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沒出息的小男生與可敬的比丘——「八敬法」制度存廢的人性對照(刊於弘誓雙月刊第57期)

 沒出息的小男生與可敬的比丘——「八敬法」制度存廢的人性對照

釋昭慧

  一位有為有守的比丘尼某甲(遵囑隱去其名),無私地將自己所住持的南投清德寺交給佛光山星雲大師全權處分,大師派遣他的資深比丘弟子慧龍法師,帶著一群比丘駐錫於此。

  在交接的過渡期,某甲比丘尼還是常常過去,好讓信徒有一段適應期。她告訴我兩樁近日同樣發生在清德寺的事,發人深省。

  一日,某甲比丘尼在清德寺接見某佛學院一群來參訪的比丘、比丘尼。他們告假之時,在大殿禮佛完畢,比丘尼向她頂禮告辭時,兩位比丘竟大剌剌走到一邊。她不禁訓誡他們:「我是這裡的住持,也是長老尼,你禮貌上應該要向我告辭!最起碼也要向我問訊(鞠躬)吧!」

  在大殿前合影留念時,兩位比丘竟然擠到中間,她只好端出長老尼的架勢訓誡他們:「我是這裡的住持,也是長老尼了,你們怎麼可以擠到中間照相!」於是命兩位比丘站在她的兩邊。比丘們悻悻然,不悅之色溢於言表,但因理不直氣不壯,也只好乖乖就範。

  我聽了這個故事,內心真是無比歎息!這兩個小傢伙,不過是尚在就學中的年輕晚輩,只因出了個家,竟連做「人」的基本道理,通通都給忘光光了。世間人縱使再粗魯,到人家裡拜訪,要離開時,哪有竟然不向主人告辭的道理?與主人合影,除非主人謙辭,否則哪有擠到中間照相的道理?更何況,就算主人謙辭,也輪不到他們站在中間吧!就修道人而言,那就更應學學「無我」的智慧,虛懷若谷,不應仗著自己「生理器官有別」而強出頭吧!

  這群沒出息的小男生,是誰讓他們失去了做「人」的能力?豈不就是所謂「八敬法」(佛門男尊女卑法)那種非人性的制度,造成他們的罪惡嗎?據說該學院,尼眾要向這些男同學頂禮,還要負責吃剩菜。他們久已享受慣了這種特權待遇,焉能不飄飄然忘了自己是誰!

  我在佛教界,常看到一些年輕比丘,黃袍加身,宛如帝王模樣,走到哪裡都要耍老大,端架子,座位要上坐,照相排中間,走路在前面,這種「上中前法師」的架勢,焉能不令人感覺面目可憎?最可議的就是:他們雖口口聲聲「男尊女卑」、「僧尊俗卑」,但永遠只敢關起山門做皇帝,一遇到總統啦、官員啦、立委啦,就立刻「狗腿」地跟前跟後起來。如果他們真的言行一致,怎麼不敢走到這些高官民代的前頭呢?真是吃定了比丘尼與善男信女!

  古印度婆羅門教將祭司(婆羅門)的地位高高拱起,強調「婆羅門至上」;佛陀卻逆向操作,引領時代思潮,揭示「眾生平等」義,堅決反對「婆羅門至上」。然而不幸的是:兩千多年來,在「八敬法」的淫威之下,佛教出現了「新婆羅門族」,色厲內荏地將自己高高舉起,將女性重重踹到腳下。他們殊不知,就在高高舉起自己的時候,他們的靈性已經一步一步向地獄中沉淪下去了。就在他們口口聲聲「要遵照佛說以行八敬法」時,已經悄悄地背叛了佛陀——假傳聖旨,卻漠視了佛陀的「平等」之教。他們讓原屬引領時代思潮的佛教,變成了抗拒時代思潮、漠視「人權」共識的保守基地。

  寵壞男性而糟蹋女性的,經常就是女性本身。我記得有一回在學術研討會上發表論文,批判到佛門兩性不平等現象時,在座的前述佛學院某比丘尼竟然發言道:「女眾行八敬法,可以調伏自己的驕慢心。」我當即反問她:

  妳難道沒看到許多比丘受到「八敬法」的禮遇以後,已經墮落、腐敗、虛矯、沒出息到什麼樣子了嗎?妳難道忍心為了調伏自己的驕慢心,而讓比丘們因此而墮落、腐敗、虛矯、沒出息嗎?妳縱使是自利心切,難道沒想到佛法要求的是「自利利他」嗎?妳難道只為了自己在修道途程中要上壘得分,竟以「八敬法」不斷強制比丘們揮出一記記犧牲打嗎?為了調伏驕慢的「目的」,妳難道竟忍心把比丘們當作達成目的的「工具」嗎?

  雖然許多比丘因我提倡廢除八敬法,而對我恨之入骨,但老實說,我覺得自己遠比那些行八敬法的人,對比丘仁慈多了。最起碼我對這群「沒出息的小男生」,還是深深切切地懷藏著「恨鐵不成鋼」的心情啊!

  某甲比丘尼見證的另一樁事,卻是一個「可敬比丘」的範例。她一抵達清德寺,新任住持慧龍法師遠遠見到她,就向寺中的年輕比丘說:

  「老住持來了,還不趕緊頂禮接駕?」於是諸位比丘對某甲比丘尼行禮如儀。午齋時,他竟然要某甲比丘尼坐在上首。某甲比丘尼說:「不好吧!您是住持,應坐上座。」他說:「沒關係,我是要教這些年輕的新學比丘。我不要講,我要做給他們看,看我是怎麼對待長老比丘尼的。這就是身教!」

  她的陳述,讓我見識到:星雲大師的平等心,是何等的貫徹剔透!由於他全面「凍結八敬法」,這使得他所培養出來的弟子,有何等良好的家教!這些比丘愈是謙遜,就愈是贏得了人們的敬重。

  在這些可敬的比丘們身上,我看到了僧團未來的希望!

        九一、五、十七 于尊悔樓
——刊於九十一年五月二十四日《自由時報》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