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昭慧法師_臉書留言錄瀏覽臉書留言錄文章
  • 臉書留言錄:111.2.13臉書留言錄(982)壬寅新年南下札記

壬寅新年南下札記

                                             釋昭慧

臉書留言錄(之九八二)

111.2.13
初創佛教弘誓學院時,每年農曆新年期間,都會與性廣法師南下,向幾位有恩於我們的長老禮座、拜年。如大崗山超峰寺法智長老、高雄宏法寺開證長老、台南學甲法源寺開果長老尼。直到老法師們前後作古,性廣法師專志禪修,我自己也越來越忙,新年南下感恩之旅不得不休歇下來。

自去年起,性廣法師接任玄奘大學董事長,既已下山度眾,我遂邀她重啟感恩之旅,但時間有限,所以不到台南、高雄,只走一趟慎齋堂與兩座印公導師曾住錫的道場──妙雲蘭若與華雨精舍,探望我們敬愛的長輩──暉、理、光長老尼。


本次原擬2月9日一天走這三個道場,但8日上午臨時知悉,嘉義妙雲蘭若的兩位長輩慧理(照片前坐)、常光老法師(右二)刻在台中華雨精舍,下午將到慈明寺(常光老法師出家的道場),遂邀新年期間從玄大回南投霧社山居的性廣法師,與我在烏日高鐵站碰頭,一同到台中慈明寺向兩位法師請安。

是日,正在領眾拜梁皇懺的住持常在法師(照片中)與監院常菁法師(前張照片右)非常慈悲,忙中撥冗過來與我們打招呼。

常光老法師向我們談起青年時代從慈明寺到妙雲蘭若,與慧理法師胼手胝足,在艱苦的物質環境下建設蘭若的點點滴滴,聽了非常感動!

從慈明寺出來後,驅車前往南投霧社深山的高峰禪林,夜宿吉祥居。



111.2.9
        昨天下午到霧社深山的禪林住了一宿。清晨於禪林小徑經行,遠山雲霧繚繞,近處櫻花燦放,遠眺下方的菩提院,山景甚是開闊。


走到一處山壁旁的櫻花樹下,見滿地落英繽紛。早餐畢,小肥貓Miki輕盈地走了過來,在我的腳下撒嬌不已。

從山裡出來,驅車前往台中。遠山氤氳,杉林聳立。沿途處處櫻花,賞心悅目。見一處寬闊山壁,舖滿櫻花,景觀甚是瑰奇。因此下車,於路旁隨興取景。



111.2.13
 2月8日離開慈明寺已近傍晚,就近到南投霧社高峰禪林住了一晚(故於2月9日上午,於臉書上分享一些或壯闊、或溫馨的高峰景象)。


         9日上午,由
性廣法師駕車,我們到台中市山西路慎齋堂向普暉老法師禮座拜年。


老法師雖因病苦而長坐輪椅,每日安排的復健課程讓她老人家疼痛不適,但依然幽默以對。茶敘之時,我們被她逗得時爆笑聲。看著這一幕千錘百鍊的身教、言教,不禁自惕:未來早晚得面對異熟色身的老朽,或是病魔纏繞,希望能如老法師一般,保持強大的正念、正知,而且以清淨、歡喜(而非苦惱、哀怨)的身語意業,供養週邊人等!


111.2.19
 於高屏地區,會見兩位老學友
(續:壬寅新年南下札記)

這次之所以南下,主要是為了探望兩位病痛所苦的老學友──見岸法師與融慎法師。

2月10日下午三時,於恆春古城揮別故友林博文校長後,前往長治鄉圓通寺,看望兩位早期就讀弘誓的學友──圓通寺住持法明法師與融慎法師。

融慎法師很有英雄氣概,自居士時代,就是屏東佛友間的小領袖,可能是與我的說法風格、內容正相契合,所以長期帶領屏東佛友,護持弘誓學團。後來於屏東縣內埔鄉妙覺禪寺尚定法師座下披剃,出家後還到弘誓參學。返回屏東後,她前後在屏東市區與高樹鄉弘法度眾,連高樹鄉裡粗獷的幾位賭徒農友,都深為她的氣魄與膽識之所折服,而成為她的護法。

後來她色身衰病,骨瘦如柴,尚幸法明法師慈悲攝受,這才常住在長治鄉的圓通寺,過著退居養病的生活。即使如此,每年農曆大年初二,融慎法師一定會帶著俗家同修張秀雄居士(法名傳覺)、女兒張琲昕、女婿陳彥錦與孫子女返回學院拜年,說是要「回法身的娘家」。近年體力益弱,即使不良於行,依然勉強帶著印籍看護回來,每次到來,一定帶著女兒,普同供養所有住眾每人一個大紅包。因此不但是我,連學團住眾都是她親密的法兄弟,與她法情甚篤。

去歲以來,她的病苦已更加嚴重,這幾個月她與我聯繫時,連話語都說不清楚,在Line上寫的文字也有點紊亂,不知所云。我因此意會到,她這次的病情,應該非同小可。於是告訴性廣法師,此時融慎法師既已無法前來,理應是我們過去見她的時候了。

大約下午四時半,我們才抵達圓通寺。法明法師、融慎法師與另兩位住眾法性、證煒法師出來相迎。融慎法師還遞給我一疊紅包,原來即使病篤,她依然不忘卻自己在新年頭與弘誓住眾結緣的慣例。

我端詳坐在輪椅上的融慎法師,感覺她氣色甚好,臉頰也比前年豐潤了一些。雖然不太能言語,但是她見到我們,歡喜之情莫能遏抑。法明法師告知:她目前是類巴金森病,所以言語、行動功能都已受損,但她依然正念分明,並且勤於聆聽我說法的影音。聞其精進如此,再加上有印籍看護阿帝悉心照護,這就讓我放心不少,且對法明法師與道友們的慈悲覆護,感激莫名。

我們婉謝法明法師的晚餐之邀,茶敘片刻之後,於大殿前廣場合照,這才在夕陽下驅車奔往高雄,下榻法印講堂附近的麗尊飯店。

(2月11)日上午,到法印講堂會見另一位老學友──見岸法師。

我們與見岸法師,同樣是法緣甚深。見岸法師是香光寺悟因長老尼座下的傑出弟子,早在她到弘誓受學之前,法師在南台灣佛教界,已是甚為知名的弘法健將。因此在她畢業後,我懇請她擔任學院授課老師。後來她在高雄中正一路創建了法印講堂,設立弘誓推廣部,弘揚印順導師的人間佛教思想。此後又擔任淨心文教基金會董事長,並且受到傳燈老和尚的器重,承擔了六龜大行寺的副住持一職。在高、屏地區弘法不懈,所講盡是《法華》、《阿含》、《大智度論》等大經大論。

前些年,在我從弘誓文教基金會退下來之後,她接受我的囑託,繼任基金會董事長職。為何我特別找遠在南台灣的她擔任此職呢?我總覺得,她與性廣、悟殷法師三人,都是自成一格的弘法大德,雖然受學於我,但我並不好為人師,與她們之間,很自然地建立著「亦師亦友」的關係。所以無論是關懷生命協會,佛教弘誓學院,還是玄奘大學,我都將她們三人視為志同道合的夥伴。她先後任職關懷生命協會理事長、弘誓基金會董事長。只差沒到玄奘大學兼任課程,原因是,我看到她弘法腳步如此匆遽,因此不忍心請她過來相助。畢竟在大學任教,每週都必須前來授課,這會過分加重她的負擔。

就因岸法師的法緣甚廣,法務也就日益繁重,這已遠遠超過她體力負荷的上限。民國94年8月16日,她在高雄長庚醫院動手術,取出癌病變之甲狀腺組織,雖然癒後良好,但長期服藥的後遺症依然逐漸呈現,這使得原本清秀莊嚴的見岸法師,臉龐與體型都不免臃腫起來,每次看在眼裡,總是分外心疼。

我們這次南下,主要就是關心她與融慎法師的健康近況。知道她罹患類風溼性關節炎,內心不免沉重。因為這是一種免疫系統出問題的疾病,會產生很多破壞身體組織器官的自體抗體及發炎物質。看她雖然病苦在身,依然保持著平靜的心靈,並且憑著超人的意志力,持續著弘法利生的腳步,內心不免深感欽佩。比如,後天她就要主持一連九天的梁皇法會,而屏東佛友還在當地租屋成立講堂,請她定期前往講經。

大家都是修道人,對於必將到臨的老病死苦,本就比常人豁達,但她在豁達之餘,依然承擔著一般健康人都吃不消的重大負荷,這就令人不免驚訝!也許就是一份珍重正法、報三寶恩的心情,使得見岸法師總是在與時間賽跑,並在正法甘露的滋潤之下,活得法喜充滿吧!

法師請我們到麗尊飯店附近的菜根香素食館用完午膳,我們這才互道珍重,分道揚鑣。

從高雄驅車北上,終於結束了壬寅新年南下拜會師友的行程。性廣法師將我載到新竹高鐵站,返回玄大,開始新一輪的忙碌腳步,我則於傍晚趕赴台北市的禪風茶樓,參加關懷生命協會的春節聚餐活動,與另一群老朋友敘舊。

可能是長期忙於高教行政事務使然,體力、心力過於耗竭,近些年來,總感覺自己有些「自閉」,越來越不喜外出,即使不得已而為之,身心也總是感到分外疲憊。雖然兩年前有幸擺脫行政職的束縛,但這種懶於外出的心情卻依然不減。

然而這個新年竟然是個例外。回顧2月8日到11日,我宛如「走馬燈」,每天行程滿檔,去不同的地方,見不同的師友,而且每到一處,我總能從這些法師、學友與老朋友身上,感受到無與倫比的生命力。慧理法師、常光法師、普暉法師、見岸法師、融慎法師,莫不是在病苦掙扎之中,展現精神層面的強大力量,林博文校長則是神清氣朗,老當益壯,豪情萬千地奉獻桑梓。因此南下之旅不但沒有過往的疲憊之感,反倒像是獲得了充電的機會,這些師友都是我修道上的善知識,他們帶給了我極大的動力,以及無限的法喜!

 

民國89年9月16日,到法印講堂參加弘誓學院推廣部的開學典禮,見岸法師致詞。                                                                   是日,講堂為之滿座,學員踴躍參加開學典禮。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