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佛教養生功法的理論與實踐——性廣法師108年慈航堂佛學講座(三)(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67期)

 佛教養生功法的理論與實踐——性廣法師108年慈航堂佛學講座(三)


鄭靜明筆錄 釋耀行修潤


一、 四念處的修學

佛陀教導弟子「四念處」,即「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念是注意力,處是「對象、所緣」,意思就是要把注意力放在身、受、心、法四個對象上。《阿含經》中有「觀身如身念處,觀受如受念處,觀心如心念處,觀法如法念處。」的經文,經文中「如」這個字,它的意思就是「照那個樣子」。在大乘佛法裡,尤其到了唯識、如來藏的後期,經典中常出現「如」這個字;如是、如此、如來、如如……等,不論在哪一個思想系統中,「如」這個字都共同表達著某一個特定的意思,就是按照它原來的那個樣子。回到「四念處」,「觀身如身、觀受如受、觀心如心、觀法如法」。意即我們觀察身、受、心、法這四個對象,就按照身、受、心、法如實的樣子來觀察。

所以「四念處」的關鍵是「如實觀照」。佛陀教我們「如實觀照,如實知見」,其實是很難做到的,「如實觀照」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何謂如實觀照?就是按照它實際的樣子去觀察。什麼是實際的樣子?我們反省自己心念的運作,在看東西的時候,我們從來都不如實,怎麼說我們不如實?例如:我們每個人都知道自己會死,可是我們其實都不想死,知道自己會死,但都不想死的這種心念,就是一種顛倒妄想。面對世間任何的人、事、物,我們其實並沒有如實按照他原來的樣子來觀察,也就是如實觀察對我們而言是非常稀有的狀況。

法師舉例說:好比我來到慈航堂,看到這裡這麼莊嚴、這麼好。我有沒有如實?沒有。我沒有如實,我在觀莊嚴與美好,我想到明師兄好偉大,她以一己之力帶領大家,建設出這麼莊嚴的道場,所以我並沒有在看東西,我是在想人。中午打板後,大家坐在餐桌前,飯菜端出來,有時你很高興,因為好吃,所以你沒有如實面對飯菜,你在想好吃。有時你卻在生氣,為何生氣?因為盤中有你不愛吃的食物,而你明明交代過,不要夾這樣菜給你。所以這個「如實觀照」是什麼意思?它不過就是一碗飯,但面對它時,你可以高興、你可以生氣,兩者都不如實。

經典中佛陀要我們觀四念處,就照四念處原來的那個樣子做觀照,大家平時有沒有按照事情原來的樣子來觀照?沒有。實際上我們一直想著自己所緣念的人、事、物。無法如實觀照,又如何可能得到涅槃?前兩節課還在說涅槃很簡單,畢竟那只是讓大家生起信心的說法。但換一個角度,涅槃說簡單的確也很簡單,一個能如實觀照諸法的人,涅槃對他來說也是如實,一個顛倒夢想太多的人,一切都可以是他顛倒夢想的內容,他可能從來沒有實實在在、真真實實的活著。

二、 如實照見五蘊皆空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是佛法智慧的心要,全文二百多個字,卻涵蓋佛法核心的智慧。菩薩行深波羅蜜多時,獲得甚深的智慧,能夠如實照見五蘊皆空。你如果能夠見到法的空性,也就呈顯了如實法的一個部分,問題是我們如何照見法空性?心經屬於「觀智」的學處,它裡面沒有提到戒,沒有提及定,但它的內容卻建立在戒學跟定學的基礎上的,藉由戒跟定來開啟智慧,唯有在戒學跟定學的穩固基礎上,才有可能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一切諸佛如來,因為有甚深空性的智慧,所以能夠遠離顛倒夢想。因甚深的智慧,所以心無恐怖、無罣礙。心裡沒有罣礙,所以無有恐怖,無有恐怖,所以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這段《心經》的經文大家早晚課都唸,如果認真思惟,它真是非凡卓絕,才兩百多字,卻把佛法的精要完整表達出來。只要我們如實知見諸法,就可以心無罣礙,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

比對《阿含經》中所講的「四念處」,佛陀要我們觀「身、受、心、法」,這「身、受、心、法」不就等同「五蘊」嗎?兩者只是從不同的角度所作出的詮釋,內容無非揭示我們修行用功的要領。所以《心經》中所說的照見「五蘊」皆空與《阿含經》中佛陀要我們如實觀照的「身、受、心、法」四念處,在學佛的潛修上是異曲同工,殊途同歸的。

三、「 四種明覺」觀身如身

觀身如身,我們到底要觀身的什麼?初入手我們可以觀察它的表象。在經典中導引我們觀身如身的第一個對象,就是「四威儀」,四威儀可以憑藉我們行、住、坐、臥的姿勢來展露。接下來,我們會以姿勢替代威儀,來說明第一個觀身如身的對象。行、住、坐、臥這四種姿勢是身體的表象、形象、顯像,是顯現在外的身體形狀,也可以說是外象。你要觀身,如果你都不知道自己是站著還是坐著,那在觀什麼?當你仔細觀察身體的姿勢,會發現,原來姿勢呈現了身體在活動中的某些結果跟面向。以呼吸為例,原來呼吸也是我們身體的一部分,我們可以觀察呼吸,也就是持息念。其次是觀不淨,身體是一直在變化的,你沒去整理、保護它,身體就會又髒又臭。

再來,觀四大。四大是什麼?地、水、火、風,四大是色身的特性。在經典中,尤其是禪修相關的經典,會將「色身」的特質做深入的探索,禪師們觀察後發現,色身的特質原來就是「四大」。四大是世間一切物質的特徵,為何稱其大?因為它具有普遍性,也就是所有的物質都有地、水、火、風這四個特性。我們觀察身體、觀察姿勢、觀察呼吸,觀察物質的特性,所有這些觀察的對象都涵蓋四大。最後談到觀察,「觀察」本身就表示我們在三學的修持功課上,已進入最後「慧學」的階段。沒有智慧,我們如何斷煩惱,得解脫?但三學的進修是具有次第性的,修習慧學的前提跟基本條件是扎實穩固的戒德與禪定功夫。

要如何觀身如身?法師提出「四種明覺」,即「有益明覺、適宜明覺、行處明覺、無痴明覺」。南傳系統中所謂的四明覺,就是北傳《瑜伽師地論》所提出的四種正知。我們講身念處,第一個講威儀,就是姿勢,在各種不同的情境中,我們的行、住、坐、臥都應該要表現出如理如分的樣子。所以四明覺,首先要學的是「適宜明覺」。比如說聽課,學生以坐的姿勢聽課,以聽課的情境,坐姿就是最適當的。接著法師舉自己的實際經驗:在玄大讀碩士班時,法師雖然身為出家眾,但身份是學生,來上課的老師是在家眾,法師總是行禮如宜。當時有位年長的儒者教授,他進教室一貫會等候學生起立敬禮,有一位學生,因自己是出家比丘的身分,拒絕對老師行禮。這彰顯了他對戒學錯誤的認知,他認為自己是在持守「出家人不能禮拜在家人」的戒規。可是面對學校的體系,課堂上只有學生與老師兩種身份,學生不是就應該表現出做學生的樣子。

「適宜明覺」表現在禪宗的修行裡,就會出現以下大家所熟知的一個公案:有禪師帶著徒弟過河,見到河裡有女眾溺水,他即刻下水拯救,將溺水女眾抱回岸邊。徒弟對師父所為卻一直不以為然,第二天終於有機會詢問師父:戒律中不是有出家眾不可以抱女人的規定?師父回答:昨天河中溺水的女眾,我已將她放在河岸,而你卻抱到現在。戒的本質是讓人生善,不是讓人互諍。在不違犯殺、盜、淫、妄四個根本戒之外,戒律中還有許多是跟世俗互動有關的內容,規範我們適時、適地、適人的表現出應該表現的動作。佛法的價值觀是多元且相互交結的,戒律跟救人這兩件事,當然應以救人為先。四種明覺是我們學佛,拿來觀察自己的一個基本功夫,在日常生活中,唯有如禮、如分的作出正確的選擇,選擇跟無常、無我、空的法性智慧相應的一方,在不墮落的前題下,以「適宜明覺」的真空妙有正確持守戒律,給眾生歡喜、自在,才能令正法久住。

四、「有益明覺」的健康功法

「四念處」在觀身如身念處的修行上,提出姿勢、呼吸、不淨、四大與四明覺等不同的觀察方式。法師進一步說:一般傳統佛教對於姿勢、威儀的表達,向來都是從倫理、道德的角度切入,但在這些年推廣佛法的大學教學經驗中發現,再以倫理、道德為訴求,要求學生在行、住、坐、臥中要有一定的威儀,已經無法吸引現代學生的注意力,所以法師特別倡議四明覺中的「有益名覺」觀念,讓所教導的大學生,因為得知對自己的身體有幫助,所以願意認真學習。

接下來,法師以一個非常簡單的拿水杯動作,讓大家實際體驗姿勢正確的重要性。除了四位曾經上山的師兄弟,其他人都拿水杯來試試看。大家先拿著水杯,將手肘靠著桌子作為支撐點,手臂垂直,手指端正的拿水杯,感覺看看這時的重量,之後再將拿水杯的手臂向下彎,以歪曲的角度拿水杯,法師問大家感覺如何?是不是感覺比較吃力?所以同樣的東西,會因為支撐的角度不同,讓我們感覺到不同的重量。法師說:如果這水杯是我們的頭,這顆頭大約七八公斤左右的頭,要靠我們的脖子去支撐,只要角度不同,是不是重量就會不一樣?所以有時候我們肩頸酸痛、緊繃,其實只是因為頭的角度沒有擺放正確。

身體的姿勢,有些對我們有害,有些對我們有益,我們可以結合四念處「有益明覺」的理論,也就是從另一個對自己身體有益的角度,來體會姿勢端正的重要性。誠如佛門禮儀中要求我們在行、住、坐、臥時,身體的姿勢要「站如松、坐如鐘、行如風、臥如弓」,我們應常常如實觀察自己的姿勢,觀察自己使用身體的角度,並思維自己的姿勢,要如何才能夠省力又不受傷。

法師在玄奘大學授課多年,發覺現在的大學生,上課越來越不專心,不但經常翹課,而且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成績,更無法跟他們談論威儀。他們根本不認為威儀重要。於是法師不再用倫理、道德的角度,來要求學生要有端正的姿勢,而是換一種學生重視的價值,例如:對自己身體健康有利,即「有益明覺」的觀念來引導學生。提出姿勢影響健康的原理:頭擺正、收下巴,肩頸平均施力,可讓肩頸壓力解除;收小腹,胸部挺直、坐正,於是腰部的壓力可以解除。法師強調:一個難看、沒有威儀的姿勢,很費力,會受傷,而且不健康。相反的,有威儀就有對身體有益,健康的體態就是有威儀的體態。

法師指導禪修多年,在禪修時常要求大家做一個旁觀者,去觀察自己的姿勢。法師曾遇到一位學生分享他學到的禪修方法是:哪裡疼痛就去觀察那裡,一直觀察到它不疼。但法師說:麻木與入定都可能讓人不覺疼痛,所以如果靜坐時,覺察到身體因姿勢有誤而產生疼痛,我們不該繼續使用一個錯的姿勢觀察,而是應該調整姿勢,做一些角度的改變。比如說當你的頭習慣性地偏斜,會造成肩頸受到壓迫而疼痛,你就調整姿勢,而不是繼續用一個偏斜的姿勢,觀察到麻木或入定而不再感覺疼痛。佛陀說「緣起甚深」,不痛的結果是被很多種條件所累積出來的一種狀態,法師特別將正確的姿勢對身體健康有幫助的這個條件加進來。不是說你忽略了這個條件就不行,而是說多加一個好的條件。所以我們觀身,除了觀察姿勢,觀察呼吸,可再加入四念處的觀身法則,法師希望能夠透過姿勢端正的提醒,讓大家的身體得到健康。

五、佛陀的涅槃之道

其次觀受。受是覺知、感受,我們至少有三種受:苦受、樂受、捨受。如果把心跟身分開、身受是苦、樂,而心受則是憂、喜。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是身心合一的說法,當我們正觀覺受時,可以感知有些覺受是苦的、有些覺受是樂的、有些覺受是不苦不樂的。在感知身受時,我們的心是不是會以因樂受而生喜,因苦受而生憂?或是可以做到身體有苦受,但心卻不憂惱。

佛陀想尋找一條不死的涅槃之道,是什麼不死?不死的是靈魂還是神識?我們的身體會老、會壞、會死。依據佛法的緣起法則,不死的是我們「心所執著抓取的內容」。可是有抓取就一定有無法抓取的時候。接下來,法師帶領大家做一個實驗,藉此體驗自己對色身的抓取。法師讓大家手握拳頭,先鬆鬆的握不出力,感覺一下手握拳的感覺,不出力時可以握多久?法師說:鬆鬆握著的拳頭可以握很久很久。之後讓大家用力握、用力握、再用力握……這時能握多久?法師說握到沒有力就鬆開了。緊握著的手在力氣用盡時會鬆開,同理我們對生命的抓取,也有一天會因力氣用盡而抓不住。

所以可以抓著就是生,抓不住時就是死,人就在生死中一次又一次的輪迴。所以什麼是涅槃?就是放開,不要抓。大家現在有沒有在抓取?有!每個人都緊緊抓著自己的命根。不相信的話再帶大家做另一個實驗,每個人先自然呼吸,然後用手將鼻子捏住,不要呼吸。可以捏多久?不要呼吸可以嗎?不能,你一定會掙脫。這代表什麼?表示你想活下去,我們一直抓著自己的命根,抓到沒感覺,這個實驗就是最佳證明。

台灣邁入高齡化社會,許多老人行動不便、智力退化,法師有位學生的母親,大腦退化,無法識別家人,但控制呼吸的腦幹跟小腦卻異常發達,生命中樞很好但大腦萎縮,所以不知餓、不知飽,不會痛、不會苦,呈現嬰兒的生命狀態,哀號不斷,卻力大無窮,打針必須綁著,睡在特製防跌倒的大床,因腦幹發達所以可以活得非常久,卻讓照顧他的家人非常的辛苦。人要死亡可以很快,在幾分鐘內不要呼吸,就可以很順利的死亡。但在醫院重症病房裡的癌末患者,疼時痛不欲生,但是嗎啡藥、止痛劑打下去,又覺得自己可以活下去,這就是執著命根的慣性,如果沒有被透過修煉來斷除,我們就會緊緊的抓住命根。

佛法修道的根源處其實是就是對命根的不執取。斷命根不是拿刀來斷,而是要斷我們的慣性。所以為何從第一節課就教大家:遇到事情不生氣。如果你遇到一點小事就動怒,那邁入死亡過程時如何能承受?那時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旁人都無法幫忙。為什麼說久病床頭無孝子?有些老病人,旁邊服侍的人做什麼都不是,他嘴巴說要捨壽,心裡卻牢牢抓住命根。所以我們是不是顛倒得非常嚴重。當我們無法抓住這一期的命根,緊緊抓住的慣性會讓我們再找一個新的身體抓住,所以我們會再來輪迴。生命輪迴的本質就是緊緊的抓住,因此我們平常就要練習,有些話不要亂講,有些東西不要亂吃,控制自己的口腹之慾,節制自己的脾氣,從這些外顯的身表開始鍛鍊,修到不執著於命根。要斷命根談何容易,沒有健康、沒有體力是沒有辦法做到的。現在我們大約五、六十歲,有沒有覺得體力已大不如從前?年輕的時候,內心的憂思有體力控制,到了老年沒體力控制自己的情緒,所以很多老年人憂鬱症會出來。控制情緒是需要體力的,等到走入生死關頭,所有的業相現前,你根本無法控制。

所謂修行,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先從小事觀察自己,測試自己。但沒有體力、定力不能斷煩惱。所以經典中有一個故事:有次佛陀與弟子外出托缽,路上見一對老乞丐,佛陀微笑,於是弟子請問原委,佛陀說:那對老乞丐年輕時家境其實都很好,他們如果那時出家修道,可以證得阿羅漢果。之後他們結婚,中壯年時如果修道可以證二果,到了六、七十歲,如果出家修道可以證初果。現在老了,家產敗光,又造作這麼多的惡業,只好等著再去輪迴。涅槃要有體力,涅槃要有定力,不容易。我們越老就越危險,不是老了就什麼都沒有了。我們現在還有機會,所以大家要努力用功認真修行。

六、 佛教養生功法的原理和方法

得健康與好心情是一般人的願望,人如果不健康,連好心情都沒有,如何修行?法師說自己早年身體不好,因為之前並沒有把注意力放在健康上,總認為生病沒有關係。後來才發現生病其實很費力,不但自己受苦,有時還耽誤別人。於是法師開始思考:自己身為佛弟子,要開發智慧,如何能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心都不憂傷?如何能讓心維持在平安、自在、喜樂的基本定力中?

法師想到《心經》裡有佛法能「度一切苦厄」的見解,一切苦厄不就應該包括身苦跟心苦,表示病痛的身苦應該也可以用佛法進行調整,於是開始在經典中尋找會造成身苦的原因。眾生的病苦都跟「色身」有關,《阿含經》記載:「諸所有色,彼一切四大,及四大造,是名為色。」色即「物質」,所有的物質都具有四個特性,即「地、水、火、風」,又稱四大。《毘婆尸佛經》中記載:「四大假合,虛幻不實,稍乖保調,即生苦惱,此名為病。」法師發現原來生病的原因是「四大不調」。《大乘悲分陀利經》記載:「四大調和,眾病皆愈。」四大調和人才能康健。因此根據四大的原理,開發出一套健康功法。至今大約四、五年的時間,法師親自實踐後,已將身體調整得非常好。

「地、水、火、風」如何詮釋成現代語言?《大寶積經》記載:「地為堅性、水為濕性、火為熱性、風為動性。」「地」就是物質的密度,它呈現出鬆散或緊密,當密度高,我們感覺比較硬,密度低,就感覺比較軟。「火」是物質的溫度,溫度高就感覺熱,溫度低就覺得冷。「風」是物質運動的速度,速度快推動力就強,速度慢推動力就弱,所以風呈現一種推動跟支撐的力量,也跟「快、慢,上、下,順、逆」等方位相關。「水」是物質的距離,就是物質的黏度,黏度高就成團結在一起,黏度低就流動。從身體去感知四大就是「有些硬、有些軟,有些在流動、有些聚合在一起,有些比較熱、有些比較冷,有些在推動、有些在支撐」。

法師用地、水、火、風來處理自己身體的疼痛時發覺,原來疼痛代表身體局部「風大」的推動力過強。依據四大的原理,疼痛是風大的壓力所造成,所以最佳的治療原則就是「鬆開」。西醫對疼痛的處理是打止痛劑,但止痛劑只是阻斷了神經傳導的通路,沒有解決四大不調的問題。法師的意思並非西醫無效,西醫最大的效果是治療急症。法師強調:西醫、中醫與功法彼此之間,並不會互相排斥,保持身體健康可以三個系統交互並用。

我們先不考慮中醫的經絡,那裡疼痛,先將該部位過多的風力解除。大家常用的一種方法就是更換姿勢,但姿勢不正確,用來支撐的部位會因施力過多而酸痛。表象上是這個支撐身體的部位呈現酸痛,實際上是它內部的風大過剩。身體因風大得以支撐,為了支撐又再增強風大,造成四大不平衡,所以導致疼痛。每當感覺疼痛時,我們就更換姿勢,用另一個部位來支撐,所以換來換去,輪流壓迫不同的部位,身體就輪流酸痛。根本解決之道其實是端正的姿勢。人站立時靠下盤雙腿支撐,很多人下盤無力,就用上方的力量進行支撐,這是一種「代償作用」,當你下半身無力,很容易會用上盤達到「遞補效應」。腰腿無力就以胸部支撐,所以進階的抬胯功法要大家練習蹲,就是在鍛鍊下盤腰腿的力量。不要小看這麼簡單的動作,我們肩頸的痠痛,經常是因為下盤無力,挪用上盤使力的結果,造成身體因代償作用,而導致肩頸僵硬。所以第一個解決的方式是鬆開,第二個是加強下盤的力量。

法師設計健康功法時,考慮到功法必須隨時可做,不用躲著人做,所以太複雜、會吵人或要扛著工具的動作都不採用,選擇隨時都可進行的動作。經過親身實驗,挑揀能夠旋轉三百六十度的大關節,即肩與雙胯作為功法處理的重點目標。為何以大關節為目標?因為它是韌帶重點保護、重點加強、重點固定的對象。韌帶將骨頭緊緊綑綁著、使身體兩百多塊骨頭,遇到碰撞時不會掉落一地。所以功法都在大關節進行,以達到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效果。此外,功法要輕鬆做,不可做到疼痛、緊繃,效果才會好。

地、水、火、風四大,我們只要調整風大,無須四個都調。因為只要風動了,物質的密度就會變小、變柔、變軟,風動了,物質就會有熱度出現,所以鬆肩抬胯時,只要做幾下,身體就會慢慢發熱。處理地、水、火、風,其實就只處理風即可。經多位學員實際操作後證實,功法確實可以改善很多種疾病的症狀。此外,功法也比按摩有效,因為按摩是局部的,需別人幫忙,要排隊、坐車、掛號,還要花錢,不如你自己鬆肩抬胯,讓身體透過拉開的動作,全面得到平衡調整。這套功法第一講姿勢,透過拿水杯體驗,大家領會姿勢端正的重要,其次講次數,要做多少?依據揉麵糰原理,手擀麵比機器麵好吃,有Q的感覺, Q從哪裡來?來自發酵與揉捻,我們的肌肉也是由蛋白質所組成,要讓肌肉Q、暖活、有力,一樣要揉捻。所以功法要做幾次是依人而異的,如果你下盤無力,因代償作用讓上盤肩頸痠痛僵硬,此時只做兩三次可以緩解嗎?每個人的體質不同,要做多少次可由自己決定,做到疼痛緩解為止。

淋巴、血管與神經都在肌肉裡面,我們姑且不管它們,先鬆開肌肉,裡面其他堅硬的部分就會慢慢跟著瓦解。神經傳導不良與肌肉緊繃的結果,會造成自律神經失調,導致睡不著、吃不下等總總情況。做了這套功法,很快都可以改善。不只失眠,功法還可治憂鬱、躁鬱等等。有人骨頭歪曲去讓醫生正骨,其實正骨是錯誤的觀念,因為處裡的重點,不在骨骼而在肌肉。骨頭外包著肌肉,骨頭之所以轉動是因肌肉的作用,所以醫生幫骨骼正位時,他其實是讓肌肉配合骨頭鬆開,之後如果你能夠持續維持端正的姿勢,骨骼才可以恢復原位。比如有人長期看手機,造成肩頸肌肉緊繃,骨骼會往另外一個錯誤的方向拉扯,所以要骨頭正位,我們必須先處裡肌肉。弘誓學院有一個很高明的醫師,他幫你把扭力放開,讓身體可以平衡施力,但只有相對的幫助,根源性的改善還是要靠自己將它鬆開。藉由拿水杯的原理,大家體會角度很重要,而揉麵糰原理,讓大家知道要從風推動的速度入手,風一推動水就會流動,水流動後溫度就會升高。推動、流動可以增溫,密度就開始變小,肌肉就開始變柔軟。

剛開始練鬆肩抬胯時,身體會由僵硬變得柔軟,之後要養成隨時使用正確姿勢的習慣。我們常常用錯力量,比如久坐時臀部肌肉沒動,要站起時,無法用下方腳根,從小腿到大腿、到臀部的力量來支撐,要用手去輔助支撐,而手所使用的是前方肌肉的力量,所以肌肉要緊繃人才能站起來,肌肉不緊繃就無法出力。但胸部肌肉緊繃會影響心臟,所以很多人老了,心臟會感覺不舒服。其中有一個重大的原因就是:因為下盤無力,身體代償以上盤使力,是出錯力的結果。整套功法就是在練後身的力量,讓身體後方重新喚起記憶,並增強站立時用後方的力量支撐。功法在重大關節進行,可以帶動大部分的肌肉,尤其後身的肌肉。筋七十二小時沒動就會變硬,一星期沒有動肌肉開始委縮。因果律中有個小原則就是「用進廢退」。我們用地、水、火、風可以調節自己的身體,無需花錢請別人家按摩,只要好好操作,在用進廢退原則下,如同揉麵糰的原理,只要持續練習就會增進。

根據統計約四個人中會一人罹患癌症,如果能躲過癌症的危險,接下來大家要面對的是失智的危險。60-65歲,約四個人中有一人失智,70歲以上,機率是七人中三至四位,80歲,機率高達三個人中一個,90歲以上,兩個人中就有一位失智。法師詢問慈航堂目前住眾的平均歲數,並提醒大家,縱使年歲增長,我們應該還是要讓自己保持手腳靈活、頭腦清楚。法師曾受邀主持數個道場的禪修與法會等活動,發現道場中老一輩的出家眾,體能往往比年輕一輩的更好。有一道場的老師父坐輪椅,晚上頻尿,看護者必須一兩點起身幫忙,長期下來看護者也健康失調。再加上寺院沒有無障礙空間,老師父都只能住在一樓,滋生許多長照的問題,這些都需要大家共同面對。所以,大家先不要想太多,什麼要把祖業發揚光大,第一個先照顧好自己,自己的身心就是一個道場。大家可以從鬆肩抬胯功法入手,先讓自己的身體健康,活到九十歲還可以照顧別人。難不難?不難,就是地、水、火、風。功法難不難?不難,不就肩膀一個動作,腿部一個動作。至於要做多少次?就如揉麵糰原理,由自己的身體自己決定。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