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昭慧法師榮獲2021年日本「宗教諾貝爾和平獎」側記 撰文│張玉玲(刊於弘誓雙月刊第172期)

昭慧法師榮獲2021年日本「宗教諾貝爾和平獎」側記

 

 

撰文│張玉玲曾任國際善女人協會Sakyadhita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ddhist Women會長、台灣佛教善女人協會創會人)

 

首先,再度恭喜昭慧法師成爲日本庭野和平基金會所頒發有「宗教諾貝爾和平獎之譽的「第三十八屆庭野和平獎2021年)得獎人。感謝昭慧法師的邀請,讓筆者在上個月62得以參與線上的頒獎典禮,見證歷史上這感人並令身為台灣善女人的我深感與有榮焉的一刻。同時,也感謝明一法師邀約,筆者這20年來一直在國際佛教圈子 趴趴飛,也聽説筆者庭野和平基金會所隸屬的日本立正佼成會(RisshōKōsei Kai)似乎有些因緣,因此便要我來談談這個獎,同時也簡介一下這個日本第二大在家佛教居士組織。的確,在台灣似乎並沒有太多人知道這個獎以及這個組織,我們從以下的一個聯合國CSW台灣婦女代表團的LINE群組對話裡便可見一斑。接下來,就讓我們從這個LINE 群組裡的對話談起。然後,也跟各位分享這個我所認識的、曾有緣多次造訪並參與其國際部活動,甚至還曾協助其舉辦過一場國際居士佛教會議的日本立正佼成會。

從一個聯合國CSW台灣婦女代表團的LINE群組對話談起

由於曾任Sakyadhita國際佛教善女人協會的國際部會長,筆者於20193月接獲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CSW/the Commission on the Status of Women)之邀請至紐約赴會,在出發前不可思議的因緣讓筆者發現,當年的高中同學竟然就在台灣駐紐約代表處聯合國小組工作,因此在與同學取得聯繫後,同學也好意將筆者加入了當年從台灣出發的一群NGO婦女代表團的LINE群組裡雖然2019年的CSW大會已經結束,但這個群組至今仍一直保留著,同為婦女權益奮鬥的台灣各方友人,仍常在這個群裡互通有無,分享婦女權益相關訊息。今年初昭慧法師獲頒這個有日本宗教諾貝爾和平獎庭野和平獎」(Niwano Peace Prize 的訊息傳出時群裡竟有人作以下回應(以下引號内為LINE原文剪貼):

「國際獎項通常是有徵求推薦,也有由内部向主辦單位推薦,甚至有候選人有心角逐示意去推薦之。佛門本倡議~四大皆空……人還是人!出名/得獎之後的附加榮譽與被擁戴才是各式豐收如泉源源不絕。」

於是,與昭慧法師生肖同屬雞(對,「雞婆的「雞)的筆者,見到如此不甚友善的回應,自然是不會保持沉默的,於是我回應了:

「據我估計,法師應該是由泰國的佛友與旅居在日的美國佛友所共同推薦的,因為法師本人似乎並不太清楚這個日本組織與他們所頒發的這個獎項,只是後來才聽説慈濟的證嚴法師也曾獲獎(其他歷屆得獎人, since 1983,則有來自各個不同國家,不同宗教背景,包括有幾位Bishops, Rabbis 與許多公民組織領導人等)。而法師也在一獲知得獎後,立馬就將獎金(兩千萬日幣)全額捐出給另一個國際公民組織,作爲這次疫情國際賑災之用。我覺得我們應該歡喜心看待!為法師也爲台灣再次被世界看見喝采!  I truly think this is something to be proud of. God should be happy too ^_^.   源源不絕的將是喜樂的與共同愛台灣的心!多元宗教文化信仰是美麗台灣之寶;能包容欣賞這美麗寶島上的多元宗教文化,並一同為任何一個台灣的宗教或組織能在國際上爭光喝采,這才是美麗台灣之福啊!您説是嗎?我也衷心希望將來有更多台灣各個宗教和公民組織的領袖能在國際上發光發熱!希望大家一起愛台灣,一起加油!」

然後,同在群組裡,因曾在2008年蒙古善女人大會期間開車護送昭慧法師去機場搭機,因而被法師封為喬喬大師的我家善男子田師兄,也回應了這位女士的發言,他說:「請您仔細研究一下這個和平頒獎的日本組織歷史,以及看一下歷屆得獎人得獎原因!再下斷言,比較妥當。

繼田師兄發言後,筆者認為或許該趁機向群裡衆多基督徒姐妹們順便解釋一下佛教的「空」義,因此又加碼補了這一段話:

「另外,我想您大概是誤解了什麽是所謂的『四大皆空……所謂的『空並不是指『什麽都沒有或『什麽都不做了哦!其實,『空是看到凡事皆是因緣和合,而且必須因緣具足才成立,所以該努力的還是要努力,但並不執著結果; 而且, 因爲『空,所以看到了所有一切的相關性(interconnectedness)。『緣起性空 Dependent Origination)講的是所有的萬事萬物都是互相依存的, 因此懂得『空義的人只會更加珍惜這個寶島和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們與一切,同時也看到了寶島和世界的關聯We are ONE. That's what is about. Well, 感恩您剛好給我一個機會解釋!希望對群裡大家對『空的理解能有所幫助。」

然後,我家慈悲的喬喬大師再度出來了一下,幫忙給這位姐妹遞了「橄欖枝」。田師兄直接引用了曹郁美老師的文章内容,他說:下面這篇文章,或許正好可以回答您的一些疑問文中提到: ……消息傳來後,有人說是台灣之光,也有人不以為然,甚至有人說:出家人不好好修行,搞什麼什麼社運?』這麼好戰好鬥的人,冠以『和平』二字豈不是諷刺?……』這時她會不疾不徐地回答:抗爭是為了爭取權益,爭取權益是為了利益眾生。』誰說出家就要青燈古佛、不問世事?』眾生平等是普世價值,還分什麼男女?』這就是昭慧法師。借用千餘年前范仲淹的話:寧鳴而死,不默而生,你可以不喜歡她,但不能忽視她……」,然後附上曹老師文章的接:「 FYI: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21698/5308249?fbclid=IwAR1IhRA_bH67WY-mpgw4uCg-u1L6kzNzurXO9-QLTMo1rxZLzzKM_WLngBo

是,這位姐妹果然順利找到了下台階,她回覆道:「同意寧嗚而死……句子,佛教本有『眾生平等本就主張兩性平等。我與她陌生,沒有喜不喜歡。

希望從以上分享的這段簡短對話裡,大家也對這個號稱「宗教界諾貝爾和平獎庭野和平獎有個初步的認識。很可惜由於疫情,今年這個獎在62號時,只能透過網路來頒發給昭慧法師。再次感謝法師邀請我一同線上觀禮,雖然是線上頒獎,但整個過程非常隆重感人,各位如果想再進一步認識這個獎項,建議可以去看看昭慧法師臉書的精彩分享。

個獎確實是跨宗教而且是非常國際性的,因爲成立並頒發這個獎的日本立正佼成會RisshōKōsei Kai)本身,便是這樣一個積極從事跨宗教對談,並且極具國際視野的一個佛教組織。各位可以想像,目前的次代會長庭野光祥(創辦人庭野日敬之孫女,現任會長庭野日鑛之長女,亦即下任會長繼承人—— 對,下一任的日本立正佼成會會長將會是女性!)她的意大利文講得比英文好嗎?——因爲這位被我暱稱為「歐内醬」(姐姐,因爲交談中發現她大我幾個月)「公主」的她,長期在羅馬受教育訓練,與梵蒂岡教廷互動熱絡。當年會認識她,便是因爲教廷指派她一同前來台灣參與和靈鷲山合辦的跨宗教對談。從其創辦人開始,長年來日本立正佼成會便致力於跨宗教對話(Interfaith),因此在這次頒獎給昭慧法師的理由當中,也特地提到法師和不同宗教領導人合作社會公益的部分。此外,在國際化方面的努力,立正佼成會多年來更是不遺餘力。我之所以會和這個團體結緣,有幾次因緣作深度參訪,甚至住過這個組織的幾個不同招待所,就是因爲認識立正佼成會的國際顧問—— 前後三位國際顧問都是極傑出優秀的國際佛教學者,尤其是第一任顧問,以重譯《法華經》聞名的 Dr. Gene Reeves,以及現任Dr. Dominick Scarangello,兩位都是我做國際佛教居士論壇最重要的夥伴。當年第一次到立正佼成會去,便是因爲Dr. Gene Reeves 立正佼成會的支持下承辦了第七屆國際佛教居士論壇( 2014),而日後的多次參訪,也是因爲立正佼成會有一個全東京最創新且獨一無二的國際佛教會衆組織 (International Buddhist Congregation/IBC),讓我這個不諳日文的人,幾次參與其聚會時,都能有極高的融入感,或甚至有「回家」的感覺。

以下就先簡單介紹我所知道的日本立正佼成會,而我的著眼點也會在於帶我認識這個組織的首屆國際顧問Dr. Gene Reeves以及我所親身體驗過的日本立正佼成會

簡介日本立正佼成會RisshōKōsei Kai

日本立正佼成會RisshōKōsei Kai 以下簡稱 RK 成立於1938年,由庭野日敬(開祖,Founder)、長沼妙佼(脇祖, Co-Founder)創立,以法華三部經(無量義經》、《妙法蓮華經》、《佛說觀普賢菩薩行法經》)為所依經典的日本第二大(僅次於創價學會, Soka Gakkai)在家佛教教團。創始人庭野日敬(19061999),即現任會長之父親,當年和共同創始人長沼妙佼18891957)同為日本日蓮宗下新教派靈友會之會員,但因不能認同靈友會觀點——靈友會認為法華經已經不合時宜因此兩人便離開自創新教派從當年的30個會員開始,發展到今日總部位於東京,整個地鐵一站地皆其所屬範圍,擁有自己龐大的文教事業(包括佼成管樂團普門舘專業藝術表演場地、出版社中學高校女子中學女子高校國際專門學校等)以及自己的醫療事業體(佼成醫院)。除了分佈於日本當地的30多個教區之外,在北美(夏威夷、洛杉磯、拉斯維加斯、加拿大等)、南美(巴西等)都有其分會(或稱教會),在台灣也有台北教會與台南教會。

如前述,在國際事務與跨宗教對談方面,多年來RK均積極參與。RK是世界宗教徒和平World Conference of Religions for Peace, WCRP)和亞洲宗教徒和平會 Asian Conference of Religions for Peace, ACRP 的主要發起者和組織者。RK創始會長庭野日敬為兩個組織的日本委員會委員長。透過這兩個組織,RK積極參與聯合國的多項計劃,包括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多年來的合作,以及參與聯合國終止飢荒、人道救援、反戰、裁軍維護世界和平等活動。對於跨宗教對談(Interfaith dialogues)的參與,與宗教自由方面的維護,RK長年支持國際歷史最悠久的跨宗教合作組織「國際宗教自由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Religious Freedom, IRF)。庭野日敬除了本身在1981年成為IRF的會長之外,也在1984年於RK東京總部的大聖堂盛大舉辦了IRF的會議。

這些成功的國際參與,當然得歸功於RK的國際顧問。令人敬佩的是,除了以上這些較大較知名的國際組織以外,透過其國際顧問的調研和引介,RK也願意支持國際間剛成立的組織,包括筆者所參與的國際佛教居士論壇(International Lay Buddhist ForumILBF), 而筆者之所以能認識RK,並且於2014年第一次參訪並協助舉辦在東京RK總部展開的第七屆ILBF,便是因為這位當時已經80多歲的RK首屆國際顧問Dr. Gene Reeves 這位以重譯法華經成為當代「優美可朗誦」的英文白話文而聞名於世的大學者,芝加哥大學教授芝加哥Meadville Lombard神學院前院長 RK創始會長庭野日敬的麻吉好友,Dr. Gene Reeves不但輔佐RK創立了庭野和平基金會並且設立庭野和平獎(也就是昭慧法師這次所獲頒的獎項),同時也是筆者個人非常感念的一位忘年之交。細思這次獲邀寫這篇文章的因緣,確實是不能不提他的……

憶念Dr. Gene Reeves1933-2019

第一次見到Dr. Gene Reeves,是在韓國2010年第三屆ILBF大會。因爲同是腰傷病號,Gene 和我兩人在大會開始前的皇宮參訪行程中,被安排到茶室稍作休息。當時筆者其實並不知道前面坐的是這麽鼎鼎大名的一位學者,只覺得他是一位和藹可親的大鬍子先生,所以也就開始跟他天南地北地閒聊了起來,而且不相信他竟然已經有81歲的高齡,還聽他講了當年他如何用自己是個白人小孩的優勢,從11歲開始就爲了捍衛黑人的公民權而被警察帶回警局做了例行的筆錄,還有他如何在年輕時代協同好友金恩博士。(對,就是那位鼎鼎大名的的金恩博士, I have a dream),一起捍衛黑人權益的過往,以及他明明有預感但卻仍錯過了見這位好友最後一面的遺憾……。然後,突然間Gene盯著我說:Christie, 你手上有一隻蚊子正在暢飲你的血…… 於是我就的回應了一聲,看了一眼,然後手晃動了一下讓蚊子離開。從頭到尾Gene 就盯著我,然後用淡淡的一句話回應:「就這麽讓它飛走了?——我可沒有你的慈悲心。此後,Gene 便處處善護念我這位「讓蚊子飛走的善女人朋友……。隔年,Gene還特地帶了他兩位年輕的女學生參與Sakyadhita在曼谷舉辦的「第十二屆國際佛教善女人大會,然後告訴我:「Christie, 這兩位就交給你了……。」同樣優秀的兩人,Aiko來自日本正在寫《法華經》博士論文, 另一位則是在北京龍泉寺擔任義工的女中醫師(當時Gene在中國人民大學客座,女中醫師來旁聽他的課……)。感謝Gene 的引介!這兩位一直到現在都是筆者的好姐妹,也是可以仰賴的善女人翻譯好夥伴!

Gene 的認可與支持,隔年(2012ILBF就在這位毫無架子的大學者自願義務充當秘書並且協助起草了一份章程後,不但成立了一個國際執行委員會,並且也經由Gene 大力推薦ILBFRK,極力促成2014ILBFRK東京總部成功舉辦了一次年會。同時,也因爲這個年會,我和許多與會的國際佛教友人得以更進一步認識RK,尤其是透過由 GeneRK所創立的三個重要的項目:IBC, Dharma World, 以及 International Lotus Sutra SeminarILSS)。前文提到,IBC這個全東京最創新且獨一無二的國際佛教會衆組織 International Buddhist Congregation),是讓筆者到RK可以有「回家」感覺的重要機制; Dharma World Gene RK創立每半年出刊一次的英文佛法生活雜誌;而International Lotus Sutra SeminarILSS,國際法華經研討會)則是GeneRK所成立的一年一度爲期4天深入探討《法華經》的國際研討會。限於篇幅,以下筆者僅分享IBC與其中最重要的一個稱爲Hoza的活動。

IBCHoza(法座)

有鑒於佛法在國際上漸漸成爲顯學,而東京又是個國際大都市,有許多國際人士因各種不同的因緣來到東京,渴望學習佛法但卻因語言或文化不得其門而入,因此,RK創始會長的全力支持下,以RK簡單樸素且鋪著榻榻米的道場原址為聚會場所,2001Gene 協助RK創立了全程以英文弘法聚會的「國際佛教會衆組織 International Buddhist Congregation),即所謂的IBCIBC每個月聚會共修4次(通常在星期天下午)。參加的人有來自北美、南美、歐洲、印度、孟加拉、斯里蘭卡等不同國籍者,當然也有來自日本當地可以用英文溝通的信眾。每次開始時,大家會跟隨Gene特地編撰由《法華經》本所節選出的英日對照法本(很薄的一本小冊子),在兩位負責法器和帶領唱誦的居士引導下,先一起作簡單的儀軌,唱誦《法華經》經題,即「南無妙法蓮華經,然後誦念法本中當日共修的一段經文,接下來聆聽一段開示。當年我第一次參與IBC聚會時自然是由Gene開講,Gene用最大的熱情演繹分享他這一生最愛的《法華經》經文真的是人生一大享受。此外,開示分享者也有可能是另外邀請的講者或是當時客座RK的學者或法師。開示結束後就是讓筆者為之驚艷的Hoza (法座)時間。

Hoza (法座)是RK共修中的一大特色,其實非常類似基督教裡面所謂的團契時間,簡言之便是依於佛法與法華經的一種團體諮商療癒機制。在Hoza裡,大家圍著一個圓圈坐下,然後輪流分享自己一個禮拜以來的生活與修行心得感想,或者根據經文反省自己所為(發露懺悔),也可以向與會同修們請教某個自己無法想通的問題,或者可以請大家幫忙思考如何從佛法或經典的教導來解決自身所處困境,或者請大家幫忙祈福迴向等。所謂的HozaIBC中自然是以英文進行交流,而這樣深度的真誠交流與來自同修佛友的慈悲聆聽關懷,對於身處日本異鄉的國際人士們無疑是溫馨感人的時刻。即使我不住在東京,而且不過是到RK IBC 來做客,但都可以感受到Hoza中每位法友似乎都成了觀音菩薩的千手千眼般,每位在Hoza中的分享者都受到這千手護持千眼照見,在Hoza中直接感受到的便是這種回家的感覺,因此每次只要有機會回東京,只要因緣許可,筆者都會回到IBC報到,而IBC也總是展開雙臂,歡迎筆者「回家

結語

再次恭喜昭慧法師榮獲「第三十八屆日本庭野和平獎。本文從一則LINE的對話談起,然後從自身經驗出發,簡介了日本立正佼成會與協助其國際化(包括成立野和平基金會以及設立這個「宗教諾貝爾和平獎 背後功不可沒的Dr. Gene Reeves同時也介紹了GeneRK所成立的英文共修團體 IBC 國際佛教會衆組織International Buddhist Congregation)以及共修中的獨特Hoza法座團體諮商療癒機制。筆者認爲IBCRK的成功,應該都跟這Hoza的成功運作密不可分。因此,Hoza或許也可以作為台灣島内佛教組織的一個參考。此外,目前台灣亦快速地國際化,許多國際人士來到這個以佛教聞名全球的台灣,也都希望能親近佛法,但或許局限於語言和文化而不得其門而入。多年前Gene便曾問我是否應該也在台灣成立一個類似他所創立的英文共修團體 IBC,還說我也可以沿用這個名詞,喜歡或適合的話也可以使用他編纂的教材。或許,在這篇文章完成後,因緣也慢慢在成熟中了……! 若對於寶島成立此英文共修團體 IBC有興趣的讀者們,歡迎大家也一起來發願,迴向這因緣早日具足!?!^_^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