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昭慧法師_臉書留言錄瀏覽臉書留言錄文章
  • 臉書留言錄:110.6.12臉書留言錄(916)我當然不悅,我非常不悅!

我當然不悅,我非常不悅!

臉書留言錄(之九一六)

 

110.6.12

 

  我記得性廣法師曾經戲稱:

 

  「法師,您若當來成佛,肯定會被稱作『鬥戰勝佛』!」我聽了為之一哂。

 

  真正與人經過肉搏廝殺的人,就知道戰爭絕不好玩,也因此,明智者絕不輕啟戰端;至於旁邊喊殺喊打的啦啦隊就很難說,因為「別人的小孩死不完」。

 

  我個人非常不喜歡引生戰端。至少,「作戰」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會讓人把許多正事延誤。但是一路走來,我也確實毫不畏戰,經常在爭議事端上「一夫當關,萬夫莫敵」。

 

  此外,我沒有「身分地位」上的驕矜,因此也絕不允許對方拿自己尊卑貴賤的「身分地位」來撒潑、說事。

 

  還有,我雖不輕啟戰端,然而一旦開戰,我絕不會「開一砲就走人」,而是會全神貫注,戰鬥到底。我可以不吃不睡,坐鎮電腦前,與來此挑釁的人展開激戰,直到他「無話可說」,自動閉嘴為止。

 

  我不輕易封鎖人,除非來到我臉書客廳的,是對他人施以人身攻擊的奧客。否則倘若只是意見不同,觀點迥異,我絕不會因此而封鎖對方。

 

  最讓攻擊我的人痛恨、痛苦的就是,我從不會被「激怒」,這讓用各種霸凌手段意圖讓我「崩潰」的人,幾乎為之抓狂。

 

**  **  **  **

 

  很少人有我這樣奇怪的經歷──統、獨、藍、綠的各路名嘴與網軍,我都曾與其交鋒。其實在生活中跟我接觸過的人就知道,我是一個非常寬容的人。

 

  我雖是佛弟子,可我要好的朋友幾乎都是基督徒。

 

  我雖來自藍色背景的家庭,可我要好的朋友反倒有紅,有綠,而且各種匪夷所思的善緣,使得我的摯友竟然以紅、綠居多。

 

  我打自內心非常喜歡他們,只因為我接觸的是有血、有肉、有情義的生命實體,而不是南轅北轍的抽象概念。有感斯應,他們也很自然地用這樣真誠的心來回應我,不會要求我接受他們的意識形態。

 

  思想與信仰不同,只要互相欣賞,互相包容,大體不是問題。然而台灣最令人無奈的,就是政治兩極化,而且長期在各種媒體與網路社群之間,肆無忌憚地激揚著種種負面情緒,不弄到彼此「視若寇讎」,絕不善罷干休。

 

  如果說,這樣的負面情緒,會嚴重耗損人體的免疫力,已是醫學上的共識,那麼我可以肯定地說,這些人不但在慢性自殺,而且還害得許多台灣民眾,不慎陷入政治偏執的心靈黑洞而集體自殘!

 

  正因為知道這種非理性的戰端,傷身,傷心,因此這幾天來,我于臉書分享了一些自己在「Line群組」中息諍的小小經驗,未料被媒體片面放大特寫,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地被推到風口浪尖上。我不後悔出現這種無厘頭的局面,只是感到好笑。因為,原本在群組裡,我是非常平和而從容地與老同學對話,但經過媒體的「單點放大特寫」,我忽然變成了「咬牙切齒」,又嗆又辣的狠角色,這難免讓我有點啼笑皆非!

 

  **  **  **  **

 

  話說回來,對我的罵辱謗聲從未間斷,而我也從來就充耳不聞。原因是,我從不會在社運場上,把個人的利衰毀譽放在心頭。然而當今天清晨,某一位網民,在2015年與我攜手合作,對抗「消慈仇佛」網軍的粉絲頁上,稱我為「納粹」,並扣我以「國族主義」與「反民主主義」這兩頂大帽子時。我略一思索,研判:「時機應該成熟了」,於是放下手邊工作,打算全天候「奉陪」他們。

 

  這樣一來,難免引來一些夾纏不清或棉裡帶針的回應。但這些現象對我而言都不陌生,這些網民,比起六年前排山倒海的「消慈仇佛網軍」,實在是「稚嫩」多了。至多是說些「法師感覺受委屈,等一下,我去號召一下慈濟人上來讚聲,等我一下」之類的輕佻語,或是說出「我等凡夫俗子,用語粗淺,惹得法師『不悅』」,「請法師『放下』,祝福寬心」之類的奇葩語。

 

  老實說,我可不是第一次被狠罵、被侮辱、被毀謗,早已對一切罵辱謗養成了「無動於衷」的能耐,又哪會為了區區「納粹」二字或是扭曲言論而「不悅」?我只是逮到了最好的時間點,要好好「奉陪」這些人而已。

 

  還有,勸我「放下」的人,也未免識見淺薄。他們應該擔心的是我為何不「放過」他們,而不是我為何不「放下」。他們應該反省的是,在千千萬萬罵辱謗我者中,為何我唯獨不「放過」這些「廣義的慈濟網民」──一會兒聲稱可以「號召慈濟人」,一會兒看到風向不對,又趕緊聲稱自己「不是慈濟人」、「沒受證」?

 

  原因很簡單,別人再怎麼無品,慈濟人(或寄生在慈濟社群裡的人)就是不可以無品;別人再怎麼無賴,慈濟人(或寄生在慈濟社群裡的人)就是不可以無賴。這是社會大眾對慈濟人的道德要求。標準容或過苛,但世道人心就是如此。所以我正色警告他們:

 

  「請注意:我若在意被罵,當年你們慈濟人被圍毆的時候,我不會站出來討罵!

 

  「請注意:我到現在都沒針對你們提出的反疫苗政策言論,多所置喙,這是你們的言論自由,而且我也沒時間奉陪。

 

  「但是不能惡毒,不能品行不端,不能為品行不端的言論曲意迴護,這是最起碼的道德,也是可以訴諸法律的罪惡。」

 

  **  **  **  **

 

  其次,有人辯稱, 這個名為「全民議事廳」的粉絲頁,有六成以上不是慈濟人,但我依然要質問:「全民議事廳」,原名「全民抓烏賊」,這個粉絲頁,在2015年前後,由部分熱心的慈濟人發起,用以對抗鋪天蓋地的「消慈仇佛」言論。

 

  當其時,我硬生生承受來自四面八方的千刀萬剮,力圖讓社會大眾知曉慈濟慘遭霸凌的真相。原因是,我看不慣「消慈仇佛」者欺人太甚,見不得慈濟受傷而資源受限,連累到眾生受苦,更捨不得上人受辱。

 

  到如今,這個粉絲頁竟然搞到六成以上「不是慈濟人」,而且天天「照三餐罵」特定政黨與特定政治人物,罵到連我這個曾為慈濟忍受過千刀萬剮的人,都被拉進去一起批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此敗德喪行,恩將仇報,能用一句「言論自由」來遮羞嗎?

 

  當初創立這個粉絲頁的慈濟人,竟然長期任令「六成以上」政治顏色相同的網民蠶食鯨吞,鳩佔雀巢,這顯然已讓外界誤判慈濟,把慈濟定位為特定政治勢力的「外圍組織」,這已是慈濟的重大危機!2015年慈濟被各路人馬狠批惡鬥長達四十多天的殷鑑不遠,但凡有良知而愛護慈濟的「慈濟人」,如何能不戒慎恐懼於此一後果?而寄生在慈濟網路社群裡的「非慈濟人」,又有何臉皮在惹禍之後甩鍋,聲稱自己「不是慈濟人」?

 

  最後,也是最讓我擔心的,那就是,在政治兩極化,且兩造陣營已彼此「視若寇讎」的台灣畸形社會裡,慈濟已算是極少數「努力超拔於政治漩渦」的社會良心。如果連慈濟人組成的「人間淨土」,都被如此這般地蠶食鯨吞,鳩佔雀巢,台灣還有哪一股「中道」力量,足以維持社會人心的穩定?

 

  是的,我當然不悅,我非常不悅,不是因為自己被罵辱謗而不悅,而是,我非常愛惜慈濟這個代表「台灣之光」的團體,捨不得幾粒老鼠屎弄壞一鍋粥。這也是我為何在工作爆肝的情況下,還要「萬緣放下」,站出來「奉陪」這些聲稱「非慈濟人」長達十小時的緣故。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