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告別傳統——迎接佛教兩性平權的新世紀(刊於弘誓雙月刊第52期)

 告別傳統——迎接佛教兩性平權的新世紀

江燦騰/台灣佛教史學者,清華大學助理教授

  作為一個專業的台灣佛教史學者,居然也能為本期《弘誓》各文撰寫專輯發刊辭,實倍感榮幸與興奮。因我確信:在新世紀的第一年,就能相繼讀到《弘誓》第50期(2001年4月)的「印順導師九秩晉六嵩壽增刊」和本期(第52期,2001年8月)「告別傳統——迎接佛教兩性平權的新世紀」的各文內容,不但有幸能親睹新舊世紀交替後的台灣佛教新氣象,還能以台灣佛教史學者的一員親自參與了此一即將開啟台灣佛教兩性平權新紀元的難逢盛會,故為之欣喜無比,並將永誌難忘。

猶記得本年三月三十一日在台北南港中央研究院舉辦「人間佛教薪火相傳」的研討會時,昭慧法師曾宣讀〈廢除八敬法宣言〉,也實際結合僧俗兩眾,當場撕揭了「八敬法」的條文。而此一漢傳佛教千年來前所未有的大膽革新舉動,當時除了立刻獲得台灣社會各方輿論的普遍肯定之外,也使台灣現代比丘尼呼籲佛教兩性平權的偉大訴求,不但直接強烈衝擊著二度來訪的達賴喇嘛,使其不得不立刻回應(※儘管仍躲躲閃閃)此一具有普世人權價值的理性專業訴求,其後也連帶衝擊到台灣傳統的佛教界和亞洲其他地區的佛教界,並且儘管彼等的回應方式頗不一致,甚至連世界華僧內部的共識也遲遲未能達成,但台灣佛教現代比丘尼的專業水準之高,及其能倡導亞洲佛教兩性平權新思維的睿智遠見,已堪稱為百年所僅見的世紀大手筆。只是當時在台灣佛教界的大師級前輩中,唯有佛光山的開山祖師星雲長老能以高瞻遠矚的眼光,在第一時間內即公開呼應台灣現代比丘尼此一追求佛教兩性平等的合理訴求,真不愧一代大師,值得後輩們的景仰和讚嘆!

在另一方面,台灣傳統佛教界的部分比丘長老,面對此一新世紀的佛教兩性平權新思維,不但無法根據本身的律學素養來為自己一心想堅持的舊思維辯護,反而耍「小手段」到現已九十六高齡的印順導師身上,然後以其回信中的一句「八敬法是佛制」的簡單論斷,公之於「中國佛教會」的刊物上,想藉以堵塞昭慧法師所一再發出的滔滔雄辯和有力的訴求。問題在於,印順導師那句「八敬法是佛制」的簡單論斷,正如他的另一名言「大乘是佛說」,原是不能望文生義地只將其等同傳統的佛所說或佛所制來看。因此,我將此意透過林蓉芝秘書長於本年七月二十三日去電「華雨精舍」,向印順導師求證其語意實際何指?導師明確地回答說:清德法師在其《印順導師的律學思想》一書中所說的,較符合其本人的原意。那麼,我們接著可以問:清德法師研究「八敬法」的結論,是否有異於昭慧法師所主張的?答案是:兩者完全一致。亦即,「八敬法」中,只有比丘尼應尊重比丘的這一精神,因各律見解一致,可以推定是佛制遺風,至於「八敬法」本身,其實是佛陀之後的部分法派所制定,故部派之間的見解並不一致。

由此看來,「中國佛教會」的刊物上所登的那句「八敬法是佛制」,其實是被一語兩解了。但,也不難了解,導師其實已太老了,並且已無法精確詳說他的看法了,所以才會引來上述的誤解。因此不論他過去曾如何卓越,他現在都只能被當傳統的歷史人物來看待了。換言之,他的思想今後能否跨越時代繼續引領我們,完全取決於我們有無意願對其繼承或發揚,亦即主導權其實已轉移到我們這一代,而非仍操之於上一代的手中。若不了解這一時代的新潮流趨勢,那就無法不被時代所淘汰,並淪入「歷史垃圾堆」的黑暗灰塵中。

再者,為了不徒託空言,並表示我們這一代的確具有「接者講」實力和萬丈雄心,所以本期《弘誓》是以「告別傳統──迎接佛教兩性平權的新世紀」,作為本專輯各文的主軸。這意味著本專輯各文的作者,不只敢於正面回應來自傳統派昧於時代潮流的無謂挑戰或淺薄的質疑,更能以專業的自信和理性的堅持,用大氣魄、大格局的新時代視野,來發揮其由智慧眼和菩提心所凝聚的大願力,以呼應兩性平權的普世價值和時代潮流,並帶領台灣當代的佛教界向改革的途徑勇往邁進!

所以此篇簡短的發刊辭,想向讀者介紹的,不只是各篇議論的精闢內容,同時也在向世人宣告:兩性平權的佛門新思維,其實已邁開腳步,勇往直前,並且陣容也在迅速壯大之中。因此,我們其實可以一面親睹台灣佛教歷史文獻的相繼發表,一面也宛如參與了此一佛教改革運動本身的實際發展過程。而既然本專輯的內容和可預期的閱讀經驗,將是如此千載難逢和百年所僅見,故仍請讀者千萬珍惜,並勇於響應才好。

2001-08-10 謹誌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