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弘誓雙月刊瀏覽弘誓雙月刊文章
  • 談「參學」(上)(刊於弘誓雙月刊第35期)

談「參學」(上)

昭慧法師性廣法師 開示
整理:印悅


昭慧法師:
同學們來此參學,未來也可能到別處參學,那麼,就跟大家談談「參學」的意義吧!
要參學,應先想清楚:你要參的是什麼學?佛陀初成道時,以四諦法輪教授五比丘,使他們證成阿羅漢果,後來又陸續度化許多比丘。當這些比丘成就之時,佛陀告訴他們,他們應分途行化,不要二人同一道行。這是因為:盡量分散,各自弘法,可以讓佛法甘露滋潤更多的人。
聲聞佛教之中,行腳僧遊方,為的不是修道,就是傳道。
另外,古中國佛教,尤其禪宗,參學是非常受到重視的,這是一種尋師訪道的過程。因每人的根機不同,可能某甲在某禪師座下開悟了,但某乙在同一禪師座下就是沒個入處,而須要到別的善知識處參學。「趙州八十猶行腳,只為心頭未悄然。」什麼是「未悄然」?就是還沒桶底脫落、明心見性。所以到老邁之年,他依然不停息地各處參訪。他參訪什麼?是參訪善知識,而非到處走走看看,增廣見聞。
同學們不要有錯誤觀念,以為到處走走看看,可以體會到很多,就叫做「參學」。要先想清楚:你所體會的內容,是否戒學、定學與慧學?是否與八正道相關?若你發願行菩薩道,所體會者又是否與六度相關?
要清楚自己的目標。如果你今天發厭離心,行解脫道,要參學,應是為了三學增上,如救頭燃,少事少業少希望住,把任何與三學增上無關的事當成打閒岔,看那裡有善知識可以教導,就到那裡參學。與目標不符的遊走觀看,只是浪費生命。
鳥之心種種故色種種;世間人有種種心,當就會出現種種文化、經濟、政治制度、風土民情,這些是沒有止境的內容。不為求道而遊走,到頭來你可能會變成旅行專家,但還未必有旅行專家的功力,寫出旅行的心得——因為身為出家人,還有律儀考量,不能如他們般,無拘束地到處觀看。
我的記者朋友蔡碧珠是一位旅行專家,她就從旅行中體會很多,撰為文章,但她很清楚她旅行的方向,以及到每一處所要補捉的訊息。你要很清楚所要學習的是些什麼?不然,什麼都可看,即等於什麼都看不到,或看到最後,竟只是一堆零散無用的資料,無法歸檔成為有意義的智慧或知識。
如果你是要行解脫道,參學即要確定目標——如《阿含經》中佛陀的開示:只考量所參學處是否「有法有食」?「法」是什麼呢?是三學八正道。不要跨越這個範圍,東學西學。若要學世法種種,那很簡單,到南陽街電腦補習班待上一年,你極可對電腦的運作變得很純熟,這也是參學,但參的不是解脫之學。
律制五年依止和尚或阿闍黎,為的是堅固三學的基礎。五夏期滿之後,如果不知法不知律,此人是不准離依止的。為什麼不可離依止?因為,若正法律的基礎不具足,因遠離師長而破戒破見,這怎麼辦?
要確認某個地方有善知識,你才可以去依止。萬一你的身語意業有所缺失,善知識可及時提醒;倘若你有不正見,善知識也可及時糾正。初學者不要認為自己已有堅固正見,所遇非人之時,對方若鼓如簧之舌,說些世智辯聰或像似佛法,你是否有能力加以分辨揀擇?參學不審慎追隨善知識,遇惡知識牽引墮落,是很有可能的!
若遵照戒律中有關「依止」的規定,在五夏依止期間,不可一天離開和尚(尼)。你們現在並沒有在和尚尼座下,你們的和尚尼託付你們到學團中依止阿闍黎,你們原是不可一天離依止的。例如:你們若到台北某寺院過夜,依律要立刻找該寺的具德法師以求依止。為何戒律規定得如此嚴格?因為初學道時,很多似是而非而自以為是的想法、觀念與行為,不見得自己完全清楚,如果遇惡知識,順著你的口味說些勾牽你,動搖你道心的觀念,或刻意用些聲色犬馬的陷阱來誘惑,使你破見破戒,這一下去,可能法身慧命從此斬絕,再回頭都已是百年身了!所以那樣的參學是絕對不可行、不能考慮的,縱使有再豐富的四事供養,也去不得!
為何要依止阿闍黎?所依止的對象是誰?戒律中明載:當和尚(尼)還俗、破戒、死亡、身體虛弱或事忙無暇,就要將徒弟託付予依止阿闍黎。這並不是為了控制徒弟,而規定誰可參學,誰不可參學,因為若託付不得其人,和尚(尼)也有連帶的道義責任。
我們等於你們師父所託付的阿闍黎,我們並非好為人師,也不敢以「善知識」自居,所以你們也可再依止其他阿闍黎,但道義上我們也得儘量避免你們不幸滑入惡知識手裡,萬劫沉淪;更不希望你們到處閒逛,揮霍歲月。
例如:有的同學要去依止帕奧禪師,這是大善知識,千生罕遇,萬劫難逢,那有什麼好擔心的?我們只有隨喜功德!但如果初學者不認真依止善知識,只是要到處走走看看,我就未免擔心:若你去到一個地方,那人緩慢地、不知不覺地用情感把你套牢,你有這樣的智慧在初萌階段看到它的結果嗎?若這人用邪知邪見說服你時,你能分辨揀擇嗎?
若你志在行菩薩道,菩薩應於五明中學,但同樣的,你一定是要親近善知識。善財童子並非從南印度逛到北印度,到處走走看看,增廣見聞;他每到一處,即是為了親近善知識。在《華嚴經》的「入法界品」中,善財童子每到某善知識處參學完畢,他一定會問此善知識:我下面的行程應參訪誰?善知識告訴他,他才如教走訪下一個善知識。他為何要這麼做?因為經過善知識的推薦,他相信那一定也是善知識,他不怕羊入虎口,也不虞浪費此行。
善財童子說:「我已發菩提心,應如何行菩薩道?」所參訪的菩薩,有不同的風格與特長,他們在不同的領域中各自行菩薩道。善財童子是這樣參學的,你們若是以「大乘行者」自期,也要清楚自己要參些什麼?你們有沒有發菩提心呢?有沒有想行菩薩道呢?若不知如何行菩薩道時,有沒有想要找善知識以參學求教呢?
儒家荀子曾言:「鼯鼠五技而窮。」鼯鼠有五種技倆,可樣樣粗通,卻樣樣疏鬆。時間精力有限,所以「菩薩應於五明中學」,卻不是全天下的學問皆要盡學。若學問只是這個嘗試一些,那個也嘗試一些,一定是花拳秀腿,每個都可露它幾招,繼續下去卻得要穿幫。
若你要行菩薩道,你要嚴肅地思考:自己要發揮的是五明之中那一部份的專長?而不是什麼都學。第一要先把內明(佛法)的基礎打好,因此你還是須要有三學八正道的基礎。基礎打穩了,再看自己要從那個方向服務眾生——要出家,還是在家?要弘法,還是做慈善、文化事業?要發心從事僧教育,還是在僧眾中做粗重工作來成全大眾的道業……?
若要到其它國家弘法,應有基督教宣教師的精神!他們只要發心到別國佈教,一定要學習那裡的語言;為了宣教,他不但要學到能與他人溝通,而且還要能用那種語言來傳道佈教。
假如諸位發願要到巴西弘傳佛法,這樣去巴西就不是為了觀光,不能逍遙閒逛,而要有西方宣教師捨身為教的精神,把巴西的語言學會,讓佛法在巴西落地生根,傳佈開來。不但如此,你也要到巴西民間,了解一些風土民情了!你是可以各處遊走以增廣見聞,但那不是無目的地閒逛,而是為了廣度眾生。
我平日報紙只看第一落,因為我要了解國家、社會、國際新聞的動態。我為什麼要知道這些?因為我把自己的角色定位為跟社會脈動連繫的宗教師角色,因此我就承擔這個部份,吸收相關資訊。但其他的家庭、娛樂、藝文版,各種副刊與地方新聞,我就沒時間看了,再看就是打閒岔了。就是行菩薩道也要如此專一致力於目標,而不是要到處遊走,或者上網路遊走各個網址,到處閒逛,養成心緒不穩、喜新厭舊、好動善變的習性。這樣的習性一旦養成,就會很麻煩,將來那習性就會是你要對治的對象。
再來建議一點:比丘尼同學若要去帕奧學禪法,最起碼比丘尼戒法一定要學好。因為那邊沒有比丘尼,他們眼睜睜地看著你的一言一行,有時可能會問到有關比丘尼戒的內容,同學不要一問三不知,否則實在是替北傳佛教漏氣!有時不守戒法,也會引起他們的側目。聽說有些北傳尼眾去到帕奧,言行有違律儀,已招來了帕奧僧團的物議。

  大乘法義也得有些基礎,有時應對間,若有人問你北傳佛教的內容,你答以「北傳佛教什麼都沒有」,那真是天大的冤枉!北傳佛教有很多內容,只因有些北傳僧尼不懂,而向南傳法師訴苦說:「這裡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好!」甚至把中國佛教莊嚴而有特色的梵唄說成「唱歌」,自輕自辱,害得北傳佛教被誤解。參學固然要下心學習,不可自以為是,但是這種形同「數典忘祖」的參學態度也不甚厚道,戒之為妙!
在帕奧學而有成的開恩法師告訴我:他計劃去歐洲,因他認為北傳有非常多很好的論典,所以他想要在歐洲安靜地研究這些論典。你看他既不劃地自限,又不數典忘祖——真正修道者即是如此:既不自卑自貶,也不自高自大!要參學,不妨向這樣的法師看齊!

       ~未完待續~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21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