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香火教 vs. 環保教(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48期)

 香火教 vs. 環保教

釋昭慧

臉書留言錄(之四四九)
106.7.8(凌晨)

  宗教與環保,原未必處在對立狀態。一旦彼此的訴求有所衝突,這時,任誰都沒有權利將自己的訴求無限上綱。否則不是會出現「以『榮譽殺人』自豪」的宗教法西斯,就是會出現「以『嘲弄信仰』自娛」的生態法西斯。

  宗教學的系統理論,可大分為「本質論」與「功能論」。「本質論」抽出所有宗教的共同元素,是即「神聖」。凡是將自己的訴求拉高到「神聖」層次者,如:「○○主義的天堂」,「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土(愛情、婚姻、家庭)」云云,連其語彙都往往流露宗教元素,更別說是語彙深層所隱藏的心態。而那往往正是「人間亂源」之一,此所以老子云: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準此以觀,將燒香、點燭與焚金,賦與神聖意涵的民間信仰──有學者稱之為民俗宗教(folklore religion)或普化宗教(diffused religion),茲對應「環保教」而簡稱「香火教」,與將環境權凌奪人權、信仰權的生態中心主義(姑名之為「環保教」),都將自己的訴求拉高到「神聖」層次,而帶有那麼一點宗教氣息。

  在這「宗教對話」的大時代,即使是有神論與無神論,信上帝與不信上帝,都已可以平和對話,然則即便是香火教與環保教的觀點南轅北轍,只要能夠相互尊重,平等對話,原亦無須殊死對決。彼此大可以「求同存異」,透過理性溝通乃至充分論辯,獲致容忍限度內的互諒,事情自有轉寰餘地。

  然而,香火教的話語權長期受到凌奪,香火教的神聖內涵常被嗤笑,這使得香火教的信徒長期飽受汙名之苦。即此而言,自視甚高的知識菁英與排他性強的宗教人士,實在難辭其咎!

  國家公權力,原本無須成為香火教與環保教的信仰裁判,然而不幸的是,當前的政府主管機關官員,大多是自視甚高的知識菁英,還挾雜一些排他性強的宗教人士,這使得政府的決策,過度傾斜到環保教這一端,而無視乎(甚至在骨子裡鄙視)民間信仰的文化意涵。當香火教被徹底汙名化而忍無可忍,退無可退時,它與環保教的對決,自將是遲早的事!


以下兩段摘自溫宗翰先生大作〈宮廟為何走上街頭?環保單位只想操弄議題不想解決問題〉(https://opinion.udn.com/author/articles/1008/1682):


★環保署其實從未面對真實社會變化情況,只以污染為由,奉拜環保主義大神,利用大眾傳媒形構偏見、汙名化民間信仰。這使民間社會常有人說現在信環保教的,恐怕都比信民間信仰的還要沉迷,似乎不讓民間信仰廟宇儀式被全面替代或消失,絕對不會善罷干休,改造民間信仰就能拯救空氣汙染。其實環保署與跳出來攻擊民間信仰的許多環保教徒,除了展現他們信奉環保教義的意識形態以外,所有對香金的指控,都是一種推測,藉由官方立場與政治口號來包裝,不僅數據不明確,也沒有嚴謹學術研究基礎來深度闡釋。

★這等利用國家機器惡意干擾民間文化運行的霸權心態,徹底展現在環保單位屢次發廣告、騷擾宮廟的行徑與座談會的發言上。明明民間社會逐年減燒,環保單位公開的燒金總量數字仍可以不斷提高,比如2015年宣稱燒掉15萬噸的金紙,到了2016年改口為24萬噸。甚至進一步利用媒體宣傳說碳排放量等於2萬輛車,乍看之下煞有其事,但事實上,根據公路總局的統計數字,2017年5月領有牌照的汽車總數,高達788萬輛,機車有1370萬輛,這數字都還未含臨時車、軍用車及未領照車輛,一整年的燒金數量與大眾汽機車使用狀況相形之下,根本微不足道矣。顯而易見,環保署根本只是在玩弄數字遊戲,更何況汽機車排放廢氣製造的毒害與汙染,遠遠大於金香焚燒。

 

  「小史公」曰:

  一、環保署若真要減碳,請先從汽機車排碳減量做起吧!還有,請先禁絕「中秋燒烤」及各種有的沒的燒烤活動吧!

  二、並非所有宗教,都受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言行制約。奉勸各位單挑香火教而呶呶不休的各式教徒,若老挑「溫良恭檢讓」的「軟柿」型宗教下手,難保不會碰上「踢到鋼板,嗑斷門牙」的一天!


(急統、急獨論,不惜為其政治訴求展開聖戰,其實也已將其政治訴求上綱到「神聖」層次)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