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誓雙月刊

恩深義重的「六師父」

釋昭慧

  上會下本長老,稱他為「會本法師」,似乎無法顯示他是筆者的長輩——在臨濟法脈中,他是筆者的師伯;在三壇大戒會上,他是筆者的戒師父。稱他一聲「會本長老」,又似乎太過生疏了,因為他在筆者心目中,不祇是一位師門長輩,且情同兄長,對筆者有著深厚的知遇之恩!

  第一次承受他的法恩,是在民國六十九年十月,那時筆者剛出家兩年,奉師命到高雄市鼓山區龍泉寺受具足戒。當其時,他擔任陪堂和尚,也是引禮師中依戒臘排序第六位的戒師父,戒子援例敬稱他為「六師父」。一日為戒師,終身為師父,他在筆者的心目中,是「永遠的六師父」。因此以下直用「六師父」稱呼上會下本長老,似乎這樣的稱呼,更能如實而傳神地表達筆者對他的孺慕之情,以及跨世代法脈相連的親切感!

  廿八年前,六師父才三十一歲,筆者更是年輕資淺。六師父在小戒子們的心目中,可說是崇高偉大;戒子們無形中成了他的「粉絲」。他才華橫溢,法相莊嚴而神采飛揚;向戒子開示時,悲心殷切而又節奏明快。最令戒子們印象深刻的是,無論是將戒師們的華語開示即席翻譯成台語,還是將戒師們的台語開示即席翻譯成華語,他的譯語總是比原開示法師的用詞,更為典雅而精準,有時還不著痕跡地補強了原開示詞的口語疏漏。單就這一面向,吾人已可略窺六師父卓絕的才情。他的苦口婆心,更是深深感動著諸位戒子。

  爾後筆者應六師父之邀而在戒場講戒時,偶見他以峻厲的口氣,連連責備戒子在生活或儀軌方面的大小疏失,他那快人快語的性格,一如往昔而不增不減,歲月仿若不曾在他身上留下痕跡,讓筆者也恍若回到青年受戒的時代。但只要戒期行將結束,他總是以極端不捨的心情,作臨別前的諄諄教誨,有時甚至恨鐵不成鋼而聲淚俱下,戒子們也因此泣淚感懷。無怪乎自六師父圓寂之消息傳出,慈雲寺即陸續湧來無以計數的僧尼法師,向六師父靈前敬伸哀思之情!

  受戒之後,筆者在僧海浮沉,偶聞六師父的消息,敬佩之情有增無已。原來,六師父對佛教的貢獻是全方位的。他費了極大的心血,逐步重建慈雲寺,並且馬不停蹄地四處弘法;出於對教運發展的關切,他三度在慈雲寺啟建三壇大戒道場,並且屢次肩負起戒會開堂的沉重法務;為了在佛教中培養人才,他也灌注熱情在大專青年與寺院僧眾的身上,並且大力贊助玄奘大學建校。而從地方教會、中央教會到世界僧伽會,他都積極奉獻,並且有完整的教會行政資歷,是中生代教會領袖中最耀眼的明日之星。

  但無論如何,筆者的生活世界,離六師父實在非常遙遠,一直到民國七十七年下半年以後,筆者投入護教及護生運動,這才與六師父有了進一步的互動。

  回顧這所有的「互動」,大都是單向的布施與受施關係。亦即:筆者是互動關係中「受施」的一方,承受著六師父義助筆者達成理念的深厚恩澤。六師父對筆者的義助如下:

  一、支持護教、護生運動:

  六師父一向珍惜並贊賞筆者所掀起的護教、護生運動。例如:筆者分別為了民國八十二年初的反挫魚運動、八十三年初的護觀音運動,以及八十八年初的佛誕放假運動,三度到高雄市佛教會館的新春團拜場合,尋求諸山長老的奧援;六師父無論是擔任高雄市佛教會的秘書長還是擔任理事長,都一定率先於會中聯署,並且登高疾呼,要求高雄市佛教界的諸山長老法師全力支持該諸活動。有一次他甚至幽默地在台上向大眾宣稱:「該爭取的,昭慧法師一定爭取;不該爭取的,昭慧法師一定不爭取!」這讓筆者大為驚訝:原來六師父對筆者從事社會運動的原則與動機,可說已是「觀察入微」!

  二、邀請演講:

  民國八十七年五月十六日,筆者應六師父之邀,至其所住持的楠梓慈雲寺為南部大專佛學講座學生演講。八十八年十二月十日,高雄市佛教會於元亨寺舉辦佛教業務綜合研習會,時任高雄市佛教會理事長的六師父,又請筆者向學員演講「信徒問題的處理」。在這兩次講座中,筆者與六師父有了較多的接觸,這才知道他馬不停蹄地到處宏法,實有體力透支之虞。想來六師父之所以英年早逝,應與其長年為法忘軀,體力、心力過度透支,有相當大的關係。

  三、邀請講戒:

  在六師父的主導或是建言之下,促成了筆者前後四次的講戒因緣:

  1.民國八十八年十一月底,筆者首度應六師父之邀,連續六日為新戒比丘尼講述「比丘尼戒經」。印象最深刻的是,當其時,筆者雖還未正式宣告「廢除八敬法」,但已針對佛教界男性沙文主義的言論,屢屢撰文痛加駁斥。身為比丘的六師父,不但不以為忤,竟還邀請筆者講戒,可想而知這會引起多大的反彈!但六師父卻一肩扛下所有責難,對筆者支持到底。

  猶記得那次戒會,筆者到達慈雲寺時,向六師父頂禮銷假,不料六師父竟然立即以同樣的頂禮方式答禮。這種對「性別平等」理念,身體力行的正直情操,以及對晚輩、戒子謙沖平和的態度,在佛教比丘中,簡直是鳳毛麟角!這讓筆者深深感動,並且肅然起敬!爾後與學生談起,更進一步得知:六師父遇有比丘尼法師向他頂禮,必定回禮如儀。無怪乎他深受比丘尼眾之愛敬!

  2.九十二年十一月中旬,筆者奉上了下中長老之慈命,於善導寺三壇大戒戒場,為新受戒比丘尼講《比丘尼戒經》。該次戒會中,六師父擔任開堂和尚。每天中午,筆者下到慈恩大樓三樓,陪同長老用齋。與此同時,六師父總是率領眾位引禮師與引贊師,在戒子齋堂中巡視戒子的用齋情形,並於結齋之後,視其需要而向戒子表堂。因此待到六師父與引禮、引贊師下來用齋之時,往往都已十二點半。筆者這才更為深刻體會到,開堂和尚全天候在戒場,對傳戒相關事務鉅細兼顧,是何其辛勞的一件事!那一回在開戒期間,慈雲寺附設幼稚園園長過世,消息傳來,可想見重情重義的六師父,是何其悲痛不捨,然而他依然以戒子為重,如常地坐鎮戒場,只運用夜晚戒子懺摩的時段,匆匆返回高雄,翌日又僕僕風塵回到戒場。

  那時,筆者對佛門中的性別平等願景,已從理念而落實為行動。亦即:在民國九十年間所掀起的「廢除八敬法運動」,業已震撼了整個台灣社會乃至國際佛教界。身為比丘的上了下中長老,明知筆者有爭議性,竟還如此護念後學,不畏反彈,慈命筆者為尼眾講戒,身為開堂和尚的六師父,則滿心歡喜地接納筆者,並向戒子推介筆者,兩位長老慈悲、寬容的風範,讓筆者深為感動與欽敬!

  3.九十三年十一月底至十二月中旬,筆者應會本法師之邀,赴高雄元亨寺三壇大戒會上,講授《比丘尼戒經》。本次戒會,由上了下中長老擔任說戒和尚,上菩下妙長老擔任得戒和尚,六師父於本次戒期擔任開堂和尚,依然不以筆者提倡「廢除八敬法」而深受爭議為忤,獨排眾議而極力促成主辦單位,邀請筆者擔任授經阿闍梨。

  4.九十五年十一、二月間,六師父所住持的楠梓慈雲寺,再度舉行三壇大戒,筆者又一次應六師父之邀,為戒子講授《四分比丘尼戒經》。本期戒會,六師父特將登壇時間提前,讓具足戒學課程時間延長為十天,欲令戒子更為詳細而全面地理解戒法。

  四、贊助校舍建築:

  九十五年第二度到慈雲寺講戒時,筆者偶在寺中散步,見到慈雲寺大殿正在重建,粗坏業已完成。那時建材與原物料都已飆漲,相信這個重建工程,必定讓六師父投注了相當大的心血,而且他必定會面對募集建築基金的沉重壓力。不料在十日講戒完畢,筆者要向六師父告假時,他竟然為佛教弘誓學院的校舍增建,而慨然捐贈了一百萬元。拿著這張金額如此龐大的支票,筆者頓時笨嘴拙腮,不知如何向六師父表達內心盈滿的感恩之情!特別是在一年以後(九十七年一月六日),慈雲寺大殿的落成典禮上,六師父於致謝詞時慨然表示:「重建大殿的兩年多來,倍嘗艱辛,個中甘苦點滴心頭,因此逢此盛會,真有悲欣交集之感!」筆者聞言之後,對於六師父於自身困苦艱難的情境之中,猶不忘卻殷重施恩於筆者,內心真是有著說不出的酸楚與感動!

  個人長於分析事理,而不善於表達感情,因此對如父、如兄、如師、如友的六師父,筆者一向只習慣和他交談理念與事情,在承受深厚恩澤的同時,竟從不曾向他透露:自青年時代開始,筆者即已對六師父,有著淳淨深厚的孺慕之情。然而令人傷慟的是,六師父竟然在大家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一如往常地以明快的節奏,瀟灑地揮別人生,讓筆者對六師父無限的景仰、敬重、讚歎、感恩與不捨,都已來不及向他老人家作出真情告白。人生憾事,莫此為甚!

  僅以心香一瓣,祈祝吾師乘願再來,轉大法輪,啟諸愚蒙,與諸戒子、徒眾,再續法緣!

  九八、十、三十一,凌晨三時,于花蓮慈善寺


 

 

 

 

教師簡介

 

電 話:886-3-4987325

傳 真:886-3ㄩ-4986123

意 見 信 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328010 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facebook

youtube

© 2022佛教弘誓學院 版權所有
網站導覽

 
 
 
 

 

 

 

 

學團簡介

宗旨沿革

弘誓文教基金會

弘誓菩薩學團

佛教弘誓學院

法界出版社

建院緣起

 

人物特寫

臉書留言錄

先讀為快

著作一覽

人物特寫

人間佛教禪法

近期禪修訊息

著作一覽

東方宗教養生學

學院導師:印順長老

精神導師:昭慧法師

精神導師:性廣法師

現任院長:圓貌法師

各科教師簡歷

我要捐款

 

 

招生入學

選課

每月出席

學院章程

 

 

 

 

影音專區

圖像集錦

法音宣流

東方宗教養生學

 

各期學報

 

訂閱電子報

本期電子報

歷屆電子報

 

 

出版新訊

價格

出版品介紹

電子書下載

線上購買

         

學術活動

 

 

 

 

歷屆校友榜單

與我們聯絡

會務公告

活動訊息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金剛波羅蜜多心經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臺灣佛教研究中心

關懷生命協會

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高雄推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