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昭慧法師_臉書留言錄瀏覽臉書留言錄文章
  • 臉書留言錄:110.8.2臉書留言錄(936)玄奘大學印度生暑期巴利語課誦錄影記

玄奘大學印度生暑期巴利語課誦錄影記

臉書留言錄(之九三六)

110.8.2

 

地點:佛教弘誓學院(2021728日錄製)

 

  今年暑期,有九位玄奘大學印度籍學生到佛教弘誓學院安住,其中三位是即將於明年大四畢業的實習生,昨天實習圓滿,下午返校。其餘六位是研二與大二學生,今天方纔返校。

 

  在印度生安住一段時間後,有一天我從學校返回學院,於午餐時告訴他們:「你們可以不必跟隨學團的早晚課誦,但請於每日撥出一個時段,於無諍講堂以巴利語唸誦三皈依,並選一部經文(例如:慈經),迴向有恩於我們的師友護法與一切眾生。」

 

  他們於是共同商訂了大約24分鐘的課誦內容,每天傍晚6時唸誦:

 

1. 靜坐時段(Meditation period)【約5分鐘,略】

2. Saraṇagamanaṃ(三皈依/T he Triple Gem Refuge

3. Pañca-sīla(五戒/ Five Precepts

4. Buddha Puja(供奉佛陀/ Worship and offer the Buddha

5. Maṅgalasuttaṃ(吉祥經/ The Sutra of Good Fortune

6. Dhammapalam Gatha(法護偈/ Verses that Protect the Truth

 

  我陪他們唸誦了幾天,並以手機錄製了一些片段的課誦內容。至728日,學院官網管理志工黃秀娥居士前來,以錄影機正式錄影,並進行剪輯與上字幕等後製工作,然後將影片網址傳來(那天我在玄奘大學,未能親自到場聆聽)。這一天的唱誦,大體不差,但我發現背景噪音太大,原來,這是天然災害──由於沒有使用音源線,又沒有關門窗,以致錄影之時,竟將聒噪的蟬鳴悉數收音近來。另外,收音的麥克風本身似乎也會發出噪音。

 

  第二天(729日),秀娥前來講堂,改用音源線收音,將巴利課誦重錄一遍,並於後製完畢傳來給我試聽。我一聽,這回雖然沒有了背景噪音,但由於男女生音域不同,在男生起腔後,女生無法跟上去,遂自動將聲調降了下來,整體感覺紊亂而不協調。

 

  求好心切的秀娥不肯放棄,等我於第四天(也就是昨天,731日)回來後,第三次前來錄影。這回我在講堂監製,遂於課誦開始前告訴印度同學:

 

  「一般而言,課誦不宜中途打斷。但由於這是錄影,必須顧及品質。萬一你們又出現聲調紊亂的情形,我會立刻喊卡。」

 

  雖然一再提醒,並請負責起腔的龍思(Suman)把聲調拉低,請其他隨唱的女生把聲調拉高,以配合Suman的聲調,然而Suman起腔之後,他們依然各唱各的,聽在我的耳哩,簡直慘不忍睹。我立刻請秀娥暫停錄影,試著讓他們練習「起腔一致」,然而受限於男女音域的差異,再加上他們求好心切,過於緊張,怎麼練都無法改善。

 

  我不禁為之傻眼,只好放棄讓男女聲調融和的預期標準,臨時決定:先由女生全程唸誦,請男生默唸(不要發出聲音)。等女生錄影完畢,再改由男生全程唸誦,女生默唸。也就是說,乾脆分錄兩次。

 

  這一回,女聲很和諧,音調非常一致。而且令我驚喜的是,昭晏(Ravi)的音域很廣,能配合男聲,也能配合女聲。讓我佩服的是,他與羅睺羅(Rahul)過去並不熟悉巴利語,這些時日是首度接觸巴利唸誦。

 

  等到男生唸誦時,「三皈五戒」段落沒有問題,但唸到「供奉佛陀」(Buddha Puja)時,我發現其中一位男生的音調稍低。完美主義的我,本想立刻喊停,要求他們重錄,但由於接下來,7點整將有大衆課誦,我怕重錄會延誤大眾,不得不勉強忍耐,讓他們把Buddha Puja唸完,然後喊停,提醒他們:

 

  「唸到Buddha Puja時,你們依然出現聲調不協調的老毛病,請各位在接下來的唸誦中,千萬不要再發生這種問題。

  「還有,請發出不同聲調而無法隨大眾聲調的同學,接下來先採用默念方式,不要發出聲音。」

 

  於是後續的《吉祥經》(Maṅgalasuttaṃ)與《法護偈》(Dhammapalam Gatha)終於聲調一致地順利唸完。

 

  當晚秀娥回到家裡,立即趕工後製,並於深夜傳送網址。

 

  作為一個在音聲藝術上非常「完美主義」,不容絲毫瑕疵的我,於翌日(81日)清晨聆聽之後,發現:由於這第三次錄影,使用音源線收音,有四位男生拿著麥克風唸誦,在唱到「供奉佛陀」(Buddha Puja)時聲調紊亂的現象,比我在現場隱約聽到的不融和更為嚴重。

 

  這使我十分無法忍受,只好重聽了一遍728日第一次錄製的巴利語課誦影音,我想了解:全場收音比單獨幾人拿著麥克風的收音,是否較能藏拙。果然發現:全場收音時,雖然還是有些聲調不一致的問題,但確實較能藏拙。只可惜蟬鳴大作的背景噪音太強,摧毀了這段影音的品質。

 

  由於學生即將離院返校,也不可能再留下來重錄,因此昨天中午用餐時,我播放了第一次與第三次的唸誦片段,讓他們體會箇中差異,並且勉勵他們:

 

  「第一次錄製時,各位以平常心唸誦,反而較能跨越男女聲域差異的障礙,雖有些參差,還是能自然融和。第二、三次錄製時,你們可能比較緊張,所以失去了平常心,聲調高低落差太大,紊亂的噪音更為凸顯。但是沒有關係,你們已經盡了心力。世事本就很難求全,你們也不是專業誦經人士,我會選擇其中一次的錄影,放在Youtube與有緣人共享。

 

  就在昨晚,我決定採用第一次錄製的影音(URL: https://youtu.be/vo6lIIuwOgc)。原因是,同樣是不完美,我寧可忍受蟬鳴大作的背景噪音,也無法忍受聲調誤差所產生的噪音。但這是哪門子邏輯?又是甚麼樣的心理?真得好好自我探索一下!

 

  還有一件趣事。心志(Subodh)全程都採用跪姿,因此在畫面上略顯突兀。我問他為何如此。他說:「老師,我們世代都是佛教徒,我家唸經的規矩就是跪著唸。」我有點驚訝。印度佛教在十三世紀初,就已被入侵的伊斯蘭教徒所滅。,然而作為首陀羅種姓的Subodh,如果世代都是佛弟子,這似乎意味著,佛教很有可能依然存在於少數低下種姓家族。

 

  看他整整20分鐘硬生生跪地板,怕他的膝蓋承受不住疼痛,但他一再安慰我說:「老師,我沒事。」然而他不痛,我看到都痛。於是到了下一次課誦時,我還是把我的沙發背靠墊送給他,請他務必要跪在背靠墊上。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