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立法院審議法案旁聽有感(刊於弘誓雙月刊第57期)

 立法院審議法案旁聽有感

釋昭慧

  五月十三日上午,立法院財委會審議「公益彩券發行條例」修正案,立委陳建銘等卅七位立委連署提案:刪除該法第四條第二項,即「為舉辦國際認可的競技活動,得申請主管機關核准發行特種公益彩券」(以下簡稱「博弈條款」),這是斧底抽薪的做法:讓運動彩券之發行,失去法源依據,免得財團與地方政府三不五時放話,或結合政商勢力,逼迫中央政府制訂施行細則,以開放賭馬、賭狗乃至職棒、職籃的賭博。筆者因與陳委員協力推動該一修正案,乃到場聆聽全程的立委發言與最後的提案討論。

財政部的立場非常明確,他們不但支持立委刪除該法條,而且補充說明:因此也建請刪除公益彩券發行條例中作為運動彩券配套措施的相關文字。

但是做夢也想不到,該一修正案卻在全場最後只剩三位立委的情況下被推翻了。由於提案人陳建銘委員不是財委會成員,只能提案,卻無權參與表決,當時又正逢黨團會議,所以先行離席。一心想搞賭馬的財團立委楊文欣,雖然人未到場,卻以書面發言,建議保留該條文,國民黨女立委楊瓊櫻則大聲叫喊:「涉及立法尊嚴,財政部都還沒有提出施行細則,怎麼可以刪除?」最讓我傷心的是:另一位民進黨形象牌女立委竟然也跟著鄉愿地唱和,迫使勢單力孤的財政部官員不得不放棄堅持。於是主席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決議:保留原條文,不予刪除。

作為一個沒有發言權的小老百姓,看著民選立委以三人之數,推翻了三十七人的提案,除了憤怒與無奈,還能做些什麼?

說到「立法尊嚴」,筆者不禁回憶起八十八年六月十五日晚間,立法院院會在全民面前赤裸裸上演的一幕全武打。原來那時,「公益彩券發行條例修正案」就是在滿場追打、互毆的暴力鏡頭,及民、新兩黨集體退席的抗議聲浪下,國民黨以近乎「一黨審議」的方式,挾帶著「博弈條款」而三讀通過的。可想而知:該「法」是在何等「沒有尊嚴」的情況下,強行偷渡過關的。楊瓊櫻委員如果真的那麼講究「立法尊嚴」,理應以懺悔之情,主動提出刪除意見才是,怎麼反而強力阻止本修正案過關呢?

會議一結束,我忍不住衝向那位民進黨女立委,質問她:「妳怎麼可以不表示反對?」她大概做夢都沒想到我會來到現場,一臉錯愕,只好推搪道:「提案人陳建銘自己也不來說明。」我說:「但你知道:他並不是財委會的成員。」她說:「台聯立場是什麼,事先也不告訴我們。而且民進黨團的看法如何,我還不清楚。」我說:「但妳是道德形象這麼好的立委,可以有自己的堅持,今天的討論,無關乎黨團立場!」她只好說:「沒關係,下次我會再提一次刪除運動彩券條文的提案。」

此時財政部次長走過,她又向他抱怨道:「你為什麼不堅持刪除?」次長一臉錯愕,衝口而出:「妳不是也同意保留嗎?」

看她如此慌張失態,我不禁又心疼,又傷心!心疼的是:她大概也知道自己這樣的表現實在說不過去,有昧於自己宗教信仰的立場與平日的道德形象,所以方寸大亂,也擔心我會把上午的這一幕披露出來。但是,她在我心目中,依然是個好女孩,我怎麼忍心公開道出她的名字,讓她在教友或選民心中,留下一絲汙點呢?

筆者的傷心,可能來自於「責備賢者」的心腸吧!對那位胡說八道的國民黨女立委,老實說,筆者沒有一點情緒!也許本來就不寄予希望,所以也談不上失望。但是,對一位道德形象如此良好,而又口口聲聲「忠於信仰」的立委,吾人不免賦與真誠的期待,所以無法忍受其「道德出軌」。筆者更傷心的是:自己太大意,太信賴平凡人的道德意志了。否則一開始見到她來至現場,筆者就應該主動趨前,請她全力支持。如果一開始有這麼做,她知道筆者人在現場,代表社運團體在關切著本案的進展,或許就不會鑄成「鄉愿、放水」的過失了。

思之再三,雖然疼惜該女立委,筆者仍不得不在善意隱去其名的前提下,將事之始末道出,好讓讀者朋友知道:民主政治,失去了健康的NGO組織之制衡,很有可能只是「分贓政治」。即使是道德形象再好的立委(或官員),都有可能基於某些人性的軟弱,而背棄選民的託付與他們自己的信念。人民唯有支持各種社運團體,讓社運團體從各自關切的角度盯緊立委(或官員),看他們在人民不在場時做些什麼,說些什麼,這可能才是保證他們之問政品質的不二法門。
 

    九一、五、十四 于尊悔樓

    ——刊於九十一年五月十七日《自由時報》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