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專刊文章
  • 十步之內必有芳草

 十步之內必有芳草

臉書留言錄(之四十七)

釋昭慧

101.12.17(凌晨)

  好些天沒空上臉書,竟引來幾位臉友的關切。看來得趕緊向大家報個平安!

  這些天忙些什麼呢?除了例行的公務、會客與生活瑣事之外,主要是醞釀寫作一篇論文,好償還那迫在眉睫的稿債。

  事情是這樣的,我的好朋友,中國社會科學院黃夏年教授,這幾年來於大江南北名山聖地,舉行各種主題的研討會——東北的熱河承德、西北的新疆烏魯木齊、中原的秦嶺伏牛山與河南偃師、西蜀的四川成都與樂山、兩湖的襄陽與衡山、西南的雲南雞足山,乃至嶺南的廣東梅縣……。他屢次誠摯邀請,我大都因行程滿檔而無法參加,記憶中由他承辦的這一連串研討會裡,我只到過雞足山、成都與衡山。

  因此當他又一次邀我於本月19-21日,至湖北襄陽參加「2012襄陽道安論壇」,我實在已沒有勇氣向這麼善良的朋友「Say No」,但行程又已委實滿檔,因此覆函允諾:雖然無法到會,但可以寫一篇論文,請他代為宣讀。

  本以為十一月下旬,系所自評告一段落,就可動手寫作,趕在十一月底交卷,不料緊接著校方高層向院、系催逼「校務發展計畫」的院系分項計畫,而且採取「每週截稿」的緊迫釘人之術,再加上當初已應允了一部升等專書,兩篇學報論文的審查邀約,以及一所教學單位課程的審查邀約,……工作紛至沓來,於是又是一陣天昏地暗。

  手頭雖忙著別的事,但這段欠稿債的日子委實很不好受,因為,萬一耽誤了研討會論文集的編輯作業,我實在無法向黃教授或主辦單位交代。但「公事辦完辦私事」已是我的信念,公務沒處理完以前,我實在又無法全心投入寫作。

  終於趕在週四至週五(13-14)兩天,寫成了一篇九千多字的論文〈論佛圖澄、道安與慧遠「政教互動」〉,於週六上午完稿之後,趕緊傳給黃教授。寫完之後頓感輕鬆,這才放心地與性廣法師、心門法師,結伴到台中開會。

  週六上午十時十分,自桃園出發前往台中。當天風和日麗,雖然還是在「辦正事」,但我的心情就像那冬日暖陽一般,充滿著光明與喜悅。說也奇怪,兩天寫稿期間全身痠痛,眼睛酸澀,但是在將稿件傳出去的一剎那,忽覺通體舒暢,身心輕安!這種在一陣大忙之後的「解脫之樂」,其樂何如?平時生活步調就鬆散的人,肯定無法體會!

  一路向駕車的性廣法師與同行的心門法師,講述佛圖澄、道安、慧遠等三人身處西晉末期與五胡亂世的故事,以及我寫這篇論文的心得、觀點——特別是佛圖澄與道安在政教互動上的思維邏輯與倫理判準。講的人十分愉悅,聽的人也非常法喜!

  忽然覺得:我得好好感謝黃教授!老實說,以我現階段工作量之沉重,連眼前到底發生哪些國際要聞或國家大事,所知都很有限(頂多看看網頁上的新聞標題,鮮少點進去看內容),倘若沒有他的友情催逼,注意力哪有可能會轉向到西晉末年與五胡亂華時代?更何況,那是連當年讀高中歷史時,都頂不喜歡的時代——亂世人命如糞土,看不到希望與願景,只看得到在滾滾黃沙中穿梭的金戈鐵馬與流血漂杵而野有餓殍的戰場與荒村。

  然而這回研讀三位高僧的相關資料,竟然產生了深深的感動之情——原來十步之內必有芳草,在重重汙泥中依然可以燦放朵朵金蓮!雖是在倉促中硬「擠」出這篇論文,但我宛若產母在陣痛後誕生胖娃一般,法喜充滿!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