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十年建樹嘔心瀝血,到如今已綠蔭成片!——向林蓉芝秘書長致敬(刊於弘誓雙月刊第57期)

 十年建樹嘔心瀝血,到如今已綠蔭成片!——向林蓉芝秘書長致敬

釋昭慧

  十年前,淨良長老與林蓉芝秘書長號召眾佛寺長老、法師,組成一個全國性的社團法人,從此不受制於教內相互拉扯的力量,大步邁開,為佛寺護權益,為佛教爭尊嚴,為眾生謀福祉。

萬事起頭難,更何況還是在如此保守的時空背景下成立本會的。可想而知,這將遭遇到何等強力的抵制!許多人身攻擊的耳語散布於教界,他們並指控著本會的成立是「破和合僧」。在這麼「低氣壓」的情況之下,淨公長老與林秘書長勇敢地挺下來了,一群有正義感的法師們也不計利害,以「加入本會」的方式,表達了他們對佛教改革的期待。對半生無私奉獻佛教的林秘書長而言,這不啻是最大的支持與肯定!

十年下來,中華佛寺協會在淨公、開公與達公三任理事長與林秘書長的努力之下,果然不負會員的期許與託付,完成了許多過往看來簡直是「不可能」的艱辛任務。

許多佛寺在本會的協助之下,力抗惡法而保住了寺產;許多僧尼因本會出面,而免受辱於地頭強梁;許多陳年無法解決的佛寺共同困難(如寺院章程問題、土地徵收問題、國有財產問題、農地佛寺登記問題、納骨塔違建認定問題等等),都因本會出面向政府力爭,而獲得了當局善意的回應。許多重大到攸關佛教榮辱的護教運動(如護觀音、爭取佛誕放假等等),本會也都站在第一線上傾力支持。而本會在政教關係上拿捏得恰到好處的中道智慧,也使得它歷經兩朝而不卑不亢,屹立不搖。

這中間,我們大家有目共睹:最辛苦的就是林秘書長了。她常是南北奔波,席不暇暖,僕僕風塵地訪視各地的大小佛寺,為師父們解決了許許多多的重大難題。即使一些佛寺並非本會會員,她也不忍捨棄,盡心服務。所以本會實質上的服務對象,已不祇是會員佛寺,而是全國佛寺了。

這還不說,近年來她還代表教會立場,三不五時北上,參加宗教諮詢會議,與政府官員、各宗教代表,共同會商制訂宗教團體法草案,好讓許多攸關寺產或寺院定位的問題,獲得根本的解決之道,並有確鑿的法源依據。她甚至以其誠摯的態度與思辯、分析、遊說的卓越能力,贏得了官員與各宗教領袖的友誼,請他們體諒佛教的困局,為照顧佛教寺院而跨刀相助。說實在話,那些與其他宗教無任何利害關係的相關法條(如「納骨塔合法化」規制),若非林秘書長從中說項,是不可能被制訂在「各宗教通則」性質之宗教團體法草案中的。所以她得道多助,幾年下來,為本會贏得了教界、友教界乃至政界的公信力。有的友教朋友對於佛教出現這等忠貞而卓越的會務幹才,還表達了他們由衷的欣羨之情!

當她傾全力為佛教衝鋒陷陣之際,遇到的敵人竟然不是外人,而是佛教的某大山頭。他們黑函滿天飛,直接點名批叛她以「白衣」介入佛門中事,甚至以子虛烏有的故事,拿來繪聲繪影,意圖醜化她的人格。許多人對筆者何以全力卯上該山頭,甚表不解。因為該山頭並未得罪筆者。但筆者的邏輯很簡單:他們如此藐視並暗算林秘書長,而無視於她對佛教(當然也包括該山頭在內的佛寺)的重大貢獻,筆者無法坐視不顧林秘書長所受到的委屈。

以上所述,都已是高難度的護法貢獻了,而更難上加難的就是:出於對三寶的愛護之忱,林秘書長面對一些引起社會詬病的佛門事件,也一樣挺身而出,讓傷害降到最低。要知道:筆者護教、護生所引發的爭議性雖大,但一般而言,由於言之成理,媒體報導起來,正當性還是比較大的。然而有些佛門弊案是難以言之成理的,倘為了愛惜羽毛,林秘書長大可不必出面。但她以一介優婆夷,不忍見師父受苦,佛門受謗,還是儘可能挺身而出,說服媒體與社會,讓他們抱持著「哀矜而勿喜」的心腸來看待這些事情,把佛教所承受的殺傷力降到最低,這比起筆者的所做所為,其實是更加高難度的。

一轉眼,中華佛寺協會竟已成立了十週年。人的一生有幾個十年?有幾個人能為了一個心願,十年堅持崗位,歷經辛酸苦辣而屹立不搖?看到林秘書長一生中十年的悠悠歲月,竟是在「全心全力撐持教運」的情況下,匆遽度過的,除了讚歎之外,竟還有強烈「心疼」的感覺!她十年來嘔心瀝血的建樹,到如今已換來諸佛寺的綠蔭成片,想來她也應該了無遺憾吧!

    九一、四、三十 于尊悔樓
——刊於《中華佛寺協會十週年特刊》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