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昭慧法師_臉書留言錄瀏覽臉書留言錄文章
  • 臉書留言錄:110.6.25臉書留言錄(925)看不見的手(invisible hand) ──監控資本主義

看不見的手(invisible hand

──監控資本主義

臉書留言錄(之九二五)

 

110.6.25(子夜)

 

  在此留跟帖,可充分發表不同意見,但不得人身攻擊。我剛剛請一位臉友在20分鐘內,速速將其跟帖中,所有人身攻擊字眼去除並重貼,20分後若不見改進,立即刪無赦。

 

  這是本臉書客廳的老規矩!不同意見可以理性辯論,絕不因此將你封鎖。但是絕對不准無禮罵人、藉機公然侮辱或毀謗他人,否則不問是誰,一律逐出。

 

  因此過往只要有侮辱性字眼,我都一律刪除。包括對證嚴法師、星雲大師、馬總統或蔡總統,乃至習主席,我一律在人格上平等尊重。即便罵辱的是寂寂無名的市井中人,我也概不客氣!

 

  **  **  **  **

 

  傍晚,一位臉友在我轉載媒體報導「採購BNT德國原廠五百萬劑疫苗 慈濟正式送件」的留言版後跟帖,罵辱謗特定政治人物,我稍後發現,立刻提出警告,限他在20分鐘內,速速將其跟帖中,所有人身攻擊字眼去除並重貼,20分後若不見改進,立即刪無赦。

 

  沒想到效果奇佳,不到20分鐘,他立刻乖乖地主動刪除了那篇滿紙汙言穢語的跟帖。

 

  **  **  **  **

 

  該則跟帖最讓我反感的,是其轉貼一段王姓文人對蔡總統的罵辱謗語,而那位王姓文人,六年前在「消慈仇佛」的鉅大聲浪中,同樣用十分不堪的罵辱謗語,施加在證嚴法師身上。從那以後,我決不點閱此人的任何作品。

 

  我這不僅是針對該王姓文人,任何當年趁「消慈仇佛」之勢,而「牆倒眾人推」,公然辱罵、毀謗過證嚴法師的學者、律師、名嘴等等,我一律當作「空氣」,無論他們多麼「學富五車」,多麼「言之有物」,我也決不增加其作品的點擊率。

 

  慈濟的一些措施,容或見仁見智,但證嚴法師畢生嘔心瀝血、犧牲奉獻、廣慈博愛、戒德莊嚴的潔淨品格,是沒有任何人可以置喙的。一個人,無論他的文筆多流利,學識多豐富,倘若對這樣一位「於台灣聲望有大助益,於苦難眾生有大恩澤」的潔淨女性,竟可如此地肆無忌憚,口不擇言,那我就不得不徹底懷疑其良知泯滅。而今竟有人「哪壺不開提哪壺」,轉貼其尖酸刻薄的罵辱謗語,只是罵辱謗的對象,由「證嚴法師」改為其他政治人物,並且堂皇貼到我的臉書中來,我豈容該臉友如此放肆,在我的臉書客廳拉屎撒尿?

 

  **  **  **  **

 

  六年前「消慈仇佛」的苦戰,我一向合理懷疑,有一隻(或幾隻)「看不見的手」在背後操盤,對慈濟痛下毒手。首先發動網軍如萬千蒼蠅齊飛,製造巨大的網路聲量,以此誘惑媒體跟進,接下來就是「一日一爆料」,意圖徹底把慈濟「打趴」。

 

  由於我看著不忍,以臉書貼文表達我的不以為然,從此,排山倒海的罵辱謗語轉向於我。光是在臉書,就有成千上萬殭屍帳號與汙言穢語蜂擁而至,還有至少三個躲在暗處的人,成立了以「釋昭慧」為名的偽粉絲團,極盡羞辱本人之能事。

 

  這也讓我深深感受到:網路社群必須建立守則的重要性。網路社群之所以藏垢納汙,與經營它們的國際企業某種程度放縱惡行有絕對的關係。他們「非不能也,是不為也」。

 

  我起先很難理解,他們為何縱容多如過江之鯽的無品網民與網軍肆虐?後來讀到〈《監控資本主義時代》:讓我們將門關上,並確定我們關上的是對的門〉(原文作者: Shoshana Zuboff,譯者: 溫澤元, 林怡婷, 陳思穎,2020/07/27,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8195),這才恍然大悟。

 

  >>過去人類的威脅來自於極權主義的老大哥國家,但現在轉移到無孔不入的數位設施:「大他者」操作著監控資本的龐大利益。現在,人類看到前所未有的權力大熔爐,網路知識完全只集中在少數人手上,且完全避過民主的監督。祖博夫在這本書裡全面分析,揭開二十一世紀社會的威脅:全面連結、高控管的「蜂巢系統」,它承諾、保證絕對可以帶來最大利益――只要犧牲民主、自由與人類的未來。

 

  >>如果人類忽視不管,監控資本主義就會繼續遊走法律邊緣、挑戰社會,進而掌控社會秩序,形塑人類的數位未來生活。往後面對的挑戰,是在數位化更加普及之後,國際企業將有能力預測並控制人類的行為,這種前所未有的權力形式稱為「監控資本主義」。科技公司在網路上蒐集人類的資料,賣給出價最高的買家,管他是政府抑或零售商;他們的利潤不僅來自預測人類的行為,更來自調整人類的行為。資本主義與數位科技的結合,將如何形塑人類的價值觀,定義我們的未來?

 

  因此,有些政治族群間的仇恨言論,或是針對特定人物的網路霸凌,其實不是不可以建立網路社群規則,運用檢舉機制來遏止它。然而,那些網路社群背後的國際企業,往往有意放縱它的橫行,有時早已明顯地涉及公然侮辱與毀謗罪,但這些國際企業依舊任其肆虐。原來,這些國際企業很有可能正在蒐集某些議題的網路聲量,賣給特定的政治勢力或利益團體。

 

  最可怕的是,「他們的利潤不僅來自預測人類的行為,更來自調整人類的行為。」例如:放任網民與網軍鬥垮鬥臭慈濟乃至證嚴法師,以「調整」台灣民眾對慈濟的觀感與支持度。

 

  對證嚴法師既然可以做到,對任何一名X或Y自然也可以做到。這就是我為何如此「戒慎」於網路社群仇恨言論的原因。

 

  我們身在其中,十分入戲地扮演者拔河者與啦啦隊的角色,殊不知,我們很有可能已經淪為那隻(或那幾隻)「看不見的手」(invisible hand)操盤下的共犯結構。我們自認為暢所欲言,其實是那些國際企業運用法律邊緣的灰色地帶,讓受害者屢屢「檢舉無效」而求告無門。

 

  面對監控資本主義時代的來臨,我們不知覺間已身陷「戰場」。但是,我們真的準備好了嗎?

 

 

 

 

  舉例而言,本人早已以釋昭慧為名而建立個人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chaohwei/),且長期使用臉書發表個人貼文,但從未建立個人之粉絲專頁。

 

然而在「消慈仇佛」網軍肆虐期間,所有對慈濟與證嚴法師的罵辱謗語四處傾倒,

 

我曾數次具名檢舉,希望臉書終止這樣的偽粉絲團,但臉書必定回答:

 

 

在內的經營者,都靜悄2015423日所檢舉之偽造本人姓名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9%87%8B%E6%98%AD%E6%85%A7-497318963750679),建立時間係。

 

這六年來,本人不只一次針對該偽造本人姓名之粉絲專頁提出檢舉,均如石沉大海,因此不得不填寫表格,附上身分證件,提出具名檢舉,希望貴公司能立刻終止該偽造粉絲專頁並查出偽造者,以有效制裁此人於臉書上所作惡行。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