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本期專題引言--華視晚間新聞【快語台灣】系列(刊於弘誓雙月刊第72期)

本期專題引言
華視晚間新聞【快語台灣】系列

  「華視晚間新聞」自九十三年十月初起,於一小時的新聞時段之中,安排三分鐘的【快語台灣】,其重要性,等同於華視的社論。第一輪有李筱峰、羅致政、昭慧法師等三位教授,以及金恆煒、楊憲宏等兩位資深媒體評論人,一共五位主講人,昭慧法師為錯開大學授課時段,所以擔任每週四的主講人。

  自播出以來,本節目甚受好評。截至十一月底,昭慧法師已在「華視晚間新聞」時段,主講了九次【快語台灣】。第一則〈非戰家園的理想〉,已於前期刊出(參見第71期本刊頁73),還有兩則是對「自殺」與「放生」議題的人道關懷,將另行於本期登載。主編特選以下六則【快語台灣】,作為本期專題,原因是:法師以一介佛弟子、出家人、學者兼女性的立場,對台灣的政治現象,展開了犀利深刻、詼諧幽默的批判,常能見人之所未見,敢言人之所不敢言,甚能發人深省。

  而比丘尼被無線電視台禮請,擔任當日最重要時段(晚間新聞時段)的時事短評主講人,代表「佛教觀點」,而在公眾傳媒發聲,其意義自是與在佛教電視專屬頻道弘法不同,也與在一般電視台購買時段以製作弘法節目的意義,大不相同。這實屬向所未有之先例,不但是佛教之光,身為比丘尼,我們也與有榮焉!

【華視快語台灣】之中,所有主講人之演講文字與影音畫面,網友可逕上華視網站瀏覽(http://www.2cts.tv/news/a/0008/default.htm)。
 


別具隻眼看政治(六則)


♦昭慧法師第二次主講內容(93.10.14華視晚間新聞)

海峽兩岸的天空很「宗教」

  伊斯蘭教與基督教之間,從第十一世紀開始的十字軍東征,打到二十一世紀的超限戰,打了將近一千年,至今難解難分。兩教都信上帝,兩教的共祖都是亞伯拉罕,外人實在看得「霧煞煞」,搞不清他們到底為誰而戰,為何而戰?各位信不信,耶和華與阿拉,「一個上帝,各自表述」,這就構成了「聖戰」的最大要素!

  我們不要嘲笑別人,想想自己吧!你不要說中國人不信教,我告訴你,中國人大都信教,而且從秦始皇以來,中國的宗教就已經定調了,我們姑且名之為「統一教」吧!

  不信但看史書,只要是為了統一大業而戰,哪一個不被視為英雄,哪一場不被看作「聖戰」?不想統一或被統一,而願意維持分治狀態的,哪一朝不是被譏作「偏安江左」?哪一個不是被罵為「歷史罪人」?春秋一字寓褒貶,史書一字定忠奸。哪一個字?就是「統」字。歷史課本翻來覆去就是在灌輸一個觀念:「統一為美,分治是罪」。長期制約反應下來,難怪大陸網友只要看到「台獨」兩個字,就要近乎「抓狂」。在統一教的陰影下,北京的政治人物,誰敢承擔「歷史罪人」的罵名?

  中國人民不需要佛經,不需要聖經,也不需要可蘭經,只要人手一冊歷史課本,它就是「統一經」,經過三年五年的催眠與洗腦,「統一教」一網打盡了幾乎所有的信徒,難怪北京方面說,台灣只要搞獨立,就是中國十三億人民的公敵!

  回到問題基本面,台灣人民的要求不多,只是尊嚴、民主、自由等這些普世價值。我們何妨和中國十三億人民做朋友,共同爭取這些價值呢?

  然而台灣許多的政治人物,卻帶領著人民,將務實的政治主張予以宗教化。他們不約而同地將統獨理論的複雜功課,簡化為三種顏色,三個國號,三面國旗。政治人物光是操作這些圖騰與符號,就可以讓人們如癡,如醉,憤怒、發狂!政治議題宗教化的結果,連兩千三百萬人之間,都可以為了藍色或綠色的選擇而近乎「抓狂」,不惜兄弟反目,父子成仇!

  海峽兩岸的天空真的很宗教,兩岸的聖戰武士,磨刀霍霍,兩岸的聖戰啦啦隊,力竭聲嘶!

  然而,在聖戰的光環下,生命的價值退位了,自由的價值退位了,民主的價值也退位了,死神在向人們招手了!原來,神聖跟死亡的間隔,只在一線之間,政治問題被宗教化,這真是海峽兩岸蒼生最大的悲哀!

昭慧法師第三次主講內容(93.10.21華視晚間新聞)

掃除意識型態的路障

  佛陀分析:世間的鬥爭有兩種:一種是「欲諍」,也就是物欲的爭奪;一種是「見諍」,也就是觀念、見解、意識形態的爭執。欲諍與動物本能同一層次,是資源與領域的爭奪;但人類的欲壑難填,所以人類的欲諍,較諸動物更為激烈,可以為此而殺人盈野、流血漂杵。見諍則唯獨人類有之,它一旦擴大而為意識形態的鬥爭,最容易被有心人士,拿來進行一場「聖戰」,其為禍之慘烈,絕非欲諍所能匹敵。

  意識形態在台灣,可以減化為藍綠兩種顏色;在海峽兩岸,可以減化為統獨兩種符碼;在冷戰時代,可以減化為兩種主義;在中東與西方,可以減化為兩種宗教。意識型態經常把所有的溝通管道都封閉了起來,讓人因疏離而陌生,因陌生而疑懼,因疑懼而對立,因對立而將對方視同妖魔。於是,偶而遇見一個人的罪惡,就可以放大特寫,讓人們誤以為,那是整個對立族群的集體罪惡。肆意妖魔化對方的結果,意識形態成了族群間的集體夢魘。

  正常情況之下,人人都有對他者感同身受的能力,佛法名之為「自通之法」,這是一切道德的根源。然而意識形態卻在人們心靈之中,架設了險惡的路障,讓人失去了「感同身受」的能力。對於不同陣營人士所遭遇到的痛苦與災厄,有時不但難以感同身受,甚至會變態地產生幸災樂禍的快感。惡毒與暴戾的語言,撐著「言論自由」的保護傘,不斷向四面八方噴出,平添社會的戾氣與怨仇;你很難擔保這些暴惡語言不會化為行動,不會撩起一場屠戮蒼生而絕不手軟的「聖戰」。

  從佛法的緣起論來看,世間的因緣無限,但每個人的感官與意識,所接觸到的因緣都有限有量,所以只能從眼前所彙總的有限資訊來下判斷。也因此,從來就沒有「非此不可」的意識型態,因為從來就沒有百分之百的真理,是站在某一個意識型態這一邊的。

  更何況,每個人的生命經驗與歷史情懷不同,不祇是理性判斷有它的局限,即使是感情取向,都有可能南轅北轍。因此,不要太相信自己的意識型態,代表著百分之百的真理,這時候你就會給對方留一點餘地,並增長自己的自通之法,也就是疼惜對方生命處境的能力。

  台灣社會在意識型態鬥爭惡化的情況下,已越來越缺乏感同身受的能力。建議大家不妨以「緣起」的理性思維,以「自通之法」的人道情懷,用來排除意識型態的路障,挽回戾氣與怨仇的深重共業!

昭慧法師第四次主講內容(93.10.28華視晚間新聞)

臭嘴共和國

  台灣若要「正名」,為了名符其實,應該改稱做「臭嘴共和國」。

  擁扁與反扁,這原是可以自由選擇的事,但是臭嘴一張,竟然「刺殺當政者」,這樣惡臭的語言,也可以撐著「言論自由」的保護傘,成為競選政見了。

  主張軍購還是反對軍購,這原是可以理性討論的事,但是臭嘴一張,問聲「幹嘛反軍購」,再把第一個字放大特寫,明明是對女性選民作意淫式的「性侵犯」,竟也可以成為四處遊走的公車競選廣告了。

  金援外交是否已經出現了弊端?美國駐台或新加坡駐外使節的言詞是否妥當,這原是可以理性回應的事,但是政客的臭嘴一張,用「吃豆腐」與「遮羞費」來罵兩國總統,用「惡狗」來罵包道格,用鼻屎和男性性器官來罵新加坡,就可以贏得「贊」聲不絕!

       不分藍綠,不分朝野,一群政客出口成「髒」,粗鄙、惡毒的言詞無日或已,透過媒體的疲勞轟炸,遮天蓋地;學者評議、專家論述、讀者投書、民眾call in,竟也都熱熱鬧鬧加入了製造惡臭的行列。言談之中,對政客的臭嘴,不但鮮見反省、譴責與抵制的聲音,反而藍、綠各自選邊,成了幫臭嘴政客自圓其說的「逐臭之夫」。於是,罵人無罪,臭嘴有理。不能忍臭的人,不是語言歧視,就是階級歧視,再不,就是族群歧視!是「頂港人」看不起「下港人」,是「都市人」看不起「鄉下人」,是「中國人」看不起「台灣人」!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台北市長馬英九說要發起「不講髒話運動」,但別忘了,「說謊話」的嘴巴,同樣也惡臭不堪!試問:偌大的台北市,繁忙時間處處交通壅塞,車行如同牛步,這早已是馬市長主政下的常態,馬市長竟說是「那三個人」造成的。「那三個人」難不成是宋七力,可以同時製造一堆分身,來塞住數百條、上千條的路口嗎?

  最令人傷心的,莫過於女性的表現!本來,面對充滿性暗示與性暴力的張張臭嘴,所有女性應可不分藍綠,齊聲「鳴鼓而攻之」,但是,同一陣營的女性卻選擇了緘默,只能向敵對陣營的臭嘴巴,表達軟弱的抗議之聲。試問:這種做法對抵制臭嘴政客,又能發揮多少力道?難怪臭嘴政客有恃無恐,越說越大聲,越說越得意!

  居廟堂之高,則臭其君、臭其鄰;處江湖之遠,則臭其土、臭其民。我們根本不需要選舉,不需要外交,也不需要軍購,張開臭嘴,不用本錢就可以燻死敵人!想想看,台灣不是「臭嘴共和國」,還是什麼呢?

昭慧法師第六次主講內容(93.11.4華視晚間新聞)

包容與撕裂,只在一念間

  美國總統大選揭曉,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凱瑞,坦然而優雅地發表了敗選感言,向對手布希總統伉儷致賀,並希望分裂到此為止,國家的療傷過程從今開始,大家都仍是美國人,要共同創造美好家園。

  包容與撕裂,只在一念間!美國不虧是民主表範的泱泱大國,總統候選人的民主素養深厚,從上屆的高爾到本屆的凱瑞,同樣都在利害當頭的關鍵時刻,將國家與人民利益,置於個人與政黨利益之上。試想:他們面對著激昂憤慨的龐大支持群眾,如果宣告「不承認選舉結果」,指責對手「做票」,聲稱「真相未明」,甚至率領激昂民眾包圍白宮,揚言刺殺,鼓動政變,其後果將多麼不可收拾!這樣不但將嚴重斲傷美國人民的感情,更會讓專制政權逮到機會大大發揮,質疑民主的價值,維護威權統治的正當性,當然,更會讓賓拉登與開打組織笑彎了腰。

  就在昨天,凱瑞與他的支持者,用他們的優雅風度,與為國為民的真摯情懷,為總統大選劃下了一個歷史性的完美句號。反觀台灣社會,自三二○大選結束,以迄於今,選舉夢魘仍未終結,政壇鬥爭無日或已。政治人物唯恐天下不亂,不斷地使用惡毒的語言,公開鼓勵政變、暴動、行刺、暗殺,甚至連「人人得而誅之」這種傷天害理的話,也都說得出口,簡直把政治對手,當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這樣的表現,恰恰讓中國共產黨笑彎了腰,並且得以藉機向廣大的中國人民宣稱:社會主義的一黨專政,才是最適合華人天性的政治體制。

  在美國總統大選揭曉後的今天,台灣法院針對連宋的「扁呂當選無效之訴」作出了宣判。我們眼見政治人物在宣判前夕,視法律若無物而頻放狠話,顯然他們心目中的典範,不是凱瑞或高爾,而是殺人犯張志輝,擺明了:「我得不到手的,別人也休想要得到她。」

  衷心寄語敗選與敗訴的一方:願參選就要服輸贏,願稱訟就得服宣判。賭輸就翻桌的牌品不好,選敗或判輸就變臉,其風度更是欠佳。你們當然可以挑激支持民眾,加深族群裂痕。但是萬一台灣因此而受傷,人民因此而流血,那麼,你輸去的將不祇是一場選舉,而是你的人格信用與歷史地位。

  上行必當下效,風行自然草偃,凱瑞已經為美國歷史寫下了美好的一頁,台灣族群的包容與撕裂,台灣社會的提昇與沉淪,也只繫於政治領袖的一念之間!

昭慧法師第八次主講內容(93.11.18華視晚間新聞)

誰不應該涉入政治?

  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四十八位諾貝爾獎得主,因崇尚自由的理念相近,而公開表態支持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凱瑞。這在國際學術界,引起了激烈的爭辯。我國唯一一位諾貝爾獎得主:中央研究院李遠哲院長,竟也成了這場論戰的焦點之一。

  十月七日,台灣部分學者聯名撰文於名為《自然》的知名學術刊物上,反對科學家與諾貝爾獎得主涉入政治;到十月二十八日,英國牛津大學、美國史丹佛大學及柏克萊大學的三篇學者文章,卻不約而同站出來反駁這種論調,一致認為,科學家當然應該涉入政治,而且在政治上做出正確選擇後,還要大聲說出來,供其他人參考。諾貝爾獎得主當然也有參政權,旁人不應置喙。

  說實在話,政治這檔子事,誰能不涉入它?因為它遮天蓋地,無所不包;你越是躲著它,它越是管定了你。更何況在民主時代,每一項攸關人民禍福的法律與政策,都有賴公民蔚為強大力量,直接或間接地促成它或改革它。因此,要說誰是「不應該涉入政治」的,這就好像說「政治是某些人的專利品」一般,未免有違民主常識。

  然而誰不應該涉入政治?這在台灣,竟然成了個扯不零清的話題。無論是學術界、教育界、宗教界、社運界還是演藝界,只要是有影響力的意見領袖,在選舉到來的時刻,總不免被極力請出檯面,為自己所屬意的政策或政見,而幫推動這種政策或政見的政治人物講幾句美言,以資鼓勵!

  這在公民社會裡,原本是落實社會理想,改革社會制度的一種正常回饋機制。我們總不能平時要求政治人物支持自己的理念,臨到選舉時,卻將理念相近與理念相左的政治人物,一律等同看待,用以表明自己「不涉入政治」。這樣容或可以獲得清高、超然的美名,容或可以讓自己兩不得罪,左右逢源,但決不可能透過政策的推動,來達成社會改革的理想。

  但是在台灣,你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即使你是為了某種社會理想,而在選舉過程中,表態支持理念相同的人,都休想被視為「公正人士」。你不是被錯愛為「自己人」,就是被當作「外人」乃至「敵人」。

  涉入政治的「身份」,根本就不是民眾關心的重點,人們關心的重點是,你以這種身份,到底涉入了哪一個「陣營」。任何一種身份,倘若與我同一陣營,就應該涉入政治;倘若與我不同陣營,就用他的身份來大作文章,指責他以此身份,不應該涉入政治。

  請想想看,在這種氛圍下,又有誰適合涉入政治呢?

昭慧法師第九次主講內容(93.11.25華視晚間新聞)

「黨大於國」與「教大於國」

  陳水扁總統於十二月二十一日,質疑國民黨黨徽與國徽不分,甚至黨徽比國徽還大,因此要求國民黨:應該放棄「黨國一家」的封建思維,改掉黨徽。

  其實,圖騰本身不是問題,圖騰背後的心態才是問題。黨徽變成國徽,那就是「黨國不分」的心態;黨徽的十二道光芒,比國徽的光芒還大,那就是「黨大於國」的心態。

  中華民國國旗,會讓許多綠營人士「必欲除之而後快」,這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因為他們實在無法忍受其中呼之欲出的圖騰意涵;向國旗敬禮,看似對國家表達敬意,但在他們眼中,這不啻是變相地強迫他們,向他們所憎恨的國民黨表達敬意。也因此,激烈人士每因厭惡國旗中的特定政黨意涵,而索性將國旗焚燬、踩爛,以資洩忿。

  國旗何辜,受黨徽之餘累,一至於此!這值得護衛國旗的藍營民眾深思!綠營的大部分人士,隱忍著被迫接受敵對政黨圖騰的痛苦,勉強自己在此圖騰之下,行注目禮或宣誓就職,這種寬容與風度,大概也是舉世無雙吧!

  但是同樣的忠告,也不妨提醒一下民主進步黨人士:請看看你們的黨徽,不正是犯了同樣的毛病嗎?偌大的十字架圖騰,把台灣地圖夾在中間。你們明明知道:十字架是基督宗教的圖騰,為什麼竟能在超越單一宗教信仰的政黨旗幟之中,置入這種明顯帶著特定宗教意涵的圖騰呢?更豈有此理的是,十字架竟比台灣地圖還要巨大,這不是擺明了要把宗教置於國家之上嗎?

  其實,十字架的圖像很美麗,十字架所蘊涵的博愛意象也很偉大。因此圖騰本身不是問題,圖騰背後的心態才是問題。民進黨的圖騰,流露出來的心態,不是「黨國不分」,而是「黨教不分」;不是「黨大於國」,而是「教大於國」。

  民進黨得佩服台灣人民,他們是何等寬容而有風度!他們大部分不是基督徒,卻勉強自己隱忍圖騰背後的宗教強勢心態,而死忠支持民進黨!

  因此寄語陳總統,希望能先在黨內推出「黨旗改造政策」,讓台灣地圖先從十字架的夾縫之中脫身。倘能如此身先表率,相信國民黨將更無「堅持不改變黨徽」的理由。

  政治最容易挑激起「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的情緒。自己所認定「神聖」的政治圖騰,絕對會被對手視同「惡魔」,必欲除之而後快。國旗被人焚燬、踩爛的殷鑑不遠,為了維持十字架的尊嚴,基督徒應該站起來,主動要求民進黨改換黨徽,讓十字架維持超黨派的「博愛」意涵!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