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德不孤,必有鄰 撰文│宣 方(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72期)

德不孤,必有鄰

撰文│宣 方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宗教學系副教授佛教與宗教學理論研究所研究員

 

二月底,東瀛傳來昭慧法師榮膺第38屆庭野和平獎的消息,法師的師友學生為之欣然,各界人士也為之讚嘆,當然也免不了有些人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庭野和平獎」是日本第二大居士佛教團體立正佼成會設立的,旨在表彰和鼓勵基於信仰而促進和平、為宗教間增進瞭解與合作做出重大貢獻的個人和組織。評委會在授獎詞中,表彰昭慧法師在護生(動保、反賭、生態等)、平權(性別倫理與性別平權)、宗教對話等三大領域諸多議題上的貢獻。以昭慧法師過去三十年在上述領域的建樹,對照此獎設立宗旨,實至名歸,誠為佳話。

傳統上,佛教組織的社會參與,主要採取慈善救濟和文化教育等形式。這樣做,社會美譽度高、爭議少,能在最大範圍內爭取認同與支援,在路徑選擇上可謂最優解,因此無論是因循守舊的傳統教團,還是極富時代意識的人間佛教團體,大都勠力於此。相形之下,昭慧法師投身的社會運動,卻是一條必然伴隨著爭議、嘲諷、污衊、中傷乃至構陷的道路。如果說前者是花團錦簇、熙熙攘攘的康莊大道,後者簡直就是荊棘叢生、踽踽獨行的荒蕪古徑。回顧昭慧法師三十年間走過的社運之路,幾乎每一個議題都充滿爭議,甚至掀起驚濤駭浪,但她從未退卻半步,一路披荊斬棘,所到之處,風雷激蕩,沛然而莫之能禦。

這個瘦小的身軀為何有如此強大的道德力量?是什麼使她如此堅毅堪忍,三十年如一日,而且愈戰愈勇?又是什麼使得這位鬥士身經百戰,猶能全身而「進」,從未在重大理論論戰中輸過陣?授獎詞中說得很清楚,這一切都是基於她深徹的佛教信仰,是信仰激發了她的行動,而行動又堅定了她的信仰,兩者相互增益。

俠之大者,利國利民。的確,對於這位不忍眾生苦、不忍聖教衰的人間佛教行者,是徹骨徹髓的大悲心和愈磨愈精的空性慧,使她義無反顧地投入社會運動,並在紅塵赤焰的大冶熔爐中,在現實社會這個人間佛教的試煉場中,進一步鍛造空性智慧。她將每一次抗爭當做自我淨化、去除我執的淬煉。身處激流中,卻「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閒庭信步」;別人難以忍受的,她卻甘之如飴;即使是對論敵和對立方,也總是心懷悲憫;面對稱譏毀譽、利衰苦樂,始終靈台朗照,安之若素,令心靈臻向澄明寧靜之境。菩薩道信、悲、智三要素,就這樣在她的弘誓大願中,在一次次的社會運動中,輾轉增上,成為汩汩不絕的力量源泉。

仁智勇三德,我們在昭慧法師身上,看到了活生生的體現,宛如菩薩在人間。

庭野和平獎的得主,分佈非常廣泛。漢傳佛教迄今有三人榮膺此獎,屬於第一梯隊。昭慧法師之前,已有趙樸初先生(1985)和證嚴法師(2007)先後獲此殊榮。三位都是人間佛教的宣導和實踐者。這並非巧合,說明在適應當今社會、促進宗教交流、引領時代進步、推動世界和平方面,人間佛教相較於佛教的傳統形態,成績更為卓著。

趙樸老主持中國佛教協會近半個世紀,殫精竭慮,在風雲變幻的國內國際局勢中維持佛教不墜,推動參與國際和平運動,文革之後又力排眾議,宣導人間佛教,一舉奠定大陸佛教貞下起元的復興基礎。巍巍功績,教界同欽。

證嚴法師和昭慧法師同出一師而風格迥異。一個嚴格自外於政治事務,一個從不迴避爭議性的重大政治與社會議題,但都是入泥入水行菩薩道,走入人間撫慰眾生,而且始終站在弱勢群體這邊。證嚴法師恆現菩薩慈眉相,以平實細膩的慈善救濟關懷蒼生,大愛長情,感人至深,激勵無數人追隨她的腳步,踏上慈濟利他之路;昭慧法師則常作金剛怒目狀,面對不公不義,面對戕害有情眾生的行為、觀念和制度,揚眉劍出鞘,毫不留情地展開討伐,俠情所至,雖千萬人吾往矣。這種孤峰卓立的偉岸品格,令許多人雖不能至而心嚮往之。二人交相輝映,體現了當代人間佛教千峰競秀、萬壑爭流的多元面向,共同構成了臺灣佛教社會參與,尤其是比丘尼引領的社會參與的完整光譜,將台灣佛教這個漢傳佛教優等生更加豐富多彩的面貌呈現給世人,洵為「台灣比丘尼之雙璧」。

跳出台島一隅,從佛教整體的現代走向來看昭慧法師獲獎的意義,則更覺意味深長。

佛教的現代復興,一開始就是在一種全球史場域中展開的。從小栗棲香頂、水野梅曉的中國之旅,到奧爾科特、勃拉瓦茨基的亞洲之行,從宗演、鈴木大拙、達摩波羅的訪美,再到太虛的旅歐,從楊文會、南條文雄的倫敦相會,到歐陽竟無、太虛與達摩波羅、納羅達的滬寧之晤,從李提摩太、艾香德對佛教的洋格義,到歐美人士對藏傳佛教的香格里拉想像,再到亞洲佛教徒對西方文化的反向格義,現代佛教的主體性建構,始終處在一種質疑與駁難、遠眺與凝視、想像與自訟的場域之中。一方面它因此而更具開放性和交互主體性,另一方面則常常陷入東方主義的想像和自我認同的焦慮,甚至自甘物化,成為他人眼中的鏡像。漢傳佛教的現代復興也不例外。但在眾聲喧嘩的現代性話語中,人間佛教理論獨樹一幟,更具開放和主體意識。尤其是印順法師一系的人間佛教思想,以其蘊藉深沉的教理論述,盡顯佛教無我本色,極富交互主體性和批判性。

人間佛教的興起,同樣受惠於佛教知識精英的國際交流網路;發展到今天,已能反哺這張網路。迄今為止,漢傳佛教的全球推展,主要方式還是特定形態的教團擴張。相較之下,人間佛教理論的國際傳播,無形無相,潤物無聲。面對關乎人類命運的諸多重大議題,主動與其它傳統對話,並謙遜地為其它佛教傳統,乃至為不同信仰背景的個體行動者、社會組織,提供豐富的思想資源和有力的理論武器,但求有益世間,功成不必在我,更契合佛法的無我精神。

尤其是昭慧法師,她接過太虛大師、印順導師的旗幟,健筆淩雲,豪情縱橫,對諸多現代性議題,基於人間佛教的立場,展開陣勢堂堂的論述。她討伐不公義的社會現象,抨擊不合理的宗教和社會制度,解構自我祝聖的陳腐觀念,破舊立新,大大拓展了人間佛教的理論深度和實踐廣度。如果說太虛大師的人間佛教論述指引了漢傳佛教自新自強的方向,印順導師的人間佛教理論揭示了對治現代性症候的佛教自身寶藏,那麼昭慧法師則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將這些寶藏開採出來,鍛造成鋒利的投槍和匕首,刺向種種社會痼疾,將佛教的批判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

友人戲稱她為鬥戰勝佛,她自己也笑言「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馬太福音 10:34)。這不純然是戲言。執文殊之慧劍,揚中道之正義,毅然決然地跳入泥潭,不畏正人君子們的冷嘲熱諷,也無懼落井下石,與弱勢群體一起並肩作戰,斬斷那些貌似天經地義、實則桎梏眾生的枷鎖,這不正是這位人間佛教新一代宗師的真實寫照嗎?也正是這樣一種戰鬥精神,使她贏得了佛門內外、寶島內外越來越多社會大眾,尤其是知識精英的讚嘆和敬重。

庭野和平獎評委會發佈的授獎詞也特別表達了對這一點的認同:

委員會注意到釋昭慧法師面對困難時的勇氣。她隨時準備在爭議性議題上發聲,容或也有恐懼,但直面相對,稱之為「人生之大敵」。 她認定,真正的內心和平,並非來自無視問題或杜口不言,而是正視問題。為了臻達更深真理與內心和平,常須打破表面上的一團和氣。我們認同她的見解

授獎詞還特別拈出極具爭議的「八敬法」事件,說明這種認同絕非虛詞。綜觀過去三十八屆獲獎名單,前十九屆中女性獲獎者只有兩例,而後十九屆中已上升到六例,足見庭野和平獎在推進性別平權方面的切實努力。這也證明昭慧法師傾全力推動的性別平權,洵為當今世界之主流。

「德不孤,必有鄰。」信哉是言,旨哉是言。

走筆至此,不禁想起每次參訪弘誓學院,都會去嵐園品茶,周遭無人時我常會在一幅書法前佇立片刻,那是別人書贈昭慧法師的一段《金剛經》經文:       

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每次站在這幅字前,我都覺得離法師很近又很遠。說很近,是因為這是法師的心靈寫照,其「發心求正覺,忘己濟群生」的赤膽忠心和盤托出,覿面相迎,格外感人。說很遠,是因為自己無限慚愧,好好而不能從之,惡惡而不能去之,與法師同風而起、扶搖萬里的高遠境界實在相去太遠。慚愧之餘,期望有更多人追隨法師的腳步,縱使心嚮往之而力不能至,也要珍敬這位為苦難眾生披荊斬棘、導夫先路的人間佛教大宗師。

或許,要再過數十年,在更長遠的歷史尺度中,人們才能看清這樣一位傑出的佛教思想家在當代佛教史上的意義。

後記

三、四月的大理,隨處都是盛開的鮮花,步出寓所,置身在蒼山洱海的壯麗景色中,腦海中經常浮現的卻是沈祖棻先生的詞句:「芳草年年記勝遊,江山依舊豁吟眸,鼓鼙聲裏思悠悠。」春光依舊明媚,台海上空卻彤雲密佈。在這樣的時節,思索昭慧法師獲獎的意義,慶快之餘不免有一絲凝重。這位人間佛教先行者,勇於直面困難和恐懼,以開放的胸襟、對話的途徑探索真正深入的和平。惟願這種精神,能啟迪和引領兩岸人民尋求持久的和平。是所至禱。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