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養成善習的重要性──個人領眾的「菜瓜布」哲學(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71期)

養成善習的重要性

──個人領眾的「菜瓜布」哲學

 

撰文釋昭慧

 

臉書留言錄(之八八一)

110.3.31

 

  328日下午與欽文及家人相見歡。

  當天上午另有一次會晤,那就是與來自東華大學中文系的曾櫳震與林智淵同學茶敘。兩人邀我於七月間到他們為中文系所舉辦的高中生研習營講課。

  以前大部分這類演講,我都礙於時間有限而婉辭,這次卻答應下來。很可能是對這兩位小男生如此有禮地親自到訪,有所感動吧!

  智淵當天問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善者與惡者是否會益趨兩極,惡者終究無緣受到善的薰陶而成就正覺。

  這是大哉問,因此我花了一些時間,仔細分析:

  1.物以類聚,感應道交。即佛陀所言「眾生常與界俱」原理,這種可能是存在的。(《雜阿含經》第447經:「眾生常與界俱,與界和合。云何與界俱?謂眾生不善心時與不善界俱,善心時與善界俱,鄙心時與鄙界俱,勝心時與勝界俱。」)

  2.因此平時最好養成善的慣性(即:尸羅,śīla)。《大智度論》卷15云:「尸羅,秦言性善,好行善道、不自放逸,是名尸羅。或受戒行善,或不受戒行善,皆名尸羅。」性善,並非「人性本善」,而是「習以成性而為善」。

  《法句經》云:「水滴雖微,漸盈大器,凡罪充滿,從小積成。」古德云:「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這都是洞察於惡習的可怕力道,提醒吾人不要輕忽小惡,以免益趨下流。

  3.康德重視「理性」在道德抉擇中所扮演的角色,對那種「不假思索而自發為善」的評價不高。其實要知道,經過天人交戰而做了「善的抉擇」固然可貴,然而制約反應般的善習流露,其價值也不亞於前者,其效應更是綿長久遠。是謂「同類因」生「等流果」。

  「同類因」生「等流果」,那比偶而為惡而招感惡報更為可怕。因為惡習讓人遇境逢緣可以制約反應地為惡,而且宛若坡地上的皮球,只會持續往下打滑,而不可能停留在原點。也就是說,其「惡」不容易停留在某個強度,而是會在反覆操作中愈來愈頑強。於是,因惡行所招感的惡報,可就不只是一次性的「異熟果報」,而是沒完沒了的,惡因招感苦報之悲慘輪迴。

  4.惡念與惡行的累積,容易養成惡的習性,有的甚至由惡習而演變成惡癖。例如:殺人魔的殺癖,淫惡者的淫癖,這時人將完全受控於該諸惡癖,倘不為惡,甚至會心癢難搔。此所以有些罪犯雖痛哭流涕,信誓旦旦說要悔改,一旦假釋外出,立即犯案。因此佛說「正命」(正當職業)非常重要,因為偶而起心動念為惡,其力道不致如此猛烈,但若職業與殺、盜、淫、妄相關,一天8小時以上的反覆操作,養成了殺、盜、淫、妄的惡癖,可就難以自控了。

  5.惡習一旦成癖,就宛如吸毒上癮,往往必須苦切對治。癮癖有多強勁,苦切對治就有多猛烈。例如:對於「性」的欲念太強的人,即使發心修習梵行,也比常人受苦更深。他們往往為了對治強烈的慾念,得到墳場、塚間,面對死屍修不淨觀。那是非常猛厲的對治法,並非所有僧人都必須選擇這種修法,但對欲念太強的僧人而言,這副猛藥就幾乎成了對治性癖的重要法門。

  6.所以我們不必以「衛道」自居,而是要在觀念上清楚,為何必須「守護根門」:某些縱慾理論看似炫惑,但信受奉行這類理論的人,未來還是得付出苦切對治的慘痛代價。

  7.極惡之人,名其為「一闡提」(Icchantika),指斷滅善根的人,永遠無法得到解脫。即便如此,依然有菩薩,寧願永不成佛,也永不放棄這類眾生,故名「大悲闡提」(因大悲而永不成佛)。例如:為惡之極者,即使受到地獄的苦切對治,依然有發願「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的地藏菩薩,願意陪伴他們。

  8.但罪惡深重者,依然難免要面對苦切對治。這就是我常說的「菜瓜布原理」。抹布抹得乾淨,就不用菜瓜布來刷除塵垢;菜瓜布刷不乾淨,就得動用鐵刷猛刷;鐵刷刷不乾淨,就得動用鐵鏟強鏟。

  9.我常自喻為「菜瓜布」,也就是段數還不足以當鐵刷與鐵鏟。遇到學眾的頑強惡習,我往往會先行勸諭(權充抹布)。勸諭無效,只好呵責(權充菜瓜布)。呵責就是我的紅線,我絕不逾越這條紅線。

  有時也會警告這位學眾,倘若面對這麼嚴厲的呵責,習性依舊難改,妳得小心在哪一生、哪一世,遇到「鐵刷」等級的苦切對治,那時迎面而來的,很可能是動粗的阿修羅。若連拳打腳踢都無法對治惡習惡癖,那就只好等著「鐵鏟」等級的地獄火煉。

  但我為何自畫「菜瓜布」等級的紅線?原因是,對方即使想入地獄,我還沒有打算擔任「閻羅王」與獄卒。一旦動粗,瞋心大發而難收拾,自己豈不落入另一種「惡的輪迴」軌跡了嗎?我得認清自己的侷限,而不要在「周處除三害」的過程中,成為「三害」之一。

  10.因此結論是:再罪惡的人都有得救空間,但是為了不要讓地藏菩薩的業務過度繁重,我們還是盡量在與人互動中,以養成善的習性為妥,那就是尸羅(śīla戒)的力道。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