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誓雙月刊

宗教界宜自清自省——對中台山的幾點看法

釋昭慧

        依佛法的「因緣論」,雖然無法得到「應統還是應獨」的結論,卻絕對可以證成「實行直接民主」的正當性。因為多方因緣彙總折衝的機制,總比一人或少數人貫徹其共同意志的決策方式,來得可靠一些。佛陀一向在僧團中,就實行直接民主制(而非民主代議制),反對「救世主」的迷思,而倡言開發每一生命的「自覺性」。因此惟覺法師於三月九日公開批評公投是違法亂紀,要大家拒領公投票,這點是令人匪夷所思的。

        針對中台山激情演出的政治表態,筆者於三月十二日召開記者會,開宗明義就說,筆者並不認為政治與宗教可以一刀切,而且筆者在佛教界與學術界,有許多支持連宋的長輩與朋友,彼此也從未因此而傷害情誼。然而筆者為何站出來質疑中台山,原因是他們:

        一、危言聳聽:
        惟覺法師說宗教團體法可導致「人頭落地」,試問是哪一條會讓「人頭落地」?

        二、妖言惑眾:
        四年前某教授告知,惟覺法師說「某某人若不當選,已預見台灣血流成片」,這實屬妖言惑眾,讓信眾的理性繳械,並產生莫名奇妙的恐懼感。特別是中台山這麼一個神秘性的團體,號稱「師父有神通,是聖僧」,這不免讓人對其預言產生信賴感。這豈非〈一九九五年閏八月〉的翻版?再加上本次大選時諸如「人頭落地」之類語言,實已不是建構理性平台來討論政治,而會被視為「妖言惑眾、危言聳聽」。

        三、窮奢極欲:
        在中部九二一災區,建立了金碧輝煌的所謂東亞最大道場,令人格外側目。惟覺法師竟還聲稱:「每天翻開報紙,自殺、社會案件層出不窮,經濟蕭條,社會動盪,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乍看恍如回到「反共抗俄、殺朱拔毛」的時代了。試問:「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扁政府有責任,難道中台山就沒有責任?他們只要把堆在高牆上的鈔票拿來分給人民,人民不就不會「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了嗎?自殺的不就不會自殺,經濟不就不會蕭條了嗎?

        四、富可敵國:
        中台山以商業手法盤銷納骨塔位(如天祥寶塔與南台寶塔等),財源滾滾,這與一般寺院納骨塔,為信眾提供老病死之宗教服務,實已不可同日而語。由於中台山作風大膽,模糊了宗教與商業的份際,這使得其他寺院莫名其妙被捲進了「清算納骨塔」的風暴之中,至今無有寧日。如果像中台山這樣豪富的納骨塔業,都可只享權利而不盡義務,那就難怪會有某立委揚言要開「廟店」了。中台山業已富可敵國,還繼續搜括財產,儼然是龐大的「宗教托拉斯」,憑什麼反對宗教團體法所要求的建立會計帳目?講白一點,這是「混水好摸魚」!兩年來,中台山對宗教法案的動作頻頻,甚至技巧地把他們的利益與佛教的命運綁在一起。清修小廟實無能力記帳,容或有其財務公開之困難,制定宗教團體法時,或可為其解決困境,但像中台禪寺這麼龐大而又富可敵國的「宗教托拉斯」,怎能一意頑抗,煽動佛教不知情的法師跟著恐慌,並揚言上街頭抗爭呢?

        五、引喻失義:
        惟覺法師以太虛大師自況,這簡直是引喻失義。太虛大師生活質樸,不好建大廟,募大款,反對怪力亂神,提倡「人生佛教」,且本諸佛法之體悟,一生僕僕風塵,為國、為教、為眾生而席不暇暖,滿清末年,冒著「人頭落地」的危險,參與民主革命。惟覺法師卻處處反其道而行,建大廟,募大款,災區之中突兀地挺立著世界級超大建物,內部裝璜富麗奢華,各種作風引人非議,並以怪力亂神炫異惑眾,當民主人士「人頭落地」之時,噤不敢言,如今卻以莫須有的「人頭落地」唬人,並視直接民主之公投宛若寇讎,如何能將自己比作太虛大師?

        六、目無法紀:
        中台歷年來因被控訴「誘拐出家」、涉及財務糾紛、違建或佔用國有土地而被輿論交相指責,捲起掀然大波,時常使得佛教面臨社會指責,說我們是「心中有佛法,眼中無國法」。佛教難道還要再背負這樣的共業嗎?

        七、神通廣大:
        他們在陽明山國家公園違規興建靈泉禪寺,惟覺法師與四名弟子還因涉嫌竊佔國土、違反山坡地保育條例及國家公園法,而被台北士林地檢署檢查官張熙懷以竊佔國土、連續違規未改善、多次告發制止不聽等多項罪嫌,提起公訴。待到法院宣判罪刑時,惟覺法師竟然神通廣大,可以全身而退,而由弟子代負刑責。筆者驚訝的是,中華民國的法律千條萬條,就是沒有一條管得到中台山。這一點,過往的國民黨政府與現在的民進黨政府都有責任,他們是怎麼縱容這樣一個巨獸型的宗教大亨的?

        不祇於此,中台山經常張冠李戴,移花接木。宗教團體法明明是各宗教領袖集思廣益之成果,卻被說成是扁政府危害宗教的手段。他所舉出的法條,經媒體查證,發現無一屬實。嗣後中台發言人硬坳,說惟覺法師指的是「監督寺廟條例」,而非「宗教團體法」,但監督寺廟條例早於民國十八年就存在至今,不是現任執政者所擬,且其中並無他所舉出的法條。再者,無論是「監督寺廟條例」,還是「宗教團體法」,試問其中又有哪一條會導致「人頭落地」呢?

        中台山坐大至此,已是無人敢得罪的「怪獸」,政治人物絡繹於途,連媒體都忌憚三分,在這種情況下,社會清流難道不應以第三力量作一監督嗎?有良知的佛門人士難道不應自清自省,自我批判嗎?還是要繼續鄉愿下去,卻被迫背負中台山的共業,概括承受社會的反撲聲浪呢?

        九三、三、十四 于尊悔樓

        ——刊於九十三年三月第一二五期〈Taiwan News總合周刊〉  

 

 

 

教師簡介

 

電 話:886-3-4987325

傳 真:886-3-4986123

意 見 信 箱:[email protected]

交通位置(了解詳細)

地址: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facebook

youtube

© 2022佛教弘誓學院 版權所有
網站導覽

 
 
 
 

 

 

 

 

學團簡介

宗旨沿革

弘誓文教基金會

弘誓菩薩學團

佛教弘誓學院

法界出版社

建院緣起

 

人物特寫

臉書留言錄

先讀為快

著作一覽

人物特寫

人間佛教禪法

近期禪修訊息

著作一覽

東方宗教養生學

學院導師:印順長老

精神導師:昭慧法師

精神導師:性廣法師

現任院長:圓貌法師

各科教師簡歷

我要捐款

 

 

招生入學

選課

每月出席

學院章程

 

 

 

 

影音專區

圖像集錦

法音宣流

東方宗教養生學

 

各期學報

 

訂閱電子報

本期電子報

歷屆電子報

 

 

出版新訊

價格

出版品介紹

電子書下載

線上購買

         

學術活動

 

 

 

 

歷屆校友榜單

與我們聯絡

會務公告

活動訊息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金剛波羅蜜多心經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臺灣佛教研究中心

關懷生命協會

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高雄推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