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兩句奇絕法語,生平灑落風範──上淨下良長老圓寂側記(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71期)

兩句奇絕法語,生平灑落風範

──良長老圓寂側記

 

撰文釋昭慧

 

臉書留言錄(之八八三)

110.4.4

 

示寂之前,緣慳一面

我們敬愛的長輩,良長老(北投彌陀寺方丈,中國佛教會前理事長),已於42日清晨4時在彌陀寺方丈室安詳圓寂,晚輩後知後覺,凌晨方從一玄法師Line訊息得知。

長老親筆預立遺囑:「入滅後,不發喪,不發訃聞,不舉行追思讚頌會,不需封龕說法等儀式」,乃至不作「一切禮懺、燄口等佛事」,總之,一切從簡處理。

長老一如生前,行事低調,灑落自在。晚輩懺悔,半生蒙受長老慈悲覆護,竟然久疏音問,於其示寂之前,緣慳一面!

方纔從Line得悉,監院心謙法師帶領學眾上午至士林官邸攬勝,遂與其互聯,下午搭高鐵與捷運與彼等會合,共同前往弔唁瞻禮!

南無觀世音菩薩!

學眾踏春,被抓公差

昨天謙師父告知,今天上午擬領學眾至士林官邸踏春。乍聞深慶:學團有如此慈愛的當家師,真的是學眾之福。

她邀我同行。我回云:「好不容易有個連假,哪兒都不想去,只想『宅』在道場,還點稿債。」

凌晨三點多下樓禮佛,看到她早早起床,躡手躡腳往大寮走。問她幹啥,方知她發心為學眾準備飯糰。一時還沒聯想到她們今日出遊一事。10點打開手機,才在群裡看到她們官邸攬勝的照片。立即致電抓公差,請她們午餐後到北投捷運站與我會合,一同前往瞻禮良長老。

(住持明一法師與院長圓貌法師平日法務繁忙,趁著假日精進禪修,所以照片中看不到她們兩位。)

 

兩句奇絕法語,生平灑落風範

  淨公長老徒孫宗宏法師告知:

  老人非常灑脫,一年前就於此僻靜處所,建設了非常簡單的涅槃堂,而不要大家安放大體於寬廣的大堂之中。

  41日早上用餐畢,老人要堅如法師等徒眾載他去陽明山走走,回來說是「累了」,安臥在一樓寮房。待下午徒眾前往請他起床用餐,發現他已無氣息,面容安詳,遂移往涅槃堂。其後發現他心口猶溫,遂為他提供氧氣。至翌晨4時,老人家安詳示寂。

  他近年將寺務一切交代徒眾,寺產悉數處置妥當,就說他世緣已盡,想要離開。徒眾不捨,他說:

  「該走就要走,你們莫非想要把我留成老妖怪?」

  徒眾請示他,圓寂時是否唸佛,他說:

  「你們別唸,吵死了,我自己唸!」

  其灑脫有如此者。

(因此我們上香完,三拜而退,一句佛號也沒唸,以免老人嫌我們「太吵」。)

長老遺囑,成了徒眾的「免死金牌」

    淨良遺囑

世事幻化,人命無常,近時我自覺體能不佳,神情有隨日退化之感,故立遺囑如下:

一、臨終時,不須急救,讓我安静而去。

二、入滅後,不發喪、不發訃聞、不舉行追思讚頌會,不須封龕、說法等儀式。

三、一切禮懺、燄口等佛事勿做,有緣來看我者,請念觀世音菩薩聖號結緣。

四、凡我所留下之財產、文物等,總歸彌陀寺所有,均由堅如(黄素蓮)與宗慧二師負責,延續我的精神,以盡個人對佛教之恩澤及諸善信護持之恩!

 

 民國一九年三月二十日立

 淨良 親筆

 

 

  在涅槃堂前,住持堅如法師請大家喝茶。她告知:老人於去年320日預立如上遺囑。原因是,徒弟給他看些照片,那是前一天(319日)一位教界長老追思讚頌會的盛大場面。

  他一看,立即要堅如法師拿張信紙,當下寫就這張「一切從簡」的遺囑。

  堅如法師幽默地說:「好在老人家留下這張免死金牌,否則我們一定會給教界長老駡死!」

鳳凰網的新聞效應

110.4.4

  以下,鳳凰網新聞:

https://ishare.ifeng.com/c/s/v004tX207p--eya7uvdz105maJevdrolOvj4r1s4jc4KsQnk__?from=singlemessage

  鳳凰網覺悟號新聞:

https://mp.weixin.qq.com/s/ym-CT5oCnKwrMsGCSYk34g

 

  42日清晨,92歲高僧灑脫離世!遺囑不舉喪、不追思、不封龕

  鳳凰網佛教獲悉,202142日清晨4時,臺灣中國佛教會名譽理事長、臺灣中華佛寺協會創會理事長、臺北市佛教會永久導師、世界佛教僧伽會副會長、世界佛教華僧會副會長、臨濟宗第四十二世、曹洞宗四十八世淨良長老于臺北彌陀寺方丈室安詳示寂,世壽92歲,僧臘76年,戒臘75載。

 

110.4.5

  昨天下午從彌陀寺出來後,一路不得閒,就在手機上敲著鍵盤,一則一則地報導著淨公長老弟子所述之長老行誼。除了刊於臉書,也順便透過微信傳給我的好友,鳳凰網主編崔明晨居士。她們團隊正在作淨公長老辭世與生平回顧的報導,我傳給她的臉書貼文,正好補上了「長老面對生死的從容與幽默」這個雋永的環節。

  感謝崔主編,她於中午來訊惠知:淨良長老灑然辭世新聞(鳳凰網放在頭條號),已經有50多萬閱讀,2000多條評論,500多萬展現量。

 

獨自默爾臥床持心

  長老一向幽默,面對生死大事依然如此。徒眾詢問於其臨終時是否唸佛時,他竟答以「妳們別唸,吵死了,我自己唸!」此11字甚為奇絕,臉友激賞之餘,紛紛轉載。

  長老於臨終時獨自默爾臥床,氣息已止後之十餘小時間,心口猶溫。凡此種種,應是長老在其所熟稔的法門中持心,令心安住在最極微細的光明相中。一般而言,此時不要說是「呼吸終止」,即便醫學上判定腦死,依然還有微細意識,因此這種狀態即便延續十天八天,色身也不會腐化。(蔣揚仁欽博士的《為什麼學佛》(頁203-506),對此種「持心法」敘述甚詳,不贅。)

  因此個人的研判是,不想「留成老妖怪」的淨公長老,41日清晨應該已從身心狀況的覺知之中,約略知道自己可以「抽身」。因此不動聲色地讓弟子們載他到陽明山,最後一次接觸大自然,接著以「累了」為由支開徒眾,安靜持心,以進行生命的最後功課。

  長老在生時,即便在教會體系位高權重,但行事作風一向十分低調,臨終如是如是,旁人看來奇絕,但這也很吻合他老人家的一貫風格。只是,他老人家一定沒有想到,這番無聲無息而灑落自在地揮別人間,卻依然引發臉友的熱議與轉載。他更不會料到,連海峽彼岸都有了重大迴響──網路聲量50餘萬,展現量高達500萬!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