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爭取佛誕放假」面面觀(刊於弘誓雙月刊第38期)

「爭取佛誕放假」面面觀

釋昭慧

  拜讀元月三十日《佛音時報》之後,對於教內輿論普遍支持筆者建議「爭取佛誕放假」,特別是《佛音時報》以社論表達支持之立場,深深感謝!

「行憲紀念」確屬耶誕假

  當然,也有今能長老與慧明法師的不同意見,但筆者相信:那只怪筆者沒有充分把「爭取佛誕放假」的意義與作法說清楚,以長老與法師過往所作所為對佛教的愛護與對三寶的信念,如果充分了解個中意涵,筆者相信:他們一定會大力支援的。經過溝通之後,慧明法師相當鼓勵筆者將這些背後的思考過程和盤道出。幾經考慮,決定接受法師的建議——針對教界的幾個疑慮,再作說明:

  一、誠如法師所提醒的:如果放假是為了行憲紀念日,我們就沒有理由要求佛誕放假!但是我們可以肯定地說:絕對不是為了「行憲」而放假。因為全世界都沒有「行憲放假」的先例。而且,在實施週休二日制之後,人事行政局本已取消十二月廿五日的假期,但筆者所知道的是:國內基督宗教透過政壇勢力暗中施壓,所以去年才又以「順應國際潮流」為理由,重新宣告放假。試問:「順應國際潮流」,有可能是「行憲放假」的國際潮流嗎?當然是西方國家耶誕放假的「國際潮流」! 
 

西方殖民痕的亞洲悲情

  二、從更大的範圍回顧長期以來我國所行曆法與假期的問題,我們就更清楚:所謂的「順應國際潮流」,其實充分顯示西方殖民帝國強勢同化亞洲民族遺痕的歷史悲情!時至今日,你只要問任何一個佛教徒:今年是西元幾年?他可以不假思索回答出來;若再問:今年是佛元幾年?肯定多半會說「不知道」!不要說是別人了,就連治佛學而又兼為比丘尼的筆者,也得用西元換算個半天,才能勉強回答出來。這不是佛弟子不緬念佛陀,而是在「順應國際潮流」(說穿了就是「順應西方潮流」)的大趨勢之下,使得佛弟子被迫同化,於是,才會出現知道「耶穌誕生迄今已幾周年」,卻不知道「佛陀涅槃迄今已幾周年」的荒謬現象!

  三、問題還不祇於此,「一星期七天,星期天放假」這個「國際潮流」,其實也是典型的西方基督宗教文化產物;有《舊約》為證:「創世紀」第一章先敘述耶和華上帝在前六天分別創造了些什麼,第二章一至四節中記載:

「這樣,整個宇宙萬物都創造好了。在第七天,上帝因完成了他創造的工作就歇了工。他賜福給第七天,聖化那一天為特別的日子;因為他在那一天完成了創造,歇工休息。這就是上帝創造宇宙的過程。」

所以,連「每週七天,第七日放假」,都是西方宗教的產物。否則,依中國民情風俗,應是「十日一休」;依佛教慣例,照理說應訂成「每週十四或十五日,初一、十五放假」,這樣會更符合亞洲人的生活習慣。

假期後遺症:「信仰人口老化」危機

  四、不要以為這只是「小事一樁」,事實上,現行週休制是為了方便基督徒上教會教堂做禮拜而訂定的;而佛教信徒「於半月布薩時至寺院受八關齋戒」的良好宗教傳統,就因為無法適逢假日而沒落下來。時至今日,一般寺院倘有堅持「初一、十五辦法會」者,多半會因無法適逢假日,而產生「只有老人或家庭主婦才有福氣參加」的現象。這又惡性循環到讓許多人批評佛教是「老人的宗教」。論議者哪裡知道:這是因為小孩、少年、青年、中壯年人都在學、在職,無法參加法會使然?

  五、不但是「初一、十五」,傳統佛教的佛菩薩聖誕日,莫不依農曆而訂。時至如今,佛誕、觀音誕、彌陀誕……,一切佛教聖日,只要依原訂日期舉行法會,莫不同樣遇到「信仰人口老化」的問題,寺院為了適應老人,所以活動內容也儘量朝「老人適合」的方向設計,久而久之,「新新人類」也好,「Y世代」也好,那些明日佛教希望之所繫的下一代,莫不因不喜歡「LKK」型態而與佛教道場漸形疏離。「信仰人口老化」,這不能不說是佛教一記強烈的警鐘!令人傷心的是:這並不是佛教教義使然,而是隱在背後的「政治力操作假日」的後遺症使然!

        六、筆者無意嘲笑任何人,其實就連愛教至深至切的筆者,也都一樣被迫同化了。猶記得民國八十五年,台南接天寺的法光法師請筆者為安居尼眾講授「比丘尼戒經」,講好日期是六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八日,筆者依約於國曆六月廿二日清晨南下,法光法師一臉錯愕,一比對之下,才發現到我們兩人「雞同鴨講」——兩人都沒記錯日期,但他指的是農曆,我卻意會成國曆。依寺院慣例,他用農曆訂日有何不對?但是對於在學校教書的筆者而言,農曆卻是多麼遙遠的歷史啊!試想:如果沒有佛教寺院與民間「看日子辦事」的習俗在堅守最後堡壘,本土人民早已把本土曆法連同本土節慶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佛誕已被台灣社會悄悄遺忘

  七、行政院既然承認「行憲放假」是依「國際潮流」,我們就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承認那是個「耶誕假日」吧!讓我們先拋開民族情感不計,回頭從現實面審視這個「國際潮流」對台灣社會的深刻影響:

  五十多年來,「耶誕放假」同化本土人民的層面已相當廣泛。都會地區的商店、公司或大廈,每逢此日,一定會放置「聖誕樹」應景;各種「聖誕大餐」與「聖誕禮物」充斥在商店櫥窗與媒體報導之中,連帶也感染了青少年與小孩的心情。有了「放假」的利多因素,經過商家炒作之後,耶誕不但對基督徒深具意義,而且業已成為全民同歡的大日子。相形之下,佛誕已被年輕人與社會民眾悄悄遺忘!一個「家家彌陀佛,戶戶觀世音」的民族被西方宗教同化得如此厲害,這不能不說是蔣宋政權所創造的「台灣經驗」!

土教洋教,此消彼長

  八、基督宗教對於這樣的「利多」情勢,相當明瞭,所以雖然口口聲聲強調「公義」,但是對於獨享宗教假日這個「不公不義」的現象,卻是噤若寒蟬,從來沒有自動要求因「公義」而「取消假日」的呼聲,反而在前年週休二日制宣布後,積極運作,讓被取消的「行憲紀念日」敗部復活,使得政府單獨承挑社會各界反對聲浪的壓力,自己卻趁勢推廣「二○○○年福音運動」,於前年與去年積極擴大「平安夜」活動,使得這種慶祝活動從教會與教堂延伸到公共領域,與台北市政府及各縣政府聯合舉辦「平安夜」慶祝活動。這樣一來,原先不走動教會教堂的民眾,也在如火如荼的節慶氣氛中歡欣鼓舞!去年耶誕,台北市新舊任市長陳水扁與馬英九,外加「傳教士候選人」王建瑄,三人一齊高唱耶誕歌曲。連我教書的「玄奘人文社會學院」,雖是佛教所創辦的大學,學生趁「明天放假」之便,也同樣顧著「平安夜歡慶聖誕」,誰還去理會佛誕是「什麼碗糕」呀!與農曆四月初八「佛誕」參與者年齡層普遍老化,而且局限於「寺院範圍」的現象一相對比,就可明顯看出「順應國際潮流」所導致的「土教洋教,此消彼長」之後果!長遠而言,對佛教乃至民間宗教,這會是多大的傷害!

亞洲潮流與民意潮流

  九、爭取佛誕放假,絕非器量狹小,見不得人家好。筆者一向主張,爭取佛誕放假的口號是「佛誕耶誕,統統放假;行憲紀念,不必放假」,而不是「取消耶誕放假」,這樣對基督宗教未嘗不是好事——既可保有「耶誕放假」的既得利益,又不用永遠背上「宗教特權」的汙名。筆者只是真誠希望,政府也同樣能「順應亞洲潮流」而正視佛誕;「順應民意潮流」,而在「全盤西化」的假期之中,讓本土宗教保持一個象徵性的節日。
十、筆者知道:很多人會與今能長老有同樣的疑慮:「如果每一個宗教都要求比照同等待遇,如何是好?」老實說,這正是五十餘年來,耶誕節會以「行憲紀念日」的障眼法放假的主要原因!沒有這層顧慮,我們的政府早就會明訂十二月廿五日為「聖誕節」了。而勢到如今,會演變出吾人「爭取佛誕放假」的情勢,這本來就是政府在週休二日制實施後,執意違反輿論潮流而要「順應國際潮流」,自己要付出代價的麻煩事,我們不必先為政府著急!

本土宗教大團結之契機

  十一、如果佛教界慈悲,同情政府「自貽伊戚」的下場,也大可不必因此而放棄「爭取佛誕放假」的立場,我們大可以回答:「請放心,我們會和本土宗教協商出一個共同的節日!」筆者的看法是:假如民間宗教與一貫道果真有意見,我們大可以協商「觀音誕」為共同假日,因為「觀音」不但是大乘佛教的象徵,也是民間宗教與一貫道膜拜的對象。過去爭取七號公園觀音像免被拆除之命運時,我看佛教界滿口「不必執著」、「不垢不淨」之論調時,不得不傷心地呼籲民間宗教人士起而捍衛「本土宗教象徵的觀音媽」,這才激起了不少本土意識強烈的學者與草根民眾奮而力挺,宗教迫害觀音像的命運才有了重大轉變。所以我相信,沾有佛教氣息的民間宗教不會構成「爭取佛誕放假」的障礙,而且本土宗教人士與重視本土文化的學者,會是「爭取佛誕放假」的良好助力!

解除工商業界疑慮之道

  十二、我們也不用害怕「工商業界反彈」,因為他們同樣對行政院「順應國際潮流」的「行憲假」非常反彈,還不一樣被迫接受了全台灣人口百分之四弱的宗教假!更何況,我們可以要工商業界放心,我們爭取「佛誕放假」,不是要讓假日多一天,工商業界若介意放假所帶來的損失,我們可以聯合工商業界,要求相對取消一天的「政治假日」!

我們向歷史負責

  筆者相信:只要佛弟子團結一致,展現實力,「爭取佛誕放假」的成功率很高!因為政治人物是「民意的風向球」,倘若數百萬佛教徒產生強大的共願,「民意如流水」,他們不敢因個人宗教信仰因素而與佛教公然為敵。所以在總統大選之前,為了贏取佛教徒的選票,他們一定會順水推舟,賣一個大人情給佛教。這對政治人物,其實是惠而不費的事情!
最怕的是佛教界自己發出「沒假日也無所謂,我們不與人爭」的論調,那就正中他人下懷了!因為他們會說:「佛教界根本不在意佛誕放不放假,那是一小撮人在胡鬧,我們別理他!」這樣,「爭取佛誕放假」的難度會增高很多!

總統大選前,是爭取佛誕放假的最好時機;一錯過這個時機,未來要再爭取,希望就很渺茫了!縱使因佛教界的不團結,而使明顯可以獲致成功的局面,遭到慘敗的命運,留下佛弟子永遠的遺憾,筆者相信,套句基督教聖經的話:「那美好的仗,我已打過!」我們每一個已盡過心的佛弟子,都可以無愧於三寶,向歷史負責!至於「爭取佛誕放假」,要賦與什麼樣符合佛陀慈悲精神積極的意涵?筆者的雛型意見是:

運動宗旨與目標

  一、運動宗旨:要求政府比照耶誕節之放假待遇,促成農曆四月初八日佛誕節放假一日,俾便所有在學、在職之佛弟子皆得歡慶佛誕。是日並取名「慈悲日」,舉辦利濟眾生之公益活動,用以緬念佛陀仁憫蒼生之精神。

  二、運動目標:為歡慶佛陀降誕世間,成道說法,破長夜之暗冥,示彼岸以正道,度化人天,利濟群萌,故爾發起「佛誕放假」運動,俾便佛弟子無論男女老少、在學、在職,皆得以於是日闔家歡慶,並到臨各寺院之浴佛法會道場,灌沐如來,掃除心靈塵垢。

     為體念佛陀慈憫眾生之胸懷,故爾發起以佛誕作為「慈悲日」,籲請屠宰公會支持,於是日全面禁屠,廣施無畏,使令普天下之蒼生,於是日皆得免於痛苦恐懼。

     為弘揚佛陀慈悲濟世之精神,「慈悲日」一旦獲准成為假日,籲請佛教界年年於浴佛法會上,發起「慈善捐款」運動,所募款項,挹注各地方政府之社會福利與急難救助基金,或轉捐各種弱勢團體。

我們卑微地期待:在舉國又狂歡慶祝耶穌降生世間二千年的所謂「千禧年」,佛教能「討」到一個「遲來的正義」,那就是:

「佛誕耶誕,統統放假;行憲紀念,不必放假!」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阿門!

  八十八年二月五日,于弘誓學院

後記:本文中有兩個部分,承上印下順導師指示更正。其一、原文寫初一十五為印、中古代之假日,導師更正:「古代十日一休,各朝代不盡相同」;其二、原文建議外來宗教與本土宗教各協調一天假日,導師認為:「基、回二教不可能協商一天共同假日,不必如此建議。」老人以老病孱瘦之身,不但率先簽署支持,而且於四月七日「慶祝佛誕傳燈大會」中特別委由明聖法師代表來到大會現場,致贈促進會十萬元經費。此恩此德,弟子銘感五內,永誌弗諼!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