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教育部學術評量標準之商榷 (刊於弘誓雙月刊第67期)

 教育部學術評量標準之商榷

釋昭慧

       各大學在教育部「追求卓越」與「建立進退場機制」的政策影響之下,將不得不順應教育部的要求規格,建立專任教師研究績效的評鑑項目與評量標準,否則將影響各該大學學術評鑑的成績(亦即該大學的社會聲望與招生信譽),以及教育部對各該大學獎補助款的額度。而這兩大法寶,正是大學對教育部不敢不亦步亦趨的「罩門」。 

       政大因本次教育部公布學術評鑑排名,而受到的鉅創,已讓各大學點滴心頭,引以為鑒。即使政大師生強烈反彈,並質疑該評鑑之公正性與合理性,然而形勢比人強,政大還是不得不痛下決心,大幅變更人事結構,重金禮聘論文成績卓越的國際學者任教,以提高該校教師在國際學術期刊發表論文的總篇數。 

       具有穩固之學術地位的政大尚且如此,可想而知教育部依SCI、SSCI、EI等之評量標準,對各大學作學術評鑑,所引起的深刻傷害與後續影響。由於教育部是大學學術研究的火車頭,其學術評鑑辦法又將主導台灣學術研究的價值取向,因此吾人對教育部的學術評鑑辦法,實不宜等閒視之。

舉例而言: 

       一、SCI、SSCI、EI等之期刊索引,除了英文學術論文之外,並未列入其他諸如德、法、日、俄、中文之學術論文,這無疑是將自己降格為變相的英語國家次殖民地,而且對採用其他語文所作出的學術貢獻,視若無睹。(例如:國際佛教學術研究貢獻最為卓越的國家,其實是日本而非英美國家,所以採用日文發表的期刊論文竟未被納入該學門之評量標準,誠可說是咄咄怪事。) 

       二、人文學科論文之本土性強,大都不可能登載於此諸索引所列之國際期刊,這種評量標準,勢必會扼殺台灣本土性的學術研究,並且重創人文學科之學術發展。長此以往,將出現學術界「去本土化」以及「文化失憶」的重大後遺症。 

       三、受到各界指責之後,教育部雖改口說,將來會將TSSCI(台灣的社會科學學術期刊索引)所刊載之論文予以採計,但教育部是否能將它的份量等同於SCI、SSCI與EI等?我們將拭目以待。如果教育部採取雙重標準,則勢必會讓各大學跟進,以雙重標準來評比教師的研究績效,也勢必會讓教師只把TSSCI所列期刊,當作是投稿的次要順位。這無異是先入為主地認定了台灣學術期刊的水準,必將永遠地次人一等,而且也果真能達成這樣「窩囊」的效應。更且這無異是變相鼓勵教師,理所當然地忽略自己澆灌本土脆弱學術園地的重大責任。 

       四、TSSCI採計的是國內優良學術期刊的目錄,而優良與否,就要看它們過往所刊論文的份量與審查的水準。教育部既然也採計TSSCI,學校勢必要跟進,以評比教師的研究績效,這將促使學者儘可能將論文投到TSSCI所列期刊,而將其他學術期刊列為第三順位。這樣一來,台灣本土的學術期刊,必將出現「大者恆大」的局面。舊有學術刊物之未列入TSSCI者,勢必將因其優良作品之稿源缺乏,而更加難以提昇水準;新出刊物則更將不知從何獲取傑出學者的優良稿源。這實在不是策勉學界就現有水準而「向上提昇」的好法子,反而有可能將當前未列入TSSCI的期刊,一棒子打成學術界永難翻身的「放牛班」。 

       五、依教育部現有之學術評比方式,教師於自所任教之大學的內部學術刊物發表論文,其篇數完全不予採計。也許這是主觀認定「人性本惡」的防弊措施,但筆者以為,要防弊,可另訂辦法來監督各高校的學術期刊,看它們是否有請校外學者精嚴審稿,而不是因噎廢食,完全不採計教師任教學報的論文篇數。否則勢必會使學者盡量將稿件外投,從而致令任教學校的學術刊物稿源萎縮。這無異是變相鼓勵教師,在享用任教學校所提供的學術資源之同時,理所當然地忽略了澆灌任教學校脆弱的學術園地之責任。教育部不能只考慮到防止其一端之弊,而卻忽略了此種措施所帶來更重大的弊端。 

       因應教育部的大學評鑑(特別是學術評鑑),筆者所任教的大學,也已於日前在校務會議中,通過了極為嚴格的專任教師年度績效評量辦法。筆者以為,這些評鑑項目,對教學、研究不認真、行政服務也不熱誠的大學教師,無疑是一大鞭策,所以有它重大的正面意義。然而既然各大學的研究績效評量辦法,一定會依教育部所制訂的規格,而亦步亦趨以跟進之,那麼,此事已攸關台灣學術研究之價值取向與長遠發展,可說是重大決策。因此,作為高教火車頭的教育部,必須聽取多方意見,周全衡量各種評量標準的利弊得失,審慎斟酌其評比標準。 

       筆者與幾位不同校的教授在閒談之間,不約而同發現到近一、兩年來國內學術環境的重大變化。教育部在學術研究方面的量化評比,由於重賞與重罰雙管其下,已使得各校不得不要求老師們上緊發條,拼命向前。評比標準既然重量而不重質(而且也確實難以建立「質」的評比標準),重英文而不重中文,長遠來說,受到影響的將不祇是學者個人的學術生命,更將是台灣社會的學術發展。 

       吾人實不忍見評比標準所透露之價值取向,帶來畸型的「去本土化」現象──亦即,不忍見一種設計不良的制度,導致學者在享用本土資源的同時,理直氣壯地「獨善其身」,疏離了本土的學術環境與任教學校的學術園地。


九二、十一、十三 善導寺三壇大戒戒會期間,撰於善導寺慈恩大樓
──刊於九十二年十一月十四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