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昭慧法師_臉書留言錄瀏覽臉書留言錄文章
  • 臉書留言錄:110.4.18臉書留言錄(892)厭惡、怨恨,就能「斷捨離」嗎?

厭惡、怨恨,就能「斷捨離」嗎?

臉書留言錄(之八九二)

110.4.18

 

  上午在玄大宗教系碩士在職專班講授「原始佛教專題」時,為學生準備了CBETA版(依《大正藏》校勘、標逗的數位佛典)的《雜阿含經》第一卷(我將它重新排版並製作註腳)。

 

  講課內容就不在這裡嘮叨了。畢竟這開宗明義的第一卷,可說是佛陀「蘊相應」教學的「基本功」。看似沒有生難字詞,但要讀懂並不容易。

 

  除了該卷的最後二經,其他29部經,每一部都很簡短。這麼簡練的文字,偏偏前經、後經之間的經文,往往高度重複。若不能從其中仔細挑出彼此不同的一兩個關鍵詞,乍看會以為前後二經一模一樣。我提醒同學們,這絕非佛陀說法的原貌(講得這麼精簡,誰聽得懂?)而是在無有紙筆、缺乏紀錄工具的古印度,僧侶憶持佛語,大體使用背誦方式。佛滅之後的經典結集會上,持經者用精簡之極的文體來摘述佛所說法,以便將經文背誦起來,代代傳持下去。這樣的精簡散文風格,被稱作「修多羅」(梵:sūtra;巴:sutta)體。

 

  例如:第一經與第二經(圖二),前後二經就幾乎一模一樣,因此我特別用色塊標出第一經的「喜貪」與第二經的「欲貪」二字,並且說明:「喜貪」是對當前順境,因歡喜而產生執取;「欲貪」則是對未來順境,因渴求而產生執取。

 

  我提醒同學們,千萬不要以為只有「順境」,才會讓我們「觸、受、愛、取」──因接觸而有舒適的覺受(樂受),因樂受而產生喜愛,因喜愛而產生執取。即使是讓人厭惡、怨恨的「逆境」,也一樣繞不開「觸、受、愛、取」的心理模式。(我對性別歧視的強烈反感與強大反擊,其實也是一種「愛取」的心理機轉,所以自稱為「執念」,這點絕非謙辭,而是如實自述。)

 

  人們對厭惡、怨恨的對象,總是如芒刺在背,必欲除之而後快。千萬別以為這種心理狀態叫做「斷捨離」,其實這同樣是「愛取」的表現──對於拔除所厭惡、怨恨的對象,有著強烈的期待與渴求(欲貪),因此會將厭惡、怨恨的對象狠狠抓牢(執取),以便於將它重重甩開。

 

  為了重重甩開,還得先緊緊抓牢!這就是世間的眾生相。例如:怨偶大都會在蒐證、抓姦、爆料、訴訟的漫長過程中,為了報復對方或獲取利益,而繼續糾纏得難捨難分。「執取」所產生的苦迫,真的十分讓人憐憫。佛陀說法,就是為了讓我們離苦得樂,因此他必然會把教學重點放在我們「愛取」的對象,教我們如何將它「斷捨離」,而不必把力氣放在我們原本就視若無睹的事物。

 

  二十多年前,我有一位學生,聽說某位知名禪師非常善教,我十分隨喜,樂見她前往學習。她參加完禪七後,回來告知:該禪師教學員,注意聆聽周遭出現的各種聲響,讓學員從而體會「無常」。我聽聞後,提醒這位學生,這些不應拿來作為「如實正觀」的對象。因為我們從來無視於這些背景聲音,從未「執取」,何來「斷捨離」可言?

 

  生命最強烈的「執取」。莫過於自己的五蘊,即身心的五種質素(特別是色蘊──身體)。這種執取是強大本能。即便暈厥過去,意識暫時停擺,而執取身體的深層心識──瑜伽行派名為「阿陀那識」(ādāna-vijñāna),依然維持著身體機能的運作。所以心跳、呼吸、血液循環都不會休止。佛陀在教學時,會教我們將自己特別「愛取」的內容(例如色身),當作「如實正觀」的對象。一切現象因緣和合,每一剎那都在無常變遷,我們卻因心念粗糙,無法「如實正觀」,而產生了身體狀態「相對穩定」的錯覺,從而深深寶愛,牢牢執取。

 

  偏偏身體是不可能被掌控的對象,因此「愛取」色身,也就注定了要面對色身病痛、衰老、幻滅的痛苦。想要超越這樣的痛苦,就必須如實正觀:看似穩定的身體,其實宛若「聚沫」──瀑布沖刷下來的大量泡沫,剎那、剎那,滅滅不已,根本無從掌握。

 

  光是知道這個道理還不行,必須經過專注意念的靈敏洞察,宛若歷歷在目地觀到這些極細粒子剎那剎那閃滅不已。否則我們依然會在色身相對穩定的「一合相」(整體樣貌)上,產生牢牢抓住它的錯覺與本能。

 

  從「知道」到「做到」,就是「修行」的歷程。

 

  在準備教材時,我用色塊標記了每一經兩小段間的對應性關鍵詞,以便於於上課敘明其涵意時讓大家一目了然。另亦順手將過去講經時發現到的第四經經文贅字,全數標以紅色字型加上刪除線。

 

  之所以會發現這麼長串贅字,是因為民國95-97年間,應法界衛視之邀而講述本經時,感覺這一段經文讀起來,總覺得很不順暢,於是在《大正藏》裡做了仔細對照,發現了這些贅字。只有將它們刪除之後,該經兩小段間的對仗與正反呼應,才會非常工整地呈現出來。

 

  忽然想到:應該將這個小小發現,傳送給CBETA 中華電子佛典協會,這樣他們再版之時,即可補充標註,將有利於讀者精準地理解經文。

 

  四節課講下來,雖然感覺很累,但師生都很法喜。我們前後步行到生活廣場用餐,飯後漫步走下來時,經過佛陀成道第三代菩提樹,感覺春季的此時,無論是菩提樹,還是行道樹的樹葉都特別嫩綠、茂密,因此興之所至,拍了兩張照片。

 

  回來在臉書上看到欽文兄弟的校園傑作,於是徵求他的同意,將那三張照片取來放在臉書共享,卻不小心點到這兩張玄奘校園的照片,一起送了出去。直到深夜電腦開機,才發現此一烏龍,趕緊把它刪除。

 

  刪完忽想,何不把本日教材中的一小段經文(佛陀智慧)取來略作闡述,配合佛成道的菩提樹,來分享佛陀智慧給臉友呢?因茲略記如上。

 

【跟帖】

 

Sati Foo Yuan Han

 

  法师,有个部分有些疑惑,想请教一下。您提到说背景声音不应拿来作为如实正观的对象,是因为心从不执取。这样是不是意味着如实正观的对象必须是心所执取的?

 

   但是像南传佛教中的禅修四十业处中,有许多也不是心所执取的。比如说修火遍观的人,不见得就对火有执取,只是单纯地做为心的所缘,让心专注觉照。

 

  这两者似乎有矛盾,所以我看了后感到有点疑惑。请师父指教。谢谢。

 

釋昭慧

 

  請注意:以十遍為業處,那是修「止」(可以獲得禪定,可以引發神通),不是修「觀」(可以斷除煩惱)!

 

  修「止」可在任何對象上無分別地專注其心;修「觀」則不可如此,必須賦予可以透過觀照而達致「斷、離欲、滅」的聖證解脫境地。

 

Sati Foo Yuan Han

 

  嗯。那如果是依观呼吸来修止修观。在修观的部分时,需转入观照对身心的[断、离欲、灭]?如果单单是呼吸似乎也是平日没什么注意、没什么执取。所以应该要从呼吸,再进一步看到对生命的执取,才能如实正观?

 

釋昭慧

 

  在佛陀的禪觀教學中,呼吸的觀照,就是「身念處」的一部分。

人對呼吸怎會「沒什麼執取」?我剛才在貼文中還說明(請審慎覆核那段貼文),連暈厥過去了,意識停擺了,阿陀那識都還會執取呼吸與心跳,只有第四禪以上的功力,才有「不執取呼吸」的本事。只有死亡,才能被迫停止呼吸。

 

  作為於法雀躍的學佛青年,你對法義如此認真,這讓我很感動。你對止觀的基礎知識有些隔閡,所以有這樣的問題。建議於大馬就地請教哪位善知識,或是到他的課堂上,聽他完整講授禪法理論。

 

  再不,請找機會來台與我面談。面談之時,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但請務必諒解,我真的無法在臉書上不斷回答你的提問。因為我只是抓住一點睡眠時間,將講學片段供養此中臉友。但明天起這一整週,我都非常忙碌,無法於此奉陪,請你見諒!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