大陸賑災方面的事,到後來言歸正傳,聽完促進會的訴求之後,證嚴法師很誠懇地告知,她不方便加入連署,但會用其他方式來表達她的支持。我們告訴她:四月七日晚上在青年公園,將舉行「慶祝佛誕傳燈大會」,凝聚教界的力量來促成佛誕放假,四月八日在中正紀念堂,則將舉行浴佛大會。請慈濟提供蠟燭給我們四月七日晚上傳燈之用。法師很爽快地說,我們需要多少,她就提供多少。我們估計會有六千人左右參加盛會,因此她請慈濟提供了六千份蠟燭。
     
          記得在請證嚴法師連署時,筆者看她頗為猶豫,不太忍心,於是表示:「法師,您倘若有為難之處,也不要太過勉強!」法師見到筆者體諒,於是真誠告知,這樣會被「點名做記號」。筆者一想也對,慈濟與法鼓都是家大業大,容易動轍得咎,所以真的是不要太為難人家。於是主動說:「那麼,法師您就不要勉強了。」訪談結束出來後,淨耀法師說:「妳如果不開口,我一定會讓證嚴法師的連署到手!」
     
          能夠拜會的都拜會了,沒有拜會的,不是表示他不夠「大尊」,而是在千頭萬緒的佛誕放假運動中,我們已耗盡心力,實在抽不出更多拜會的時間了。就這樣,到了四月七日晚間的傳燈大會,從北中南集聚來眾多法師居士,當天的場子來賓超出五千人,擠得青年公園露天會場為之滿座。筆者所設計的口號:「佛誕放假,耶誕放假;佛誕耶誕,通通放假。」在兩位司儀(海濤法師與筆者)帶領之下,呼聲振天,確實帶動了很大的群眾熱情。
     
          對那些支持過筆者發起社會運動的政治人物,筆者自問也應投桃報李,因此助講在所難免,但筆者向來視「為政治人物助講」為苦差事,因為作為一介溫文儒雅的讀書人兼靜默觀照的修行人,筆者實在不習慣這種激情場面。不料待到參與觀音像事件與佛誕放假運動,筆者卻因此而「功力大增」──學會了如何點燃群眾的熱情,那就是:講詞力求簡潔,口號簡短有力,千萬不要慢條斯理地說理敘事,必須時不時與台下群眾作些應答互動。這些在過往助講時耳濡目染的技巧,此時都派上了用場。所以整個場子熱情沸騰,宛如一場大規模的選舉造勢大會。
     
          邀集的貴賓有佛誕放假促進會榮譽總召集人悟明長老、總召集人淨良長老、淨心長老、副總召集人台灣省佛教會理事長法智長老、中華佛教護僧協會理事長開證長老、代表星雲大師前來的心定和尚,以及明乘、晴虛、如虛長老、傳道法師、法光法師、遠從美國返台的妙峰長老。政界人士有民進黨黨主席林義雄、國民黨鍾副秘書長榮吉,以及立法委員沈智慧、施明德、葉菊蘭、邱垂貞、湯金全、吳光訓、廖學廣、陳鴻基、穆閩珠、葉憲修、張蔡美、郭素春、觀音鄉郭榮宗鄉長。社會菁英有台大數學系楊維哲教授、中央研究院民族研究員林美容教授、舉行髮筆墨藝之義賣的野夫居士與王令麟委員夫人蔡咪咪女士。蔡咪咪是台灣六十年代的紅歌星,特為本次活動,而在東森電視台以走馬燈播放消息。還有東吳大學的林建隆教授,一向支持我們提倡動物權與女權,筆者請他支持佛誕放假運動,他不但公開支持,而且還寫了一首新詩:〈那一天,讓我們一起坐下〉1,在當天公開朗誦。
     
          傳燈大會非常成功,情治單位對我們有相當大的顧忌,難為諸山長老法師,雖然難免與黨政要員走得很近,人情包袱也大,但都慨然前來支持。榮譽總召集人印順導師雖因病緣不能到來,但特別請弟子明聖法師親自帶來十萬元的捐款;悟明長老忍著眼痛蒞會,也捐了十萬元給我們。那不是金錢數目大小的問題,捐款透露的是長老們的殷重期許,這讓我們倍覺鼓舞!

十、台北市浴佛大會

          四月八日的浴佛大會,是由台北市縣佛教會共同主辦的,由於擴大動員的緣故,參加大會人士有一萬人左右,較諸往年眾多,所以也顯得壯觀。由於事前已經知道,佛教會面對著黨政要員「關切」的巨大壓力,因此我們不敢期待能在大會現場公然提倡佛誕放假,只是獲得理事長淨良長老慈允,前來擺設攤位,爭取與會法師及信眾連署。
     
          當天禮請了中長老擔任大會主席。了中長老對筆者一向有知遇之恩,當年他在當中佛會秘書長時,我們就在他老人家的支持下,成立了中佛會護教組,一路從事護教運動。觀音像事件發生時,長老從海外回到台灣,立即前來絕食靜坐的現場,表達護念支持之意。這回佛誕放假運動,也曾敦請他當總召集人之一,他一向不好名而行事低調,因此說:「不用不用,不用掛名,做事就好了,我會請志光商工、玄奘大學的教職員、學生全部簽名。」筆者說:「不!不!您一定要掛名!」他說:「不!不!掛名不重要!」筆者坦白地說:「很重要!很重要!我們要利用您的名氣!」他一聽為之莞爾,也就不以為忤地答應了下來。
     
          此時筆者到來會場,一聽是由了中長老擔任大會主席,趕快在大會開始前跑到前面,向長老致意,並說:「長老,您等一下一定要談到佛誕放假,把這個議題夾帶過關!」他說:「好!好!可能不宜談太多,但我會講個幾句!」筆者說:「幾句就好,您一定要講到佛誕放假!」果然長老在接下來的致詞當中,大力呼籲佛教僧信團結,促成佛誕放假的大事。
     
          讓筆者最感意外的是,浴佛大會總召集人淨良長老,在諸山長老及貴賓致詞完畢後,突然向大會公告:「佛誕放假的發言人昭慧法師有沒有來到?請她上來向我們大家講講佛誕放假的意義!」筆者一聽,簡直是樂壞了,因為起先是連想都不敢想的。筆者於是趕忙快步跑到中正紀念堂大廣場的講台上,對大家宣講佛誕放假的意義,講得慷慨激昂,全場掌聲雷動,前排坐著的「伯公」吳伯雄,以及一竿子黨政要員,想必臉都黑了!想來淨良長老的突發之舉,一定跌破了黨政要員的眼鏡,這對執政黨也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像副總統連戰(也是總統候選人),原先聽到教界某位大老告知:「佛誕放假沒多少人支持,只是幾個小孩鬧事而已。」所以對我們的訴求,完全不以為意。我們知情之後,都戲稱那位大老是「夜奔敵營」。但由此也可瞭解:當日發起這項運動,教會人士的利益盤算,是十分複雜的。像淨良長老這樣義無反顧地支持我們,抗拒來自政治力量的威脅利誘,這是令人敬佩的,卻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至今只要想到浴佛大會的這一幕,還是對淨良長老深深地感恩!長老與了中長老同樣是一路支持並護念著我們這些「小朋友」,在重重內外壓力之下,竟然冒著極大的政治風險,用這種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義助我們。

十一、放假決策的黑箱作業

          就在這以後,立法委員沈智慧加入了我們的行列。四月十九日,她在辦公室請到淨良長老與些促進會的年輕法師,向大家分析形勢。原來她軟硬兼施、又哄又騙地調到了人事行政局的原始資料,她說:她要讓教界法師從內心感覺到我們受到了歧視,真心地動起來,因此一定要看到當初耶誕放假相關決策的原始資料,看看到底當初十二月二十五日是怎麼會變成放假日的。
     
          最早于斌建請政府將耶誕列為放假日的整個決策過程,這部分文件已經調閱不到了。但是本次週休二日調移放假的決策,還是可以找到相關文件。文件攤開來一看,這才發現個中有詐。
     
          原來民國八十六年十月三十日,人事行政局會同考試院發佈公文,本來確實是將十二月二十五日的行憲紀念日取消放假,是名「調移放假」──調移至星期六的放假日。沒有想到事隔一年,到了八十七年十月十七日,忽然行政院來了個最速件公文,規定要把這一天當作假日。它的副本知會單位,包括總統府秘書處,可見得總統府高層有在關切這件事。
     
          可是從頭到尾,這份公文都沒有經過考試院。其實任何公務員的假日,應該要透過考試院會同人事行政局發布命令,因為公務員的銓敘乃至放假等事,與考試院有關。可是這次竟然完全沒有知會考試院,就由行政院單方面下達命令。十月十七日的公文,才請人事行政局更改紀念日及節日實施辦法,十月三十日就立刻發布,而且當年立即實施。很多的大專院校,原本是把那天訂為期中考日,免得學生去耶誕舞會飆舞,結果臨時措手不及,趕快更改考試日期,這對學校行政形成了極大的困擾。
     
          由此可見,強勢宗教的政治影響力,是多麼的可怕!行政院官員仰承上意,當然得貫徹「耶誕放假」的意旨。攤開這些文件以後,答案就出現了,拿著這些文件,沈智慧加入我們的行列,而且非常熱心地陪同我們南下,一站一站拜會諸山長老。

   
十二、中央不動,地方發動

          在當時,中佛會高層似乎有某種顧慮,第六案雖然歡聲雷動地鼓掌通過,可是還是不動如山。於是我們只好製造「葉爾欽效應」——由下而上發起革命。我們拜會台灣省佛教會理事長法智長老,請他無論如何「中央不動,省動起來」,趕快請各縣市理事長來參加座談會,我們願意到會,說明行政院公文所顯示的意義,並講述運動的策略與方法,鼓舞這些理事長們的真誠意願,然後由他們發動所屬寺院進行連署。
     
          四月二十九日,台灣省佛教會理事長會議在中佛會三樓召開。那天不但法智長老親自主持,而且幾位理事長都非常熱誠,屏東縣佛教會理事長天機長老尼,甚至率先說﹕「我願意連署十萬人,請各位理事長跟進!」
     
          於是法智長老表示:大崗山地區超峰寺負責找到三萬人簽署。彰化縣佛教會禪睦法師允諾:彰化縣佛教會負責十萬人。宜蘭縣佛教會依融法師允諾:宜蘭縣佛教會負責十萬人。澎湖縣佛教會心舫法師允諾:澎湖縣佛教會負責三萬人。花蓮縣佛教會地皎法師於會後允諾:花蓮縣佛教會負責十萬人。南投縣佛教會本覺法師允諾:南投縣佛教會負責五萬人。高雄市佛教會會本法師於會後允諾:高雄市佛教會負責十萬人。北市佛教護僧協會蓮海法師說:北市佛教護僧協會負責十萬人。這些恩情,我們點滴在心頭!
     
          法智長老非常率真可愛,說到做到。他與開證長老兩人都是快人快語的,他從此走到哪裡就講到哪裡。包括在彰化有一場大佛重新整修的大會。那天連戰副總統來到現場,法智長老在大會中發言,當著連副總統的面,就公開宣講:「政府歧視佛教!耶誕放假,佛誕卻不放假,我們佛教徒一定要爭取佛誕放假!」大家掌聲雷動。農曆四月初八日,連戰來到大崗山超峰寺參加浴佛法會,他也向連戰表達要求佛誕放假的立場。諸如此類,都給連戰帶來了莫大的壓力。
     
          五月十四日,筆者與文德、蓮懺、性廣、自性、悟真諸法師及立委沈智慧、邱麗珠助理等一行搭遠航班機至高雄,與自圓、海濤法師會合,一行人拜見星雲大師。大師允諾全力支持,佛光會將再聯署二十萬人。大師並教導一些推展本次運動的要領,例如:最不得已時,可號召佛教徒於佛誕日請假一天。這讓我們減少了「背水一戰,只可贏不可輸」的壓力。
     
          離開佛光山後,我們披星戴月兼程趕路,近午夜時分,抵達嘉義天龍寺,拜會嘉義市佛教會理事長會光法師,請其大力支持。深夜一時許告假,翌晨四時許返台北。
     
          第二天(五月十六日)又再度南下,陸續拜會西港信和寺意定長老尼、台南仁德淨修院峰淨長老、高雄縣佛教會理事長圓宗長老、淨心長老、高雄市佛教會理事長會本法師、護僧協會理事長開證長老,並到正在傳授三壇大戒中的屏東寶蓮寺拜會法智長老與天機長老尼,請他們惠予支持。圓宗長老在日月禪寺接見我們,不但留我們過夜,而且第二天還帶著我們,一站一站前往拜訪諸位長老、長老尼。有了這樣的醞釀過程,佛教界顯然是動了起來。
     
          從事這樣全面動員佛教力量的運動,如所預估的,確乎非常疲累。半年來可以說是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經常熬夜趕工,整個身體都垮了下來,但內心時常都抱持著極大的歡喜心與感恩心。
     
          我們就像善財童子五十三參一樣,一站一站參訪大德。罵我們的,如果我們真的有禮數不周的地方,就洗耳恭聽,閉門思過。如果有更好的建議,我們也能有所改進。這樣奮鬥下來,當然也醞釀出了更多的實力。
     
          像嘉義市佛教會理事長會光法師,我們半夜去到天龍寺拜會他,他用親自種的茶葉泡茶招待我們,並且率真地說:「起先我也是反對。某些人是衝著人就反對,我可不是,我只是擔心某些關鍵。」所謂「衝著人」,當然是衝著敝人,因為敝人好死不死,一天到晚提倡佛教界的女權運動,犯了大男人主義的大忌,所以很多比丘對筆者是相當感冒的,只要筆者贊同的,他們一定極力反對,筆者反對的,他們一定極力贊同。
     
          但會光法師可就不是這樣的人,我們請教他,有沒有什麼可以改進的地方,他說:「你們一定要製造工商界的利基,讓工商界覺得這一天放假對他們有利益,這樣就能減少阻力。比如說,你們可以提倡:佛誕日佛教文物流通處八折,素食餐廳八折優待,很多百貨公司也可以八折優惠。」筆者一聽,覺得這是很好的點子。可惜後來還是礙於人力限制,沒有朝這個方向推動實施。
     
          參訪回來之後,沈智慧委員請她的立委辦公室主任陳宏志先生,擬訂了一個法案。立法院倘若通過法案,層級就會高於人事行政局所發佈的行政命令。沈智慧的策略是:「行政院不動,我就讓立法院來動。待到立法院制定成法案時,它的層級比行政命令更高,行政院就得接受。」

    
十三、回應兩種質疑

          在南下參訪之前,五月七日,陳宏志來參加促進會的第五次執委會,提到他所看到的網站內容。他所憂慮的是,看到不知名人士在網站中咒罵佛誕放假。筆者知道再怎麼反對,不出以下兩點理由:第一、工商界會反彈。第二、各宗教難以擺平。相應於這兩者,筆者早已經過沙盤演練,所以向他分析道:
     
          「不用過慮,工商界倘若反彈,我們可以告訴他:三百六十五天,不一定要多一天假日,我們可以跟工商界攜手合作,要求政府取消另一天的政治假日,所以工商界反彈無法構成強烈的理由。另外,在我們的簽署名單中,我已經特別把所有工商界的董事長也列出來,用以證明:工商界也不見得都那麼反彈。再來,各宗教會有意見,這方面也請放心,我在這之前就已經先行作過溝通,道教與一貫道都會支持我們的。」
     
          筆者記得,當時促進會的宗教策略是極力宣導:宗教多元化不是佛誕不得放假的理由,原因有兩點:
     
          第一、亞洲各國也是宗教多元化,如香港、新加坡、韓國等,他們都是宗教多元國家,但是他們的佛誕照樣放假,澳門則將於明年開始佛誕放假。也因此,在順應國際潮流之外,是不是也可以順應亞洲潮流?
     
          第二、台灣佛、道二教一向相親。佛教民間化後,雖然造成了「神佛不分」的現象,但是在本土各種宗教神祇之中、儼然位居最高神格。不信你去問乩童:「誰比較大」,他一定會說「佛祖卡大!」平時我們總覺得這樣不夠正信,可是這個時候,「神佛不分」反倒派上了用場,可見一體就有兩面。一貫道方面,糅和儒、釋、道三家思想,唸《金剛經》、《六祖壇經》,拜彌勒佛與南海古佛(觀世音菩薩),也跟佛教比較接近,所以筆者當時建請各本土宗教信眾,找他們的教會領袖,請他們能夠先支持這項運動,以免自相掣肘。
     
          以一貫道總會秘書長蕭家振先生為例,筆者曾到一貫道總會會館,拜會蕭秘書長,並獲得他的簽署支持。他的個性非常溫厚,向筆者說:「沒問題!我們一定無條件支持。」
     
          道教總會秘書長張檉先生,起先有點不太了解狀況,在浴佛大會過後,筆者看到民生報訪問他對佛誕放假的看法。記者最喜歡的,就是有正反兩造意見,最好兩邊捉對廝殺,這樣才會成為焦點新聞,媒體才有可能「鷸蚌相爭,漁翁得利」,製造聳人聽聞的新聞效果,來提高讀者的閱報率。
     
          那次民生報披載,張秘書長說:「佛誕倘要放假,那我們道教也要放假,很多道親都建議老子誕放假。佛教說他們是本土宗教,我們道教才真的是本土宗教。」(大意如此。)然而如果源出本地的宗教,才叫作本土宗教,「本土」的定義假使這麼嚴格,那麼台灣的本土宗教,應該只有原住民的祖靈信仰,因為連漢民族也都是外來族群呢!所以所謂的「本土宗教」,應該包括已經相當程度漢化的宗教。佛教傳到中國近兩千年,早已融入中國文化之中,在台灣更是隨漢民族移民而將觀音信仰一同帶來,因此稱佛教為台灣的「本土宗教」,是其來有自的。再者,張檉秘書長要爭取老子誕,這點是筆者非常擔心的。因為這個時候本土宗教沒有分裂的本錢。他這種說詞,正好可讓政客拿來作為「佛誕不得放假」的檔箭牌。
     
          筆者因此趕緊打電話給張秘書長,並且向他分析:「耶誕放假對本土宗教太不公平了,我們爭取在先,如果您這個時候也爭取老子誕放假,正好讓政府找到藉口說:『你們通通爭取,我擺不平,就通通都不給。』最後只有讓耶誕繼續享有唯一放假的特權。所以麻煩讓我們先衝刺,我們倘若能衝出典範,佛誕如果成為假日,你們將來要衝刺時,我可以提供經驗,甚至可以請佛教徒為你們連署,但是請先讓我們衝過去,這是爾後其他宗教是否成功的一個關鍵。」經過筆者這麼一分析,他明瞭了!於是很慈悲地答應說:「好!這樣我就知道了,下次面對媒體就知道該怎麼講了。」後來他就不再對外表達不利於佛誕放假運動的立場,並且很善意地對待我們。
     
          所以筆者向沈智慧委員辦公室陳宏志主任說:「你不用顧慮工商界的反彈,也不用顧慮各宗教會有意見,你現在真正要想到的是,一個節日能不能成為國定紀念日及節日,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政治。過去因為基督教在政壇擁有最大的實力,所以他理所當然地把耶誕夾帶過關,但是如今在徹底民主化的臺灣,佛教徒和本土宗教中自認為是佛教徒的人口佔了多數,這也是另一種政治力量。本質上這就是赤裸裸的政治角力,你不用去擔心那些異議,我們怕的只是佛教界不團結,佛教界如果足夠團結,期待佛誕成為假日,那麼在立法院,通過這樣的法案也不算過份!」
     
          他一聽就說:「好!」他本來還想把佛誕訂成一個什麼日,歸類為民俗節日,與端午節、中秋節放在一起,聽筆者這樣分析之後,肯定地說:「那就這樣!乾脆就訂成國定紀念日,跟孔子誕辰、青年節、國父誕辰一樣,就訂成國定紀念日。」
     
          於是這個由陳宏志起草的草案就這樣定版,這也算是一份佛教史或民國史上的歷史文獻。新版的紀念日及節日實施辦法,第一、就原有的八個國定紀念日增列一個──農曆四月八日訂為佛誕日。第二、因為已實施周休二日,所以紀念日未必放假,而假日有六個,增設佛陀誕辰紀念日為假日。

    
十四、立法院中提出法案

          待到我們南下參訪歸來,這個法案業已成型,正好碰到總預算案要在立院二讀、三讀通過,院會期間三黨都在總動員。沈智慧委員於是到處找人連署,總共找到了二百零六個人連署──二百二十五個立委裡,有二百零六人連署,剩下十九個人之中,有部分是基督徒,他們是絕不連署的;但也有部分基督徒很爽快地連署了。還有一些人是因為出國還沒回來,所以在立法院的法案中,它算是破記錄──連署人數比率如此之高的一個草案。這個連署人數龐大的草案提出之後,相對地就構成了行政院很大的壓力。
     
          法案提出當天,是八十八年五月二十八日,那天總預算案正在二讀、三讀通過。當天沈委員找了兩百零三個人連署,當時她算錯了,以為只有一百九十六個人,她想突破兩百人,於是再找了三個人,變成兩百零六個人。還想再找一人時,陳宏志主任提醒她說:「妳再不交出去就完了,十二點以前就要把草案交出去,才可能排上這期院會通過。」這時已經八點半,她趕緊請辦公室秘書把所有連署名單打字、列印完畢,交了出去。秘書處批示:「付委」。
     
          「付委」,就是交付委員會一讀討論,這麻煩可就大了,她希望能逕付二讀,因為如果連署的人夠多,也許可以提報到院會中,二讀、三讀直接通過,不用再經過委員會慢慢討論。當時是王金平先生擔任立法院長,他起先有所顧忌,不方便表態支持佛誕放假運動,但是在這個節骨眼兒,他還是幫了大忙,直接宣布說:「本來委員提交法案的日期是應該截止了,但是念在沈大姐那麼認真連署法案,我們就把這一案排在第四十案──本期院會的最後一案,留待下一次來討論。」就這樣本法案排入了下次議程。
     
          沈委員很高興,打電話給筆者,告知這個好消息。接下來她希望由星雲大師出面請國民黨黨鞭吃飯,希望大師透過聯誼,請這些黨鞭無論如何幫幫忙,讓法案得以逕付二讀,不要再付委討論。若一付委,在委員會中唇槍舌劍作冗長的辯論,變數會比較多。另一方面則請星雲大師安排時間,趕緊拜會各宗教領袖,包括一貫道、道教、天帝教等,以免屆時宗教界出現異議。
 

 

十五、節外生枝的兩節日合併論

          五月三十一日上午,沈委員將草案的補件交了出去。下午六時半,星雲大師在佛光山台北道場宴請國民黨黨鞭:院長王金平、副院長饒穎奇、工作會主任曾永權、中央政策會執行長洪玉欽。席間大師請他們多多支持佛誕法案。
     洪玉欽與曾永權飯後又與星雲大師晤談,建議他:是不是把佛誕調到五月的第二個星期天母親節?這樣就不會影響工商界,省得工商界反彈,不利於將佛誕訂為紀念日的推動工作。
     
          第二天大師打電話給筆者,告訴筆者當天的情形,他說:五月第二個星期天,跟衛塞節──五月第二個月圓日也很接近。他想問筆者的意見。
     
          筆者說:「大師,您絕對不要同意他們,您絕對不要鬆口,因為這根本不是放假,母親節本來就放假。而且將母親節當佛誕日,實在有點不倫不類,憑什麼讓我們靠母親節一起放假?」大師說:「可是他講的也有道理,工商界也有工商界的意見。」
     
          筆者心想:糟了!忘了跟大師詳細報告原先的沙盤演練,是要怎樣「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老人家那麼忙碌,把時間抽出來見政治人物,已經很不容易了,筆者應該先把幕僚作業做好。於是很懺悔地說:「大師!您不用擔心,他講工商界,您就可以這樣這樣回答……。」
     
          大師說:「嗯!這樣也有道理。可是各宗教也有意見,一貫道他們的彌勒誕、道教的老子誕,……」筆者說:「大師!這個您也放心。各宗教的問題您可以這樣這樣回答……。再來,一貫道的彌勒誕,那根本就是農曆正月初一,本來就放假啊,他們何不做個順水人情!至於老子誕,那八字還沒一撇呢!他們說他們的,不可能有真正的實力!在台灣,有幾個人認識老子?」
     
          大師說:「你講的有道理,昭慧法師,我這個人妥協性很高。」
     
          筆者說:「大師!您千萬不要妥協,您千萬不要妥協。」
     
          大師說:「我下午要見黃主文內政部長。」
     
          筆者說:「您千萬不要讓步,您一定要爭取到佛誕就是要在農曆四月初八當天放假!」
     
          他說:「唉呀!光是我一個人講,力量也是不夠的。」
     
          當然,筆者也知道佛教界的情形,有人夜奔敵營、有人在觀風向,看到最後要靠哪邊站,也有大男人主義比丘,為了反對筆者而反對佛誕放假運動,好像他的男性身份比佛陀的誕辰還重要哩!所以他說他勢單力薄,筆者聽了心裡也著實難過!我們有多少籌碼?自己心裡很清楚。
     
          有的法師說:爭取佛誕,基督教會生氣!卻不知他身為佛教法師,何以心心念念想的是「基督教會生氣」?有人說:不用執著,這與解脫無關!筆者總覺得:說不必執著的人,碰到夫妻吵架、師兄弟起爭執的時候,就忘得一乾二淨,執著得可厲害著呢!遇到三寶事就說:我們不用執著!我們沒有多少籌碼可以與人談判,似乎得迫於形勢,接受一個不滿意但可以接受的結論。
     
          但筆者依然還是向大師打氣說:「大師!您絕對有力量的,今天您被政府當作指標性宗教領袖,您如果不點頭,他們是寧願拖,也不敢達成決議的。可是只要您一點頭,他們就會認為沒問題,就是這樣!所以大師您絕對不要妥協。」
     後來教界有許多人責怪星雲大師主張「母親節作為佛誕」,這真是錯怪他老人家了。他對於哪一天放假,其實是沒有定見的。
     
          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早,佛誕放假日與母親節排在同一天的消息,已經先行見報。有一位出家法師打電話來指責筆者。她說,她聽見電台廣播:佛誕放假日與母親節同一天,「這樣不倫不類!怎麼可以這樣混淆視聽?」筆者告訴她:佛陀誕辰紀念日沒改,還是四月八日。她說:「那妳可以向他們說:佛誕日作為紀念日就可以了,不必在母親節放假,謝了!」
     
          她又說:「從一開始,你們就犯了錯誤。妳若一開始推『宗教日』就沒問題,大家都會支持。」筆者說:「當時其他宗教都不動,設『宗教日』誰來支持?要我請佛弟子來支持『宗教日』?如果是『佛誕日』,佛教徒還有可能以宗教熱忱來支持,最起碼可以簽個名,壯壯人氣。」她向筆者說:「最起碼,我支持『宗教日』。」
     
          筆者向她說老實話:「法師!妳如果說要爭取『宗教日』,連我也不想發起這個運動。」她問:「為什麼?」筆者說:「世間不公平之事太多了,我管不完,我的生命有限!我知道妳的意思:耶誕是特權,我們只要訴求宗教平等,由各宗教一齊抗議即可。但是我是吃飽撐著,為了『宗教日』來惹惱工商界?爭取一個放假日,然後做什麼?妳有沒有想過,是因為佛弟子心中有佛陀,才願意這麼做!我心裡有此動力,有此熱情,是為了佛陀!若沒有佛陀,而為各宗教來推『宗教日』,我不知道我的理想在那裡?推這一天假日,是用來做什麼的?」
     
          筆者又說:「台灣大多數人信仰的佛誕沒放假;而且,到現在還有很多佛弟子,不知道佛誕日是那一天,但是,所有台灣人民都知道耶誕日是那一天,尤其是基督教計畫展開『二○○○年福音運動』,要儘量吸收人都成為基督徒,想辦法在耶誕節當天,以各種方法擴大慶祝。我想:身為佛弟子,我該努力以赴,爭取本土宗教的尊嚴。我並不是不贊同妳所說的『宗教日』,但那是最後階段,最起碼我和道教、一貫道都講好了,我們先推動,以後再一起協調。」她說:「我從未聽妳如此說過,妳都只說:佛誕放假。」我說:「白紙黑字,我都寫在文章裡,其中還有建議折衷方式:最起碼,也可以訂二月十九的觀音聖誕日。你可以檢閱看看。」
     
          想想看,當日連佛教方面的異議都那麼多了,怎能怪社會人士搞不清狀況,亂點佛誕與母親節的鴛鴦譜呢?
     
          六月一日下午,星雲大師拜會黃主文部長。那天上午,筆者趕至新竹,參加玄奘大學宗教學研究所的系務會議,心裡七上八下。中午想想不安心,趕快又打了一份備忘錄傳給大師,請他記得:下午拜會黃部長時,如果有人提到工商界反彈,我們可以怎麼講;如果有提到各宗教反彈,我們可以怎麼講。我們要爭取什麼樣的立場,絕對不接受什麼樣的方案。筆者趕快將備忘錄傳給佛光山臺北道場,然後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參加系務會議。會開到三點多,系秘書說是沈智慧打電話找筆者,筆者趕快到辦公室接聽電話。
     
          沈委員告訴筆者,她此刻正在民政司長辦公室中,「與內政部長的溝通過程中,彼此的立場都相當不容易妥協,最後我們達成了協議,就是將農曆四月初八日佛誕,訂成國定紀念日,但是調移至母親節放假,你同意嗎?」筆者說:「哎呀!這怎麼可以呢?我當然不同意呀!沒有放假啊!」她說:「唉!可是也只能這樣了,我的力量也只能到這裡啊!」筆者一聽,心裡也很難過,確實就是這樣,我們的力量也只能到這裡了。
     
          筆者說:「那不然最起碼十二月二十五日是不是可以不放假?」她說:「這個問題我們不要碰!」這也倒是真的。筆者說:「這樣就結束了嗎?」她說:「昭慧法師,不然妳請紀司長跟妳談談!」電話於是轉給紀俊臣司長。
     
          筆者對民政局紀俊臣司長,基本上是心存好感的。就在之前的五月十五日,中華佛寺協會會員大會上,筆者提案,請中華佛寺協會兩百多位會員全力地連署,並動員信徒連署,支持佛誕放假運動,當時紀司長尚未到達。到來之後,他說:
     
          「我已經看到了昭慧法師這個提案。我可以告訴大家,十二月二十五日確實是為耶誕而放假的。民國八十六年,人事行政局長要取消行憲紀念日放假,我就告訴他:『不可以取消,取消會遭來反彈。』他不相信!結果一取消,果然遭來反彈,不但反彈,連梵諦岡都表示嚴重關切。現在人事行政局已經向內政部詢問:到底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因為他們也知道:佛教界在醞釀促成佛誕放假。所以行政院為此將在六月底,召開一個跨部會的會議,我將是會議主席,我會儘力讓佛誕放假成為事實!」大家聽了非常高興。
     
          所以紀司長的話,筆者不但信任,也樂意接受。紀司長告訴筆者:「昭慧法師,我們能做到這一步,也算是某種程度的成功了。」筆者說:「可是佛誕沒有放假,耶誕卻還是照樣放假!」他說:「沒有關係,先訂成紀念日!一步一步來,有了紀念日,將來就可以有機會放假。」筆者一聽,也只能這樣,因為我們的實力真的也只有這樣,筆者也只能黯然同意了。

    
十六、立法院的諸方角力

          在大師見過內政部長以後,行政院對紀念日法案的修訂版,已經有了共識。第三天(六月三日)早上,他老人家又風塵僕僕去拜會道教、一貫道領袖,本來想拜會天帝教領袖李子弋先生,但是他在國外。
     
          六月二日,立法院舉行朝野協商,沈智慧委員所提的法案暫時就放在一邊,因為已經與內政部達成協議,所以改成另行提案,提案內容是:將四月初八佛陀誕辰訂為紀念日,並調移到母親節放假。沒有料到:這項提案的朝野協商竟然失敗。沈委員生氣地告訴筆者,她只注意到新黨的馮定國是基督徒,很反對這個提案,所以拉馮滬祥來說服新黨立委。馮滬祥阻擋馮定國,不讓他發言,所以新黨未出狀況。但是她沒想到,民進黨這頭竟然出了差錯。民進黨當天開黨團會議時,有三位立委表達不贊同的立場,他們認為應該把耶誕也放進去。
     
          筆者一聽,非常生氣,趕快打電話給他們的副總召范巽菉委員。問她:「聽說妳反對佛誕放假?」
     
          她說:「沒有,我們絕對沒有這樣講,沒有反對!」
     
          筆者說:「那為什麼我聽成是這樣呢?」
     
          她說:「啊!不是的,我們是認為,一個法案不可以草率提出!你要顧慮到各宗教!對不對!怎麼能光考慮佛誕呢?是不是基督教也可以考慮在內呢?像道教、一貫道等宗教,是不是也應該放進去呢?我們應該審慎地考慮一套完整的辦法,而不是那麼草率!」
     
          筆者說:「那太好了!范委員、如果貴黨真的那麼重視宗教平等,那請你們在把耶誕放進去成為紀念日的同時,也能夠要求行憲紀念日取消放假!既然是講平等,總不能一個少數人口的宗教,又要裡子又要面子──又要放假,又要得到紀念日的名義。我們現在是挾著幾百萬教徒的心願,來要求這件事情,也已經妥協到答應不放假,只訂為紀念日。這麼委屈的情況下,倘若你們還要幫少數人口,讓享受了五十幾年特權的宗教來搭便車,得寸進尺,這是我所不能接受的。今天佛教只得到面子,但是有面子並沒有裡子──沒有實際利益,基督教已有實際特權,還想裡子、面子都要,世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你們不要忘了:基督徒在台灣僅是少數人口,可以這樣霸道嗎?」 
     
          她說:「可是現在也不只基督教,還有道教、一貫道、其他的宗教啊!」
     
          筆者說:「這個您放心!我們都知道本土宗教沒有分裂的本錢,我已請求他們支持佛誕。你放心!他們都會支持的。我雖非民進黨員,但對你們也是有點感情的,我真的不希望,你們被劃上基督教政黨的等號!」
     
          她說:「怎麼可能?我們是本土性的政黨,當然是重視本土宗教的。我們的黨員之中,本土宗教信仰的人口居多。」
     
          筆者說:「對不起!據我所知,很多長老教會信徒是貴黨的立委民代,而且他們在關鍵性的時刻,往往就踹佛教一腳!」
     
          她說:「哪有?是誰!」
     
          筆者說:「舉個例子,比如立委翁金珠,她趁著中台山一連串事件發生時,竟然要求政府將佛教違建納骨塔拆除,這讓我們佛教界有非常深刻的感受,像那個鄭國忠……。」
     
          她說:「鄭國忠不是立委。」筆者說:「不是不分區立委嗎?」她說:「沒有選上!是前省議會議員。」
     
          筆者說:「他是個牧師,他當年要競選省議員時,還請我簽署,我也大大方方給他簽署了。沒想到佛光山迎佛牙時,他竟然舉韓愈的〈諫迎佛骨表〉。他都不曉得他罵到了他的耶穌老子,有沒有搞錯!因為〈諫迎佛骨表〉是說:佛教是夷狄之教,那耶穌不也是夷狄嗎?所以他也罵到了他的耶穌老子!」
     
          她說:「你們佛教也太喜歡接近那些權貴人士了,動不動慶典的時候都找一大堆黨政要員!」
     
          筆者說:「范委員,妳有沒有想到一點,在佛教有非常多的法師,慶典是從不找政要人士的,你們知道嗎?很簡單!這些慶典是因為媒體報導,你們才知道,可是媒體為什麼報導這些呢?為什麼不報導不找政要駕臨的慶典呢?很簡單!因為有政治人物來到,媒體的攝影機就會來到。所以有政治人物到來的佛教慶典,妳就知道;沒政治人物來到的佛教慶典,妳就不知道。妳怎麼能認定佛教界通通都找些國民黨政要呢?」她一聽,覺得也有道理,筆者於是進一步說:「老實說,縱使他們去找政要,我都很同情,因為佛教真的是最大的弱勢團體,各方面都很不平等!」
     
          她說:「你們佛教是弱勢團體嗎?你們的人口那麼多,你們的資源那麼多。」
     
          筆者說:「人口資源那麼多,可不是在政治上享有特權得來的,那是我們努力弘法而有的成果,可是佛教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弱勢!」筆者於是舉了一些例子,讓她知道佛教的弱勢在那裡。
     
          筆者又告訴他:「真的很希望你們不要被聯結成為『基督教政黨』,很多人都問我說:『昭慧法師,妳怎麼那麼笨?為什麼支持民進黨的候選人?他們是基督教政黨!」確實筆者有幫過陳水扁、謝長廷、施明德、葉菊蘭等人助講,其實筆者也不見得完全支持民進黨,這些筆者助講的人也不等同於基督徒,但是刻板印象既已形成,當然民進黨就容易給人劃上『基督教政黨』的等號。
     
          她說:「何以見得是基督教政黨?為什麼別人會這樣講?」
     
          筆者說:「很簡單!你看你們的黨旗,有一個十字架!」
     
          她說:「那個十字架不是這個意思!」
     
          筆者說:「我也跟佛教徒解釋說不是這個意思,可是佛教徒不相信呀!他們認為:十字架就是基督教的圖騰,這是第三世界的禁忌,有的伊斯蘭國度,甚至把它當作西方世界殖民的象徵,你們竟把它拿來當作你們的圖騰,無論如何會讓本土的佛教認為:你們一定是基督教政黨。所以你們在這個節骨眼兒,真的不能犯錯!」
     
          她聽完之後,說:「這樣!妳能不能把你的一些談話寫下來,我記不得!但我覺得很有意義,會在黨團會議中提出來。」
     
          筆者說:「貴黨團會議什麼時候開會?」
     
          她說:「不一定!有時候星期一,有時候星期二。」筆者說:「我願意到會說明!」
     
          她說:「好!好!如果時間到了,我會再跟妳聯絡。」

    
十七、與民進黨委員交涉始末

          事後,筆者內心裡相當難過。佛教界長期以來,一廂情願地把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國民黨的籃子裡,而國民黨也沒有真心誠意地善待佛教,才會出現耶誕放假的不公待遇。佛教對在野黨太過疏離,等到它已經綠化了半邊天,佛教徒還在緊緊抱著國民黨的大腿,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如今不能怪民進黨民代都是基督教徒,基督教徒在民進黨裡非常得勢。畢竟當年他們在野為民主運動而奮鬥時,基督教徒已伴隨著他們成長,但佛教徒當時又在那裡?
     
          其實,民進黨員確實未必都是基督徒,但少部分基督徒民代聲音大而強勢運作時,就會形成某些不利於其他宗教的政策。所以在六月二日第一次朝野協商時,因民進黨的異議,而宣告失敗。
     
          第二天筆者到輔大上課,抽空打電話給施明德,請施委員無論如何要關心這件事並幫助我們。筆者說:「您想想看,一個少數的宗教,竟然什麼都要,這對我們來講情何以堪?今天我們是因為長期被壓抑,有一股鬱悶之氣,我們不是小裡小氣的!而且話說回來,世界上的慣例都是,人口最多的宗教如果訂成假日也無可厚非。我若移民到美國,敢要求美國政府說要『佛誕、耶誕通通放假』嗎?耶誕本來就放假,那是美國人口多數的宗教!」施明德也認同了筆者的看法。
     
          六月四日,筆者去參加魚夫父親林世庚先生的公祭,在那裡遇到了民進黨立委黨團幹事長張俊雄,他是高雄市前任市長候選人,也是長老教會信徒、現任立委。筆者趕緊向他提到佛誕提案事,他說他知道,已經有人向他提到了。筆者要求他:「黨團會議一定要找我列席,我願意向立委作一說明。」他說:「會的,我會跟妳聯絡。」
     
          直到六月八日上午舉行院會,沈智慧很著急地打電話給筆者,她說:「施明德又在講他的慈悲日、寬恕日,煩死了,你趕快打電話給他!」
     
          筆者趕快打給施明德,施委員說:「那不然你趕快到院會來跟我們談一下,我找張俊雄和關切這個法案的委員,我們大家來作個溝通。」
     
          筆者於是趕緊出發至立法院(當時還住在台北市八德路)。在路途中突然學院打電話過來,說施委員緊急找筆者,不知道有什麼事?
     
          筆者打電話過去,施委員說:因為漁會法審議引起衝突,在野黨聯手提議散會,散會成功,大家已作鳥獸散,他再也找不到張俊雄了。於是筆者又折返學院。
     
          筆者在輔大教通識課程時,有一位經濟系四年級的學生,名為郭建盟,他當時是國民黨立委吳光訓的助理(如今是高雄市民政局主任秘書),他在這件事情上給了許多意見。筆者打電話告訴他,今天民進黨的黨團會議不召開了,因為大家都作鳥獸散了,可能會是明天再找張俊雄,見面談這件事情。
     
          郭建盟很擔心,他說:「老師,固然施明德說黨團會議不開了,要找幾個關切這個法案的委員來開,但是您想想看!他們知道是您要來,誰敢講話?誰願意過來?他們都不過來,到時候如果第二度朝野協商還是生變,又該怎麼辦?」筆者說:「那怎麼辦?」
     
          他說:「老師!我幫你想辦法。這樣,老師您方不方便給我兩張照片、一張身分證影印本,我來幫您辦一張委員助理證!因為朝野協商別人不能進來,可是助理起碼可以在場旁聽。相信如果有老師在場,他們比較不敢亂講話!」
     
          筆者一聽!這也是辦法,所以趕緊照辦。就這樣,師生變成了同事,敝人忽然成了立委吳光訓的助理。
          
          六月八日辦了助理證。八日下午五點多,張俊雄委員請民進黨團辦公室打電話來說,因為黨團會議取消,是不是可以於六月九日上午十點四十分,在黨團辦公室會談。筆者答應了!後來一想,萬一都來了一些基督徒立委,筆者得跟他們唇槍舌劍,是不是最起碼也找幾個佛教徒立委。於是趕緊找邱垂貞委員,卻臨時找不到他,後來趕緊找高雄市立委湯金全律師,他是佛教徒,很爽快地答應了。沒想到筆者才剛打完電話,十幾分鐘後,黨團辦公室又打電話來說:因為明天有二二八受難家屬的記者會,所以是不是能夠改成十點十分?筆者於是又趕緊打電話給湯委員,更改會面時間!
     
          第二天早上十點十分,郭建盟陪著筆者,拿了一張臨時助理證進立法院,直接走到民進黨黨團辦公室,與張委員談了很久,他當然還是在談宗教平等、各委員有意見、我個人很難決定之類的話。
     
          後來記者會先行召開,筆者當時是和平基金會的董事之一,二二八紀念館委由該基金會經營,正好紀念館館長葉博文先生帶著二二八受難家屬來到,原來是為了要調閱二二八事件的檔案,要求檔案解密,讓人們能瞭解歷史真相,所以召開這場記者會。於是筆者也莫名其妙地被葉館長邀到了記者會上。那天很多人在電視上看到了筆者,哪裡知道是為了關切佛誕而去,陰錯陽差臨時上陣的呢?
     
          記者會結束後,繼續與張俊雄會談,他說:「我真的不敢決定這件事,下次的黨團會議我們再來談!」
     
          筆者一聽愣住了!這樣一拖下去,那末當天下午四點,即將舉行的第二次朝野協商,肯定又是破局。筆者說:「您要由黨團會議來決定,要等到什麼時候?你們黨團到時候七嘴八舌,是不是又要拖下去?」筆者心理非常焦慮,這一拖,這一期院會就要結束了,得等到九月以後的新一期院會再重啟爐灶,那豈不是更夜長夢多?
     
          筆者只好直接質疑道:「張委員!您想想看、我對你們民進黨還是有很特殊的感情,因為敝人雖非民進黨員,畢竟還是長期跟你們一同為社運而努力。你們在上次朝野協商時,提出對佛誕的反對意見,後來馬上消息流傳出去,佛教徒紛紛傳說:你們是基督徒的政黨,你們情何以堪?你們值得這麼做嗎?」
     
          他說:「豈有此理!是誰這麼傳的?我到今天下午朝野協商時,一定要提出嚴重抗議!」
     
          筆者說:「我可沒說是誰說的!」
     
          他說:「可是我知道一定是在朝野協商會場的人說的!」
     
          筆者靜了幾秒不講話,然後說:「我已經很善意對待你們,當時佛教報紙的記者問我,是不是要立刻發新聞稿,我還向他說:『暫緩,暫緩!我先問問看怎麼一回事,也許民進黨並不是真的反對,你不要立刻寫出去,這對民進黨會有殺傷力!」
     
          看來談判的原則就是,永遠要先想到對方的利益,而不是一味訴說己方的遭遇與訴求。張委員一聽,感覺非常窩心。
     
          筆者接著說:「您想想看,你們多傻!本來說要提法案,現在不要提法案,是由內政部協調出來的提案,只要把佛誕訂成紀念日而不放假,這其實是由人事行政局公布就可以的,它只是行政命令,為什麼要塞到立法院來?你們要接下這個燙手山芋來與佛教徒為敵是嗎?這對貴黨有什麼利益?」
     
          之所以會這麼提起,是因為之前六月二日第一次朝野協商,民進黨生變,這讓筆者非常憂心,當天晚上,打電話給行政院某高層官員,詢問他說:「難道一定要立法院同意嗎?立法院那邊如果又有基督徒杯葛,怎麼辦?既然已經談判好了,能不能由行政院這邊直接下達行政命令?」這位高層官員說:「是啊!可是國民黨總有某某委員,要以這個提案當成他們的政績!所以就要拿過來做,經過朝野協商,表示他們對佛教的支持,我當然也就不好說些什麼!」筆者說:「這樣萬一不成,你們可不可以拿回來自己做?」他說:「已經送出去了,也很難了!但是朝野協商時,我會親自過去。」筆者實在不好意思出賣這位高層官員,他要筆者千萬不能告訴別人,否則他可會被委員們整慘!
     
          有了這個六月二日得知的線索,因此六月九日與張俊雄會談時,筆者在情非得已下,作了「不必接下這個燙手山芋來與佛教徒為敵」的勸說。筆者接著說:「張委員!您是律師、您最懂法律;湯委員!您也是律師,你們都最懂法律。其實行政命令根本不用透過立法院,為什麼要透過立法院?因為國民黨要收買人心,總統大選在即,他們立委也要業績。好了!你們當冤大頭!你們反對,人家就說是民進黨阻撓。到頭來你們揹了這個罪名,佛教徒對你們產生了同仇敵愾之心,國民黨反而佔到了便宜,你們何必呢?在政治上,你們這樣做是有智慧的嗎?」
     
         他一聽,豁然開解,立刻說:「可是今天就算在朝野協商時,我們表現得相當善意,又有誰能夠為我們澄清?」
     
          筆者說:「您放心!我能夠為貴黨澄清,我在佛教界講話,還算是有公信力的!」他鬆了口氣,說:「可是黨團這邊還有不同意見!」
     
          筆者說:「很簡單!不然您就直接把它踢回給行政院,就說這件事根本行政院就可以解決,不用經過立法院,行政院自己解決好了!可不可以?」

          他說:「好,就這樣辦!」
     
          從民進黨團辦公室出來之後,沈委員趕緊問筆者協談消息,筆者講了個大概,她趕到吳光訓辦公室與筆者會合。筆者問她:「是不是直接交給行政院,讓它成為行政命令,省得經過朝野協商,然後再提交院會通過?雖然張俊雄答應了改變立場,但朝野協商還會產生什麼變數,實在無法預測,我真的是提心吊膽!」她說:「我得問曾永權能不能這麼做。」正好國民黨在開中常會,中常會一結束,曾永權回來,正好要吃飯,就被沈智慧攔截,請他留步。我們就又趕緊衝到國民黨團辦公室。
     
          曾永權的回答很乾脆,他說:「不可以,因為行政院還會面對各宗教的壓力。為什麼給立法院提案,朝野協商、院會通過,然後責成中央主管機構實施行政命令?就是因為等立法院繞過一圈之後,行政院就可以向各宗教說,我們是因為有民意代表的壓力,不得不這樣做,你們若要爭取,也請到立法院來!」
     
          筆者一聽,很像也有幾分道理。總之,政治操作的詭譎,由此亦可見一斑。中午,湯金全委員伉儷請筆者到來來大飯店用餐,沈委員也一起過去,我們向湯委員說明整個原委。他全盤瞭解之後,認為應該將事情簡單化,於是答應回去再找張俊雄委員,向他勸說:朝野協商時就不要為難這件事,讓它通過算了!不要再踢回給行政院了。
     
          每個關卡都非常緊張,筆者下午回去只有一個鐘頭,趕快匆匆忙忙準備一下教材,又趕緊到立法院去,以吳光訓立委助理身份,旁聽第二度的朝野協商。到來之後,坐在朝野協商隔壁的會議室,靜靜地等候消息,過了不久,沈智慧委員出來,告訴我:「OK!提案通過!」
     
          所以筆者那張立委助理證,只有用來進出立法院,卻沒用到旁聽朝野協商方面,因為筆者實在不太好意思用立委助理證進去「旁聽」。一方面經過上午的協談與湯委員的協助,筆者判斷應有利於事態之發展,所以在外頭等消息!
     
          後來沈智慧告訴筆者,一開會就趕快把這個提案當作第一案,大約在四點半左右就通過了。起先她也提心吊膽,擔心民進黨出狀況,沒想到簡錫階第一個就說:「我們民進黨全力支持佛誕為紀念日!」新黨說:「我們樂見其成!」國民黨說:「只要你們沒問題,我們就沒問題!」所以就這樣過關了。湯委員大功告成,就先走了,筆者在會議室裡,非常高興,與沈委員一個一個打電話給諸山長老,告訴他們這項來之不易的大好消息!
     
          最好笑的是,曾永權委員出來時,筆者跟他打了一聲招呼。以前我們反對開放賽馬,也是與他卯上的。因為某些人投資四十億,意圖在台灣推動賽馬,而且勢在必得,卻被動物保護法中我們所推動的「反賭馬條款」擋掉,弄得血本無歸。他向我們笑笑,很親切地打招呼。後來他進去時,沈委員因為要競選黨團書記長,過去跟他談了一些話,出來時沈委員一直笑,一直笑,她說:曾委員問她說:「那個不是民進黨的法師嗎?」她說:「唉呀!你頭殼壞去,就是因為她是民進黨的法師,今天民進黨才會答應通過呀!」他說:「對哦!有影!」筆者聽了也覺得好笑,筆者沒參加民進黨,還真是不符他們的期待呢!
     
          記得在第二次朝野協商前,筆者曾建議沈委員,不要跟母親節合併在一天。林建隆教授也建議筆者:「如此不宜。久了人家會以為:母親節就是佛誕日。」所以筆者曾向諸山長老進言:是不是可以將假日調移到星期天就好,不一定要調移到母親節。而且南傳就是南傳,北傳就是北傳!南傳五月月圓日,北傳農曆四月初八日,各過各的佛誕,就是這樣!不然久了真的會被混淆,讓人民搞不清是哪一天。
     
          因此提案版本的定版內容就是:「請中央主管機構儘速通過紀念日及節日實施辦法,將農曆四月初八日佛陀誕辰,訂為國定紀念日,放假一天,得調移至週日放假。」不再提到「調移至母親節」。那是民政司紀司長在第二次朝野協商中當場擬訂,國民黨、民進黨與新黨等三黨和無黨聯盟,無異議通過的。院會在六月二十二日通過的,也是這個版本。
    
【未完待續】

1 林建隆教授詩:〈那一天讓我們一起坐下〉,見【附錄三】。
 

 

 

 

教師簡介

 

電 話:886-3-4987325

傳 真:886-3ㄩ-4986123

意 見 信 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328010 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facebook

youtube

© 2022佛教弘誓學院 版權所有
網站導覽

 
 
 
 

 

 

 

 

學團簡介

宗旨沿革

弘誓文教基金會

弘誓菩薩學團

佛教弘誓學院

法界出版社

建院緣起

 

人物特寫

臉書留言錄

先讀為快

著作一覽

人物特寫

人間佛教禪法

近期禪修訊息

著作一覽

東方宗教養生學

學院導師:印順長老

精神導師:昭慧法師

精神導師:性廣法師

現任院長:圓貌法師

各科教師簡歷

我要捐款

 

 

招生入學

選課

每月出席

學院章程

 

 

 

 

影音專區

圖像集錦

法音宣流

東方宗教養生學

 

各期學報

 

訂閱電子報

本期電子報

歷屆電子報

 

 

出版新訊

價格

出版品介紹

電子書下載

線上購買

         

學術活動

 

 

 

 

歷屆校友榜單

與我們聯絡

會務公告

活動訊息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金剛波羅蜜多心經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臺灣佛教研究中心

關懷生命協會

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高雄推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