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一個溫馨的歷史性會面——陪陳總統拜會印順導師側記(刊於弘誓雙月刊第50期)

 一個溫馨的歷史性會面——陪陳總統拜會印順導師側記

釋昭慧

  昨天(三月十五日)早上,陪同陳總統搭機至台中清泉崗機場,隨即驅車至華雨精舍,拜會佛教界的精神領袖,九六高齡的印順導師(也是敝人的恩師)。

飛機滑動時,他在機艙,隔著玻璃窗,對著機外行舉手禮的憲兵們,竟也揮手答禮。我不禁好奇地想:他們看得到他的回禮嗎?但對基層的感恩,似已成了平民總統的他深刻的道德習慣了!所以包括抵達台中機場,驅車行於台中路途,只要警衛敬禮,他就一定答禮;只要人民趨前搶著握手,他也一定滿臉歡欣而誠摯地伸出友誼之手。

八時二十分,準時抵達華雨精舍,住持明聖法師與信眾已在門口相候,連鄰居都擁上前來熱烈歡迎著他。「台灣之子」必然深深感受得到人民對他的疼惜之情!

他上了二樓大殿,上香禮佛完畢,轉向大廳,印順導師此時出來了。九六高齡的他,兩腳無力,行走不便,我很驚奇他不是像往常一般坐輪椅被推著出來,而是讓兩位男居士攙扶著走出來的。我知道他一向深居簡從,不喜與權貴往來,過去連某院長級高官要來拜會,都為他所婉拒。他是一位內斂的人,但他卻用行動表達了對總統的歡喜與接納。

坐定之後,總統向他表示(大意如此):久已景仰導師,去年即想來拜會請示,卻因知道導師身體違和,不敢前來打擾。今年四月五日是導師九十六歲嵩壽之期,所以提早前來祝壽。導師的佛學成就,被學界公推為「玄奘以來第一人」,上溯一千五百年,無人比得上導師的成就,廣受國際佛學界的尊敬!您「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的胸襟理想,也給了我很大的鼓舞,您提倡「青年佛教」、「人間佛教」的思想革命,已經蔚為當今華人佛教的風潮。您在書中說:您與閩南有緣,您不但是國家的瑰寶,也是佛教界的瑰寶。今天特為拜會導師,請您為我開示!

導師很謙虛地表示:對總統的稱讚,感覺很慚愧,不敢當!改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既有的傳統已是既成的事實,不是可以立刻切斷的。所以總統從事改革,也只能一點一滴慢慢的來。世間事是不可能十全十美的,凡事有正面就有反面;優點的另一面,往往也就呈現著缺點。但沒關係,只要一點一滴、一天一天慢慢的來,終究是會成功的。人民對您有很深的期待!

總統聞言表示:聽了導師的一席話,我有很深的感動!導師在書上說:您一生是隨順著因緣,我也是隨順著因緣而受人民託付當上總統。今後我當謹記住導師的開示,為國家為人民創造有利的因緣。

臨行前,總統贈送導師一幅賀幛,上書「佛國瑰寶」四字。他很禮貌地請導師坐著受贈,導師依然勉強站立起來,領納了總統的賀禮。

自古先知多寂寞,印順導師一生從事佛教的思想革命,被傳統保守勢力視為眼中釘,連自己身邊的學友,雖然對他有「心嚮往之」的尊崇之情,卻也很難真正體會他思想的卓越,難怪他自喻為「冰雪大地撒種的癡漢」。直到老來,才終於見到整個台灣佛教,以「人間佛教」思想為主流,呈現出積極勇健、無我利他的「青年佛教」特質,好似隆冬已到盡頭,初春回暖,大地綻放出嫩綠的幼苗。

我在一旁靜想:總統一定感觸很深吧!總統的困境,從歷史以觀,是所有從事改革的政治家與思想家,都要逢遇的困境。國事如麻,改革匪易。敵人與舊勢力虎視眈眈,一舉一動都要小心奕奕,以免因動作過於魯莽,而傷及兩千三百萬同胞的福祉;但舊時同志又難免失望不耐,覺得總統有了政權,就失去了理想性。總統的處境,是如此的「兩面不是人」!此時一代高僧如此透徹人情世事而深觀緣起的「過來人語」,對總統一定有很大的鼓勵作用!

總統淳厚、天真且謙遜如童子般的氣質,與導師睿智、安詳而溫煦的表情,讓我想起善財童子與文殊菩薩的身影。《華嚴經》中記載:善財童子向文殊菩薩求法。導師則在《青年的佛教》裡描述兩人第一次晤面的對話:

——文殊菩薩見了善財,就說:「善財!發菩提心是難得的!從菩薩大行的學習中,去完成崇高的志願,那是難得的難得!你來了,好!善財!你要為大乘佛教的普賢行而努力,你將要和我一樣的被人稱美為永久的童年」!文殊菩薩的安慰勉勵,使善財充滿了喜樂與光明,白天的煩擾疲累,什麼都忘記了。

這是一個溫馨的歷史性會面!由於總統知曉導師內斂而澹泊世事的風格,所以很客氣地不公開此一行程,以免記者擁來,鎂光燈此起彼落,干擾到了老人。但據說總統很重視導師的這番開示,並在巡視中部重建區的最後一站,把導師的慰勉語全部覆述於公眾之前。因茲將是日陪同總統會面的過程,就記憶所及,記載如上。

  九十、三、十六 于尊悔樓
——刊於九十年三月十七日《自由時報》
 


世紀性的會面
陳總統向印順導師祝壽,推崇導師之德學成就

紀 錄:林蓉芝
攝 影:劉 明

   首先,我要向導師說一聲抱歉!一直等到今天才有這樣的一個因緣跟福份來親近導師,最主要是個人知道導師玉體違和,所以不敢驚擾。不過,今天我要先代表中華民國政府跟二千三百萬人民向導師來祝壽,恭喜導師九十六歲大壽生日快樂!

當然,我也要向導師表達最高的敬意,導師不忍眾生苦、不忍聖教衰,所以專研佛學——被譽為玄奘以來的第一人,所以,導師在佛學的造詣跟地位,也就是說,一千多年來,沒有一位能夠比得上導師,特別是導師提倡「人間佛教」、「青年佛教」,影響到現在,可以說是對中國、對台灣、對所有的佛弟子最大的一個貢獻。所以,導師也成為中國、也成為台灣第一位獲得博士學位的比丘。

這樣一個卓越的成就跟表現,我們導師仍然這麼樣的謙持,不與人爭,但是並不影響導師在國人、在佛弟子心目中的地位。特別導師也曾經說過:生活的艱苦,可以在淡泊中來度過;而人事的不安,可以在勤勉跟謙卑中來改善。這樣的真知卓見,影響我非常的大,也是個人在治理國家大政應該要有所遵循的地方。也就是說,必須要時時以導師所說的「悲智雙運——用慈悲關懷跟智慧真理」來惕勵自己,以及跟所有的國人同胞互相勉勵。

所以,容我再一次的向導師表達最高敬意跟賀忱,因為導師不但是我們國家的國寶,也是我們佛國的國寶,所以我也特別帶來「佛國瑰寶」這樣的一個敬禮,來恭喜導師九十六歲的生日快樂、萬壽無疆。恭請導師開示


印順導師:

非常的慚愧,勞駕總統,不好意思,對總統的稱讚,感覺很慚愧、不敢當!

改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慢慢的做,既有的傳統總是既成的事實,不是可以立刻切斷的。以佛法的看法,世間事是不可能十全十美的,凡是有正面就有反面,很多事不要看得太嚴重,只要一點一滴,一天一天慢慢的來,終究會成功的,民眾對您有很深的期許!


陳總統:

聽了導師的一席話,讓我更加的感動及敬佩!導師已經是玄奘以來的第一人,還是這麼樣的謙虛,這樣謙沖為懷,實在讓我們這一些佛弟子,非常的敬佩!非常的感恩!

就像導師剛才所說的,傳統跟變革,中間怎麼辦?但是,我們看到導師的一生,這一種真知卓見、思想革命,在傳統當中仍然提出行動跟見解,不能夠僵化、不能夠老化。當然,中間會引起一些爭議;因為有爭議,就會引起大家的重視跟討論。所以,導師剛才講,有正面就有反面,世間事大概就是這樣,很多的時候也不必那麼樣的在意跟認真!特別在推動民主的改革,在傳統裡面,確實有很多的困境,如何面對困境不要放棄理想,又能夠堅定信心,這個是非常高難度的事情。

但是我們這些平常的人、平凡的人,我們有時候會想不通,沒辦法參透。但是,聽了導師的一席話,讓我們豁然開朗,而且受益良多!非常感謝導師的開示!

很多的事情,如果不是當事者,做一個局外人,沒有辦法體會;就像個人在執政差不多將近十個月,距離去年的三月十八當選,再過幾天就是一周年,這一年來,過得很艱困!日子不好過,但是還是要過,最主要是緣自於我們對這塊土地的信心!就像我們導師跟閩南非常的有緣,我相信今天讓台灣這麼多佛弟子,能夠有機會來親近我們導師,我相信這是導師所說的「因緣」。

導師曾經說過:人生隨時隨地都有因緣來等待你。我們認為:因緣也決定了阿扁的一生,所以有些事情急也急不得,你沒辦法去計較。這個就是人生,這個就是因緣!我相信能夠見緣起就可以見佛,所以我還是覺得:我們必須要把握因緣,眼前要是能夠抓得住,那很多的事情就充滿無限的可能跟希望!真的非常感謝導師的開示。

林蓉芝:

剛才我向導師報告,總統就任以來,在宗教事務方面做了許多的改革,導師聽了非常歡喜。

昭慧法師:

陳總統是中華民國成立以來,第一位佛弟子的總統。總統真的是非常寬厚的一個人,性子很急,可是很寬厚,很不容易的!導師您給他打氣,很重要的。他待會兒還要趕到重建區(災區)去巡視。

陳總統:

南投有些橋樑,過去壞掉,現在重建,通車了;有些學校工程在趕工;還有原住民部落,現在要重建開始。

昭慧法師:

剛才總統的侍衛本來給總統拿來便衣,總統說不行,他要看導師,他要穿整齊。

陳總統 :

我到很多地方都穿夾克,要為我們的導師祝壽,所以必須穿整齊一點,比較有禮貌! 


印順導師九六嵩壽
人 間 佛 教,薪 火 相 傳  
印順導師思想研討會新聞

本刊編輯室

   三月三十一日,弘誓文教基金會為慶祝印順導師九六嵩壽,推廣印順導師「人間佛教」思想,實踐「人菩薩行」之精神,特於中央研究院舉辦第二屆「人間佛教,薪火相傳——印順導師思想之理論與實踐」學術研討會,是日超過五百人次報名與會,可說是漪歟盛哉!中央研究院李遠哲院長與慈林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林義雄先生,亦於上午十一時四十分蒞臨致詞。

李院長陳述其於民國七十八年間,在義大利與兩位德國學者論辯佛教輪迴觀念之經過,表示他雖是一位科學家,至今無任何信仰,卻曾在國際間為佛教之輪迴觀念而作辯護。林義雄律師則盛讚印順導師「人間佛教」之思想革命,使得佛教一改過往給人的隱遁保守之印象。

在開幕典禮結束前二十分鐘,由昭慧法師向大會宣告:將呈贈給印順導師一個重要賀禮──朗讀「廢除八敬法宣言」,她並將此一壯舉比擬作「當代大愛道的二次革命」,並以鑿鑿證據,證明「八敬法非佛說」。然後由八位四眾弟子上台,一一撕揭「八敬法」條文。此八位法師居士分別是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董事長傳道法師、台北市佛教護教協會召集人文德法師、佛教弘誓學院教授悟殷法師、高雄法印講堂住持見岸法師、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陳儀深教授、清華大學通識中心江燦騰教授、瀚邦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黃麗明居士、現代佛教新聞主編李純櫻居士。

此一歷史性關鍵時刻,不但與會大眾興奮熱烈地參與見證,而且全國重要媒體全部攝錄下來,大幅報導,TVBS電視台甚至以SNG車來到現場作聯線直播,讓全國民眾都目賭到這歷史性的一刻。全場氣氛high到最高點。

中央社研考會主任游祥洲先生說:「說時遲,那時快!我們竟然親自參與了這場歷史性的盛會;這一廢除八敬法之宣告,將具足世界性的重大意義。」台灣佛教史學者,清華大學江燦騰教授則說:「這不啻是展現了台灣佛教在亞洲佛教中思想超前的發言地位。」

雖有部分報名參加之福嚴佛學院比丘抱怨質疑:這是否流於感情用事?是否印順導師之授意?但昭慧法師與江教授均表示:這完全無關乎「感情用事」,而是來自「專業的自信」,綿密的理論辯證。至於「印順導師是否授意」,昭慧法師表示:說這話是對導師的嚴重羞辱,因為「導師學尚自由,不是那種要我們鸚鵡學話的人,更不是敢做不敢當卻教唆晚輩的權謀人士」。江教授則說:這雖非印老授意,卻是印老的「尊重尼眾思想」播種下來所產生的成果,所以此一殊榮,應該歸功於印老。

本次研討會甚得好評,江燦騰教授表示:這次的學術會議,具有四個重大的意義:一、以專書形式發表,有別於過去的單篇論文形式。二、這次發表新書的四位作者,都是弘誓學院的教師;新書亦極具學術份量。單獨以這樣的大型態來發表學術著作,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三、印順學多面向的大創新:這次的學術研討會,已對印順導師思想的各層面,做了進一步的詮釋,並且具有多面向的大突破。四、這次研討會雖由單一比丘尼團體所舉辦,但水平之高,可謂空前。

玄奘大學宗教系所主任、所長黃運喜教授則希望每年都能持續舉辦。並說:玄奘宗教所也可考慮開設「印順思想專題研討」之類的課程。

據了解,印順導師對此次研討會所展現的學術成果與社會效應,也甚為欣慰。年年避壽的他,即將在四月五日,一如往常地低調度過九十六歲壽辰。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