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沉痛悼念淨良長老圓寂(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71期)

沉痛悼念淨良長老圓寂

撰文│黃夏年

清明期間,在老家安葬了父親之後,坐高鐵回北京路上,接到友人闞正宗的消息:淨良長老於昨日往生。我的心情一下沉重起來。春節一直想電話問候長老,看看他的情況如何,無奈家裡出了事情,問候長老的事情也暫時放下來,

沒有想到卻與長老陰陽兩隔,再也見不到他老人家。

長老是與我父親一輩的老人,我與他老人家是忘年交的緣份。最初結識長老是在大陸舉辦的一些佛教活動上,此時作為小輩的我,只是仰望著德高望重的長輩。後來長老在台灣舉辦紀念中國佛教會八十周年活動,我有幸參加,與長老的接觸增加,法緣也在不斷加深。除了在大陸與長老見面之外,每次到台灣我也要專程去拜訪他老人家,我們的談話內容非常廣泛,從他那裡我學到了不少東西。他的話不多,但是非常深刻,有一次談到佛教界的一些現象,他只說了一句話:水清無魚。這句話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讓我知道了應該怎樣去認識當代佛教的現狀,並且成為我在研究佛教時的重要參考。

長老擔任兩屆中國佛教會理事長,在他的主持下,中國佛教會的文化與學術研究的活動不斷深入,蒙長老不棄,請我撰寫大陸期間的《中國佛教會史》,又在長老的鼓勵下,最終完成了這部七八十萬字的著作。這部書的每一章都得到了長老的指導,有一些重大問題也得到了長老的提示與指正,這部總述大陸中國佛教會史的著作,無不浸潤了長老的心血。

作為大陸中國佛教會的參與者與見證人,長老對中國佛教會的感情很深,當代兩岸的老一輩的法師,都與長老有過這樣或那樣的交往。我的家鄉江蘇常熟興福寺後山塔林,安放了許多當代在江蘇與上海寺院圓寂的長老舍利塔。一次,我陪同長老去興福寺參訪,他指著這些已故的老人們的舍利塔深情地對我說:「這裡面的人都是我的朋友和我的老師,想不到還能有機會再次見到他們的遺物,希望我今後也能在這裡與他們做伴。」可是我不知道長老這個願望能否實現?

海峽兩岸開放以後,兩岸佛教界一直保持著密切的交往,長老是兩岸佛教界交流的推動者和維護者。他曾經對我說過,希望看到中國佛教界的不斷壯大,兩岸佛教界共同發展。凡是有利於兩岸佛教界的活動,他都盡可能參加,不僅是佛教界的活動他要參加,就是與佛教有關的學術活動他也會參加。2016年山東煙台舉辦海峽兩岸藥師文化學術研討會,我給他老人家發出邀請後,心裡一直拿不準,一是時間有些緊,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二是在大陸佛教裡很多大和尚不參加單純的學術研討,這是學術研討會,不知道他老人家是否願意參加。讓我欣慰的是他很快回話,表示一定參加。長老用實際行動推動了兩岸佛教界實際交往,也讓當代中國藥師佛研究活動提升品位,促進這方面的研究。

辛丑年對我的人生有重大的影響。家父先於長老五十餘天辭世。剛安葬了家父,又傳來了淨良長老圓寂的消息。老人家離開我們,兩岸佛教界人士悲痛萬分,我們為失去一位尊敬的導師而抱憾,為失去一位親切的長者而痛心,為失去一位依止的親教師而無措,為失去一位兩岸佛教的維護者而嘆惜……但是淨良長老給我們留下了豐富精神遺產,卻讓我們永遠珍藏!他誠實做人的模範,令人敬仰的品格,真心愛護眾生的態度,勇於護教的精神等等,都是我們永遠學習的榜樣,激勵著我們永遠向前!

淨良長老往生極樂,乘願再來!  

淨良長老在常熟興福禪寺塔林      

    淨良長老在深圳弘法寺弔唁本煥長老

淨良長老在常熟興福禪寺塔林      

    淨良長老與黃夏年在興福禪寺前合影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