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弘誓電子報  第二十五期     本期內容:

    佛教弘誓學院

編  校:釋傳法

出刊日期:2002年07月25日

創刊日期:20011105

週期不定出刊

2002年石觀音文化節

農曆六月十九日,觀世音菩薩得道日,桃園縣觀音鄉將舉辦一場空前莊嚴的【石觀音文化節】,由學院師生主持石觀音菩薩安座、祈安法會

本院近期動態

•參訪證嚴法師        •昭慧法師於第七屆國際佛教婦女會議發表專題演講           •記者專訪,來賓拜會,參加記者會            •招生考試,專題講座

「慈悲」的兩難命題----二度拜會證嚴法師有感

昭慧法師再次拜會證嚴法師,並為文替「慈濟『一灘血』故事不實說」闢謠

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

回應七月二十一日陳益文先生大作〈向真相道歉令人敬佩〉(台灣日報第五版「民意最前線」﹞

教界動態

2002石觀音文化節

  傳說中的「觀音」,是台灣民眾心目中最最慈悲的女神,祂的梵名「阿縛盧枳低濕伐羅」,意思是觀察一切眾生,自在地加以拯救。 

  觀音,觀世音菩薩,祂總是法相慈悲莊嚴,垂目端坐在聖潔的九品蓮花座上…

  清咸豐十年,西元1860年,因為一方奇石的浮現,這個地域從此擁有一個莊嚴美麗的地名──「石觀音庄」。一百四十二年後的今天,這片土地還真的是綻開出朵朵清香蓮花,「觀音蓮座」,就這麼鮮明呈現在您的眼前與心頭……

  農曆六月十九日,觀世音菩薩得道日,適逢週休二日(國曆七月二十七、二十八日),我們將舉辦一場空前莊嚴的【石觀音文化節】。

  在南風輕拂,芬芳蓮香輕飄的季節,石觀音菩薩將首度步出甘泉寺,在梵音聲中,寧靜慈祥地來到多年來飽受摧殘的海岸邊,以最慈悲的關懷,撫慰這塊受到傷害的土地與住民,並接受住民們獻上最最淳樸無華的土地八吉祥(水、土、沙、花、草、穀、種籽及瓜果)及祝禱文後,石觀音菩薩,將法相慈悲地安座在甘泉寺前廣場的九品蓮座上……

  當您手持蓮花或其他這塊土地孕育出的花卉作物,靜默、虔敬地供奉膜拜石觀音菩薩,相信將會有一些些潔白、淨空的觸動。

  我們期盼藉由【石觀音文化節】的舉辦,能讓信仰(石觀音菩薩)、土地(蓮花及其他產業)與住民(所有觀音鄉親)三者得以緊密結合,並且獲致產業深根、淨化人心的正面效益。

§  活動內容及時間配置  §

七月二十七日(農曆六月十八日,星期六):

壹、尋聲救苦、祈安法會(佛教弘誓學院釋昭慧法師主持)

  一、灑淨、石觀音菩薩出寺:上午0800~0830 

  二、石觀音菩薩起駕(地方首長暨地方士紳、信眾陪駕):上午0830~1000

    1.  尋聲救苦海岸巡禮

    2.  獻土地八吉祥

    3.  宣讀祝禱文

  三、石觀音菩薩安座、祈安法會(縣或中央首長安座):上午1030~1130

  四、信眾、遊客手持蓮花、花卉膜拜石觀音菩薩:上午1100~下午1600

 

貳、石觀音菩薩巡庄繞境、一村一特色花車踩街

  一、花車整隊:下午1600~1630

  二、巡庄繞境、花車踩街:車隊緩行於觀音鄉主要幹道,於三大發展區域:新坡、草漯與觀音區定點踩街,下午1630~2000

  三、石觀音安座:下午2030前

 

七月二十八日(農曆六月十九日,星期日)

壹、石觀音菩薩安座蓮花座,信眾與遊客供奉膜拜:上午0800~下午1630

貳、客家婦女的美與真:上午0800~下午1630於甘泉公園

參、石觀音菩薩入座奉祀法會:下午1630~1700

 

        指導單位:桃園縣政府

        主辦單位:觀音鄉公所

        協辦單位:觀音鄉甘泉寺管理委員會•佛教弘誓學院

                    觀音鄉婦女發展協會•觀音文化工作陣

                    觀音鄉各村辦公室•觀音鄉各農場蓮園

回目錄

院動態

91.7.10 昭慧、性廣、李元松(左一)、禪龍(左二)四位老師至靜思精舍向印順導師禮座。

91.7.10 深夜返回台北,昭慧、性廣法師應李老師之邀,至現代禪掛單中心住宿一夜。

91.7.11 國際佛教婦女會議中,昭慧法師與「雪洞」作者天津•帕母法師(右一)、游祥洲教授(中)交換意見。

 參訪證嚴法師

91.7.10

  上午,昭慧法師、性廣法師與現代禪教團原宗長李元松老師、新任宗長禪龍老師,四人連袂前往花蓮,探望因跌跤而在靜思精舍療養的印順導師。四人並為「慈濟一灘血」事與證嚴法師晤談近三小時。是日同座者,尚有慈濟功德會的林碧玉與王端正兩位副執行長。(詳見昭慧法師著〈「慈悲」的兩難命題——二度拜會證嚴法師有感〉,以及劉文芳居士著〈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

 

 兩場專題演講

91.7.11

  第七屆國際佛教婦女會議「善女人:溝通世界的橋樑」,上午於台大學生活動中心開幕,計有來自全世界二十六個國家、三百多位佛教比丘尼、女性參加,已信奉佛教三十餘年的副總統呂秀蓮女士亦應邀蒞臨發表專題演講。來自世界各國的會員共聚一堂,在聆聽巴利文的法輪經,及以中、韓、藏、越南文唱誦的心經中揭開序幕。本次會議中,昭慧法師將分別於12日與15日發表兩篇專題演講,分述其提倡「佛門女性運動」與「動物權運動」之歷程。 

 

 

91.7.12 昭慧法師發表有關佛門女權運動之專題演講。

91.7.12

  下午,昭慧法師於國際佛教婦女會議上專題演講,題目是:「新世紀的佛門女性運動——當代比丘尼抗拒不平等條約的『台灣經驗』」。與會姐妹們對於法師的發言內容很有興趣,紛紛表達他們的看法,法師亦於有限時間,做了精彩的回應。

  例如:華梵大學教授仁朗法師問:除了「廢除八敬法運動」,你是否已無更好的方法來提倡佛門兩性平權?法師回答:「確已評估過,為了要讓佛門尼眾心理解嚴,要讓此一議題招引社會注意,回過頭來促進佛教的改革,以避免我們的訴求成為『茶壺裡的風暴』,實不得不用此震撼教育。」

  韓國某法師問:廢八敬運動效果如何?昭慧法師歷歷陳述運動之後佛教界的具體轉變,時而引起哄堂大笑。

  日本某教授問:這到底是制度的問題,還是人性品質的問題?你對比丘尼頂禮比丘的規制如果不以為然,那對女居士頂禮比丘尼的現象又有何看法?法師的看法是:任何一種階級意識,不論是男尊女卑論、僧尊俗卑論或是種族優劣論,都是無明的呈現,是修道的障礙。居士禮敬出家人,即便是出於恭敬心而非出於尊卑意識,但受禮敬者切不可「忘了自己是誰」,不可有「身份的驕傲」。作為比丘尼,她從來對於居士的頂禮都會立予婉拒,請對方「禮佛」。 

91.7.15

  是日上午,昭慧法師於國際佛教婦女會議上專題演講,題目是:「提倡動物權——關懷生命協會參與社會運動的經驗分享」。 

 專訪•拜會•記者會 

91.7.16

  下午,《美麗佳人》雜誌記者吳孟芳小姐蒞院,向昭慧法師請教有關「宗教性侵害案」的問題。法師就著信徒對宗教師的「神聖」光環,容易產生「信任感」與「權威感」的兩大脈絡,分析宗教性侵害案的一些特徵,並強調:佛教的戒律,規範著修道者與異性之間的「安全距離」,這既是一種社交禮貌,又可不著痕跡地達到修道人自己保護梵行或保護任何一方身體自主權的效果。

 

91.7.23 客委會主委葉菊蘭居士(左二)偕愛女來訪(左一:廖崧韋同學;右一:鄭竹梅同學)

91.7.23

  下午,昭慧法師的老友葉菊蘭居士偕愛女鄭竹梅、竹梅同學廖崧韋以及同仁劉先生一行,蒞院拜會昭慧、性廣法師,談論佛法、禪修與近期工作、生活狀況。由於葉居士前些年學習內觀禪頗有體悟,是故雖於前時擔任交通部長時公忙已亟,仍能善用禪觀中所培養的定、慧力,以平等心處理重大政務。

  葉居士現任行政院客家事務委員會主任委員,她開心地說:現在已有每個月十幾萬元薪水,比當立委時要好得太多了(立委薪水差不多,但要提供助理薪資等費用,所以頗為拮据),所以爾後要定期護持本院。(她並利即護持本院五萬元)其淡泊少欲之人生態度,令人欽佩。 

91.7.24

  下午,昭慧法師至觀音鄉公所參加「2002觀音文化季」記者招待會。記者會由鄉長張永輝先生主持,鄉長約略敘述「石觀音祈安法會、巡庄繞境」等諸項活動之籌備過程與活動內容,以及本次活動結合民間信仰、土地與文化內涵之意義。

  桃園縣文化局謝小韞女士致詞時指出:為鄭重虔敬,並體念觀音菩薩慈悲苦難眾生之精神,故鄉親將配合此一活動而齋戒、禁屠二日,朱立倫縣長自今日起齋戒三日,黃敏恭副縣長則齋戒七日。活動亦以不鳴炮、不燒香、不鼓樂喧天等環保理念貫穿其間,殊為難得。

  昭慧法師於致詞時指出:觀音信仰與漢民族血肉相連,已跨越佛教領域而成為全民精神上的護祐者。故家家供奉祖先牌位者,莫不同時供奉觀音。本次活動配合齋戒、禁屠之宣導,彰顯了觀音菩薩「尋聲救苦」之精神,期望參與者人人成為千手千眼觀音菩薩的其中兩手兩眼,以慈憫心善待土地、鄉親與蒼生,共同匯聚成無限的悲願大海。

  參與本次記者會者,尚有社區婦協理事長王麗香女士(張鄉長夫人)、鄉公所民政課課長劉弈田先生、觀音鄉圖書館館長黃久玲小姐、甘泉寺總幹事曾獻斌先生,以及觀音文化工作陣王朝儀理事長、鄭秋玄主編、林新來先生,以及昭法師的秘書法聞師父。  

91.7.25 

  上午,現代禪教團李元松、禪龍二位老師與現代禪網站站長盧世國居士偕同三位義工朋友蒞院,義務為本院之電腦與通訊器材更新設備,所費不貲。另外李老師有感於昭慧法師法務繁重,身心疲憊,故特贈送極為精密且物理療效極高之日製推拿棒與按摩枕。現代禪師生對本院師生之法情深重,其無相布施之精神,更是令我人銘感!

 招生考試專題講座 

91.7.14

  本院研究部暨專修部上午820在法印樓舉行91學年度招生考試。本次報考人數計有:研究部9名、專修部34名,經審核其中一人資格不符,故應考人數為42名。

  12日起,陸續有20多位遠道考生來院掛單,14日上午,參加考試的同學及陪考的師長、家屬也早早到校,以了解學院、考場及座位等環境。研究部考試科目為佛學思想與作文,下午舉行口試;專修部則於上午筆試作文,並舉行面試。

  招生考試於下午三時結束,將於七月廿六日寄發成績通知單。因故未趕上考試日期而於近期陸續報名者,則在面試通過之後先錄取為選讀生,明年再參加正式生之入學考試。本次錄取研究部正式生5名,選讀生9名;專修部學生26名,選讀生11名。

91.7.14 「印度佛教思想史」講座老師悟殷法師與昭慧法師合影。

91.7.15 上課學員一隅。

91.7.157.24

  本院傑出老師悟殷法師為研究部同學密集講授【印度佛教思想史】十天課程。悟殷法師平時深居簡出,飽學三藏。其對佛教史領域之精深研究,於教界、學界極得好評。學院為令更多人分享此一「法之饗宴」,特對外開放聽課。截至上課前共有108人報名,8名為候補名額。其中學院同學有41人,餘為來自全國各地及國外之學員;成員中僧眾79名、在家居士29名。

  14日晚上舉行始業式,為十日講座拉開序幕。昭慧、性廣兩位法師對殷老師的治學成就極表推崇,鼓勵學員認真求法。為期十天的課程,除了上課與分組討論外,亦依學院平時之作息,安排早晚課、下午一小時的出坡,以及晚間一小時的靜坐。學員認為:聽了一天課程之後,能由性廣法師指導靜坐,是此行的意外豐收。

  十天來,經過老師詳細的講解,同學均表示:在法義與教史上都受益匪淺。對一些初次聽聞印度佛教史的學員而言,雖然上課內容不盡能懂,但也打下了良好的佛學基礎。在24上午的結業式中,各組代表分享豐富的學習心得,學員們對學院用心為此一講座所提供的各方面安排表示滿意與感激,並希望學院與悟殷法師能繼續舉行類似的講座。【印度佛教思想史】講座即在一片感恩與歡笑聲中劃下句點。

回目錄

師生文章

「慈悲」的兩難命題

——二度拜會證嚴法師有感 

釋昭慧 

91.7.10 昭慧法師、性廣法師、李元松、禪龍四人拜會證嚴法師(中立者為證嚴法師,左一為林碧玉居士,右一為王端正居士)

  六月二十五日,筆者至靜思精舍拜見印順導師,中午會遇證嚴法師,乃順帶就近期廣泛流傳且殺傷力頗大的「慈濟『一灘血』故事不實說」,向法師問明原委。

  證嚴法師表示(以下簡述談話大要):

「三十五年前,因徒弟德融師的父親動手術,我至某診所探病,見到地上一灘血而問其緣故,有人告知這是某一無力繳交保證金之原住民婦女所留。若干年前還巧遇一位當日在診所就醫的男性病患,竟也主動找我,向我提及當日同見一灘血的情景。

「去年四月間,我至慈濟台北分會,是日慈濟為報告海外(薩爾瓦多)賑災情況,以及慈濟成立三十五週年慶諸事宜,而召開記者會。不料有一位老婦人竟然趨前問我:『師父,您還記得我嗎?』並主動道出:她就是三十五年前在診所答覆『一灘血』原委的人。此時記者產生興趣,進一步問其『一灘血』的所在地,老人回答:『就是某地的某醫師那裡。』不料因此,我與該老人(李滿妹)都成了被告。

「但我從不曾道出該醫師的大名,如何成立『誹謗』罪責?而『繳保證金』在過往醫院算是通例,並非該診所之特例;在我看來,該醫師遠離家鄉,到東部的窮鄉僻壤行醫,已經就是一位宅心仁厚的良醫了。該醫師後來還兩度來慈濟醫院就醫,與慈濟結下善緣,並捐出十萬元的善款。」

  七月十日,筆者乃第二度為此事走訪證嚴法師,此次同行者有現代禪李元松、禪龍二位老師及性廣法師。證嚴法師因七位長期發心的慈濟委員,於近期相繼往生,乃將七人參與慈濟志業的感人事蹟,一樁樁娓娓道來。明眸流露的是無限哀悽之情,一字一句更是痛徹肺腑。在她瘦弱的肩膀上,彷若沉甸甸地扛著悠悠時劫裡無盡蒼生的深重苦難!

  之後,雖然百般不忍,我們還是對「慈濟一灘血」的風波表示關切,想知道證嚴法師的立場。是日同座者,尚有慈濟功德會的林碧玉與王端正兩位副執行長。

  證嚴法師首先表明,三十多年前,她確實看到了在某診所地上的那一灘血,也確實因此而促發了她濟世救人的悲心。但即使是陳述此事,她也無意傷害任何一人,所以從不曾說出當事人姓名。即使如今為此而成為民、刑事自訴案的被告,她仍交代訴訟代理人,不可以有一字一句對老醫師發出任何不敬之詞。她幽幽歎道:

「慈濟功德會其實是『台灣最大的弱勢團體』,許多誤解和訛傳,我都不忍多作解釋,唯恐說了出來,會傷害到當事人。」

  筆者乃問王端正副執行長,聽說最近法院方面已建請兩造和解,不知進度如何?他告知,法官建議:證嚴法師既然當日見到一灘血而沒有求證,何妨為此而向當事人道歉。

  筆者聞後表示:法官也許是善意的,但證嚴法師卻絕不可答應這樣的和解條件。假使證嚴法師當日是在寫一則標榜「揭發事實真相」的新聞報導,見到一灘血,沒有經過求證,就將「某產婦交不出保證金而被抬回去」的事公諸大眾,並連帶道出醫師姓名,則當事人要求法師道歉,或許還有道理;但前提也必須是當事人能舉證歷歷,證明此事純屬捏造。但是法師當日完全無意「揭發事實真相」,只是就著「一灘血」的現象以及旁人的說明,陳述她「不忍眾生病苦」而創辦慈濟事業的悲懷。即使歷史之幕能拉回到從前,她又有什麼義務要「求證」?如今又憑什麼要向對號入座的訴訟人(或訴訟代理人)「道歉」?

  更何況,廣大的社會民眾,無法體會證嚴法師忍辱息諍的慈悲心,他們一旦從媒體上知悉:「一灘血公案」的結局,就是法師「道歉」,那豈不是讓網路上流傳的匿名謠言,得到了「漂白」的機會?那豈不是讓人誤以為:法師已經默認了諸如「慈濟的龐大王國竟是建立在『一灘血』的謊言上」這樣嚴厲的指控?就算法師忍辱柔和,不計毀譽,可以為息諍而道歉,以謀求事情的平和落幕,但試問:一旦法師的忍讓,傷害到了慈濟的信譽,讓善心人士為之卻步,救苦救難的力量為之減弱,那豈不也間接傷害到了眾苦待濟的芸芸眾生呢?

  證嚴法師倘若這樣不明不白地道歉,到底是「慈悲」了當事人,還是「慈悲」了苦難眾生?法師遇謗不諍,反而事事替當事人著想,就修道而言,這無疑是品格高潔的;但也因此而往往處於「白白挨打」的情境,這是否也會增長某些人肆無忌憚,有恃無恐的氣燄呢?

  捨「慈悲」即無佛法,但有時慈悲的「尺度」,還真是不好拿捏啊!

九一、七、十一 于尊悔樓

——刊於九一年七月十二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回目錄

師生文章

凡走過的,必下痕跡 

劉文芳(佛教文教機構秘書長)

  拜讀七月二十一日陳益文先生大作〈向真相道歉令人敬佩〉(台灣日報第五版「民意最前線」)之後,敬述感想如下:

  一、陳先生單憑片面之詞就肯定了「慈濟一灘血」的真相是如此如此,是否已同樣陷入了「盲點」而不自知?據筆者所知,一灘血的目擊者並不祇證嚴法師,但他們的說法卻與陳先生所述「真相」大不相同呢!

  二、其次,證嚴法師一向只是談述其創建慈濟事業的緣起,志不在「挖掘新聞內幕」,故從未提及醫師姓名;當事人縱使「苦悶」,也應該「冤有頭,債有主」,向那對記者不慎提到醫師大姓的婦人李滿妹女士提出告訴,而不應將矛頭指向無辜的證嚴法師,對她纏訟不休。

  三、陳先生與讀者們可能有所不知:證嚴法師所面對的,不祇是民、刑二事夾攻的「纏訟」,而且從那以後,網路上鋪天蓋地流傳開來的,儘是匿名對她或慈濟所施展開來的惡毒辱罵,以及各種不堪入目的謠言。這一記記對她所施與的無情鞭撻,令一向深具正義感的昭慧法師都看不過去了,這才會有月初的慈濟之行,想向法師問明事件的個中原委。

  四、很「巧合」的是,昭慧法師只不過是於七月十日偕同李元松先生(一行四人)拜會證嚴法師,並於十二日在某媒體撰文表達她對「證嚴法師應否道歉」的看法,但不料從此以後,她與李先生所屬機構(弘誓文教基金會與現代禪教團),以及其他重要佛教機構、媒體,竟然開始收到一連串惡毒辱罵她與李先生的匿名電子郵件,在網路論壇上,也開始出現了對兩人施以惡毒辱罵的發言。這些字句與內容都相當不堪入目的電子郵件與論壇發言,與證嚴法師前時於網路上所蒙受到的種種羞辱,內容與筆法都相當近似。相關單位對於此諸匿名郵件與論壇發言的來源,都已有了相當承度的掌握。因為這已是罔顧網路倫理的犯罪行為,此風殊不可長!

  五、據筆者所知:證嚴法師與昭慧法師不想傷害任何人,所以對此只是淡然處之,目前尚無意追究對方的法律責任。但筆者認為:網路犯罪,是公共領域的嚴肅課題,此事值得大眾深切注意!

  當事人容或以為,網路犯罪,容易隱藏身份;匿名發言或臨時登記一個電子郵件帳號以散布網路流言,可以重創對方,而又「船過水無痕」。殊不知,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有些痕跡,不是避重就輕製造有利於一方的輿情,就可以抹去的。造業之前,必須凜於因果與法律之威嚴,戒之慎之;而不是在造業之後,說一些「令人動容」的檯面之言,那或許可以一時唬住不知情的第三者,卻無助於自己從業網與法網之中解套的!

——轉載自91年7月21日《台灣日報》「民意最前線」

 

回目錄

教弘誓學院  

URL:http://www.hongshi.org.tw

E-mail:hong.shi@msa.hinet.net                               電話:03-4987325

址:桃園縣觀音鄉大同村11鄰121-5號                    傳真:03-4986123  

請輸入E-Mail