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斯是陋室,維師德馨——慧瑩長老尼九秩壽誕專輯引言(刊於弘誓雙月刊第94期)

斯是陋室,維師德馨——慧瑩長老尼九秩壽誕專輯引言

釋昭慧

  民國95年9月19日上午,筆者在論玄法師陪同之下,於桃園國際機場搭機,啟程展開長達十六天的成都與印度的學術之旅。

第一站先至香港。為了探望八十八歲高齡而身體欠安的慧瑩長老尼,筆者將飛抵成都的航班訂在晚間。近午時分抵港,陳宜卓與劉燕薇居士前來接機,陳居士駕車載我們前往新界沙田,抵達法雲蘭若時,慧瑩長老尼與妙華佛學會佘秀英、何翠萍居士已在門口等候。當家師知淨法師帶著印尼助手Mini(阿諦)熱心提供了豐盛的午齋,長老尼也準備了豐富可口的點心與水果。知道筆者早晨三時方睡,五時即起,恐筆者精神不濟,故於午齋之後,長老尼又請知淨法師於二樓安排兩間房間,讓筆者與論玄法師午休。於是原屬探視長輩之旅,反倒成了旅途中愜意的休憩站。

午休起床後,下樓發現:長老尼已在樓下等候,招呼我們至齋堂食用點心,然後帶筆者至蘭若庭園左後角的茅蓬。這是長老尼長期駐錫的所在,空間非常狹小,擺設更是簡單。除了佛像、印順導師法像、經典書籍與日用物品外,一無所有,臥床兼作坐椅,連浴廁都是搭建在屋外的小鐵皮屋。原來長老尼自奉甚簡,長期以來,所有善信供養金與供養品,她全都攢積起來,待到返台之時,供養導師,佈施佛教文教機構。本院、筆者與性廣法師,即長期蒙受長老尼之恩慈。

斯是陋室,維師德馨!這是筆者第三度參訪長老尼安居之茅蓬,在敬佩大德行止之外,還多了一份殷重的感恩之情。筆者坐在茅蓬之中,忽然有一種殷切期盼:這是一位以全身全心奉獻三寶、利濟有情的大德,我人應於其畢生行誼作詳實之紀錄,用供當前、未來的修道人與學法者,作為「生命教育」的典範。

於是臨時敦請長老尼憶述生平,並且當場作了一些筆記。回台後,抽空將這些筆記整理成初稿,於翌(96)年元月下旬傳送給勞海新居士,煩請他列印呈送長老尼修正。長老尼仔細讀過之後,將修訂文逐字寫在列印稿上,約一週後即交勞居士寄回。猶記得96年元月30日,筆者於致勞居士函中說明:

「長老尼是一位平凡中見其偉大的人,我一生受其恩澤甚深,很想為她作一點口述歷史。尤其在她衰病之後,這種歷史性的急迫感更強烈了。這只是就著上次到港見面時,長老尼的口述,所記錄的初步簡短資料,希望假以時日,詢問更多有關長老尼的生平。但偏偏自己很忙,無法於近期到香港一趟,因此期待下回她回台時,能來學院小住幾天。

「再者,煩請轉稟長老尼:本次新校舍的其中一棟(教室區),命名為『瑩恩樓』,這是感念兩位長老尼之恩,一位是慧瑩長老尼,她對我長久以來的慈悲護念,您已詳知。另一位是達瑩長老尼。」【下略】

就在那時,筆者已決定要為這樣一位「人間佛教典範」,作一次更完整的口述歷史訪談,並且要在其中一期《弘誓雙月刊》上,為長老尼作一次完整的專輯。

那次見面的五個月後,96年2月28日,長老尼因心臟疾患,返台回花蓮慈濟醫院就醫,醫師擬為她作心導管檢查手術。長老尼於法體欠安而身心虛弱之際,仍關切學院之校舍增建,特交代其香港弟子梁志高居士,電匯港幣以贊助本院校舍增建。

3月5日晚間,筆者在慈濟大學演講。演講已訖,到慈濟醫院陪長老尼默坐良久。長老尼在病榻上忽然由感而發,向筆者表示:「明聖法師非常了不起,默默奉獻一生來照顧導師,任勞任怨,很希望能有人為她作訪談紀錄。」筆者誠懇稟告:無論如何,還是要先從長老尼的專輯做起。長老尼一貫謙和地說:「我沒有什麼好寫的,我是一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了。」

由於深知她在香港居住環境的簡樸(甚至簡陋),很擔心老人家返港之後的飲食起居與醫療照護問題,因此我們都一再勸她就此定居台灣。有慈濟醫院的醫療後盾,證嚴法師的殷重關切,以及精舍尼眾法師無微不至的生活照護,我們大家才能放心。但她總是在法體稍見好轉之後,就立即返回香港。並且誠懇告知:住在這裡受到這麼多、這麼好的照顧,她深感不安,感覺自己就好像一個「廢人」。

每次慈濟療程結束返港之後,她總是立即抱病投入持續的弘法工作,未稍休歇,直到再度病倒為止。

筆者深深感到自己在與時間賽跑,但苦於事緣繁重,一直無法赴港進行訪談。直到香港樹仁大學趙文宗教授邀請筆者,於去(96)年12月15日,在香港樹仁大學與香港中文大學所舉辦的首屆「廿一世紀中國性/別國際圓桌會議」上發表論文,筆者這才趕緊把握難得的機會,邀性廣法師與本院研究部陳悅萱同學一同赴港。本次赴港,雖是為了參加學術會議,但筆者更掛記在心的,則是向慧瑩長老尼作一次口述歷史訪談。但由於12月16日必須到高雄參加中華佛寺協會的研討會,我們必須於15日圓桌會議結束的當天返台。而長老尼又慈囑筆者與性廣法師,為妙華會友各作一場演講,這樣一來,時間七折八扣,行程過於匆忙,因此訪談時間只勉強安排了兩次,即是在到港翌日(12月12日)的上午與下午。由筆者提問,悅萱錄音,性廣法師則以專業相機全程攝影。當筆者將長老尼珍貴的歷史照片,逐一取來詢問其攝影內容時,性廣法師則同步依序拍攝下來。

回台後,性廣法師仔細整理本次赴港所拍攝的所有照片,悅萱則依筆者詢問照片內容的錄音而逐字聽打,逐一填寫照片說明,並著手整理本次的口述歷史訪談稿。這些稿件,都先傳送到香港,請《妙華會訊》主編何翠萍居士呈送長老尼修訂,翠萍再依長老尼指示而修改電子檔,傳送回來。

自去年底返台之後,筆者忙忙碌碌地度過了七個月,完全無暇進行專輯文字的編寫、定稿與照片的選取。連長老尼於本年7月2日返台就醫,筆者都因出國(發表論文)、趕寫論文、講學、演講、拜會、祭弔諸事而行程滿檔,直至7月23日,應天主教洪山川總主教之邀,率學眾拜會總主教公署之後,下午才偕性廣法師趕至花蓮,於24日至靜思精舍拜望長老尼。

長老尼身體更形瘦弱,只剩三十二公斤,由於眼底出血,左眼與左耳視聽力退化,須以較大音量與她交談。由於心臟衰弱,講話不宜過多,否則容易氣喘,腸胃功能更形退化,所以時常如廁。體力衰弱至此,精神卻依然矍鑠。

行前數日,電話詢問長老尼病情時,德悅法師即已告知:每回長老尼來台治病時,都只帶當季衣服,一待稍有好轉,立即決定返港。但這回她將冬衣都帶來了。聞此言已,一方面為長老尼終於決定長住台灣而深感放心,另一方面卻難免生起哀傷之情。

長老尼一生是佛門「法將」,以「將士自當戰死沙場」的豪情,必當待到弘法的最後一點氣力用盡,否則絕不休歇。因此過往一再婉謝大家的好意,說自己不願意做一個「廢人」。本次她會將冬衣帶來,應是自知衰病至此,已不太可能再赴妙華講經了。為了避免山居陋室,帶來弟子們照護上的極大不便,這才有了長居台灣,接受慈濟團隊的醫護以對應病苦的準備。在她老人家身上,筆者真正感受到商隱詩的心境:「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那是一種全身全心無私地奉獻三寶的坦然與從容。

本年8月13日(農曆7月13日),將是慧瑩長老尼的九秩大壽(實為八十九歲,依俗例晉一歲而稱九秩壽誕)。長老尼一生簡樸低調,當然不喜做壽,而對這位淡泊名利物欲的大修行人,最好的禮物莫非「以法供養」。因此筆者排定:要在八月中旬的第94期《弘誓雙月刊》,刊出「慧瑩長老尼九秩嵩壽專輯」。並且殷切期盼,能在8月13日長老尼壽誕當日,提早印製出來,親自呈遞作為生日禮物。

自花蓮回來已是7月25日,26日有Ven. Lekshe Tsomo蒞院演講活動,27日赴苗栗參加日慧長老的追思法會。因此編輯工作的全面展開,已是28日以後的事了。如果要預留一週的印刷時間,那麼算算編輯、排版與校對的工作天,也就只剩一週左右了,我們真的得分分秒秒與時間賽跑。於是,性廣法師進一步整理所有過往所攝取到的慧瑩長老尼蒞台照片檔案。筆者則為去年12月間的口述歷史訪談錄,作最後之潤稿,並將整個專輯的文字稿都排定下來,然後就著悅萱已完成的歷史照片說明稿,將歷史照片作了增補,對照片說明的內容,也逐一尋找相關資料來作考訂、增補、修正。

拜過往《弘誓雙月刊》逐期刊出「活動看板」之賜,筆者復將所有「活動看板」中,與慧瑩長老尼相關的紀事全都搜尋出來,刪除與長老尼不相關的情節,另行整理成〈慧瑩長老尼與弘誓學團的法緣——《弘誓雙月刊》「活動看板」與慧瑩長老尼相關紀事〉,一方面可依此回顧長老尼與台灣(特別是與本院師生)的深厚法緣,聊作長老尼生平紀事的小小補充,另一方面,許多本院過往所攝影存留的相關照片,亦可選取出來而依序刊載。

在將口述歷史訪談錄拿來潤稿之時,方纔發現,由於該次訪談時間不足,訪談內容大致是長老尼幼年學佛,與青年、中年時代親近大德、聽聞佛法、任教小學、剃度出家的往事。弘法史的部分,長老尼只談到妙寶經室成立後應邀講經,以及妙華佛學會的現況。最後是以略述其家庭背景,來劃上訪談錄的休止符。然而長老尼個人長期棲居茅蓬及於港、台、廣東、海外的弘法史,以及妙華佛學會(妙寶經室與華嚴閣合併而成)的沿革,則在該次口述歷史訪談中,完全付之闕如。

尚幸長老尼結茅內修部分,在95年9月19日的第一次訪談中,還有些簡要的敘述。該次訪談內容,已被筆者用編年體寫訖,但並非採取當事人第一人稱的口述歷史體例。由於這部分早已請長老尼修訂定稿,因此筆者決定一字不改地將它附在訪談錄後面,用資補充訪談錄之不足。

更有長老尼所栽培出來的妙華講師陳瓊璀、楊福儀居士,過往各有一篇專文,記載長老尼生平事略,再加上黃家樹校長與《妙華會訊》主編何翠萍居士提供鴻文,憶述與長老尼的法緣。因此本次專輯,在慧瑩長老尼生平記事方面,經過這樣東拼西湊,應該堪稱詳備。有些彼此紀事有所重覆或是類同的地方,倘若打散重新編製長老尼傳記,或許更有利於讀者一氣呵成地閱讀,但卻失去了每位作者的全文原貌,因此幾經考慮,決定存真而保留作者文章原貌,不作任何歸併與刪節。

至於慧瑩長老尼本身的手稿,在港業已出書,未來希望能在台灣刊行長老尼全集,以嘉惠更多佛子。本次專輯限於篇幅,翠萍特幫本刊選取了兩篇長老尼的文章,兩文皆以講錄為主,其中亦有一封信函。

第一篇是長老尼在遠參老法師圓寂紀念法會上的開示講錄。在該次開示中,長老尼談述她親近遠參老法師與印順導師的心境轉折,並說明:遠老與印公的思想大同而作略有異。這不但是長老尼的學法自述,而且還是一篇饒富價值的民國佛教史料。

第二篇是慧瑩長老尼自述與開示節錄。其中的兩段開示,是翠萍於長老尼歷次講錄中所精心輯錄的吉光片羽。另有一封覆廣州在武先生書,全函只見其讚歎遠參老法師與印順導師,並且不輕後學而向在武先生大力推介吾等晚輩。在武先生,余不詳其人;但長老尼常說她是「愛才如命」,於該函內容亦可見一斑。

長老尼目前已因病苦而暫輟講學,她因此而謙稱自己已是「廢人」,但所有照顧她的精舍師父,在她的言教、身教乃至平和、安寧、深邃的靜默之中,感受到的卻是無限的法喜。因為她雖已停下了講台弘法的腳步,但那冰雪般的淳淨心境,磐石般的堅毅品德,自自然然地流諸眉宇之間,這不啻是時時刻刻在為照護者、看病者「現身說法」。

猶記得訪談當日,長老尼講到她十日未進點食,卻因聞遠參老法師說法,深得法喜而不以為苦,又講到她因記載法舫法師的講記,一整個月日以繼夜用功,天天將筆記趕給法舫法師看,寫到手指關節變形,到現在都未能平復。在座者聞而為之動容!筆者曾用「寒潭清水,印月無痕」,形容印順導師的人格特質,因此也為慧瑩長老尼的畢生風範,以「淨若冰雪,堅逾磐石」為專輯命題,頂戴贊曰:

陋室宛然洞府,經籍盡是寶琛。

嚫施蔭覆學子,簞食差堪練根。

惺惺惜才如命,念念報佛深恩。

慧思冰雪潔淨,志節磐石堅貞!



九七、七、廿九,于尊悔樓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