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當修行者遇上記者—— 協助昭慧法師接受南加大宗教與公民文化中心專案採訪過程雜記(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68期)

當修行者遇上記者

—— 協助昭慧法師接受南加大宗教與公民文化中心專案採訪過程雜記

 

撰文│袁筱晴

 

我與昭慧法師的緣分,約莫從二一七年冬天,協助學院的翻譯服務開始。那是一場十分精采,大概也是史無前例的禪修營,分別由藏傳佛教美籍丹津妲瑟法師、南傳佛教泰國達摩難陀法師,以及大乘佛教台灣性廣法師,來自三個傳承,三位女性法師共同帶領的禪修營。對於能參與這樣的盛事,還有一個能承辦這樣特別禪修營的佛學院,當下我就產生莫大的好奇與興趣。

漸漸地,透過在YBT青年菩薩營、美國非營利動物保護紀錄片組織Unbound採訪昭慧法師,翻譯的機會中,由點、線、面慢慢了解昭慧法師在社會運動,以及佛教教學與研究方面的貢獻,讓我欽佩的不僅是法師在這雙方面所做的努力以及到達的高度,而是她凡事總親力親為,沒有架子。我曾經看過昭慧法師接待泰國INEB的創始人,也是享譽國際的社運人士蕭素樂長老;也看過法師與前來佛教弘誓學院見習、參訪的印度學子及台灣學子互動,不論是德高望重的前輩或是誠懇學習的晚輩,她秉持同樣的尊重,而這還只是人類的範疇。

在協助更多翻譯工作的過程中,或由法師的訪談、或由法師的文章,我看到她對每一隻流浪狗、流浪貓如數家珍,甚至有一隻車禍臥床的大狗馬可生了褥瘡時,她讓牠住進一間宿舍,與其他法師輪流看護牠,幫牠洗澡、吹乾身體跟換藥。學院收養的流浪貓狗往生時,法師們還會幫牠們誦經持咒。

一八年底,台灣選舉之中加入同婚公投議題,弘誓學院及高峰禪林的法師全部出動投票,因為第一次舉辦這樣的投票,當天許多縣市投票等上兩三個小時是常態,有一些年長的法師為了投票,排隊排到身體疲憊不適,還是堅持支持這個議題,用意志力撐到投票。昭慧法師對這些議題的關注以及投入的心力,讓整個學團產生一股強大的凝聚力與對社會的愛,眾生的愛。每當我走進弘誓學院,就可以感受到眾生平等這個觀念,在這裡不但看得到,聽得到,也做得到,在這裡,「眾生平等」 從來不只是一句口號。

因此,當去年(二一九)六月,昭慧法師從email 捎來訊息,問我願不願意協助翻譯,在七月她接受美國南加大宗教與公民文化中心專案計畫訪談的時候,自然是一口答應,同時覺得這個計畫肯定昭慧法師在社運方面的貢獻,實至名歸。倒是當事人非常灑脫,縱然將來訪者的行程及一切細心安排好,在採訪當天早上看到我仍率真的笑著說:其實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來採訪我耶! 該中心預計在接下來幾年中特別派出記者,分頭訪談世界上一百位致力於服務社會的傑出人士,而這些人士的共點是他們致力於提升大我福祉的這份熱情與動力,主要源於他們的道德觀與靈性修行。

信中同時介紹採訪記者茱莉亞‧莉布立荷精彩的背景。身為長期關注人權議題的得獎記者,茱莉亞曾為芝加哥論壇報及美聯社撰寫宗教專欄,她的社論及專題文章更是常見於美國各大報,例如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及華盛頓郵報等。

造訪她的網站時,我發現她曾寫過一本著作,探討四位現代天主教修女如何各自運用不同的方式服侍神,同時服務社會。這四位女性分別以:協助中南美洲難民、至拉丁美洲偏遠處行醫、在天主教教會中為女性爭取平權以及生育自由和祈禱的方式,為世界服務。(Sisters: Lifes of Devotion and Defiance ——該書沒有中文版,書名暫譯為修女:奉獻與挑戰權威的生活)這本書立刻引起我的興趣,也認為茱莉亞和昭慧法師在訪談中若提到東西方宗教中的女性修行者時,應該能引起相當有趣的討論。

能接觸到這樣國際化的計畫,同時讓世界上更多朋友透過法師的工作及志業,了解佛教在亞洲當代發展其中一個多元而重要的面向,以及佛教的入世運用(尤其在社運方面),讓我興奮不已。但是,興奮完回過頭來,就是沒日沒夜的閱讀。昭慧法師著作等身,本身又投入許多重要的社會運動,不曉得對方的訪談會從哪一個角度切入;我抱來一堆書,貪心的想在訪談前盡可能看多少、算多少,希望盡可能妥善準備。所幸國史館已經透過浩蕩赴前程上下兩冊書籍,將昭慧法師的生平用訪談的方式做了詳實的記錄,這幫我在了解法師成長、求道、從事社運、教學、弘法等各個重要面向的理解打下紮實的基礎。

準備的同時,也一邊和茱莉亞透過email 往返聯繫,她非常客氣的詢問一些到訪時的注意事項,同時也告知台北下榻旅館地址和碰面事宜。某天,應該是芝加哥深夜了,我很驚訝仍然收到她的email ,好幾封來來往往聯絡訪談事宜,聊著聊著,她主動透露:「沒辦法! 這趟旅程讓我好興奮,我開心地忙到停不下來。」 看到得獎記者可愛而率性的一面,霎時間令我莞爾。

依約碰面當天,我走進旅館大廳,茱莉亞旁邊圍了一群朋友,聊得興高采烈,還介紹我們打招呼,我以為他們早就認識,上車後她才告訴我,這一家人是這兩天投宿同一旅館才相識,一見如故。其實我比較懷疑,這是茱莉亞本身親和的個性以及做記者的天分,到哪裡都能迅速融入當地環境和風土人情。我問她,這兩天是否妥善休息,調好時差,她的回答再次讓我驚訝,完全不浪費時間的她,已經走訪九份和鶯歌,還去了中正紀念堂。還利用午餐時間和導遊聊了很多台灣歷史,也針對這部分對我提出一些深入的問題,我想,這種快速掌握重點的本事真的是一種功力。

昭慧法師的行程平常就十分緊湊,這次也不例外,面對南加大的訪談,法師相當慎重地與茱莉亞協調,邀請她到佛教弘誓學院參觀並且掛單五天,這幾天早上法師會在學院做瑜伽師地論的深入講學,下午則排時間與茱莉亞進行訪談。同時茱莉亞也可以參訪學院,透過學院的例行日課更加了解佛教。

我運氣極佳,每回到學院總遇上大寮準備功夫菜的時候,雖然吃過幾回,但因時令的變化,每回上菜的時候我還是一樣目瞪口呆,對師父們精湛的手藝讚嘆不已。茱莉亞頭一回到亞洲,吃到當地料理,也是第一次在佛學院用膳,除了發揮入大廟,每事問的精神,她每吃一道不同的料理就會發出不同的讚嘆,十分真誠,逗得同桌的法師很開心。此時,她觀察到同桌的紹容師父很少說話,經過昭慧法師解釋之後,她了解紹容師父的狀況,並與法師分享,美國有一位非常知名的女律師Elyn Saks,雖然也有精神分裂的情形,但是仍然堅強地生活著,甚至還是抗癌鬥士。

遇見茱莉亞的另一個驚喜,就是她居然是一位東方茶愛好者。見面之初,她非常開心的告訴我她總在芝加哥的東方茶專賣店訂購台灣茶或中國茶,但是來到台灣,喝到學院的茶,她就再也無法接受原本自己帶來的茶包。於是每天下午,我們一面進行訪談的工作,一面共飲著金萱或是烏龍茶。訪談的第一天,昭慧法師身體不太舒服,但是仍然十分敬業拖著病體進行工作,她很希望盡可能回答遠道而來的茱莉亞所有的問題。如此,三天的時間,法師早上教學,下午訪談,也累積了將近十四個小時的錄音檔案。不僅如此,採訪過程結束之後,法師還親自載我們到玄奘大學參觀,親自為茱莉亞做導覽,讓她進一步了解法師在玄奘大學的教學工作。

一天,茱莉亞詢問我能否陪她一起參加五點的早課。雖然早課進行中不能做太多的翻譯,但是她仍恭敬而盡力地跟上所有的禮拜動作,在法師與學眾持咒時安靜而專注地聆聽,並且在結束之後立即向一位師姐詢問早課中的細節。

除了採訪昭慧法師之外,茱莉亞並且採訪了明一法師以及心謙法師。同時透過昭慧法師的連線,在回國之後以越洋電話方式採訪了正在與法師合著一本新書,並且曾經在台灣對談的知名哲學家——彼得‧辛格教授(Professor Peter Singer)。這樣詳實而多角度的採訪,讓我相當期待訪談後整理的結果。

年初,茱莉亞捎來一個消息,雖然要提供給南加大的完整報導還在整理中,但她已取得南加大宗教與公民文化中心的同意,與哈佛哲學公報談好四月份先刊登昭慧法師人物專訪三千字的重點報導。同時又附上更多問題,向法師釐清一些訪談的後續疑問。來回以電郵訪談釐清疑點之後,四月份報導如期在哈佛哲學公報上線,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茱莉亞在一同用餐時拍下法師餐前做供養的神情,全文以同婚公投為主軸,巧妙地把法師入佛門的過程,在宗教界看到男女不平等的現象、法師對當代僧團經營(以佛教弘誓學院為例)的作法,以及與辛格教授對談之中討論到的哲學問題等許多重點,寫出一篇深度及溫度兼具的報導,讀完之後我更加期待完整的報導文字。

茱莉亞本身是猶太教徒,但對所有宗教保持著開放的好奇心,一次在弘誓學院內散步時,我問她:「猶太教教義帶給她最大的理念影響為何?」她語帶堅定地說:「是正義。」她也說明了這正是當南加大哲學與公民中心請她就 「致力於服務社會的傑出宗教人士」 提案時,她選擇昭慧法師做其中一位採訪對象的原因。今年(二)七月,茱莉亞採訪法國的猶太女性拉比戴爾芬‧侯維露兒(Delphine Horvilleur)的報導在哈佛神學公報登出,文中提到這位少數的女性拉比 (猶太教合格教師/學者)致力於創造不同族群之間的交流與對話,提出對於猶太教經典深具原創性的詮釋,也創辦一本雜誌,以藝術與猶太教角度關注難民、LGBTQ權利等議題。

讀著她對昭慧法師的觀察,再讀著她對拉比戴爾芬˙侯維露兒的描寫,我想自己一定會持續追蹤她的報導,期待繼續由茱莉亞的雙眼與觸角,認識更多當代智慧與堅毅兼具,並且關注社會、關注眾生的女性修行者的志業及生命故事。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