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政客總學不會政教分際!——回應台聯的「佛指舍利統戰論」(刊於弘誓雙月刊第56期)

 政客總學不會政教分際!——回應台聯的「佛指舍利統戰論」

釋昭慧

  三月三日,台聯文宣部主任蕭貫譽指出,一個毫無宗教自由的國家運用宗教的遺產,來崇尚宗教自由的國家從事政治統戰,可見佛指舍利只不過是江澤民眼中的統戰工具而已。這點不消說明,任何一個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中共官方會讓如此珍貴的文化遺產冒著風險越海來台,供給民眾瞻禮月餘,這絕對不會純屬「宗教目的」。

如果台聯將炮口鎖定中共,筆者將不予置喙,偏是他們竟然以此大作文章云:「台灣人……不應該再盲目、盲從、迷信與迷失,一個有自信的民族不必去取經,一個有自尊心的民族不必盲目崇拜,一個有根的民族就應該建立自己的文化,不要讓台灣人民六神無主……大家一起來拒絕中共的……宗教統戰。」如此發言,業已失去了作為一個政黨所應嚴守的「政教分際」。

請問:台聯黨以一群政治人物,既聲稱「崇尚宗教自由」,又憑什麼「指教」台灣人民:哪些信仰的表達方式是「盲目、盲從、迷信與迷失」而哪些不是?憑什麼認定那些(包括呂秀蓮副總統在內的)瞻禮佛指舍利的群眾,都是「六神無主」而不能「拒絕宗教統戰」的人士?難道說,台灣民眾只要前往瞻禮舍利,就表示他們是盲目崇拜,沒有自信,沒有自尊心而「無根」的民族,無法「建立自己的文化」嗎?台聯的發言人,無論如何不應散彈四射,用如此無禮且無理的指控,來羞辱台灣數以百萬計瞻仰佛指舍利的民眾。

天下烏鴉一般黑,政治人物面對宗教,很難完全擺脫「政治利益」的考量。所以,無論是過去執政的國民黨,現在執政的民進黨,還是對岸執政的共產黨,政治人物的慣性思考,就是將宗教納入政治利益之考量。在這方面,台聯黨的紀錄其實也相當不佳。

記得在立委選前,筆者一再要求台聯,不要提名穿著袈裟卻在佛教界廣招非議的某人為候選人,但是,言者諄諄而聽者藐藐!最後事實證明了:台聯不但無法嚴守政教分際,開啟了「政黨提名宗教師」的先河,而且也沒有識人之明,最後還因該候選人的選舉債務問題,而弄得灰頭土臉。

還記不記得,那一次,佛教界就以讓該候選人非常難堪的票數,向台聯黨對宗教的「招安」之舉,表達了溫和的抗拒?台聯有了前次「低估佛教徒政治意向」的失敗先例,在本次發表新聞稿之前,理應記取教訓,事先審慎趨前,向瞻禮隊伍的民眾作一調查訪問,看看他們之中,有多少人是在佛指舍利來台之後,就改變其統獨立場的,藉時如果依調查結果來指責瞻禮民眾「六神無主」,也還不遲!

海峽兩岸的政治人物,幾乎同時藉著佛指舍利,作出了不同的「民族主義」之訴求。然而筆者委實無法從佛指舍利看出「我們都是中國人」或「我們都是台灣人」的訊息,反而從其中見證到了心胸狹隘、夜郎自大之「民族主義」,是何等的違反了「眾生平等」的佛心、佛行!

中唐之世,中國官方已為佛指舍利,而有過一次民族主義與宗教情操的大角力;韓愈就是民族主義的代表性人物,他以佛陀非華夏民族而屬「夷狄之人」的理由,而極力排拒佛指舍利入京。如今台聯面對佛指舍利,左一聲「民族」、右一聲「民族」,發表了極盡煽情能事的新聞稿,我們再一次見識到了心胸狹隘而夜郎自大之民族主義,是何其面目可憎!

蕭先生表示,台灣依靠的不是佛骨、佛牙和佛指,而是一個信念與拼勁,未來將依靠愛與智慧。是的,台灣不依靠那些具象舍利,但台灣人民為何就不能依靠佛陀的指導,而出現「愛與智慧」的佛心、佛行?退一步說,縱使有部分鈍根人民,無法直下體會「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的深意,而需從具象的舍利展示,來喚起自己的殷重心,思念起佛陀的「愛與智慧」,從而產生追隨、效法的意向,那又有何不可?尊重各類根性眾生的個別差異與宗教需求,這不正是台聯政治人物所應學習的「佛心,佛行」嗎?

也許,最需要學習佛陀的「愛與智慧」者,正是這幫擺出「作之君,作之師」的姿態來教訓台灣人民的政客吧!

九十一年三月四日 于尊悔樓
——刊於九十一年三月六日《中國時報》「意見廣場」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