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簡介「善地阿索」佛教改革運動(刊於弘誓雙月刊第71期)

簡介「善地阿索」佛教改革運動
《Santi Asoke 佛教改革運動:建構個人、群體以及(泰國)社會》論文摘要

作 者:Juliana M. Essen
出 處:第11期,2004年 “Journal of Buddhist Ethics”
摘    譯:釋清度 2004.7.13

  所謂Santi Asoke(中譯「善地阿索」)佛教改革運動,是指從事社會入世工作,以使得佛教對現代社會更具有意義。Asoke團體崛起於1970年代早期,是由一位具批判性的年輕僧侶Samana Bodhirak所建立的改革式佛教團體,當時之所以脫離原僧團另建新團體是基於泰國僧侶的道德鬆弛以及其與社會的脫節。Asoke是一個大部分由居士所組成的社區團體。他們拒絕崇拜偶像,而與主流的居士佛教分道揚鑣﹔實踐嚴峻的道德(除了五戒之外更嚴格的清規,總共約十條),強調每日的工作作為一種禪修,少欲知足,實行共有財產制度,共同為傳播佛法以及以改善個人及社會精神與物質生活為目標。

  現在,全國Asoke運動包含七個成功的社區,擁有全部800名居民,以及幾百位寄宿學校的學生,同時有大約7000名不住在Asoke的成員,他們也以發起四個居士組織來護持這項運動,而且參與當地或全國性的活動。在泰國快速工業化之後所面臨的經濟危機與道德低落問題,加上泰國民間佛教信仰的神化,Santi Asoke運動無疑提供了另一種選擇。這個以佛法解脫信仰為中心的實驗性團體,為社會注入了一股清流,成功地在個人、群體乃至社會三個層面的改善上提供了一個示範。

  Asoke運動堅稱,談到發展必須由個人開始,意即:「建構人們成為好人」。包括精神與物質層面﹔前者主要依據佛法八正道來開發,在日常生活中有兩個主要步驟,一是遵循佛教戒律來提升道德,二是依據Asoke口號:「少裝扮,勤奮工作,把剩餘的奉獻給社會」來練習不執著與專注。而此個人的發展同時助成了群體層次的發展。因為個人積聚的減少,奉獻於群體,相對的公共設施就更完善。而Asoke人藉由工作訓練自己的定力與身口意的覺知,使得他們工作以及社會互動品質也跟著提昇。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Asoke團體雖然看似共產社會,但其實裡面的民主機制與共產黨是大不相同的。最後,在建構社會方面,Asoke運動透過不同形式的布施來提供對社會的助益,比如:散佈免費刊物來介紹他們的哲學理念與活動;開辦廉價素食餐廳;非營利的市場以傳達積功德的概念。另外,他們發展自然農耕、有機肥、資源回收等等環保相關專業來鞏固固有產業。在文化方面,Asoke團體除了傳統文化也汲取全球各地文化精華,以及新觀念。在政治上,Asoke團體也準備以清流之姿來參與選舉,傳播佛法救世的理念。

  總之,七個持續為全國經濟紓困的Asoke社群,確實證明了此運動在提升俗人生活品質上是成功的。然而,Asoke運動最主要的目的卻是希望遵循佛教修道路逕來實現人類的潛能。

◎附錄:

昭慧法師對「善地阿索」的看法

  91年1月19日,昭慧法師應邀在中華佛研所主辦之「第四屆中華國際佛學會議」,針對泰國比丘靜相法師所發表的論文〈「「善地阿索」」的社會運動——取代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的第三種選擇:功德主義〉,作一回應。

  首先,法師肯定泰國社會出現了「「善地阿索」」這種社群,具足佛法的理想與信念,並肯定「善地阿索」勇於面對制度之罪惡而作改革。

  此外,法師並分析「善地阿索」所謂「功德主義」與共產主義的異同。相同處在於:兩者同樣看到了社會上貧富不均的問題,而主張「各盡所能,各取所需」。不同處在於:一、馬克斯因唯物論之主張,而以為可透過政治力重新分配財富,其他就可迎刃而解;「善地阿索」的領導者菩提善護法師卻因佛法的訓練,而更深刻地看到了問題的根源:「人的貪瞋癡煩惱」,所以要從「人」改造起。二、共產主義因強制施行而罔顧人性的貪等煩惱,以及人與人間物質需求或精神層次的個別差異,所以失敗。「善地阿索」卻是自願參加,也可自由退出的社區團體,所以沒有因強制性而帶來對抗與暴力鬥爭的問題。

  但昭慧法師仍對「善地阿索」作了如下質疑:

  一、「善地阿索」「團體富裕重於個人」之「團體」,是否會有重視大我而漠視個人主體性的問題?
二、是否會因「愛用國貨」等觀念而淪為民族主義的「大我思想」?
三、「善地阿索」成立「為民黨」,是否會模糊了政教分際?畢竟社會上還存在著其他宗教。而論文指出甘地主張「政治要有宗教領導」,甘地此中的「宗教」應是指「宗教精神」,他不會贊同由單一宗教操控政治。
四、其每年慶祝「國王聖誕」之舉,是否會有與權力中心不能保持適度距離的危機?
五、「善地阿索」團體中修道女性最多只能受持十戒,是否會導致女性證阿羅漢果機會之被抹煞,而違反「善地阿索」重視平等的精神?

  雖然靜相法師回答:政黨沒有奪權計劃,只等待人民主動迎請執政。昭慧法師依然指出:民主政治之運作,不宜有「簞食壺漿以迎王師」的迷思。而一旦執政,問題才正開始。因為它若不能將「善地阿索」犧牲主義的「共產」精神予以發揚,則執不執政並無差別,何必多此一舉?如果貫徹此一信念,透過民主運作而形成強勢的法律與政策,則必定會與共產主義陷入同樣「普世強制推動」的迷思,而注定失敗的命運。更何況,一旦「善地阿索」執政,許多倫理上的困局,如:是否要廢除死刑?「善地阿索」所推廣的草藥,是否要經人體實驗或動物實驗?這些又當如何面對?

(摘自本刊第五十五期【活動看版】:91.1.19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