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學風自由,紀律嚴明——九十三學年度開學典禮指導老師致詞(刊於弘誓雙月刊第72期)

學風自由,紀律嚴明——九十三學年度開學典禮指導老師致詞

昭慧法師 致詞

德  風 紀錄整理

傳法法師 潤稿

隨時準備「收攤」

  我沒有性廣法師那麼幽默,所以接下來我的致詞,應該不會博得那麼多的笑聲!

  非常難能可貴的是,學院不因我個人的特立獨行而萎縮。我記得在民國九十年發起廢除八敬法運動,當時我心裡已有準備:「可能學院要為此而關門。」當時我是抱持著犧牲的心情,打定主意,即使學院要付出「關門」的代價,都應該發出正義之聲,不能畏首畏尾地盤算自己或學院的本位利益。然而事實證明,特立獨行的我,依然受到了有正義感的佛教徒廣泛的接納。多年下來,學院招生不減反增!因此非常感恩三寶,也感謝諸位及諸位的常住師長對我們的信賴。

  佛教界很多人口耳相傳:「不要將弟子交給昭慧法師教導,否則徒弟會給他帶壞」。真的是謠言止於智者,有這麼多師長願意相信我們,把子弟的法身慧命託付給我們,為此我更是對各位的師長多了一份感恩之情!

  其次,今年專修部有三十八位學生,研究部有十多位,這令我非常驚訝。為什麼呢?原來,這些年大學宗教系所陸續成立,要拿到正式學位並不困難。有些有學位的宗教系所,招生尚且發生困難;有的由於報考人數不多,為了配合教育部的「總量管制」政策,不得不將錄取名額縮減,有的甚至全額錄取所有考生。

  想想看,有正式學位的學校,辦學起來都那麼辛苦,相關系所也已經如此普遍,本學院是沒有頒授學位的,難道辦學,不會面臨招收不到學生的瓶頸嗎?於是審度時勢,我曾與性廣法師商量說:「沒關係!我們看著辦,如果將來真的會發生招生來源不足的情形,我們就『收攤』好了!」為什麼容易「收攤」?因為學院的寶物在老師們的腦袋裡,而不是在牆壁上。你看!這間教室像不像九二一災區的組合屋?硬體設備的投資不大,因此若要「收攤」,隨時可以「收攤」。即使停止招生,也不會有「騎虎難下」的尷尬局面。

  但是沒想到,當我們發了這種「惡願」以後,同學們竟然開始踴躍報名,這真讓我們有點驚訝,也有點困惑。

每一個人都是「英才」

  我們無所求而辦學,並不是希望家大業大、同學們承歡膝下,純粹只是出於報答三寶宏恩,因此有了弘法的熱誠。「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一樂也」。諸位有哪一位不是英才呢?在多元價值的佛法體認之中,每一個人都是英才。成功的教育應該是,要讓同學有自信心去發掘自己的專長在哪裡,然後以無私無我、慈悲柔軟的心,將此專長拿來服務社會,而不是標榜單一的專長。各位英才願意受學佛法,加上各自的專業知識,我相信必能夠做一盞盞的明燈,照亮週邊的眾生,這樣,我們就於願足矣。

  現在雖然有宗教研修學院相關條例的草案,但是我們目前還不想跟進,這不是不為同學謀求教育部認證的學歷,但我們思考了幾個問題:

  第一、如果你需要一份學歷,有很多管道可以獲得它,你可以讀空大,考學測,進入大學或研究所,都不那麼困難。那又為什麼「人家有,我們也一定要有」呢?心態上、動機上,是不是有點爭強逞勝呢?

  第二、公平而言,如果你不是想要修學佛法,而只是想要研究學術,我會鼓勵你到大學相關系所,而不會勉強將你留在這裡。為什麼呢?因為大學空間畢竟比較開闊,圖書設備多,校地幅員大,有各種研究與社團活動,它跟修道取向的佛學院是不同的。在一個小型學院裡感受修道氣氛,與到一個大學環境裡感受學術氣氛,也還是不同的。尤其是許多佛學院的管理制度,幾乎把學生當作軍人,或是當作國、高中生來管理,學生無法啟發自由的心靈,治學是會遇到瓶頸的。

  因此,如果不是為了修道,而純粹只是為了獲得世間學歷或作學術研究,諸位大可以選擇其他大學宗教研修的相關系所就讀,我們毋需為了留住大家而花費龐大資財,提供全套大學校院的相關配備。

為一杯牛奶,開一個牧場?

  第三、現在的法規,竟然要求宗教研修學院的土地、建築等設備,比照一般私立學校,我覺得非常不合理。因為訓練宗教師或有宗教熱誠的信眾,需要的園地不大。弄個五公頃的校園,光是掃地、拔草、美化環境,都須要投入許多人力、財力。更何況買地、建築,所費不貲,豈不是要開始辦種種活動,來結合更多的人力,募集更大的款項了呢?前面說過,學院的寶物在老師們的腦袋裡,而不是在牆壁上。但為了符合宗教研修學院的規定,迫於現實而募款買地、建屋,倒頭來反而會掛心,要如何堆建起那一堵一堵的牆壁?為此腦袋裡勢必得裝滿錢、錢、錢,會裝不進其他東西。那不是得不償失嗎?

  我常常想,佛教中有很多龐大事業體的主持人,弘法利生的初發心未嘗不好,但若未能慎察事態的發展,或是漸漸出現了自我本位、好強鬥勝的心態,到頭來往往家大業大,忙碌不堪,甚至產生種種豪門恩怨,還把一大票人捲入共業圈裡。我常作此譬喻:起先想要喝一杯牛奶,於是養了一頭乳牛來擠牛奶;為了養一頭牛,又買了一個牧場,雇人來餵食乳牛;為了土地與人力的充分利用,乾脆就養十頭、百頭、千頭,這樣闢成了一個大牧場;養了這麼多頭牛以後,牛奶擠那麼多要幹嘛?於是乎,整個產銷結構都出現了,甚至可能要開一個奶品公司,為著龐大的畜牧業與食品業,忙累得個半死;到頭來忽然發覺,「當初我只是想要喝一杯牛奶呀!」我們很擔心一味跟著政策跑,會出現這種「為一杯牛奶,開一個牧場」的局面,而模糊了當初單純講學說法的動機,因此還是選擇,就著我們的專長來回饋三寶,回饋眾生,也回饋給各位同學。

  我們學佛,是因為生命有了困頓,要尋求出路。困頓,不見得是事業、婚姻之類的挫折,生老病死就是一種本質性的困頓;與人相處,感覺到自己能力的局限,那也是一種困頓。有了困頓,自然需要尋索答案,那麼,你到底是需要能提供答案的人,還是學歷很高的人呢?當你在病中,你需要的到底是台大醫學院博士,還是沒有博士學位,卻保證能醫好你的醫師呢?

  學院這裡不提供教育部認證的學歷,但是我們的教師都很優秀,她們會將面對生命困頓而尋求超越的方案(戒定慧三學),提供給你參考。也因此,雖然我們沒有大做廣告,也不習慣推銷自己,但是好在同學們口耳相傳,在教界,我們辦學竟也有了一點口碑。有許多同學因為在學院厚紮佛學實力,而考上了研究所;有部分同學甚至在考上研究所後,還回來選修部分學分;也有同學已從研究所畢業,依然回來選修課程。

  道風或學風,不是一兩個人的事情,應該是大家一起來促成的,以下與大家分享我們辦學的理念與特色,期待大家共同努力,形成良好的道風與學風。

  我們在學院的大方向上,掌握兩個原則:第一、自由的學風;第二、嚴明的紀律。

原則之一:自由的學風

  我們不去管你們腦袋裡想些什麼,除非它是違法、違律的,那我們當然會提醒你,訶責你,希望你能夠具足正見。除此之外,我們不會去窺視、探聽,看你的政治立場是統是獨,是修淨土宗還是禪宗,是學南傳還是藏傳,出身哪個派系,然後給你貼上標籤,我們不會這麼做。在如法如律的前提下,你做的任何事情我們都隨喜贊歎。所以,我們這裡並沒有什麼書是不能上架,或什麼問題是不能討論的,在生活中沒有任何的監視與掌控。

  有些佛教團體,唯恐學眾的思想不正確,會影響其他的人,於是監聽電話,檢查信件,或是透過其他學眾作為眼線,來了解學眾的動態。這種做法,固然能有效防止團體的亂源,但是容易讓學風窒息,讓心靈呈現閉鎖或扭曲的狀態。因為學生學會在被窺伺的狀態下保護自己,甚至學到陽奉陰違,或是在同學之間互不信任,使得團體之中,產生莫明其妙的壓力與緊張氣氛。在這種閉鎖或扭曲狀態下成長的心靈,一旦等到媳婦熬成婆而當家做主之後,也往往習焉不察,輪到自己來窺伺別人。這種管理方法,即使動機良好,也會形成不健全的學風,甚至有可能只是變相地滿足了主事者的窺伺欲與掌控欲,讓他得以冠冕堂皇地掌控每一個人的心靈、行動、言語與人際關係。

  我不否認,團體中確實可能出現那種人,以錯誤的想法或偏激的情緒,來影響其他人,而形成團體的傷害,但是,前述的監控制度,帶來的都是負面的薰陶。掌控欲、陽奉陰違、互不信任,這原都是修道所要克服的煩惱,應該在一個學佛的園地裡,把這些心態去除,怎麼反而增強起來了呢?這是值得注意的問題。

  有鑒於這種弊害,因此在學院裡,我們把每一位學生都先當作是成熟的個人,尊重他的隱私與自由。我們不要為了防杜一兩個人格不成熟的人,而就把所有的同學當賊來嚴加看管。針對這種人格不成熟的人,我們寧願在多次勸諫無效之後,請他離開學院,因為他不適合在這樣自由開放的學習環境裡成長,他可能比較適合嚴加看管的學習環境。

  我不認為一個制度適合所有的人,學院這樣的環境,也只適合心性比較成熟、比較自愛的人,比較渴望心靈自由可是又能節制自己、尊重他人的人。我不會自我膨脹地認為,學院的制度適合所有心性的人。

  正是佛法的薰陶,使我們有如此自由的心靈;我的恩師印順導師說過一句話:「余學尚自由,不強人以從己。」這讓我非常感動!尤其像我這麼叛逆的人,幾次掀起了全國性的運動,多少人在他旁邊不斷咬耳朵,必欲逐我出師門而後快,但是他都寬容而不為所動,從不給我下一道命令說:「不准這樣,不准那樣。」師長的典範深深感動著我,我也同樣用這種心腸來對待大家。物以類聚,我想,學院的幾位老師,也都是用同樣開放的心態來教導大家的。

原則之二:嚴明的紀律

  自由並不表示可以放肆!學院當然還是有紀律的團體。紀律不是來自主事者的自由心證,而是依循佛法與戒律以為前提。戒律來自一個總綱--護生,護念其他人的生命,乃至護念其他人的心情,因此不但不可犯殺盜淫妄,連刻薄尖酸的語言都不要施諸他人,以免讓他人的心靈受傷。彼此互動的時候,要注意對他人的體諒、體貼,這是紀律最基本的精神。

  在護生的前提下,我們希望「正法久住」,因為正法住世,可以讓我們謹遵護生之教,讓眾生離苦得樂。這有幾點需要注意,

第一、要排除個人的障道法:最大的障道法,來自品行不端,所以一定要先讓自己的品行端正。

  第二、不要在團體之中互相干擾:這不見得是什麼重大罪惡,可是干擾會招來別人的不快與不便。應該要共同促進團體成員的福趾。

  第三、必須避世譏嫌,要讓社會接納佛教:所以我們很重視榮譽感。榮譽感不是為了個人博得別人的誇讚,由於我們的形象代表佛教,我們的言語行為,會影響他人接近三寶的意願,因此我們要有慚有愧,遵循規範,讓社會人士因我們的表現,而增長對佛法的信心。依於這些要領,形成了學院的紀律。因此是否有違紀律?可從這三個要領來加以檢視、反省。

  心靈的自由與紀律的嚴明,可以相輔相成,而不必然是互相衝突的。在學院裡,我們嚴格要求:不可以驕傲,不可有優越感。貪嗔癡慢疑,最傷人的就是慢,不容有一點這樣的心態,這樣你才能夠無私無我地貼近眾生,讓眾生樂意與你為友;甚至你應該要做眾生的不請之友,而不是把自己端起來「做之君、做之師」,鼻孔朝天來指導他人。

慈悲心與正義感

  學院非常體諒當今佛教界各道場人手稀少。我們辦學為什麼會採取集中上課制度?一方面確實有些同學沒有辦法長年住校,另外一方面,即是考量到許多常住師長,每次送徒弟出去讀書,就「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於是不肯再放徒弟出去讀書。但因噎廢食也不是辦法,倘若道場不栽培人才,對道場、對佛教都無大益。所以,我們辦學是不搶徒弟的。學團是十方道場,我們自己沒收徒弟,學團幾位幹部,還蒙她們常住的師長慈悲,願意讓她們留下來,組成一個行政與教學的團隊。個人一生不奪人之所愛!世人要權,我不奪權;世人愛錢,我不要錢。我們既然不奪人之所愛,那麼也拜託各位,不要看到哪位同學合意,就招到你的地方來共住,這教我們怎麼向他的師長交代呢?

  最後,我們希望在學院裡,能陶冶出同學們的慈悲心與正義感。用慈悲心來善待眾生,善待週遭的人;以正義感來看天下事,言所當言,行所當行,不會顧影自憐,畏首畏尾,不會為了怕得罪強權而選擇默不吭聲。

  這樣的話,我相信大家會用生命來活出佛法,也就可以用你的表現來向師長保證:「謠言是不對的!到弘誓學院不會變壞;到學院以後,我的心更柔軟,更慈悲了,我更體諒常住和師長了,我更善於與常住師長互作良性溝通了。」而不是回去就像七爺、八爺一樣橫眉豎眼,這個也不對,那個也不好,動不動就說:「人家我們學院都是這樣那樣,憑什麼常住不能這樣那樣?」你從學院回到常住,倘若表現不佳,不具足慈悲心與正義感,貢高我慢,無法善觀因緣,不但於己無益,還連帶砸了學院的招牌,學院當然會減低在佛教界的公信力。

  以上點滴分享學院的辦學理念,願與同學在菩提道上,以自由開放的心靈,嚴明自律的精神,勤修一切善法!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