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病中的無言之教——印公導師九秩晉五嵩壽感言(刊於弘誓雙月刊第44期)

病中的無言之教——印公導師九秩晉五嵩壽感言

釋昭慧

        一年一度的導師壽誕又將屆臨,今年的九五嵩壽,令我們格外珍惜。

        其實印老人一向對壽誕淡然處之,他的行事作風不尚鋪張,所以從來就制止弟子門生為他做任何的祝壽慶儀。大多時候,他更為了避壽而遠離華雨精舍,不辭旅途勞苦,更忍受外出居住的種種不便,而飄然去到一個誰都找不到的地方,一如往常地平靜度日。像這樣一位成就至高,舉世尊崇,而卻如此嚴謹自持,淡泊自甘的大德,如何能不令人油然生起「高山仰止」之情!為了不忤逆老人的心意,我雖然時常去探望老人,但年年此日都刻意不前來拜壽,至多留在常住,師生誦經上供,遙祝老人為法住世,嵩壽無量。

        去年九月以後,導師大病一場,住到慈濟醫院。嚴重的時候,每天腹瀉二十餘次。尚幸有證嚴法師孝心的照料打點,九樓健檢病房整層樓幾乎一半,都空出來給導師、照顧的法師與我們這些來探訪的弟子門生,充裕地使用著。病房設備無比完善。明聖法師、慧燦法師與靜思精舍學法女麗雲居士,全程細心照顧;靜思精舍眾師父則僕僕風塵地來往於精舍與醫院兩頭,無微不至地提供所有飲食起居的後勤支援。最重要的是:各科醫師以最虔敬嚴謹的心情,組成了一個醫療小組,竭盡心力給予診治。情況持續膠著的時候,我們都做了最壞的心理準備。

        經過四個多月的努力,過程的艱苦一言難盡。醫師用所有可能的方法測試消化系統的問題出在哪裡,都查不出所以然來,每天只能看著骨瘦如柴的老人受苦受難而束手無策。一度還將抽出的血液空運到美國檢查,最後證實了醫師的研判,這是世所罕見的病例:胃泌素瘤。

        老人不祇一次向我說:「我這個病啊!看來是不會好的了。」他就是這樣淡淡的,好像在說一件稀鬆平常的事兒。我當然知道這對他而言,真的不是問題——他對生死,一向是寧靜泰然、自在無懼的!但是,像我這樣愚癡的弟子,理智上縱使知道「諸行無常」,情意上怎可能不黯然酸楚?

        是的,該說的他都說了,該寫的他也寫了,這些法寶只要在世上流傳一天,就是他的「法身常在」。但是,就算他什麼都不說,只要看著他那平靜、慈祥、睿智而又如童子一般純潔天真的臉龐,內心深處就會汩汩湧生說不出的歡喜!應說是「典範臨在」的鼓舞力量吧——老人鮮活的菩薩身影,年復一年地滋潤著我疲憊的生命,讓我為法為眾生而奮鬥的意志,不自禁昂揚起來。

        想不到證嚴法師為苦難眾生而創設的慈濟醫療事業,竟然在此緊要時刻使上了大力!醫護人員加上眾弟子、徒孫熱切、清淨、良善的共願力,使得導師終於病情好轉。雖未能完全痊癒,但已查出病因,對症下藥,腹瀉終於被控制住了(目前腹瀉次數已減少到十次左右)。病情穩定之後,農曆年前,導師終於出院,住錫靜思精舍。

        由於長年衰病,平日即已遵醫囑而注射針劑,住院期間,注射更是頻繁,到後來血管已無法再注入針劑,為此醫師特為在他左胸近心臟部位,植入人工血管,至今每日依然要用數小時來注射針劑與營養劑。也由於人工血管部位不容感染,導師體質又弱,所以醫師要求:探訪者一律戴上口罩,以保護老人的安全。我們當然知道全佛教界都在密切關注著他的安危,但對他最好的方式應該是:儘量不要來探訪他,因為這會增添他應接來客的疲苦。

        老人生命中又一次的艱難困頓,竟這樣奇跡一般地度過去了。他老人家每一天住世,都讓我們感覺好似三寶對苦難人間、愚癡眾生的恩賜,讓我們對一切善法因緣都深懷感恩!這也就是為什麼年年遵囑平淡度過老人的壽誕良辰,今年卻對老人的九五大壽,格外珍惜的原因!

        靜思默想:老人何祇是在畢生心血澆灌的等身著作之中,為吾人留下了豐富的、寶貴的言教?大修行人的每一生活片段,其實都在展現著豐富的教化意義!即使是最令人感到煎熬的老病死苦,老人在每一次面對它們時,都在仁慈地示現著彌足珍貴的無言之教。在《平凡的一生》當中,他淡然敘述著幾次面對生死關頭的正念現前,其實,在瞬間危難之中,無有罣礙、無有恐怖而正念分明,這豈是尋常身手!以這次住院為例:一般年富力強的人,倘若一天瀉個二十餘次,幾天下來,也會吃不消——光是肛門的疼痛都夠受的。但是,即使數月持續嚴重腹瀉如此,任何時候、任何人看到的他,都是無比的寧靜安祥。慈藹、睿智以及人格的高潔,自然流露在他清瞿的臉龐上,任何時候,你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絲病惱與苦顏。他被醫師譽為「最合作的病人」,各種檢查、針劑、醫藥,再怎麼不舒服,他都心平氣和,來者不拒。在病榻上的他,自然散發著聖者般「無入而不自得」的氣息,布施著無言之教,讓親近他的醫護人員,在無形之中,領受到佛法的光明喜樂。這是何等慈悲、定慧之力的展現!

        就在本文行將寫就時(四月一日),傳道法師電話告知筆者:八十年初,印公長老左腦部瘀血,有生命危險,送到台大醫院緊急施以腦部手術。當時傳道法師的外甥女謝枝華小姐,是手術房的護理人員之一,事後無意間向法師說:她遇到了一位不可思議的高僧(她說的時候,還不知道法師親炙印公導師的關係)。原來當日雖是動大手術,由於老人年事已高,體質又弱,所以麻藥劑量不能過多。待麻藥已過,大家發現心電圖歸零,醫師嚇了一跳,以為老人往生了!再一看,一切正常,病床上的導師好端端的躺著。當時的主治醫師們不禁讚歎道:動過如此多的手術,還未曾看過這樣不可思議的現象。他們當然無法以正常的身心狀況來解釋這個現象,這實在是深邃的定境與戡破生死的慧力之自然表現。經歷這次手術之後,在場有幾位醫師深受震撼,日後歸依了三寶(其中一位是前慈濟醫院院長曾文賓醫師之公子)。

        我常常告訴學生,通達佛法之後,生活中俯拾即是成佛資糧;倘若不能通達佛法,做什麼事都是在以自己與眾生的煩惱加在一起瞎攪和。學佛者多,但是通達佛法者,又有幾人?趨於下流者且不論,就是有心向上的修行人,持律的、學禪的、弘教的,又有幾人不是在以自己與眾生的煩惱加在一起瞎攪和?但我仍對佛法深具信心,因為,在印公導師的言教與「無言之教」中,我看到了通達佛法的典範!

  

八九、四、一 于弘誓學苑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